深圳高級中學老師高潔:舞蹈少女們 的“高媽媽”

來源:金羊網 作者:彭雨澤 發表時間:2017-09-11 17:08

高潔老師指導學生進行舞蹈訓練

 文/圖 金羊網見習記者 彭雨澤

師德 心語

“心有責任,就不會虛度光陰。我願把心中所有的愛給予我的孩子們。”

2017年8月29日,雖然還未開學,但深圳高級中學的高潔老師依舊頂著烈日照常來到舞蹈團陪學生訓練,她全程站著陪著學生,時不時下場指導,如果不是看過資料,記者完全感受不到她已經50歲了。再過兩日,舞蹈團就要奔赴北京參加中央電視臺2017教師節特別節目的錄制,與往常一樣,高潔老師一人帶領二十幾名學生出遠門,預計抵達北京機場的時間是晚上11時多,到達當天就要連夜去錄制現場走臺、合光、彩排。當問及她一人又要聯絡演出事宜又要管理團隊是否忙得過來時,高老師特別自然又驕傲地説:“學生們自己能很好地管理自己,不需要多操心,現在出門、出國都是她們帶著我。”

追隨

海南七名學生跟來深圳

高潔老師是當年深圳高級中學的校長從海南中學“挖”來的寶。2001年的時候,深高校長去海南考察,對海南中學的舞蹈團印象深刻,便邀請一手成立舞蹈團的高老師來深圳,為深圳高級中學也拉起這麼一支隊伍。思考再三,高老師答應了深高校長的邀請,但是她沒有想到,有七名海南中學舞蹈團的學生居然追隨著她來到深圳,也成為了深高舞蹈團第一屆的班底。“家長很信任,覺得孩子跟著我有出路,那我也得對這七個孩子負起責任。”

直到畢業前,這七個孩子都在高老師當時的出租屋裏度過每一個周末。“我和她們同吃同住,當年條件也不好,她們七個就在我家一起打地鋪。當時她們家長每學期給她們500元的零花錢,上超市的時候我還拿個小本兒給她們記賬、攤錢。”

回憶起深圳後的第一次專場演出,高老師一臉幸福,止不住地笑,“那是2002年在深圳大劇院,我爸專程來給我做燈光,我媽就在後臺給學生們縫扣子。”第一屆深高舞蹈團只有15人,有一半是海南跟來的學生,高老師説,海南的學生來了,家長們也跟來了,“有打追光的,有放幹冰的,還有負責化粧的,都是幫手。”

遺憾

得知比賽結果當日流産

因為關心學生細致入微,不少舞蹈團的學生背地裏都叫高潔老師“高媽媽”,但是“高媽媽”卻告訴記者,沒有生育是她最大的遺憾。

雖然年輕時忙工作無暇考慮,但高老師並非不想要小孩,最近的一次有孩子是2012年。“雖然是高齡産婦,但是我身體底子好,醫生也沒讓我特別休養。”那年因高老師懷孕,舞蹈團由另一名年輕老師帶去參加市裏藝術展比賽,賽後帶隊老師高興地向高老師報喜説大家表現出色,有望奪冠。那一年的參賽作品是高老師特別為高度聽弱的維吾爾族姑娘麥子量身編排的舞蹈《陽光女孩》,誰知比賽結果公布當天卻出了意外。“當時接到那個電話,旁邊老師説,我的臉騰地就紅了,然後我就感覺下腹一股暖流,血就流出來了。”電話是通知比賽結果的,深高的孩子們拿了第二名,雖然第二名也是一等獎,但是高老師仍然覺得意外,她覺得她的孩子們是最棒的,她有些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當天進了醫院,孩子沒保住,後來,高老師再也沒有過孩子。

堅持

16年每天陪舞團出早功

曾經是舞蹈團的一員,現在回到舞團工作的劉暢(音)老師向記者提起了另一件事──高老師曾有一個舞蹈團姑娘們都知道的住所,與學校操場一街之隔,一個朝西的房子。

從2001年至今,16年來4000多個日子,每一個學生在校的清晨,高老師都會陪著孩子們出早功。“最開始幾年每天五點多就要起床,為了能多睡十分鐘,就咬咬牙買了學校邊這個窗戶朝西的房子,每天早上從自家的窗戶裏望出去,就能看到孩子們在跑步、出早功,遠遠地還能分辨出她們各自的身形,吼一嗓子她們也能聽見,然後我就該下樓去了。”

青春期的孩子們不好帶,舞蹈團成立的前十年裏只有高老師一個人在管著,她必須教會孩子們自己管理自己。

説起舞蹈團的學生,給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有禮貌”,在深高校友龐同學的描述裏,舞蹈團學生“就是在學校人群裏一眼能認出來的那個,她們特別有禮貌,習慣好,感覺連個人衛生都比別人好。”舞蹈團有一本小小的的“團員手冊”,裏面從日常內部管理、著裝要求細致到演出乘車座次、床鋪物品擺放等無所不包,學生們有規矩、自律,這也是高老師十數年來一人帶隊的秘訣。

教育

小學科有自己的不平凡

説起關于舞蹈教育的話題,高老師的眼睛亮了,她對于舞蹈教育有自己的一套認識。舞蹈是個小學科,甚至都不在中學生教學大綱的必須設置內,高老師説要把“不重要”的學科做到“受重視”,必須自己作出點成績。

2016年6月由高潔名師工作室創編的《音樂與舞蹈(小學階段·人音版)》教材正式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發行,填補了深圳市基礎教育面向全體學生舞蹈教材的空缺。就在記者到訪當日,新的高中《音樂與舞蹈》教材也在最後的核對中,預計9月送審。高潔老師先後赴全國十多個省區,培訓數千名藝術教師,普及舞蹈教育。“舞蹈是審美教育,可以對人格、心靈塑造産生影響。”她提出了獨具特色的以“自律(Self-discipline)”教育為核心的“以舞育人”理念,並非是針對磨練舞技,而是希望透過舞蹈教育可以給學生帶來受益終生的習慣和品質。

先行的探路者總是很難的,不管是舞蹈團的學生管理,還是中小學的舞蹈普及教育,高老師都在創新和摸索的路上。“你的孩子就是你的教材。”她如是説。

記者手記

師者父母心

在和高潔老師的採訪過程中,她的責任感和真摯深深打動了我。

她待學生亦師亦母,細致負責。她會為一名初三團員的數學成績憂心,也會想著新生來了能不能適應住宿生活。她對舞蹈愛的堅持,致力于舞蹈教育。高老師陪著學生從“開范兒”開始,一個動作一個細節地摳,見證著她們動作越來越流暢。高老師説其實現在的舞蹈教學只用到她專業能力的一小部分,但她並不覺得埋沒專長,反覺得“以舞育人”才是關鍵。她去各地推廣舞蹈教育,希望把自己的摯愛也傳遞到更遠的地方。

説起未來的打算,高老師説她希望在退休前打造好平臺和模式,為將來藝術老師的自身發展鋪平道路。一番深談下來,她為學生、為舞蹈,甚至為晚輩同事們都考慮甚多,卻鮮少考慮自己。

沒有什麼大的苦難,高老師説她的求學執教過程都挺順利。但我卻覺得這是一個專注于工作、專注于付出的人簡單而感激的生活態度,令人動容。她對學生的拳拳之心,她的投入、她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都擔得起一句“師者父母心”。

編輯:林明鋒
數字報

深圳高級中學老師高潔:舞蹈少女們 的“高媽媽”

金羊網  作者:彭雨澤  2017-09-11

高潔老師指導學生進行舞蹈訓練

 文/圖 金羊網見習記者 彭雨澤

師德 心語

“心有責任,就不會虛度光陰。我願把心中所有的愛給予我的孩子們。”

2017年8月29日,雖然還未開學,但深圳高級中學的高潔老師依舊頂著烈日照常來到舞蹈團陪學生訓練,她全程站著陪著學生,時不時下場指導,如果不是看過資料,記者完全感受不到她已經50歲了。再過兩日,舞蹈團就要奔赴北京參加中央電視臺2017教師節特別節目的錄制,與往常一樣,高潔老師一人帶領二十幾名學生出遠門,預計抵達北京機場的時間是晚上11時多,到達當天就要連夜去錄制現場走臺、合光、彩排。當問及她一人又要聯絡演出事宜又要管理團隊是否忙得過來時,高老師特別自然又驕傲地説:“學生們自己能很好地管理自己,不需要多操心,現在出門、出國都是她們帶著我。”

追隨

海南七名學生跟來深圳

高潔老師是當年深圳高級中學的校長從海南中學“挖”來的寶。2001年的時候,深高校長去海南考察,對海南中學的舞蹈團印象深刻,便邀請一手成立舞蹈團的高老師來深圳,為深圳高級中學也拉起這麼一支隊伍。思考再三,高老師答應了深高校長的邀請,但是她沒有想到,有七名海南中學舞蹈團的學生居然追隨著她來到深圳,也成為了深高舞蹈團第一屆的班底。“家長很信任,覺得孩子跟著我有出路,那我也得對這七個孩子負起責任。”

直到畢業前,這七個孩子都在高老師當時的出租屋裏度過每一個周末。“我和她們同吃同住,當年條件也不好,她們七個就在我家一起打地鋪。當時她們家長每學期給她們500元的零花錢,上超市的時候我還拿個小本兒給她們記賬、攤錢。”

回憶起深圳後的第一次專場演出,高老師一臉幸福,止不住地笑,“那是2002年在深圳大劇院,我爸專程來給我做燈光,我媽就在後臺給學生們縫扣子。”第一屆深高舞蹈團只有15人,有一半是海南跟來的學生,高老師説,海南的學生來了,家長們也跟來了,“有打追光的,有放幹冰的,還有負責化粧的,都是幫手。”

遺憾

得知比賽結果當日流産

因為關心學生細致入微,不少舞蹈團的學生背地裏都叫高潔老師“高媽媽”,但是“高媽媽”卻告訴記者,沒有生育是她最大的遺憾。

雖然年輕時忙工作無暇考慮,但高老師並非不想要小孩,最近的一次有孩子是2012年。“雖然是高齡産婦,但是我身體底子好,醫生也沒讓我特別休養。”那年因高老師懷孕,舞蹈團由另一名年輕老師帶去參加市裏藝術展比賽,賽後帶隊老師高興地向高老師報喜説大家表現出色,有望奪冠。那一年的參賽作品是高老師特別為高度聽弱的維吾爾族姑娘麥子量身編排的舞蹈《陽光女孩》,誰知比賽結果公布當天卻出了意外。“當時接到那個電話,旁邊老師説,我的臉騰地就紅了,然後我就感覺下腹一股暖流,血就流出來了。”電話是通知比賽結果的,深高的孩子們拿了第二名,雖然第二名也是一等獎,但是高老師仍然覺得意外,她覺得她的孩子們是最棒的,她有些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當天進了醫院,孩子沒保住,後來,高老師再也沒有過孩子。

堅持

16年每天陪舞團出早功

曾經是舞蹈團的一員,現在回到舞團工作的劉暢(音)老師向記者提起了另一件事──高老師曾有一個舞蹈團姑娘們都知道的住所,與學校操場一街之隔,一個朝西的房子。

從2001年至今,16年來4000多個日子,每一個學生在校的清晨,高老師都會陪著孩子們出早功。“最開始幾年每天五點多就要起床,為了能多睡十分鐘,就咬咬牙買了學校邊這個窗戶朝西的房子,每天早上從自家的窗戶裏望出去,就能看到孩子們在跑步、出早功,遠遠地還能分辨出她們各自的身形,吼一嗓子她們也能聽見,然後我就該下樓去了。”

青春期的孩子們不好帶,舞蹈團成立的前十年裏只有高老師一個人在管著,她必須教會孩子們自己管理自己。

説起舞蹈團的學生,給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有禮貌”,在深高校友龐同學的描述裏,舞蹈團學生“就是在學校人群裏一眼能認出來的那個,她們特別有禮貌,習慣好,感覺連個人衛生都比別人好。”舞蹈團有一本小小的的“團員手冊”,裏面從日常內部管理、著裝要求細致到演出乘車座次、床鋪物品擺放等無所不包,學生們有規矩、自律,這也是高老師十數年來一人帶隊的秘訣。

教育

小學科有自己的不平凡

説起關于舞蹈教育的話題,高老師的眼睛亮了,她對于舞蹈教育有自己的一套認識。舞蹈是個小學科,甚至都不在中學生教學大綱的必須設置內,高老師説要把“不重要”的學科做到“受重視”,必須自己作出點成績。

2016年6月由高潔名師工作室創編的《音樂與舞蹈(小學階段·人音版)》教材正式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發行,填補了深圳市基礎教育面向全體學生舞蹈教材的空缺。就在記者到訪當日,新的高中《音樂與舞蹈》教材也在最後的核對中,預計9月送審。高潔老師先後赴全國十多個省區,培訓數千名藝術教師,普及舞蹈教育。“舞蹈是審美教育,可以對人格、心靈塑造産生影響。”她提出了獨具特色的以“自律(Self-discipline)”教育為核心的“以舞育人”理念,並非是針對磨練舞技,而是希望透過舞蹈教育可以給學生帶來受益終生的習慣和品質。

先行的探路者總是很難的,不管是舞蹈團的學生管理,還是中小學的舞蹈普及教育,高老師都在創新和摸索的路上。“你的孩子就是你的教材。”她如是説。

記者手記

師者父母心

在和高潔老師的採訪過程中,她的責任感和真摯深深打動了我。

她待學生亦師亦母,細致負責。她會為一名初三團員的數學成績憂心,也會想著新生來了能不能適應住宿生活。她對舞蹈愛的堅持,致力于舞蹈教育。高老師陪著學生從“開范兒”開始,一個動作一個細節地摳,見證著她們動作越來越流暢。高老師説其實現在的舞蹈教學只用到她專業能力的一小部分,但她並不覺得埋沒專長,反覺得“以舞育人”才是關鍵。她去各地推廣舞蹈教育,希望把自己的摯愛也傳遞到更遠的地方。

説起未來的打算,高老師説她希望在退休前打造好平臺和模式,為將來藝術老師的自身發展鋪平道路。一番深談下來,她為學生、為舞蹈,甚至為晚輩同事們都考慮甚多,卻鮮少考慮自己。

沒有什麼大的苦難,高老師説她的求學執教過程都挺順利。但我卻覺得這是一個專注于工作、專注于付出的人簡單而感激的生活態度,令人動容。她對學生的拳拳之心,她的投入、她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都擔得起一句“師者父母心”。

編輯:林明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