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休息通知單”是價值理性的回歸

來源:金羊網 作者:楊朝清 發表時間:2019-03-15 09:23

周偉光醫生是浙江海寧市中心醫院普外科的一位醫生,今天他收到了一張強制休息的通知單。原來,最近一段時間連續高強度的工作,他身體吃不消了,卻“硬扛”著堅持工作。(3月14日人民日報)

在健康越來越受重視的當下,老百姓對求醫問藥的品質有了更高的訴求;正是有了許多醫務工作者的努力和付出,公眾的健康需求才能得到更好的滿足。只不過,在權利意識不斷彰顯、人文關懷不斷提振的今天,一些人盡管對契合傳統道德審美的“帶病工作”表示了敬意,卻並不完全認同這樣的做法。“強制休息通知單”猶如一面鏡子,折射出醫院文化認同與價值排序的轉變。

“帶病工作”的背後,説到底是一種“代價論”。為了讓孩子們在教育競爭中勝出,有老師“打吊瓶上課”;為了讓學生節省吃飯時間去學習,有學校讓學生“站著吃飯”;為了多掙錢,員工不得不長時間加班……為了達到目標,做出一些犧牲是必要的;這種“代價論”表面上為失范行為提供了極具合理性和人情味的理由,但在本質上卻是一種“道德綁架”,會對他人的正當權益造成變相剝奪。

知名學者易中天在評價鄉村教師的時候,曾説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人們把老師比喻成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我完全不讚同。這是不把老師當人,照亮別人的同時為什麼要毀掉自己,就不能不毀掉自己嗎?”就此而言,醫療應該是可持續的,對醫務人員的過度消費,不可避免地會對醫療事業的長遠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與永遠不知疲倦的機器人相比,普通勞動者需要張弛有度、勞逸結合。當醫生出現身體不適的時候,應該有制度化渠道來避免他們“帶病工作”。這不僅是對醫生的關愛,也是對患者負責。醫生是一個高壓力、高強度、高風險的職業,一旦醫生們身心狀況不堪重負,就應該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帶病工作”固然讓人感動,卻需要果斷糾偏;更為關鍵的是,要形成一種價值共識,即“帶病工作”並不值得提倡;身體不適,合理的休息是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的。如果“帶病工作”得不到糾偏,反而得到激勵和認同;即使那些生病了想要休息的普通勞動者,也會陷入“囚徒困境”,左右為難,最終不得不勉為其難,硬撐著“帶病工作”。

只有從規則和制度設計層面關心普通勞動者的身心健康,勞動者的權利才能得到更好的守衛,“強制休息通知單”顯然就做到了這一點。它不僅做到了關愛員工,也得到了輿論的理解與支持,為何?只要懂得換位思考、願意體諒他人,我們就會明白,“強制休息通知單”不是推諉卸責,而是一種價值理性的回歸。

楊朝清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強制休息通知單”是價值理性的回歸
金羊網  作者:楊朝清  2019-03-15

周偉光醫生是浙江海寧市中心醫院普外科的一位醫生,今天他收到了一張強制休息的通知單。原來,最近一段時間連續高強度的工作,他身體吃不消了,卻“硬扛”著堅持工作。(3月14日人民日報)

在健康越來越受重視的當下,老百姓對求醫問藥的品質有了更高的訴求;正是有了許多醫務工作者的努力和付出,公眾的健康需求才能得到更好的滿足。只不過,在權利意識不斷彰顯、人文關懷不斷提振的今天,一些人盡管對契合傳統道德審美的“帶病工作”表示了敬意,卻並不完全認同這樣的做法。“強制休息通知單”猶如一面鏡子,折射出醫院文化認同與價值排序的轉變。

“帶病工作”的背後,説到底是一種“代價論”。為了讓孩子們在教育競爭中勝出,有老師“打吊瓶上課”;為了讓學生節省吃飯時間去學習,有學校讓學生“站著吃飯”;為了多掙錢,員工不得不長時間加班……為了達到目標,做出一些犧牲是必要的;這種“代價論”表面上為失范行為提供了極具合理性和人情味的理由,但在本質上卻是一種“道德綁架”,會對他人的正當權益造成變相剝奪。

知名學者易中天在評價鄉村教師的時候,曾説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人們把老師比喻成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我完全不讚同。這是不把老師當人,照亮別人的同時為什麼要毀掉自己,就不能不毀掉自己嗎?”就此而言,醫療應該是可持續的,對醫務人員的過度消費,不可避免地會對醫療事業的長遠發展帶來負面影響。

與永遠不知疲倦的機器人相比,普通勞動者需要張弛有度、勞逸結合。當醫生出現身體不適的時候,應該有制度化渠道來避免他們“帶病工作”。這不僅是對醫生的關愛,也是對患者負責。醫生是一個高壓力、高強度、高風險的職業,一旦醫生們身心狀況不堪重負,就應該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帶病工作”固然讓人感動,卻需要果斷糾偏;更為關鍵的是,要形成一種價值共識,即“帶病工作”並不值得提倡;身體不適,合理的休息是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的。如果“帶病工作”得不到糾偏,反而得到激勵和認同;即使那些生病了想要休息的普通勞動者,也會陷入“囚徒困境”,左右為難,最終不得不勉為其難,硬撐著“帶病工作”。

只有從規則和制度設計層面關心普通勞動者的身心健康,勞動者的權利才能得到更好的守衛,“強制休息通知單”顯然就做到了這一點。它不僅做到了關愛員工,也得到了輿論的理解與支持,為何?只要懂得換位思考、願意體諒他人,我們就會明白,“強制休息通知單”不是推諉卸責,而是一種價值理性的回歸。

楊朝清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