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罰資本欺詐,要法制完善也要提升法治水平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敬偉 發表時間:2019-03-15 09:23

股市“牛”起來,新一輪牛市周期來臨還是又一季的“割韭菜”?

市場擔憂自有道理,股市有漲跌周期不可怕,可怕的是股指周期總是回到原點;更可怕的是,股市中總是有查不完的欺詐事件,總會有“妖股”興風作浪。

3月14日中國證券報報道,金融領域特別是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過低問題一直是困擾我國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的頑疾,多位代表委員就解決這一問題建言獻策。他們表示,必須在資本市場建立嚴格的重罰制度,通過對證券法、公司法、刑法等作相應修改,進一步完善涉及資本市場的相關制度,加強資本市場法治建設,做好“頂層設計”,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從而規范市場行為,維護市場秩序,保護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促進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

近些年,中國股市的開放步伐不斷加大,滬港通、深港通使中國股市和海外資本市場開始聯通,A股“入摩”也擴大了中國股市的影響力。更要者,從去年開始,中國股市和全球市場也形成了“律動”,凸顯中國資本市場不再封閉、孤立。

然而,中國資本市場依然需要正本清源的全方位治理。長期形成的資本任性、慣性逐利,並未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有些垃圾股還在股市茍延殘喘;有些上市企業還存在著投機思維,期望通過違規操作、財務造假、信息虛報的方式,制造股市混亂,讓投資者利益受損。更糟糕的是,正是因為這些違規資本的財務造假和信息披露不真實,也推升了資本市場的異常,損害了合規合法上市企業的利益,導致資本市場小道消息盛行,從而讓資本市場全市場——從券商到上市企業再到投資者,彌漫著投機取巧的氛圍。

如何鏟除股市裏的害群之馬,如何肅清資本市場的財務造假和信息披露虛假亂象,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即完善法制環境,提升法治水平。資本市場的法制體係是有的,如已有證券法、公司法和刑法。但是上述三法,立法較早,且相關法制條文和資本市場的發展存在一定的滯後。因此,上述三法構築的法制體係,很難形成規范資本市場的法制環境。法制不完善,法治就會打折扣,缺乏法治剛性約束的資本就會任性囂張。

此外,上述三法對違規資本的處罰缺乏足夠力度。違法成本的低廉,使得資本為了更多逐利而前赴後繼地違法違規。資本市場的欺詐行為,獲得的利益與付出的代價並不匹配,利益遠遠大于代價,資本貪婪的逐利本性就會釋放,不知節制。譬如,按照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罰款金額太低,難以遏止虛假信息披露的亂象。對此,全國人大代表、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朱建弟表示,發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涉嫌犯罪的,應當將案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他還建議,應該加大此類行為的經濟處罰力度,調整60萬元的罰款限額。

此外,現行刑法對資本市場所涉的罪名不僅種類少,而且犯罪要件表述也不完全,處罰較輕。而且在調查過程中也存在著取證難、舉證難、時間長,最終導致判罰較輕,無法對資本市場的欺詐行為帶來威懾作用。

要完善法制環境,亟需實現證券法、公司法和刑法“三位一體”的法制升級,共同提高資本市場的違法成本,補上法制環節處罰輕、少威懾的短板尷尬。同時,也要借鑒發達資本市場的法制經驗,給資本市場提供一個全覆蓋的法制空間。更重要的是,法制完善是基礎,提升法治水平才是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重罰嚴處資本欺詐,法制和法治一個都不能少,但是理性投資也至關重要。

(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重罰資本欺詐,要法制完善也要提升法治水平
金羊網  作者:張敬偉  2019-03-15

股市“牛”起來,新一輪牛市周期來臨還是又一季的“割韭菜”?

市場擔憂自有道理,股市有漲跌周期不可怕,可怕的是股指周期總是回到原點;更可怕的是,股市中總是有查不完的欺詐事件,總會有“妖股”興風作浪。

3月14日中國證券報報道,金融領域特別是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過低問題一直是困擾我國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的頑疾,多位代表委員就解決這一問題建言獻策。他們表示,必須在資本市場建立嚴格的重罰制度,通過對證券法、公司法、刑法等作相應修改,進一步完善涉及資本市場的相關制度,加強資本市場法治建設,做好“頂層設計”,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從而規范市場行為,維護市場秩序,保護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促進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

近些年,中國股市的開放步伐不斷加大,滬港通、深港通使中國股市和海外資本市場開始聯通,A股“入摩”也擴大了中國股市的影響力。更要者,從去年開始,中國股市和全球市場也形成了“律動”,凸顯中國資本市場不再封閉、孤立。

然而,中國資本市場依然需要正本清源的全方位治理。長期形成的資本任性、慣性逐利,並未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有些垃圾股還在股市茍延殘喘;有些上市企業還存在著投機思維,期望通過違規操作、財務造假、信息虛報的方式,制造股市混亂,讓投資者利益受損。更糟糕的是,正是因為這些違規資本的財務造假和信息披露不真實,也推升了資本市場的異常,損害了合規合法上市企業的利益,導致資本市場小道消息盛行,從而讓資本市場全市場——從券商到上市企業再到投資者,彌漫著投機取巧的氛圍。

如何鏟除股市裏的害群之馬,如何肅清資本市場的財務造假和信息披露虛假亂象,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即完善法制環境,提升法治水平。資本市場的法制體係是有的,如已有證券法、公司法和刑法。但是上述三法,立法較早,且相關法制條文和資本市場的發展存在一定的滯後。因此,上述三法構築的法制體係,很難形成規范資本市場的法制環境。法制不完善,法治就會打折扣,缺乏法治剛性約束的資本就會任性囂張。

此外,上述三法對違規資本的處罰缺乏足夠力度。違法成本的低廉,使得資本為了更多逐利而前赴後繼地違法違規。資本市場的欺詐行為,獲得的利益與付出的代價並不匹配,利益遠遠大于代價,資本貪婪的逐利本性就會釋放,不知節制。譬如,按照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罰款金額太低,難以遏止虛假信息披露的亂象。對此,全國人大代表、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朱建弟表示,發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涉嫌犯罪的,應當將案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他還建議,應該加大此類行為的經濟處罰力度,調整60萬元的罰款限額。

此外,現行刑法對資本市場所涉的罪名不僅種類少,而且犯罪要件表述也不完全,處罰較輕。而且在調查過程中也存在著取證難、舉證難、時間長,最終導致判罰較輕,無法對資本市場的欺詐行為帶來威懾作用。

要完善法制環境,亟需實現證券法、公司法和刑法“三位一體”的法制升級,共同提高資本市場的違法成本,補上法制環節處罰輕、少威懾的短板尷尬。同時,也要借鑒發達資本市場的法制經驗,給資本市場提供一個全覆蓋的法制空間。更重要的是,法制完善是基礎,提升法治水平才是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重罰嚴處資本欺詐,法制和法治一個都不能少,但是理性投資也至關重要。

(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