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紅燈被拍曝光,“神器”推廣還請謹慎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昌俊 發表時間:2019-02-27 08:19

□朱昌俊

治理行人闖紅燈,廣州又出新招。在番禺廣場地鐵站C出口附近的人行橫道上,安裝了一套闖紅燈抓拍係統,行人闖紅燈會被拍“大頭貼”在路邊電子大屏幕上滾動播放曝光,不少市民表示“丟不起人”。廣州交警支隊番禺大隊相關負責人介紹,行人若闖紅燈,不僅會被拍照投放在大屏幕上,還要接受交警的交通安全教育。目前,該設備還在調試中,未來不排除對闖紅燈行人進行處罰的可能。

近幾年,各地在對行人闖紅燈行為的治理上,可謂創新不斷,各式“神器”層出不窮。番禺廣場地鐵口此番安裝的抓拍係統,主要是對闖紅燈的行人進行圖像留存,並在電子屏幕上滾動播放“大頭照”進行曝光。如一些路人所表示的,被抓拍到的確會讓人有“丟臉”之感,從而形成威懾力。但是,這種做法其實並不新鮮,此前在一些地方就曾引發過爭議。對于其效力,以及可能存在的弊端,在正式推廣前,恐怕還宜做更全面的評估。

去年年底寧波就曾發生過,抓拍機器將過路公交車身上的董明珠廣告畫像給抓拍曝光的烏龍,一時引發不少誤讀和爭議。那麼,此類抓拍係統是否足夠精準,又是否會造成誤拍現象?另外,此類設備雖然是省去了交警現場勸導,但設備運轉背後的維護成本也不容忽視。譬如報道就提到,前段時間在天府路和黃埔大道交叉口的人行橫道上裝的兩套“大聲公”設備,就被發現經常失靈。如果這些設備在啟用後,效果不佳,並可能因為疏于管理而導致“爛尾”,不僅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也將傷害執法部門的公信力。對這一點,必須要有提前的預判。事實上,從媒體曝光的不少治理“神器”來看,真正持續運轉的,似乎並不多。

另一方面,將闖紅燈的行人頭像放在街頭大屏幕滾動曝光,本質上仍屬于一種法律規定之外的“懲罰”,其合法性爭議也一直存在。比如,會否帶來個人信息的泄露?滾動曝光到底持續多久合適?如此等等,都非小問題。在曝光懲罰之外,還將對闖紅燈的行人採取靜坐觀看交通安全宣傳片,或“拍攝自己被罰的視頻發朋友圈”等處罰措施,這事實上也關係到執法的尺度問題。不能因為行人闖紅燈的行為要治理,就忽視執法程序上的“瑕疵”,因為前者關係到交通秩序,後者關係到法治秩序,不容大意。

還要看到的是,行人闖紅燈現象,除了個人素質、交通規則意識的偏差,還與具體的交通環境有關。比如,此次安裝抓拍係統的地點正好在廣場地鐵站附近的路口,闖紅燈現象突出,是否也與人流量大而綠燈通行時間較短有關?有沒有可能通過改善交通基礎設施的辦法,方便乘客能夠更快地通過路口?比如有市民就反映,番禺廣場附近人來人往,車流量也大,若在此處加裝人行天橋或地下通道,效果應該會好很多。如此既節省了行人的時間,也緩解了交通壓力。這些建議,其實也應該納入治理的考量中去。

長久以來,不少人都認為行人闖紅燈不構成違法,所以,這才衍生了一種無意識化的“中國式過馬路”景觀。在此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城市管理部門開始加大對行人闖紅燈現象的治理,這對提高市民整體的交通文明水位以及改善城市交通環境,都大有裨益。但是,在執行層面,固然需要創新,卻也不能過度依賴某種創新和“神器”,期望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措施是否可持續、可復制,效果如何,又是否符合法律規范,這些都需要有充分的評估。

編輯:寶厷
數字報
闖紅燈被拍曝光,“神器”推廣還請謹慎
金羊網  作者:朱昌俊  2019-02-27

□朱昌俊

治理行人闖紅燈,廣州又出新招。在番禺廣場地鐵站C出口附近的人行橫道上,安裝了一套闖紅燈抓拍係統,行人闖紅燈會被拍“大頭貼”在路邊電子大屏幕上滾動播放曝光,不少市民表示“丟不起人”。廣州交警支隊番禺大隊相關負責人介紹,行人若闖紅燈,不僅會被拍照投放在大屏幕上,還要接受交警的交通安全教育。目前,該設備還在調試中,未來不排除對闖紅燈行人進行處罰的可能。

近幾年,各地在對行人闖紅燈行為的治理上,可謂創新不斷,各式“神器”層出不窮。番禺廣場地鐵口此番安裝的抓拍係統,主要是對闖紅燈的行人進行圖像留存,並在電子屏幕上滾動播放“大頭照”進行曝光。如一些路人所表示的,被抓拍到的確會讓人有“丟臉”之感,從而形成威懾力。但是,這種做法其實並不新鮮,此前在一些地方就曾引發過爭議。對于其效力,以及可能存在的弊端,在正式推廣前,恐怕還宜做更全面的評估。

去年年底寧波就曾發生過,抓拍機器將過路公交車身上的董明珠廣告畫像給抓拍曝光的烏龍,一時引發不少誤讀和爭議。那麼,此類抓拍係統是否足夠精準,又是否會造成誤拍現象?另外,此類設備雖然是省去了交警現場勸導,但設備運轉背後的維護成本也不容忽視。譬如報道就提到,前段時間在天府路和黃埔大道交叉口的人行橫道上裝的兩套“大聲公”設備,就被發現經常失靈。如果這些設備在啟用後,效果不佳,並可能因為疏于管理而導致“爛尾”,不僅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也將傷害執法部門的公信力。對這一點,必須要有提前的預判。事實上,從媒體曝光的不少治理“神器”來看,真正持續運轉的,似乎並不多。

另一方面,將闖紅燈的行人頭像放在街頭大屏幕滾動曝光,本質上仍屬于一種法律規定之外的“懲罰”,其合法性爭議也一直存在。比如,會否帶來個人信息的泄露?滾動曝光到底持續多久合適?如此等等,都非小問題。在曝光懲罰之外,還將對闖紅燈的行人採取靜坐觀看交通安全宣傳片,或“拍攝自己被罰的視頻發朋友圈”等處罰措施,這事實上也關係到執法的尺度問題。不能因為行人闖紅燈的行為要治理,就忽視執法程序上的“瑕疵”,因為前者關係到交通秩序,後者關係到法治秩序,不容大意。

還要看到的是,行人闖紅燈現象,除了個人素質、交通規則意識的偏差,還與具體的交通環境有關。比如,此次安裝抓拍係統的地點正好在廣場地鐵站附近的路口,闖紅燈現象突出,是否也與人流量大而綠燈通行時間較短有關?有沒有可能通過改善交通基礎設施的辦法,方便乘客能夠更快地通過路口?比如有市民就反映,番禺廣場附近人來人往,車流量也大,若在此處加裝人行天橋或地下通道,效果應該會好很多。如此既節省了行人的時間,也緩解了交通壓力。這些建議,其實也應該納入治理的考量中去。

長久以來,不少人都認為行人闖紅燈不構成違法,所以,這才衍生了一種無意識化的“中國式過馬路”景觀。在此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城市管理部門開始加大對行人闖紅燈現象的治理,這對提高市民整體的交通文明水位以及改善城市交通環境,都大有裨益。但是,在執行層面,固然需要創新,卻也不能過度依賴某種創新和“神器”,期望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措施是否可持續、可復制,效果如何,又是否符合法律規范,這些都需要有充分的評估。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