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共有産權房政策符合市場預期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張國棟 發表時間:2018-09-14 11:01

■張國棟

據《新快報》報道,近日,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發佈《關於推進共有産權住房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對共有産權房的産權屬性、流通要求、産權劃分、認購對象等作出規定。值得關注的是,《意見稿》還提出要完善落實支援政策,包括體制保障、資金保證、用地保障、稅費優惠、金融支援等。

共有産權房正逐漸走入人們的視野。顧名思義,這類房子就是購房者和政府共同擁有房子的産權,從而降低了購房者的支付價格。雖然截至目前,已有包括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個城市推出了共有産權房項目,但相對而言,廣東版的共有産權房政策亮點更多,更具可操作性,也更符合市場包括“業主”的預期。

具體來看,在供應對象方面,《意見稿》指出,每戶家庭只能購買一套共有産權住房。在流通方面,滿足購買共有産權住房不少於10年等條件的,允許承購人一次性增購代持機構所持的産權份額取得完全産權,住房性質轉變為商品住房。滿足購買共有産權住房不少於5年的,允許承購人轉讓。這首先集合了此前北京與上海兩地的經驗和特點,在關注到“夾心層”的住房需求外,也考慮了共有産權房可以上市變成商品房的特點,是更為靈活的房源籌建模式,有利於滿足更多居民合理的購房需求。

同時,完善落實支援政策,尤其具體到體制保障、資金保證、用地保障、稅費優惠、金融支援等一系列支援政策的落實,不僅體現了政府大力推進共有産權住房發展,減輕購房者負擔,實現住有所居的決心,也會使得企業在參與共有産權住房的積極性、主動性得到進一步提高,進而保障房源供給,滿足購房者需求。一句話,此次廣東下決心、多角度力推共有産權住房發展,既是一種敢為人先、主動而為的態度,更是在“房住不炒”背景下,落實“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政策的進一步體現。只要落實到位,就能為解決住有所居提供新的保障,並將産生良好的示範效應。

當然,説廣東版共有産權房政策更符合市場預期,並不是説其他地方的版本就沒有可圈可點之處,相反,應該説是各有韆鞦。由於各地實際情況不同,政策也不可能“一刀切”。比如在屬性轉變方面,上海的政策其實更為寬鬆,取得共有産權房的不動産權證滿5年,就可以購買政府産權份額,也可以上市轉讓共有産權保障住房。而在北京,則不允許轉變共有産權房的屬性。這並非“大度”和“摳門”,而是一種根據房源供給情況的因地制宜,求真務實,關鍵在於共有産權住房的多少。若是房源稀缺,則會限制轉商,若是房源較多,就會鼓勵更為靈活的産權比例和流通模式。這很合理,也符合市場預期。

説到底,發展共有産權住房是解決住有所居的必要項目。北上廣三地的具體做法和成功經驗若能傳遞到全國,對於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的住房制度,滿足更多居民合理的購房需求,對於落實房地産調控長效機制,實現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標,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編輯:木東
數字報

廣東共有産權房政策符合市場預期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張國棟  2018-09-14

■張國棟

據《新快報》報道,近日,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發佈《關於推進共有産權住房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對共有産權房的産權屬性、流通要求、産權劃分、認購對象等作出規定。值得關注的是,《意見稿》還提出要完善落實支援政策,包括體制保障、資金保證、用地保障、稅費優惠、金融支援等。

共有産權房正逐漸走入人們的視野。顧名思義,這類房子就是購房者和政府共同擁有房子的産權,從而降低了購房者的支付價格。雖然截至目前,已有包括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個城市推出了共有産權房項目,但相對而言,廣東版的共有産權房政策亮點更多,更具可操作性,也更符合市場包括“業主”的預期。

具體來看,在供應對象方面,《意見稿》指出,每戶家庭只能購買一套共有産權住房。在流通方面,滿足購買共有産權住房不少於10年等條件的,允許承購人一次性增購代持機構所持的産權份額取得完全産權,住房性質轉變為商品住房。滿足購買共有産權住房不少於5年的,允許承購人轉讓。這首先集合了此前北京與上海兩地的經驗和特點,在關注到“夾心層”的住房需求外,也考慮了共有産權房可以上市變成商品房的特點,是更為靈活的房源籌建模式,有利於滿足更多居民合理的購房需求。

同時,完善落實支援政策,尤其具體到體制保障、資金保證、用地保障、稅費優惠、金融支援等一系列支援政策的落實,不僅體現了政府大力推進共有産權住房發展,減輕購房者負擔,實現住有所居的決心,也會使得企業在參與共有産權住房的積極性、主動性得到進一步提高,進而保障房源供給,滿足購房者需求。一句話,此次廣東下決心、多角度力推共有産權住房發展,既是一種敢為人先、主動而為的態度,更是在“房住不炒”背景下,落實“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政策的進一步體現。只要落實到位,就能為解決住有所居提供新的保障,並將産生良好的示範效應。

當然,説廣東版共有産權房政策更符合市場預期,並不是説其他地方的版本就沒有可圈可點之處,相反,應該説是各有韆鞦。由於各地實際情況不同,政策也不可能“一刀切”。比如在屬性轉變方面,上海的政策其實更為寬鬆,取得共有産權房的不動産權證滿5年,就可以購買政府産權份額,也可以上市轉讓共有産權保障住房。而在北京,則不允許轉變共有産權房的屬性。這並非“大度”和“摳門”,而是一種根據房源供給情況的因地制宜,求真務實,關鍵在於共有産權住房的多少。若是房源稀缺,則會限制轉商,若是房源較多,就會鼓勵更為靈活的産權比例和流通模式。這很合理,也符合市場預期。

説到底,發展共有産權住房是解決住有所居的必要項目。北上廣三地的具體做法和成功經驗若能傳遞到全國,對於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的住房制度,滿足更多居民合理的購房需求,對於落實房地産調控長效機制,實現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標,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