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涌治污應坐實當代“大禹”責任目標

來源:金羊網 作者:閱盡 發表時間:2018-06-01 11:04

□閱盡

廣州市河涌治理的攻堅戰已全面打響,繼去年完成納入國家環保部等監控平臺的35條河涌的治理,達到“初見成效”後,近期,廣州又將152條黑臭河涌納入整治范圍,明確在2020年前基本消除黑臭。假如此目標得以實現,未來花城的黑臭河涌將基本消失。

多年來,廣州的河涌治理可謂是一場持久戰。除了巨額的財政投入,還全面推行“河長制”,鐵腕清理“散亂污”污染源,興建截污工程,去年更是創新性地推出“四洗”行動——洗樓、洗管、洗井、洗河。歷經多年的大整治,有些河涌面貌確乎發生變化,水清了,魚見了,有的河段甚而變為老城的新景觀。

但是,就總體而言,城市中大多數黑臭河涌並未發生根本性的變化,一條條發黑發臭的河涌依然在光鮮亮麗的都市流淌,形成強烈的視覺感官刺激與反差。昨日有媒體曝光了白雲區的泥坑涌,沒走近河涌已聞到腥臭味,幾乎發黑的河面漂浮著各種垃圾,不堪入目,而這條河涌此前已被多次曝光。但這並非個例,類似現象近年屢見不鮮。顯然,廣州的河涌治理依然任重道遠。

當此時,對過往的河涌整治進行檢省與反思,無疑就顯得極為必要。勿庸諱言,多年來的河涌整治可謂聲勢浩大,投入甚巨,但成效如何呢?至少城中百姓是不滿意的,輿論也多有詬病。個中或許有客觀因素,諸如城市截污分流等基礎設施嚴重不足,偌大城市基建工程的建設與完善確非朝夕之功。但是否也有決策及實操上的問題?這恐怕也不可回避。

如今大小河涌都豎起各級河長的公示牌,但這些“河官”們是多了個虛銜還是真履行了職責?在河涌的污染治理中,其“第一責任人”的作用又發揮了多少?這些顯然都值得追問。作為普通市民,人們大多只見到河長大名上了公示牌,但河涌污染屢遭投訴和媒體曝光,卻不見河長們出來擔責。

這不由得令人想到著名的治水官大禹。雖説禹治的是洪水,而現今的河長則是治污,但其職責均與水相關。大禹治水有方,千古留名,那是因其全身心的投入,新婚未幾便別妻而去,三過家門而不入,畢其一生而抗洪不息,最終平息洪患,造福于民。作為治水官,大禹可謂盡職盡責。

而今的“河長”們雖也個個是挂牌上位,但能否真正肩負起河長之責,甚而像大禹那般“三過家門而不入”地舍身治河?且不説河長們皆為兼職,而且,河涌治理得好壞,目標能否實現,有關部門也未必會動真格興師問罪。而按照過往經驗,需要有人擔當的事,若“第一責任人”缺位或挂空名,多半後果不妙。因此,要徹底改變一些地方河涌治理的被動局面,坐實現代“大禹”的責任與目標,當是首要之務。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河涌治污應坐實當代“大禹”責任目標

金羊網  作者:閱盡  2018-06-01

□閱盡

廣州市河涌治理的攻堅戰已全面打響,繼去年完成納入國家環保部等監控平臺的35條河涌的治理,達到“初見成效”後,近期,廣州又將152條黑臭河涌納入整治范圍,明確在2020年前基本消除黑臭。假如此目標得以實現,未來花城的黑臭河涌將基本消失。

多年來,廣州的河涌治理可謂是一場持久戰。除了巨額的財政投入,還全面推行“河長制”,鐵腕清理“散亂污”污染源,興建截污工程,去年更是創新性地推出“四洗”行動——洗樓、洗管、洗井、洗河。歷經多年的大整治,有些河涌面貌確乎發生變化,水清了,魚見了,有的河段甚而變為老城的新景觀。

但是,就總體而言,城市中大多數黑臭河涌並未發生根本性的變化,一條條發黑發臭的河涌依然在光鮮亮麗的都市流淌,形成強烈的視覺感官刺激與反差。昨日有媒體曝光了白雲區的泥坑涌,沒走近河涌已聞到腥臭味,幾乎發黑的河面漂浮著各種垃圾,不堪入目,而這條河涌此前已被多次曝光。但這並非個例,類似現象近年屢見不鮮。顯然,廣州的河涌治理依然任重道遠。

當此時,對過往的河涌整治進行檢省與反思,無疑就顯得極為必要。勿庸諱言,多年來的河涌整治可謂聲勢浩大,投入甚巨,但成效如何呢?至少城中百姓是不滿意的,輿論也多有詬病。個中或許有客觀因素,諸如城市截污分流等基礎設施嚴重不足,偌大城市基建工程的建設與完善確非朝夕之功。但是否也有決策及實操上的問題?這恐怕也不可回避。

如今大小河涌都豎起各級河長的公示牌,但這些“河官”們是多了個虛銜還是真履行了職責?在河涌的污染治理中,其“第一責任人”的作用又發揮了多少?這些顯然都值得追問。作為普通市民,人們大多只見到河長大名上了公示牌,但河涌污染屢遭投訴和媒體曝光,卻不見河長們出來擔責。

這不由得令人想到著名的治水官大禹。雖説禹治的是洪水,而現今的河長則是治污,但其職責均與水相關。大禹治水有方,千古留名,那是因其全身心的投入,新婚未幾便別妻而去,三過家門而不入,畢其一生而抗洪不息,最終平息洪患,造福于民。作為治水官,大禹可謂盡職盡責。

而今的“河長”們雖也個個是挂牌上位,但能否真正肩負起河長之責,甚而像大禹那般“三過家門而不入”地舍身治河?且不説河長們皆為兼職,而且,河涌治理得好壞,目標能否實現,有關部門也未必會動真格興師問罪。而按照過往經驗,需要有人擔當的事,若“第一責任人”缺位或挂空名,多半後果不妙。因此,要徹底改變一些地方河涌治理的被動局面,坐實現代“大禹”的責任與目標,當是首要之務。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