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醫生跨省被抓”個中是非很值論辯

來源:金羊網 作者:閱盡 發表時間:2018-04-16 08:57

□閱盡

具備執業醫師資格,現為廣州一家科技企業法人的譚秦東不曾料到,自己在網上發的一篇有關藥品的質疑文章竟令其身陷囹圄。

今年年初,內蒙古涼城縣警方千里赴廣州,抓捕了曾在網上發佈《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譚秦東。此事近日經媒體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不僅多名醫生發帖支援譚的觀點,不少媒體亦發聲質疑事件真相。

“鴻茅藥酒”是款年銷售額達十幾億元的非處方藥,其廣告隨處可見。商家號稱産品含67味藥,乃“傳承百年經典國藥”,可謂“有病治病,無病養生”的神酒。有醫學碩士學位的譚秦東遂在網上發文,吐槽該藥對某些患者來説是“毒藥”。

平心而論,譚文除標題有點扎眼外,內容其實就是篇客觀、理性的科普文字。無非是説老年人的生理機能發生變化,尤其患高血壓、糖尿病等長者不宜飲酒。而“鴻毛(原帖如此)藥酒”的消費者基本為老年人,其誇大的宣傳對某些老人就是陷阱。説白了,譚文實際是對老年人的善意提醒。

但就是這樣一篇科普文章卻被廠家認為是“惡意抹黑”産品,報警稱因受該文影響而被大量退貨,造成鉅額損失。當地警方也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而拘捕了譚。

誠然,有著合法身份的廠家通過公權力維護自身聲譽和商業信譽,這是其正當權利。而此事中,譚是否真的涉嫌犯罪,若訴諸法庭,相信法院會做出公正判決。但個中的是非曲直,輿論則有論辯之必要。

其實,之前網上並不乏質疑鴻茅藥酒療效的文章,有消費者還曾將該藥酒告上法庭,指控其誇大療效。譚文的網路點擊量也屈指可數,是否真有恁大能量拖其銷量後腿,這也是存爭議的民事問題。退一萬步,即如廠家所言,因為譚文招致廠家損失,也需法庭來驗證裁決。涉事主角譚秦東雖非一點過錯沒有,如其文章的標題有誇大和渲染成分。但這是否真構成“謠言誹謗、惡意抹黑”商家,顯然還得看事實是否相符。

首先,鴻茅藥酒並非保健品,無論作為藥品還是酒,都有其特定的適應群體,絕非人人可飲,這是常識。而作為含67味中藥成分的藥品,更須註明禁忌和不宜用群體,這是國家法規明文規定的。但有媒體曾曝光,該産品在一些地方的廣告宣傳中卻稱,除了未成年人外,人人可飲,這顯然涉嫌違法。

其次,鴻茅藥酒的誇大宣傳過去曾被多地查處過。人民日報社主管的《健康時報》去年就曾以《2630次廣告違法不止,誰是鴻茅藥酒的護身符?》為題報道,該品在過去10年間,被滬浙鄂遼等25個省市食藥監部門通報批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其他媒體對該藥的誇大宣傳也做過批評報道。可以説,鴻茅藥酒屢上“黑榜”,聲譽一直深陷輿論漩渦。

一款屢被行政部門處罰的産品,媒體也多次公開曝光,但普通市民一批評卻招致跨省拘捕,這確實讓人費解。到底是惡人先告狀還是涉嫌“濫用公權”,都值得追問。雖説刑法中有關於“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的條款,但近年由於某些案件的執行,曾引發廣泛爭議。因此,對此罪名的認定須慎重,不可輕易下結論。特別是涉民事糾紛,公權力的介入更須慎之又慎。

需強調的是,譚秦東既具執業醫師資格,但又是企業法人,是自主創業的民營企業家。而近年最高檢和最高法曾多次發文強調對企業家要慎用警力拘捕等,在此事件中,當地有關部門是否違反“兩院”的文件精神,同樣值得審視。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編輯:alan
數字報

“廣州醫生跨省被抓”個中是非很值論辯

金羊網2018-04-16 08:57:11

□閱盡

具備執業醫師資格,現為廣州一家科技企業法人的譚秦東不曾料到,自己在網上發的一篇有關藥品的質疑文章竟令其身陷囹圄。

今年年初,內蒙古涼城縣警方千里赴廣州,抓捕了曾在網上發佈《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譚秦東。此事近日經媒體曝光後,引發軒然大波。不僅多名醫生發帖支援譚的觀點,不少媒體亦發聲質疑事件真相。

“鴻茅藥酒”是款年銷售額達十幾億元的非處方藥,其廣告隨處可見。商家號稱産品含67味藥,乃“傳承百年經典國藥”,可謂“有病治病,無病養生”的神酒。有醫學碩士學位的譚秦東遂在網上發文,吐槽該藥對某些患者來説是“毒藥”。

平心而論,譚文除標題有點扎眼外,內容其實就是篇客觀、理性的科普文字。無非是説老年人的生理機能發生變化,尤其患高血壓、糖尿病等長者不宜飲酒。而“鴻毛(原帖如此)藥酒”的消費者基本為老年人,其誇大的宣傳對某些老人就是陷阱。説白了,譚文實際是對老年人的善意提醒。

但就是這樣一篇科普文章卻被廠家認為是“惡意抹黑”産品,報警稱因受該文影響而被大量退貨,造成鉅額損失。當地警方也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而拘捕了譚。

誠然,有著合法身份的廠家通過公權力維護自身聲譽和商業信譽,這是其正當權利。而此事中,譚是否真的涉嫌犯罪,若訴諸法庭,相信法院會做出公正判決。但個中的是非曲直,輿論則有論辯之必要。

其實,之前網上並不乏質疑鴻茅藥酒療效的文章,有消費者還曾將該藥酒告上法庭,指控其誇大療效。譚文的網路點擊量也屈指可數,是否真有恁大能量拖其銷量後腿,這也是存爭議的民事問題。退一萬步,即如廠家所言,因為譚文招致廠家損失,也需法庭來驗證裁決。涉事主角譚秦東雖非一點過錯沒有,如其文章的標題有誇大和渲染成分。但這是否真構成“謠言誹謗、惡意抹黑”商家,顯然還得看事實是否相符。

首先,鴻茅藥酒並非保健品,無論作為藥品還是酒,都有其特定的適應群體,絕非人人可飲,這是常識。而作為含67味中藥成分的藥品,更須註明禁忌和不宜用群體,這是國家法規明文規定的。但有媒體曾曝光,該産品在一些地方的廣告宣傳中卻稱,除了未成年人外,人人可飲,這顯然涉嫌違法。

其次,鴻茅藥酒的誇大宣傳過去曾被多地查處過。人民日報社主管的《健康時報》去年就曾以《2630次廣告違法不止,誰是鴻茅藥酒的護身符?》為題報道,該品在過去10年間,被滬浙鄂遼等25個省市食藥監部門通報批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其他媒體對該藥的誇大宣傳也做過批評報道。可以説,鴻茅藥酒屢上“黑榜”,聲譽一直深陷輿論漩渦。

一款屢被行政部門處罰的産品,媒體也多次公開曝光,但普通市民一批評卻招致跨省拘捕,這確實讓人費解。到底是惡人先告狀還是涉嫌“濫用公權”,都值得追問。雖説刑法中有關於“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的條款,但近年由於某些案件的執行,曾引發廣泛爭議。因此,對此罪名的認定須慎重,不可輕易下結論。特別是涉民事糾紛,公權力的介入更須慎之又慎。

需強調的是,譚秦東既具執業醫師資格,但又是企業法人,是自主創業的民營企業家。而近年最高檢和最高法曾多次發文強調對企業家要慎用警力拘捕等,在此事件中,當地有關部門是否違反“兩院”的文件精神,同樣值得審視。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