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職場發展受阻 制度安排應有偏向

來源:金羊網 作者:

南山

 發表時間:2018-04-16 08:57

近日有人力機構發佈了《2018廣州女性職場現狀調研報告》。《報告》顯示廣州職場女性整體收入比男性低22%。雖然面臨著同工不同酬的困境,當代女性對家庭經濟的貢獻依然達到了31.9%。這意味著女性一方面在事業上比男性更難越級,同時對家庭的付出又難以被重視。

從性別區分來看,除了學校、醫護、幼教等行業有比較明顯的差異,當前職場的大部分崗位都是不分男女同等看待的。這其實就是一種比較籠統的、沒有顧及到女性特質優勢的崗位分工法。其結果就會變成,誰的體力好,能熬夜、能加班,就會取得更大的成就。這在新興行業比如IT業尤其明顯。本來最應該是拼智慧的,結果都變成了拼體力、拼耐力,如此女性很容易會被超越,導致職位上不去,收入也會上不去。

回到調研數據,此次被調查用戶從職位級別分佈看,72.1%的女性為普通員工/職員,比男性佔比高12.3%。這意味著,一個女大學生畢業選擇工作的時候,如果不能找到完全能發揮自己特質的事業,那麼後續的發展前途其實是很受困擾的。女性必須花更多的辦法去“智取”,去內部跳槽,才可能彎道超車。大部分公司的粗放型崗位安排,無形中就是在製造深層次的不公平。這種不公平非常普遍,但卻被人人平等、能者居上的假像長期掩蓋。

更進一步,在領導崗位上,男性明顯都是要比女性的比例大。因為到了這個層次,女性往往已經是完全意義的家庭主婦,傳統理念對其期待基本上是對老老少少的照顧。那麼女性的被動轉型,很大程度就是因為家庭原因帶來的。同樣是“只顧事業不顧家”,放在男性身上是優點,而放在女性身上就會成為貶義標簽。所以儘管如今雇傭服務已經很發達,但是女性依然要深度參與到家庭和培育事務中。

正因為女性在家庭中的貢獻,是無法計算入GDP的,那麼這種勞動就更多會看成是義務行為。實際上,因為家庭事務拖累而喪失的晉陞可能性,遠比一般人想像的要高。比如某個節點,願意去外地工作可能會有更好的晉陞機會,如果女性處在婚育階段,往往只能主動放棄。如果在糾結中迎難而上,這就會給想正常生育的女性帶來巨大挑戰。其中一個負面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丁克家庭出現。為了保持和丈夫同等的社會經濟地位,乾脆主動放棄生育。長遠而言,這對社會自然是不利的。

從企業角度出發,往往是誰好用就用誰,所以要保障女性擁有和男性同等的就業條件,只能靠政府和法規在福利上做出強硬的支援。比如各崗位招聘女性的比例,女性各類假期的保障,育兒硬體的保障等等。越是大企業,越應該做出示範,在制度上、人性關懷上給女性發展有充分的空間,這樣的偏向和照顧,恰恰是一種正視現實的平等做法。

南山

編輯:alan
數字報

女性職場發展受阻 制度安排應有偏向

金羊網2018-04-16 08:57:09

近日有人力機構發佈了《2018廣州女性職場現狀調研報告》。《報告》顯示廣州職場女性整體收入比男性低22%。雖然面臨著同工不同酬的困境,當代女性對家庭經濟的貢獻依然達到了31.9%。這意味著女性一方面在事業上比男性更難越級,同時對家庭的付出又難以被重視。

從性別區分來看,除了學校、醫護、幼教等行業有比較明顯的差異,當前職場的大部分崗位都是不分男女同等看待的。這其實就是一種比較籠統的、沒有顧及到女性特質優勢的崗位分工法。其結果就會變成,誰的體力好,能熬夜、能加班,就會取得更大的成就。這在新興行業比如IT業尤其明顯。本來最應該是拼智慧的,結果都變成了拼體力、拼耐力,如此女性很容易會被超越,導致職位上不去,收入也會上不去。

回到調研數據,此次被調查用戶從職位級別分佈看,72.1%的女性為普通員工/職員,比男性佔比高12.3%。這意味著,一個女大學生畢業選擇工作的時候,如果不能找到完全能發揮自己特質的事業,那麼後續的發展前途其實是很受困擾的。女性必須花更多的辦法去“智取”,去內部跳槽,才可能彎道超車。大部分公司的粗放型崗位安排,無形中就是在製造深層次的不公平。這種不公平非常普遍,但卻被人人平等、能者居上的假像長期掩蓋。

更進一步,在領導崗位上,男性明顯都是要比女性的比例大。因為到了這個層次,女性往往已經是完全意義的家庭主婦,傳統理念對其期待基本上是對老老少少的照顧。那麼女性的被動轉型,很大程度就是因為家庭原因帶來的。同樣是“只顧事業不顧家”,放在男性身上是優點,而放在女性身上就會成為貶義標簽。所以儘管如今雇傭服務已經很發達,但是女性依然要深度參與到家庭和培育事務中。

正因為女性在家庭中的貢獻,是無法計算入GDP的,那麼這種勞動就更多會看成是義務行為。實際上,因為家庭事務拖累而喪失的晉陞可能性,遠比一般人想像的要高。比如某個節點,願意去外地工作可能會有更好的晉陞機會,如果女性處在婚育階段,往往只能主動放棄。如果在糾結中迎難而上,這就會給想正常生育的女性帶來巨大挑戰。其中一個負面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丁克家庭出現。為了保持和丈夫同等的社會經濟地位,乾脆主動放棄生育。長遠而言,這對社會自然是不利的。

從企業角度出發,往往是誰好用就用誰,所以要保障女性擁有和男性同等的就業條件,只能靠政府和法規在福利上做出強硬的支援。比如各崗位招聘女性的比例,女性各類假期的保障,育兒硬體的保障等等。越是大企業,越應該做出示範,在制度上、人性關懷上給女性發展有充分的空間,這樣的偏向和照顧,恰恰是一種正視現實的平等做法。

南山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