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神劇”主創喊冤?神上加神了!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龍 發表時間:2017-03-24 11:00

□何龍

“手撕鬼子”、“子彈拐彎”、“手榴彈炸飛機”、“褲襠藏雷”、“包子藏雷”……這些都是“抗日神劇”的神奇之處。

對這些飽受詬病的胡編亂造,有“抗日神劇”的主創人員對人們的批評表示不服。據報道,有編劇認為,抗戰劇寫得太土沒人看。還有導演稱,“如果從民族原則的底線上講,那抗日劇都不雷。”

把荒誕的“抗日神劇”提高到“民族原則的底線”認識,這又是一個神來之言。

什麼是“民族原則的底線”?從報道中,我們沒有發現那位導演對這一説法有清晰的詮釋。為“抗日神劇”貢獻“包子藏雷”神招的《敵後便衣隊傳奇》導演鄭方南説:“就要打得痛快,殺得過癮,要大快人心。因此,運用各種手段打出各種戰法,打出中國人智慧和氣概,殺出中國人的英雄豪氣。”

歷史告訴我們,多年的抗日戰爭艱苦卓絕,中國人傷亡無數。“抗日神劇”為了表現“打得痛快,殺得過癮”,在電視劇裏不顧真實、只顧“痛快”“過癮”地把抗戰娛樂化輕松化,這是對抗戰將士的極大不敬。抗日將士假如有“神劇”中的特異功能,抗日戰爭哪裏還需要14年?

因此,所謂在劇中“運用各種手段打出各種戰法,打出中國人智慧和氣概,殺出中國人的英雄豪氣”,反映的不是真實,而是意淫。

鄭方南還談了自己的“藝術原則”:這部電視劇是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殘酷的戰爭現實與革命樂觀主義和對勝利的必勝信念相結合,是對革命戰爭題材的作品風格的一貫追求。

既然是“神劇”,就很難與“現實主義”挂鉤,這就像你不能把《西遊記》歸類為現實主義作品一樣。至于“浪漫主義”,如果完全不顧創作原則的底線,那就不叫“浪漫”,而應叫“爛漫”——爛到漫無邊際。

“抗日神劇”為什麼把抗日戰爭寫成“抗日神話”,另一“抗日神劇”《抗日奇俠》的編劇束煥曾道出了真因——寫得太土了沒人看。

為了“不土”,神劇的編劇就可以偷師吳承恩的寫作技巧,發揮上天入地、吹毛成兵的想象了。

問題是抗日戰爭是近代現實,不是遠古神話。把現實當神話,那不是神奇,而是神經。

“抗日神劇”之所以受到眾多觀眾的批評嘲笑,是因為它們侮辱了觀眾的智商,同時也展示了主創者的低智商。這種低智商與動不動就説把日本“嚇尿了”、把美國“驚呆了”,讓印度“震撼了”之類一脈相承。

整天秀低智商,不但不能提升“民族原則的底線”,反而暴露了顢頇自負的“低線”。

既然“抗日神劇”受到如此之多的批評,主創人員理應有所反思,現在有人不但不反思,還要效倣竇娥喊冤。這種毫無自知之明的影視創作者,也算神上加神了!

編輯:龍
數字報

“抗日神劇”主創喊冤?神上加神了!

金羊網  作者:何龍  2017-03-24

□何龍

“手撕鬼子”、“子彈拐彎”、“手榴彈炸飛機”、“褲襠藏雷”、“包子藏雷”……這些都是“抗日神劇”的神奇之處。

對這些飽受詬病的胡編亂造,有“抗日神劇”的主創人員對人們的批評表示不服。據報道,有編劇認為,抗戰劇寫得太土沒人看。還有導演稱,“如果從民族原則的底線上講,那抗日劇都不雷。”

把荒誕的“抗日神劇”提高到“民族原則的底線”認識,這又是一個神來之言。

什麼是“民族原則的底線”?從報道中,我們沒有發現那位導演對這一説法有清晰的詮釋。為“抗日神劇”貢獻“包子藏雷”神招的《敵後便衣隊傳奇》導演鄭方南説:“就要打得痛快,殺得過癮,要大快人心。因此,運用各種手段打出各種戰法,打出中國人智慧和氣概,殺出中國人的英雄豪氣。”

歷史告訴我們,多年的抗日戰爭艱苦卓絕,中國人傷亡無數。“抗日神劇”為了表現“打得痛快,殺得過癮”,在電視劇裏不顧真實、只顧“痛快”“過癮”地把抗戰娛樂化輕松化,這是對抗戰將士的極大不敬。抗日將士假如有“神劇”中的特異功能,抗日戰爭哪裏還需要14年?

因此,所謂在劇中“運用各種手段打出各種戰法,打出中國人智慧和氣概,殺出中國人的英雄豪氣”,反映的不是真實,而是意淫。

鄭方南還談了自己的“藝術原則”:這部電視劇是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殘酷的戰爭現實與革命樂觀主義和對勝利的必勝信念相結合,是對革命戰爭題材的作品風格的一貫追求。

既然是“神劇”,就很難與“現實主義”挂鉤,這就像你不能把《西遊記》歸類為現實主義作品一樣。至于“浪漫主義”,如果完全不顧創作原則的底線,那就不叫“浪漫”,而應叫“爛漫”——爛到漫無邊際。

“抗日神劇”為什麼把抗日戰爭寫成“抗日神話”,另一“抗日神劇”《抗日奇俠》的編劇束煥曾道出了真因——寫得太土了沒人看。

為了“不土”,神劇的編劇就可以偷師吳承恩的寫作技巧,發揮上天入地、吹毛成兵的想象了。

問題是抗日戰爭是近代現實,不是遠古神話。把現實當神話,那不是神奇,而是神經。

“抗日神劇”之所以受到眾多觀眾的批評嘲笑,是因為它們侮辱了觀眾的智商,同時也展示了主創者的低智商。這種低智商與動不動就説把日本“嚇尿了”、把美國“驚呆了”,讓印度“震撼了”之類一脈相承。

整天秀低智商,不但不能提升“民族原則的底線”,反而暴露了顢頇自負的“低線”。

既然“抗日神劇”受到如此之多的批評,主創人員理應有所反思,現在有人不但不反思,還要效倣竇娥喊冤。這種毫無自知之明的影視創作者,也算神上加神了!

編輯:龍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