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中“最動聽”的情話

  • 武漢客廳“方艙醫院”裏的醫護夫妻

  • 武漢雷神山醫院邊建設邊收治患者

  • 一大批防護服、口罩等救援物資抵達武昌火車站

廣東抗擊疫情

惠州市中心人民醫院:打贏了“MERS”的他們,再赴“抗疫”戰場

有著70年歷史的惠州市中心人民醫院經歷了非典、禽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徵、埃博拉病毒排查等防控工作,臨床救治經驗豐富。

村治保主任舉報他們聚眾打麻將,他們打擊報復舉報人

江門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一宗對疫情防控舉報人進行報復的非法拘禁案。

不戴口罩不配合檢疫還推打民警,廣東一男子涉妨害公務罪

梅州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一宗涉疫情妨害公務案。

不配合民警檢測體溫並惡語相向還動手,廣東一男子涉兩罪被刑拘

肇慶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一宗涉疫情妨害公務案。

聚集賭博不聽勸散並用暴力、辱罵,6人涉妨害公務罪被立案

湛江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一宗涉疫情妨害公務案。

廣東一男子隱瞞疫情重點地區旅居史並外出耍致200多人被隔離

佛山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一宗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案。

全國速報

“等到奶奶好一點,我們一起回家”

在廣東醫療隊接管的武漢市漢口醫院重症醫學科三樓病區,一段重症病房裏美好的愛情故事在發生著。

一座英雄的城市向英雄致敬,廣州全城為支援湖北的醫務人員刷屏!

據廣東省衛健委數據,截至目前,廣東已向湖北派出醫療隊員2041人。

把幹凈整潔從廣州帶到孝感,政企合作醫療垃圾處理機馳援湖北

新冠肺炎疫情,讓湖北各地市醫療就診需求增加時,也産生了很多醫療廢棄物。如何讓醫療廢棄物獲得妥善處理,不至于影響市容環境?

853批次3195噸!廣鐵集團搶運大批防疫及生活物資馳援湖北

1月21日至2月16日,廣鐵集團開辟綠色運輸通道,客貨“雙管齊下”同步搶運防疫和生産生活物資853批次3195噸去往湖北。

直擊:廣東省對口援助荊州醫療隊一場“生死時速”的轉運

推著有傳染性的危重病人,還吸著氧、插著呼吸機,要快速平穩不能出任何意外,那就是“生死時速”了。

一線黨旗飄

兩個月大確診寶寶把“天使”當“媽媽”

她的孩子陀陀(女)僅有兩個月大,于2月6日淩晨從潮州轉院到廣州,這是迄今為止廣東省確診的年齡最小的新冠肺炎病例。

【一線黨旗飄】雷神山醫院建設背後也有他們一份功勞

李成貌毫無怨言地堅守崗位,“因為再危險的工作,總要有人做。我是老黨員了,應該起到模范作用。”

“戰疫一線黨旗飄”係列漫畫推出:抗疫最佳拍檔

“戰疫一線黨旗飄”係列漫畫第一期推出動漫藝術家鄺野的兩幅作品《我要去一線》《抗疫最佳拍檔》。

前線日志
  • 【前線醫護日志】我常常被武漢的堅強深深地感動著

    文字整理/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陳輝 通訊員 潘英媛

    圖由醫院提供

    講述者:廣東藥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赴湖北醫療隊隊員 譚傑

    今天是2月17日,不知不覺我來武漢已經11天了,看著武漢這座英雄城市,我常常被武漢的堅強深深地感動著。雖然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猶如昨天漫天的雪花,把一切籠罩在沉寂中。但越是艱難困苦,越體現了一線抗疫人員的英雄本色。誰都渴望著歲月靜好,但危難之際白衣逆行者們的恪守,為這座“生病”城市重新點燃起希望之火。

    酒店暖心服務讓我們能吃上口熱飯

    我們住的酒店離工作的協和西院很遠,在人員緊張的情況下,酒店一直想方設法給予我們力所能及的幫助。不管我們多晚回去,酒店的工作人員都為我們提供暖心的服務,讓我們能吃上熱飯,我們大家心裏都感覺暖暖的。

    酒店暖心服務讓無法準點下班的醫護人員能吃上一口熱飯

    為風雪中的交警送上廣東的問候

    每天上下班經過的交通路卡,交警們不管風吹雪打,依舊堅守崗位,在凜冽的寒風中當班執勤。那種精神,讓我油然升起一種敬意,也增強了我們抗擊疫情的決心。 

    為風雪中的交警送上廣東醫療隊的問候

    我和他相約疫情結束後廣州相聚

    在醫院高強度高風險的工作中,武漢協和人的衝鋒在前、無私奉獻精神,一直鼓舞著我們。要知道,他們重症室的很多醫護人員,如呂政醫生和曲護長等,已經頑強奮戰一個多月了。我和呂醫生交流比較多,他堅定的眼神中飽含著感恩的淚水,為了更好地工作,同時也為了不影響到家人,他自己在醫院附近租了房子,根本沒時間照顧兩個很小的孩子。每天,最累最危險的活,他都主動扛起。他口上總是挂著一句話“廣東醫療隊給我們莫大的支持,我們本院的醫護人員就理所當然衝在第一線”。這種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讓我們非常感動。

    曲護長工作特別勤勉,基本上每天很晚的時候都能看到她任勞任怨、忘我工作的身影。我知道,是強烈的責任心,經讓他們忘卻了恐懼和疲憊。

    我和呂政醫生(左一)約定,疫情過後廣州相聚。

    國家專家組身體力行入艙

    昨天,國家專家組北京朝陽醫院童朝暉院長前來巡查病區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也身體力行地入艙,認真細致地檢查每一個患者,並且對我們重症組的診療和防護措施予以了高度的評價。我們整個團隊五十多人,在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張挪富副院長和徐遠達主任帶領下,在協和醫護人員的精神渲染下,鼎力合作,奮力抗疫。

    張挪富副院長經常親自為每一位入艙人員的防護進行檢查,時刻關愛著每一個隊員。

    志願者二話不説“貢獻”了自己的手機

    昨天,因為我們艙內和艙外數據傳送的手機出了問題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名來自廣東的志願者,我忐忑地問了一句能否幫我們解決,他立馬爽快的回答並且迅速把自己的備用機貢獻出來。大家知道,手機一旦入艙使用,就肯定不可能再拿出來使用的。這位志願者的義舉,讓我很感動。

    在武漢的每一天,我們都深深的感受到在大災大難面前,中國人團結奮進、勇于擔當的精神。很多的無名英雄,都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們一直下感恩和鼓舞中努力,期待春暖花開之時,我們再度攜手,為這座英雄的城市重新騰飛而歡呼。

    【前線醫護日志】疫情當前,我願意負重前行……

    文字整理/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陳輝 通訊員 彭福祥 梁嘉韻

    講述者: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援武漢醫療隊隊員 甘恬田

    圖由醫院提供

    來武漢多天了,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我所在的病區收治了50名病人,其中重病45人,危重4人,初來乍到的陌生和緊張忙碌的工作讓我每天都要靠安眠藥來強迫自己休息。可是隊員們的工作熱情、領導的細心呵護、微信裏同事們的鼓勵、病患的理解感染了我,讓我找到了工作的意義。

    削去青絲我將化作戰士

    患者説:等我好了,也像你們一樣去幫助別人

    記得我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有位患者(中年叔叔)可能聽出我們的口音了,問:你們是廣東來的嗎?我説:是啊,我們中山一院的,然後那個叔叔臉上露出了笑容,説:謝謝你們啊。我説:不用謝,全國人民都非常牽挂你們,希望你們挺過難關。

    那個叔叔説:如果以後我病好了,我也像你們一樣去幫助別人,聽著這位中年叔叔的話,一種像陽光的酒淺淺地斟在野花般的酒杯,雖然淡卻很醇,雖然清而微暖,命運如同海風,吹著青春的舟飄搖曲折地度過時間的海。所有的恐懼,所有的辛勞這一刻都是值得的。

    另一個病人,我們給他辦理入院手續的時候,我讓他留家屬的電話,如果有事情的時候方便我們跟家屬聯係,然後他説他的家屬都被感染,全部都被隔離了,沒有家屬可以幫他,眼裏都是無助,我聽了之後鼻子一酸,眼睛都紅了,我安慰他,要相信醫生,積極治療,我們不遠千裏來到武漢,就是希望能幫助你們早日戰勝病魔,讓你們和家人早日團聚,他聽後衝我不斷點頭。

    “戰場”中的我

    疫情當前,必須有人負重前行

    還記得我剛報名要來支援武漢時,説不害怕,是假的,因為我不知道我將要去多久,去哪裏,要面對怎樣的未知的風險,我不知道要不要跟爸媽説,也不知道要不要跟男朋友説……

    春節期間看到了好多關于武漢疫情的報道,“若有戰,召必回”,全國各地醫護人員馳援武漢,世界各國民眾也紛紛支持中國抗疫。疫病無情,人有情。我是一名護士,我應該投身到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化身一名戰士,打一場武漢保衛戰!心中頓時熱血沸騰。

    真正到了要赴武漢卻又猶豫起來,我曾希望自己的生活就像林清玄《溫一壺月光下酒》裏説的那樣“秋日薄暮,用菊花煮竹葉青,人與海棠俱醉”,誰不希望生活得歲月靜好呢?可是,疫情當前,必須有人負重前行。直接參與一線的戰役,對自己何嘗不是一次心理和意志的考驗?作為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一名醫護人員,我有科學的防范,我有專業的技能,我不能害怕,我將勇于擔當、不辱使命!

    我和我的戰友們

    我沒能力驚艷了時光 ,但我可以溫柔了歲月

    我沒能力驚艷了時光 ,但是我可以溫柔了歲月。 健康所係,性命相托,此刻,我必須堅強,才能給病人更多的幫助,更多的鼓勵和支持。是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在讓我們的同胞溫暖起來。記得《平凡世界》裏“我不啼哭,不哀嘆,不悔恨,金黃的落葉堆滿心間,我已不再是青春年少”,這一刻我必須高高站立起來,成為病患的那片樹蔭!(感謝朱瓊芳、黃哲燕對本文的貢獻)

  • 【前線醫護日志】良湯妙藥春風過, 雲開霧散笑開顏

    文字整理/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陳映平 通訊員 王軍飛 宋莉萍

    圖/醫院提供

    講述人:廣東省中醫院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廣東省中醫院大德路總院重症醫學科護士 陳名桂

    三天的體溫數據監測表顯示病人一天天好轉

    最近病房裏可以説好消息不斷,中醫護理特色療法也在病區大受歡迎。每天交接班後,我都會第一時間去了解患者的感受,以便調整治療的方法。

    昨天,42床的阿姨説肚子一直漲得難受。我通過腹部穴位按摩,以及在肚臍處貼上了具有調節胃腸功能的藥膏進行治療,並教給她如何自己取穴,建議其有空就做穴位按摩。

    我來到42床阿姨病床邊,問:“阿姨,今天您感覺腹脹有沒有好些?”

    阿姨反饋説:“今天感覺肚子好了很多,你再來給我貼一次吧!”

    陳名桂給患者在肚臍處貼藥膏

    來到55床阿叔床邊,他遞給了我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他這3天來的體溫變化。當我看到今天他的體溫完全正常時,開心地笑了。

    這位阿叔于13日下午入院。2月14日我給他做中醫治療時,他説:“入院前一直都在發燒,每次用了退燒藥後就降,但很快又升上來了,一直反反復復沒有好!” 説著他給我看了體溫記錄表。

    幾乎一小時測一次體溫,從那張紙上,我倣佛看出了阿叔的焦慮。

    我説:“阿叔,您別緊張,我們醫療隊醫生已經根據您的病情開了治療用藥,您只要按醫囑執行,體溫就會慢慢恢復正常,身體也會很快好起來的。”

    阿叔説:“你們醫療隊就是好,我進來時還在發燒,通過兩天的治療,服用中藥,體溫就比較平穩了,很少再升到38度以上。中醫就是好!太感謝你們了!我希望明天體溫能完全正常。不過現在我還是有些咳嗽,一咳也就睡不好。”

    我説:“阿叔,我給您做一些中醫療法吧,這樣您可以恢復得更快!”

    于是,我給阿叔做了貼敷療法、耳穴壓豆,並叮囑他有時間就練習八段錦、按摩穴位。

    阿叔3天來記錄的體溫數據監測表顯示正在逐漸好轉

    從阿叔3天來記錄的密密麻麻的體溫數據中,可以看到他的病情在逐漸好轉。這讓我感到手上拿的不是一張普通的紙,而是一張中醫藥在治療新冠肺炎道路上所展現的療效記錄,中醫藥在抗“疫”的戰鬥中發揮得越來越好!隔離病區內患者遞過來一組數據記錄……

    陳名桂鼓勵病人一定會戰勝疾病

    我們戰勝病魔的信心越來越足!

    講述人:廣東省中醫院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廣東省中醫院大德路總院重症醫學科護士 邱寅龍

    今天,當我正在和上一班的隊友交接班時,2床的阿姨悄悄地來到我身後,説:“龍哥,龍哥,我的手昨天刮破了,你幫我消消毒。”

    “阿姨,您可別這麼叫,我會不好意思的。” 我趕緊説。

    “大家都這麼叫你,我也這麼叫,有親切感。”她説。

    幫阿姨把手指消毒後,用輸液貼覆蓋了傷口。

    最近,我們醫療隊把中醫護理特色療法帶入隔離病區後,效果顯著,受到患者的歡迎,個個都説要嘗試中醫特色療法操作,學習八段錦。這位阿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病情最重的時候,完全不能活動,活動後會喘不過氣,幾度要上呼吸機了。張忠德副院長及黃東暉主任等專家通過中西醫結合,運用中醫藥內服外用法,一邊口服中藥湯劑,一邊靜脈輸注中藥針劑,再配合八段錦、穴位貼敷、穴位按摩等中醫操作,一套“中醫組合拳”下來,患者的病情明顯好轉。每天按時打八段錦,現在已經不用吸氧可以自由活動了,阿姨將于近日出院。

    阿姨快要出院了

    我跟阿姨開玩笑:“您怎麼還不走啊?”

    她馬上説:“我舍不得你們唄!”

    兩人相視一笑,喜悅之情盡在不言中。

    看著患者們的情況越來越好,出院人數越來越多,我們戰勝病魔的信心也越來越足。

    窗外飄起雪花。二月春雪起,瑞雪兆豐年,這是一個好兆頭!

    即興作詩一首——

    《戰疫賦·春雪》

    杏林戰士赴江城,

    瘟雲籠罩二月春,

    昨夜江風瀟瀟瑟,

    今朝春雪兩茫茫,

    自古瑞雪兆豐年,

    千年中醫賽飛仙,

    良湯妙藥春風過,

    雲開霧散笑開顏。

    【治愈故事】武漢光谷院區走出 首位痊愈患者

    中山三院“救治天團”與時間賽跑,在生命線上“搶人”

    羊城晚報特派武漢記者李斯睿 張豪 湯銘明

    2月16日,大雪過後的武漢迎來一個大晴天。30歲新冠肺炎患者林先生走出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光谷院區(以下簡稱“光谷院區”)重症病區,他的心情和天氣一樣格外的好。

    經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以下簡稱“中山三院”)醫護人員診治和護理,林先生已經痊愈,並于當日下午正式出院。他也是17家國家級醫療隊接管光谷院區後第一位出院患者。

    1 精心救治,患者走出重症病區

    2月10日一早,中山三院133名醫護人員接管光谷院區整個重症病區,當晚就開始收治病人。16日,有患者在這裏痊愈出院。

    “24床患者林先生,30歲,在社區隔離疑似病例確診後收治到這裏(光谷院區),我們經過四天的抗感染、吸氧、支持對症治療等,讓患者痊愈。”中山三院嶺南醫院綜合ICU主任畢筱剛告訴記者。畢筱剛表示,該患者連續三次核酸送檢結果為陰性,且復查CT提示肺部炎症病灶明顯吸收,達到出院標準。

    對于自己能夠順利出院,林先生感謝廣東醫療隊的悉心照料,他説:“希望醫務人員注意自身安全,也期望更多的人可以康復出院。”

    此外,還有一個好消息讓醫療隊振奮。經過一係列治療,一位危重症患者病情逐漸得到控制。畢筱剛介紹,一位老年患者由于長期腎功能衰竭,收治前需要進行規律血透。然而,感染新冠肺炎後血透治療受到了影響,入院後連續三天出現無尿症狀。在醫護人員盡心盡力的救治下,這位老人已順利排尿1400毫升,腎功能逐漸恢復。

    2 盡遣精英,帶著“家底”奔赴一線

    與疫情抗爭,與時間賽跑。從2月8日元宵節接到緊急通知組建團隊,到抵達武漢,從前往光谷院區接管重症病區,到收滿病區50張床位,中山三院只用了72小時。“不到24小時抵達武漢,不到48小時開始接管病區,不到72小時收滿病區床位。”中山三院醫療隊隊長、中山三院院長助理楊揚告訴記者。

    此次馳援武漢,中山三院承接的是光谷院區重症病區,收治的基本都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所以出發前他們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畢筱剛表示,本次出徵幾乎把醫院重症、感染和呼吸相關科室的骨幹力量都派了過來,很多醫護人員有抗擊SARS的經驗。

    十五臺心電監護儀、五臺無創呼吸機、一臺有創呼吸機、一臺ECMO(體外人工膜肺)……這是臨床營養科主任卞華偉列出的中山三院帶到武漢的部分設備“清單”。

    “入駐院區原來不具備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功能,都是臨時通過改造,很多儀器設備我們重新調試和完善的。”楊揚告訴羊城晚報記者。

    3 毫無怨言,悉心照料危重病人

    醫療隊隊員、中山三院婦産科護士長孫珂給記者看了一條短視頻:護士把自己的一卷紙遞給一位患者,並表示有任何困難都會竭盡所能解決,這位阿姨突然激動地流下眼淚,連聲感謝。“阿姨的一條腿截肢了,此次疫情期間,她的丈夫和女兒一家三口都被隔離。醫護人員盡最大努力地幫助和照顧她。”孫珂説。

    進入隔離病房以後,醫療護理、生活護理等工作都要護士們親力親為。送餐、收垃圾、打開水、處理大小便、為患者擦身體……有些危重病人,翻下身都需要兩三名護士幫忙。

    平時很輕松就能完成的任務,如今穿著笨重的防護裝備就不那麼容易做到了。“在嚴密包裹下,我們視力、聽力甚至呼吸都會受到影響,會出現胸悶和憋氣等情況,甚至會有暈倒情況。”孫珂説。

    這群主要以“90後”為主的護士姑娘們,對此卻毫無怨言。“雖然這麼難,但她們都非常積極,沒有一個人説苦説累,都爭著去上班,爭著照顧危重患者。”提及這些可愛的戰友,孫珂也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淚。

  • 從羊城到江城 “羊家”五虎將 “逆行”赴荊楚

    溫建敏(左一)

    李鋼(左一)

    湯銘明

    張豪(左一)和李斯睿(右一)

    金羊網記者 張璐瑤

    從1月28日到2月16日,短短半個多月,羊城晚報陸續向武漢、荊州、洪湖派出三批共5名記者。

    這支“羊家將”隊伍,個個都有勇氣、有擔當。5人中,4人為中共黨員,1人為入黨積極分子。李鋼三次請纓終成行;溫建敏辭別家中妻小,輾轉武漢、荊州、洪湖三地;李斯睿剛剛援藏回來便請赴前線;張豪“剃頭上陣”;湯銘明數次深入高危“紅區”,冒著生命危險,用鏡頭講述抗疫一線的真實故事……

    武漢 20個日夜6赴“紅區”

    武漢,是這場“戰疫”最早打響的地方。

    從春運開始,湯銘明就一直關注著這座城市——這是他外公外婆出生長大的地方。

    1月24日,除夕夜,廣東100多名白衣戰士星夜馳援武漢,湯銘明拍攝、記錄下了出徵畫面。作為一名有10年黨齡的老黨員,他深受感染,主動向報社請戰:“我要在現場,忠實地用影像記錄所見,這是我的職責!”1月28日,他被選為羊城晚報首個特派武漢記者,緊急出發赴武漢。抱著報社準備的防護服、口罩等物資,以一種從未想過的方式,第一次來到了武漢。

    剛下飛機,就接到了武漢姨媽打來的電話:“你回家了,但是家人卻不能與你相見。”

    從此,他便進入了“戰場”。在武漢,湯銘明與廣東醫療隊員們同吃同住,並接受了防護服穿脫培訓。

    這20天裏,他冒著生命危險,6次進入感染風險最高的“紅區”,累計拍攝圖片數千張,影像資料200G。

    2月13日,這支隊伍又擴大了。

    羊城晚報年輕記者張豪、李斯睿來到武漢,加入抗疫一線報道。

    大年初四,李斯睿就報名請赴前線。就在兩周前,他才剛結束半年援藏期。“臨行前,家人為我剪短了頭發,奶奶的眼眶濕潤了。”他説。

    張豪是一名“90後”,雖然早早報了名,但接到出發命令的那一刻,他的雙手都在發抖。出發前,他寄養了貓,剃了頭發,唯獨隱瞞了家人。“作為記者,逆行使命光榮。”他説。

    荊州

    輾轉三地奔赴“戰場”

    2月11日淩晨,廣東首批108名醫療隊員抵達廣東對口支援的湖北荊州。荊州,成了廣東醫療隊在湖北的“第二戰場”。

    隨著“戰場”一同轉移的,還有羊城晚報的前線記者。

    羊城晚報記者溫建敏是前方報道隊中唯一一名輾轉武漢、荊州、洪湖三地的記者。

    2月5日,他匆匆辭別妻兒,和幾名廣東媒體同行一起“逆行”赴武漢,並承擔起整個廣東在鄂報道組的領隊任務。作為一名資深深度記者,溫建敏見過許多大場面。高鐵到達武漢站時,眼前的空空蕩蕩仍讓他覺得有些悲壯。

    到了武漢,他馬上進入“戰鬥”狀態,次日,他就帶前方報道組做了兩場直播並發出一條當天稿。

    每天,他還要幫報道組的同行協調住宿、吃飯、交通等瑣事,爭取一輛採訪車,就要打許多電話,每天都要工作到淩晨。

    在這種高速運轉狀態下,他突破萬難進入了雷神山醫院。最讓他觸動的還是那些普通人的面孔,2月9日,他寫了一條報道《航拍雷神山醫院,讓我們記住這些平凡的面孔》,讓我們看到了這些淳樸可愛的“基建狂魔”。

    2月10日,廣東確定對口支援荊州的消息傳來。2月11日,溫建敏便受命趕往荊州一線。剛進入荊州轄區,他就得到信息,荊州疫情最嚴重的地方在洪湖市,他直接更改目的地,到了洪湖。

    2月11日,與溫建敏同日到達荊州的,還有羊城晚報記者李鋼。他這趟行程,是真正的“一波三折”。

    大年初二,得知廣東派出醫療隊支援湖北,他第一時間報了名。

    他報名報了三次,每一批有記者出發,他都要“請纓”。

    2月10日晚,聽説廣東第一批赴荊州醫療隊出發,他或許有機會成為隨隊記者,李鋼馬上收拾行李奔赴機場。陰差陽錯之下未能成行,第二天,他又抱著行李出現在了機場,成功跟第二批赴荊州醫療隊抵達前線。

    【前線醫護日志】兒子突發腹痛,丈夫在武漢支援,事情的處理遠超乎我的意料

    金羊網訊 記者余燕紅,通訊員周晉安、甄曉洲報道:己亥末,庚子春,荊楚大疫染者數萬。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自湖北武漢爆發後,迅速蔓延席卷全國。隨著疫情發展,武漢等地醫療及物資告急,連日來,各地派出了多支醫療隊,數萬名醫療隊員。元宵節當晚,參加過SARS戰疫,亦支援過西藏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腎移植科主任醫師納寧,再次請戰出徵。2月9日,納寧成為中山三院133人援馳武漢抗疫的一員。

    2月13日,在武漢一直緊張工作的納寧,忽然接到妻子來電:“兒子昨晚突然腹痛,今天腹痛加重,轉移至右下腹,且有發熱。”他簡單回復“可能是闌尾炎,帶到醫院檢查處理”,便又要忙工作,便匆匆挂了電話。站在旁邊一起工作的楊楊隊長得知此事後,認為身居一線的抗疫人員把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他們的後方同樣必須要有保障和支持!

    為此,作為醫療隊長,隊長楊楊多次電話聯係中山三院總部的陳燕銘和衛洪波兩位副院長,積極溝通安排他兒子的治療事宜。

    腎移植科主任醫師納寧妻子講述:

    2月12日晚上,兒子突發上腹疼痛,家人哄睡後,以為明日便會好起來。第二天下午,兒子腹痛再發並加重,轉移至右下腹,且有發熱,我開始意識到問題嚴重,有些慌亂,忍不住撥通了丈夫的電話。

    事情的處理遠超乎我的意料。陳燕銘和衛洪波副院長了解情況後,第一時間聯係了我,詢問目前的情況,並表示可以通過綠色通道安排入住中山三院治療。院方領導之後多次聯係我和丈夫,電話不通時,便通過微信、短信等方式多次關心安慰。

    扛鼎逆行,無論是一線援馳,還是後方保障,都很負責。

    考慮中山三院是廣東省新冠肺炎患者的診治中心,結合孩子當時已在順德當地醫院就診等情況。經過醫院領導討論和科學研判,決定派遣經驗豐富的陳圖鋒教授前往佛山當地醫院協助診治。當天下午5點,陳圖鋒教授不辭勞苦和不畏疫情風險,自行駕車50多公裏前往就診醫院,到達後未經停歇便馬上投入工作,他詢問了孩子的病史、進行查體、閱看驗血報告並協助完成超聲、CT等檢查後,告知我孩子當前的病情考慮為化膿性闌尾炎,但未穿孔,同時,陳教授向兩位副院長及時匯報了情況。

    衛洪波副院長進行了遠程電話會診,建議先予藥物保守治療,提供了治療方案並囑咐做好“新冠”肺炎預防工作,並表示若病情進展需急診治療,會親自前往進行手術;陳燕銘副院長也反復電話了解病情進展。之後兩日,兒子發熱得到控制,精神也更好一些,陳教授依舊多次自行上門查看會診,風雨無阻。

    各位院長和教授無微不至的關懷讓我倍感溫暖,正如丈夫在微信裏安慰我們説的:我相信會雨過天晴。

    抗疫期間,我理解丈夫的工作。要知道,平時兒子出一點問題,他都是心驚膽戰。丈夫他戰過SARS,援過西藏,性格堅毅,甚至有一些倔強。這次肺炎疫情如大敵當前,他同樣沒有絲毫猶豫,以防疫大局為重,主動請戰,始終堅守前方,積極承擔並做好一線的防疫工作,僅在工作之余電話了解兒子情況,甚至沒有主動和兒子視頻,我知道他是擔心個人情緒影響到抗疫工作。他雖不能回來照顧兒子,很多事要協調處理,但我知道他是對的。此刻,他作為一個父親,角色扮演也許不夠完美;但作為醫務人員,他正在前線不斷地奮鬥。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袍,與子同仇;豈曰無衣?與子同澤,與子偕作;豈曰無衣,與子同賞,與子偕行”……歌聲撩撩,我倣佛看到了山河無恙,抗疫勝利。

  • 一家5人戰勝疫魔 2歲寶寶有了28個"護士媽媽"

    “護士媽媽”從家裏帶了很多玩具給小寶玩 通訊員供圖

    外公、爸爸、媽媽、外婆、哥哥相繼確診被隔離,兩歲半寶寶有了28個“護士媽媽”。堅持與愛讓他們挺過來了

    金羊網記者 張  華

    通訊員 薛冰妮 王蒙 陳淑華

    一家六口,五人相繼確診新冠肺炎住進隔離病房,剩下的兩歲半孩子突然發起了燒,誰來照顧?想起二十多天來的遭遇,劉女士(化名)不由得紅了眼眶:“幸虧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的護士當起了‘臨時媽媽’,悉心照顧我的孩子。”

    15日,春雨裏,劉女士母親出院,一家人全數康復團聚。對這個戰勝疫魔的家庭,春天終于來了。

    1 老爺子太倔,初時發熱拒絕去醫院

    故事還得從臘月廿七説起。1月21日,劉女士的父親從武漢來到廣州,與女兒一家一起過年。年關將近,家人忙著外出採購年貨。臘月廿八,父親到市場上買菜,因為感覺熱,回家就把外套脫了。

    不料,沒過一個小時,老爺子就感覺不對頭,發燒了。一開始他還沒在意,以為是受涼感冒。但劉女士的警惕性很高,建議趕緊去醫院排查一下。無奈老人家固執得很,甚至對女兒的意見十分反感:“你們讓我去檢查,我就自己買張票回武漢!”

    劉女士不斷勸説,“家裏有兩個孩子,去醫院排查一下更安心”。可父親倔得很,就是不聽。

    1月23日,看到女婿開始發燒,老爺子才慌了,于是和女婿一起到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以下簡稱“省二醫”)發熱門診就診。兩人第一次做核酸抗體檢測,結果均為陰性。不過,由于老人家有發熱症狀,又來自武漢,醫生還是把兩人收治到感染科的隔離病區觀察。

    2 “拔出蘿卜帶出泥”,一家5人感染

    1月24日,醫院再給兩人做核酸抗體檢測,結果都呈陽性,確診為新冠肺炎。得知這一情況,廣州市海珠區疾控中心工作人員立即在劉女士所住社區劃了警戒線,對其一家採取居家隔離,並逐一進行核酸抗體檢測。

    劉女士檢測結果呈陽性,隨即被收治進省二醫感染科,與父親、丈夫都在一樓的負壓病房。

    事情還沒完。省二醫心血管科副主任護師冷梅芳介紹,劉女士的母親和12歲的大兒子檢測結果也均為陽性。讓醫生迷惑的是,一家人症狀有明顯不同:劉女士雖然檢測結果是陽性,卻無發熱、咳嗽、咳痰症狀,在醫院做胸片檢查,肺部也沒有病理改變;其母親和大兒子卻有持續低熱,37.6℃左右,有咳嗽和咳痰。2歲半的小兒子檢測結果卻是陰性,無任何異常症狀。

    大年初二,也就是1月26日,劉女士的母親和大兒子也住進了負壓病房。

    3 2歲小兒發燒,還是接到醫院更保險

    一家六口,五人都進了隔離病房,家裏還有一個2歲半的小兒子,無親朋好友可以托付,怎麼辦?一時間,外公內疚,爸爸擔憂,媽媽傷心,外婆只能哭……

    後來,經過溝通,海珠區疾控中心把孩子交給街道辦,暫時由社工照顧。孩子在被抱去街道辦的路上哭得撕心裂肺:“我不要去,我要跟媽媽、外婆在一起。”“我也要去醫院,我也要去醫院。”更令人無措的是,這個2歲多的寶寶離開家人之後,突然發起燒來。

    在隔離病房,冷梅芳了解到劉女士一家的遭遇,隨即將情況向醫院護理部匯報。孩子發燒了,雖然三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但可能正處于“潛伏期”,尚無抗體産生。

    考慮到孩子的情況,醫院決定還是把孩子接來。劉女士也願意把孩子接到醫院,由醫護人員照顧,她覺得這樣更加放心。

    冷梅芳告訴記者,1月29日晚上10時,孩子被連夜送到了省二醫,住在負壓病房4樓單獨的一個隔離區域。

    4 28位護士當起了“臨時媽媽”

    準備去接孩子了,省二醫護理部湯莉主任在護士群裏招募自願在工作之余加班照顧寶寶的護士,30分鐘就有28個護士報名。護士們馬上組建了微信群討論照顧事宜,還給群組起了一個溫暖的名字——“天使的愛,我們的小可愛”。

    冷梅芳説,這些護士很多都是初為人母的“90後”,自己的孩子也是兩三歲。寶寶到院當晚,就有一名來自門診的護士照顧。這名護士有一個三歲的孩子,照顧孩子有經驗,還從家裏帶了玩具、零食、牛奶等。

    劉女士與剛到醫院的小兒子視頻通話時,心痛得流下眼淚,囑咐寶寶:“一定要聽‘護士媽媽’的話,很快就能與媽媽、爸爸,還有哥哥、外公、外婆在一起了。”

    護士們臨時當媽,覺得小寶並不認生,也不哭鬧,挺好帶。此外,還有專門的兒科醫生主診,拍片、抽血、採集咽拭子……

    到了1月30日早上,孩子已經退燒。劉女士通過視頻,看寶寶與護士一起玩耍,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5 外婆出院,一家人康復團聚

    經過醫院的悉心治療,2月8日,劉女士達到出院標準,第一個出院了;2月9日,大兒子康復出院;2月11日,父親和丈夫也痊愈出院;2月15日,經過專家組確認,母親達到出院標準,辦理出院——一家人終于團聚。

    劉女士出院當天正好是元宵節。她抱著小兒子對醫護人員特別是28名“臨時媽媽”連聲道謝:“你們照顧小寶,比我自己照顧得更細致。”

    15日,廣州下起了春雨,寶寶的外婆順利出院。劉女士特意準備了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要好好慶祝一下。

    “回家後,小寶一直惦記著‘護士媽媽’們。等疫情過去了,我們一起回醫院看望‘護士媽媽’,希望這份緣分能一直保留下來。”劉女士告訴記者。

    “從這個家庭聚集病例來看,從外地特別是從湖北返粵的人員,做好自我居家隔離是必須的。”省二醫黨委副書記、副院長李觀明表示,當前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隨著返工潮、返學潮高峰來臨,做好自我隔離觀察、有針對性預防社區暴發十分重要。

    在ICU奮戰二十余日 桑嶺:雖然艱難,但不能打亂仗

    廣東首位奔赴武漢的醫生桑嶺在金銀潭醫院ICU已奮戰二十余日,從“摸著石頭過河”到實現流程化救治

    文/羊城晚報特派武漢記者 張豪 李斯睿 湯銘明  圖/羊城晚報特派武漢記者 湯銘明

    1月23日至今,桑嶺(見上圖)已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ICU隔離病房奮戰了二十多日。

    他,是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以下簡稱“廣醫一院”)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醫學科的一名“80後”副主任醫師,也是廣東第一位奔赴武漢戰“疫”前線的骨幹醫生。武漢“封城”首日,他就接到調令,被選派參加國家衛健委抗擊新冠肺炎專家隊馳援荊楚。二十多天來,他白天到重症監護室(ICU)臨床診治,晚上會同國家級專家編寫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從“摸著石頭過河”,到實現流程化救治,一步步穩扎猛打,把一個個病人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2月10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視頻連線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前線。桑嶺參與了這場連線。事後,他在朋友圈中寫道:“我們有決心、有信心打贏這場戰役!”

    “病例太多了,專家必須下沉到醫療組”

    1月23日上午,接到緊急調令後,桑嶺便只身一人乘坐高鐵從廣州出發。因武漢交通管控,他先到臨近武漢的城市再轉車,當晚8時抵漢。第二天一早,他就前往金銀潭醫院交接,開始投入到抗疫戰中。

    金銀潭醫院七樓的ICU中主要是危重症患者,他們年齡普遍較大,基本都是60歲以上,不少老人本身就有腦血管、糖尿病等基礎病史。新冠肺炎來勢洶洶,他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由于患者過多,ICU裏醫療力量不足,其他科室不少醫護人員前來支援。然而,他們對重症科室操作不太熟悉,往往救治效率不高。

    “第一次去給我感覺就是亂,很多醫生不知道從哪裏下手。當然這不怪他們,突然到一個陌生的科室,會存在一些困難,他們都已經盡力了。”説著,桑嶺不由得眼睛泛紅。

    “當時形勢比想象中嚴峻,金銀潭醫院的病例數量還在不斷攀升。作為專家組成員,我們必須下沉到醫療組,要負責給病人臨床診治。”桑嶺説。從第二天開始,他便和來自浙大附一的一位專家一道,堅持每天去ICU給病人臨床診療,並開展臨床研究工作。

    “定個小目標,先救活一個ICU重症患者”

    在桑嶺眼裏,醫生的幸福其實很簡單:挽救一個病人就能讓他們開心很久。然而,最初來到金銀潭醫院,一個兩個重症病例救治接連失敗,讓醫護人員的信心備受打擊。“感覺心態有點崩了。”桑嶺説,“當時我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對于ICU裏插上氣管插管的重症患者,先救活一個再説。”

    65歲的俞阿姨是金銀潭醫院收治的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轉到該院ICU時病情非常糟糕,已出現嚴重的呼吸窘迫綜合徵。由于資源緊缺,無法使用人工膜肺(ECMO)。了解情況後,桑嶺認為,更重要的是結合既往經驗盡可能地去保護患者的氣管功能。

    鎮靜鎮痛、俯臥位通氣、肺保護性通氣……一係列操作之後,俞阿姨終于從死亡的邊緣被拉了回來,其後成功拔除氣管插管,轉出ICU。

    “小目標”的實現,也讓ICU的醫護人員備受鼓舞,士氣高昂。有了第一例拔管成功,就有第二例……越來越多病人好轉,得以離開ICU。

    “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已編寫完畢”

    來到武漢以後,桑嶺養成了一個習慣:每晚睡覺前,他都會拿出一張小紙條,寫滿了第二天的計劃。白天到ICU給病人臨床診治,晚上會同國家級專家編寫重症患者救治流程指南,每天工作都安排得滿滿當當。

    工作間隙接受採訪時,他的手機依然響個不停。不少醫生在診治過程中遇到拿捏不準的問題時,都會來向他請教。

    對于新冠肺炎,國家衛健委已陸續出了多版診療方案指南。但對于具體的治療操作,尤其在重症救治方面,不少醫生仍有疑惑。于是,桑嶺每晚都會與其他國家級專家一同,研究編寫簡單明了的診療流程圖。他告訴記者,目前,這份流程指南已編寫完畢,正上報國家衛健委,作為新冠肺炎第五版試行診療方案的補充。

    “雖然很艱難,但是我們不能打亂仗,現在這種緊要關頭更要冷靜應戰。”桑嶺説。讓他欣慰的是,救治率正不斷提高,迄今至少有三名患者成功拔除氣管插管,轉入普通病房,情況都在向好的方面發展。

文化粵軍來戰役

徵集到近1500件作品,廣州文藝工作者助力戰“疫”

連日來,廣州市文藝工作者創作了大量戰“疫”文藝作品,為抗疫一線貢獻文藝力量。

廣州文藝工作者戰“疫”作品傳遞正能量

廣州美術界、動漫界、粵劇界等文藝名家分別分享各自所在領域防控疫情時期的文藝創作成果與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