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一女職工公司忘年會上被同事性騷擾 索賠40萬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6-18 15:21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通訊員葉其穎、唐亞玲、張靜雯報道: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今天(6月18日)舉行女職工權益保護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公布了八大典型案例,其中蘭某與森某公司、宏某某某人格權糾紛案入選,法院旨在通過該案表明:職場性騷擾者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蘭某、宏某某某均係森某公司的員工。2008年12月26日,森某公司在廣州市黃埔區豐樂路的頭啖湯酒店舉行忘年會,現場照片顯示,宏某某某有從背後勒住蘭某脖頸使其貼近身體、從背後抓住蘭某手臂攬住蘭某的行為。蘭某認為受到了屈辱,自忘年會結束後未返回森某公司上班,並于2009年1月4日向森某公司總經理反映此事,要求宏某某某給予書面賠禮道歉。2009年1月7日,森某公司在公司會議室召開了情況反映和協調會,宏某某某在會上道歉。蘭某在訴訟中還主張,宏某某某在辦公場所多次對其實施性騷擾行為。

法院另查明,森某公司依法成立了工會委員會,制定了《工會章程》,明確規定工會委員會的基本任務包括維護女職工的特殊利益,同歧視、虐待、摧殘、迫害女職工的現象作鬥爭,同時規定女職工委員會負責接受女職工的投訴和法律咨詢。蘭某入職時,已接受《工會章程》培訓並加入工會。該工會委員會未曾收到蘭某對宏某某某的投訴。

蘭某認為宏某某某的性騷擾行為已經違反了中國的法律並對其造成嚴重傷害,而森某公司在接到投訴後揚言要將其開除亦存在嚴重過錯,故請求森某公司、宏某某某向其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元,且宏某某某就其性騷擾行為向蘭某書面賠禮道歉。

一審法院判決宏某某某向蘭某書面賠禮道歉、宏某某某向蘭某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元。雙方均未上訴,宏某某某履行了判決。

法官表示,職場中的性騷擾多針對女性,其本質上是一種侵權行為,侵犯受害人的人格尊嚴和精神自由的權利。但性騷擾具有隱蔽性,一般情況下,發生時現場沒有目擊者,言語和身體接觸也很難留下證據,使得受害人的舉證比較困難。

法官指出,本案中,蘭某主張宏某某某在辦公場所對其實施性騷擾,但未能提供相應證據證實,宏某某某也予以否認。法院結合其工作場所係設置在公司的公共、開放區域,且同事之間的視線並無遮擋等情況,對蘭某有關該部分事實的陳述沒有認定;蘭某主張宏某某某在公司忘年會上對其的性騷擾行為,有雙方確認的忘年會照片為證。照片清晰顯示宏某某某有從背後勒住蘭某脖頸使其貼近身體、從背後抓住蘭某手臂攬住蘭某的行為,而蘭某表現出強烈的反感和恐慌,表明宏某某某實施了違背蘭某意志的行為,蘭某由此精神上受到傷害。再結合宏某某某在公司情況反映和協調會上道歉的情形,法院認定宏某某某行為確有不當,侵犯了蘭某的人格尊嚴和精神自由的權利,致蘭某精神上受到損害,甚至使其不能繼續正常工作,宏某某某應當書面賠禮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而關于森某公司是否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法院認為用人單位已建立適當的工作環境、制定必要的調查投訴制度預防和制止對女性員工的性騷擾行為,且該公司在收到投訴後,也快速採取措施予以處理,故不需要對其員工實施的性騷擾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州一女職工公司忘年會上被同事性騷擾 索賠40萬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6-18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通訊員葉其穎、唐亞玲、張靜雯報道: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今天(6月18日)舉行女職工權益保護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公布了八大典型案例,其中蘭某與森某公司、宏某某某人格權糾紛案入選,法院旨在通過該案表明:職場性騷擾者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蘭某、宏某某某均係森某公司的員工。2008年12月26日,森某公司在廣州市黃埔區豐樂路的頭啖湯酒店舉行忘年會,現場照片顯示,宏某某某有從背後勒住蘭某脖頸使其貼近身體、從背後抓住蘭某手臂攬住蘭某的行為。蘭某認為受到了屈辱,自忘年會結束後未返回森某公司上班,並于2009年1月4日向森某公司總經理反映此事,要求宏某某某給予書面賠禮道歉。2009年1月7日,森某公司在公司會議室召開了情況反映和協調會,宏某某某在會上道歉。蘭某在訴訟中還主張,宏某某某在辦公場所多次對其實施性騷擾行為。

法院另查明,森某公司依法成立了工會委員會,制定了《工會章程》,明確規定工會委員會的基本任務包括維護女職工的特殊利益,同歧視、虐待、摧殘、迫害女職工的現象作鬥爭,同時規定女職工委員會負責接受女職工的投訴和法律咨詢。蘭某入職時,已接受《工會章程》培訓並加入工會。該工會委員會未曾收到蘭某對宏某某某的投訴。

蘭某認為宏某某某的性騷擾行為已經違反了中國的法律並對其造成嚴重傷害,而森某公司在接到投訴後揚言要將其開除亦存在嚴重過錯,故請求森某公司、宏某某某向其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元,且宏某某某就其性騷擾行為向蘭某書面賠禮道歉。

一審法院判決宏某某某向蘭某書面賠禮道歉、宏某某某向蘭某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元。雙方均未上訴,宏某某某履行了判決。

法官表示,職場中的性騷擾多針對女性,其本質上是一種侵權行為,侵犯受害人的人格尊嚴和精神自由的權利。但性騷擾具有隱蔽性,一般情況下,發生時現場沒有目擊者,言語和身體接觸也很難留下證據,使得受害人的舉證比較困難。

法官指出,本案中,蘭某主張宏某某某在辦公場所對其實施性騷擾,但未能提供相應證據證實,宏某某某也予以否認。法院結合其工作場所係設置在公司的公共、開放區域,且同事之間的視線並無遮擋等情況,對蘭某有關該部分事實的陳述沒有認定;蘭某主張宏某某某在公司忘年會上對其的性騷擾行為,有雙方確認的忘年會照片為證。照片清晰顯示宏某某某有從背後勒住蘭某脖頸使其貼近身體、從背後抓住蘭某手臂攬住蘭某的行為,而蘭某表現出強烈的反感和恐慌,表明宏某某某實施了違背蘭某意志的行為,蘭某由此精神上受到傷害。再結合宏某某某在公司情況反映和協調會上道歉的情形,法院認定宏某某某行為確有不當,侵犯了蘭某的人格尊嚴和精神自由的權利,致蘭某精神上受到損害,甚至使其不能繼續正常工作,宏某某某應當書面賠禮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而關于森某公司是否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法院認為用人單位已建立適當的工作環境、制定必要的調查投訴制度預防和制止對女性員工的性騷擾行為,且該公司在收到投訴後,也快速採取措施予以處理,故不需要對其員工實施的性騷擾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