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的許多民居缺門少梁,背後的故事感人至深

來源:央視新聞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6-12 16:13

80多年前,面對生死存亡的嚴峻考驗,中國共産黨領導紅軍,以非凡的智慧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戰勝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勝利完成長徵。

中國共産黨人和紅軍將士用生命和熱血鑄就了偉大的長徵精神。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徵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徵路。

從今天開始,央視新聞頻道推出係列報道《記者再走長徵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沿著英雄的紅軍的足跡,尋訪歷史、致敬信仰、觀察新貌,一路記錄下長徵路上的記者手記。

6月11日,江西于都,再走長徵路第1天。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五個軍團以及中央、軍委機關和直屬部隊共8.6萬多人,大部分分別在八個渡口渡過于都河,開始了彪炳史冊的長徵。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採訪組行進在于都縣城,長徵大道、長徵大橋、長徵賓館、長徵源小學,這樣以“長徵”命名的地名或建築隨處可見,85年前中央紅軍正是從這裏出發,踏上漫漫徵途。


央視記者 歐陽夏丹:

這裏被于都人稱為“長徵第一渡口”,當年,毛澤東、周恩來等和中央直屬機關就是從這個渡口渡過于都河開始長徵的。為了避免敵人飛機的轟炸,隱蔽戰略意圖,紅軍連續多天架設臨時浮橋,晚上渡河,淩晨拆橋,不留痕跡,順利跨過長徵第一渡。

于都河是中央紅軍出發長徵時要渡過的第一條大河。當時河面寬600多米,水流湍急,大部隊要過河就只有架設浮橋,這就需要大量的木材。而在短時間裏木材從哪裏來呢?


央視記者歐陽夏丹:

我們在于都縣尋訪到了一間大約有兩百年歷史的客家民居,這樣的一扇門卻只剩下了半塊門板,閣樓上的一些房梁也被鋸走,現在還可以看到鋸斷的痕跡。之所以缺門少梁,就是因為當年的住戶把它們拆下來送給了紅軍搭建渡河的浮橋。

位于于都的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裏,再現了80多年前的歷史場景,于都百姓傾其所有,捐出了門板、床板、店鋪板,甚至是維持生計的漁船架設浮橋。


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副館長 鐘敏:

它這個小船就是當時搭浮橋用過的一些原件了,像當時這個小船,就是用做這個浮橋的這個橋底的。當時就用這個鐵錨,把這個每艘小船固定在河底下,然後用繩索把它們連接起來,在上面鋪上門板、床板、店鋪板一切有用的木材。像當年于都有一位70多歲的曾大爺,他把家裏全部的木材獻完之後,又親自把自己做棺材用的壽木搬到架橋工地,得到周恩來同志高度讚揚:“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

紀念館裏的這雙草鞋,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是紅軍戰士謝志堅曾經穿過的一雙草鞋。當年,他的心上人春秀姑娘得知謝志堅要隨紅軍部隊戰鬥轉移遠徵,用當地最柔韌的黃麻編織了這雙草鞋,陪伴著謝志堅一路徵戰。草鞋如故,但故人卻再也沒能見面。解放前夕,春秀姑娘因參加革命活動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85年前,中央紅軍在于都縣集結10天,蘇區婦女夜以繼日趕制出20萬雙草鞋。夜渡于都河的8.6萬多名紅軍戰士,每人的行囊裏至少有兩雙草鞋。


小紅星講解員:

我們看到這個草鞋墻,這是我們中國的地圖圖案。

穿著一雙雙草鞋,英雄的紅軍踏上遠徵,他們的故事激勵著一代又代人。這支小紅星講解員隊伍現在有100多名成員,全都是于都的小學生,每到節假日,他們就會來到紀念館,用稚嫩的聲音,講述艱苦樸素、犧牲奉獻的故事,那是不能忘記的歷史。

夜幕降臨,夜色中的于都美麗而寧靜,但在這棟樓裏還唱響著充滿激情的歌聲。

這是于都紅軍後代們從2010年起組成的一支合唱團,叫做長徵源合唱團,《長徵組歌》是他們的主打歌。沒有任何報酬,但堅持每周晚上抽時間集中排練,建團9年來到已經到各地巡演300多場。

袁尚貴是長徵源合唱團的首任團長,他的外公高良鐸是少共國際師戰士,1933年在第五次反“圍剿”時犧牲。作為紅軍後代,他希望把《長徵組歌》永遠流傳下去。


紅軍後代于都長徵源合唱團首任團長 袁尚貴:

我的團友們唱《告別》,他們是會想到自己的先輩從于都河畔的渡口走出去,再也沒回來。長徵精神它是我們全人類的寶貴精神財富,它的那種堅定信仰,它的那種實事求是,它的那種甘于奉獻,它的那種顧全大局,它的那種跟人民群眾的血肉聯係,生死相依,患難與共,這永遠都不過時。

僅僅在長徵出發期間就有近萬名于都兒女參加紅軍,補充到主力紅軍隊伍中。還有近萬名挑夫隨軍出徵,很多壯烈犧牲,至今連名字都無法知道。這是深情而無畏的土地,先輩們的故事銘記在于都人心中,長徵精神代代傳承。

編輯:智羊
數字報
這裏的許多民居缺門少梁,背後的故事感人至深
央視新聞  作者:  2019-06-12

80多年前,面對生死存亡的嚴峻考驗,中國共産黨領導紅軍,以非凡的智慧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戰勝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勝利完成長徵。

中國共産黨人和紅軍將士用生命和熱血鑄就了偉大的長徵精神。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徵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徵路。

從今天開始,央視新聞頻道推出係列報道《記者再走長徵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沿著英雄的紅軍的足跡,尋訪歷史、致敬信仰、觀察新貌,一路記錄下長徵路上的記者手記。

6月11日,江西于都,再走長徵路第1天。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五個軍團以及中央、軍委機關和直屬部隊共8.6萬多人,大部分分別在八個渡口渡過于都河,開始了彪炳史冊的長徵。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採訪組行進在于都縣城,長徵大道、長徵大橋、長徵賓館、長徵源小學,這樣以“長徵”命名的地名或建築隨處可見,85年前中央紅軍正是從這裏出發,踏上漫漫徵途。


央視記者 歐陽夏丹:

這裏被于都人稱為“長徵第一渡口”,當年,毛澤東、周恩來等和中央直屬機關就是從這個渡口渡過于都河開始長徵的。為了避免敵人飛機的轟炸,隱蔽戰略意圖,紅軍連續多天架設臨時浮橋,晚上渡河,淩晨拆橋,不留痕跡,順利跨過長徵第一渡。

于都河是中央紅軍出發長徵時要渡過的第一條大河。當時河面寬600多米,水流湍急,大部隊要過河就只有架設浮橋,這就需要大量的木材。而在短時間裏木材從哪裏來呢?


央視記者歐陽夏丹:

我們在于都縣尋訪到了一間大約有兩百年歷史的客家民居,這樣的一扇門卻只剩下了半塊門板,閣樓上的一些房梁也被鋸走,現在還可以看到鋸斷的痕跡。之所以缺門少梁,就是因為當年的住戶把它們拆下來送給了紅軍搭建渡河的浮橋。

位于于都的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裏,再現了80多年前的歷史場景,于都百姓傾其所有,捐出了門板、床板、店鋪板,甚至是維持生計的漁船架設浮橋。


中央紅軍長徵出發紀念館副館長 鐘敏:

它這個小船就是當時搭浮橋用過的一些原件了,像當時這個小船,就是用做這個浮橋的這個橋底的。當時就用這個鐵錨,把這個每艘小船固定在河底下,然後用繩索把它們連接起來,在上面鋪上門板、床板、店鋪板一切有用的木材。像當年于都有一位70多歲的曾大爺,他把家裏全部的木材獻完之後,又親自把自己做棺材用的壽木搬到架橋工地,得到周恩來同志高度讚揚:“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

紀念館裏的這雙草鞋,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是紅軍戰士謝志堅曾經穿過的一雙草鞋。當年,他的心上人春秀姑娘得知謝志堅要隨紅軍部隊戰鬥轉移遠徵,用當地最柔韌的黃麻編織了這雙草鞋,陪伴著謝志堅一路徵戰。草鞋如故,但故人卻再也沒能見面。解放前夕,春秀姑娘因參加革命活動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85年前,中央紅軍在于都縣集結10天,蘇區婦女夜以繼日趕制出20萬雙草鞋。夜渡于都河的8.6萬多名紅軍戰士,每人的行囊裏至少有兩雙草鞋。


小紅星講解員:

我們看到這個草鞋墻,這是我們中國的地圖圖案。

穿著一雙雙草鞋,英雄的紅軍踏上遠徵,他們的故事激勵著一代又代人。這支小紅星講解員隊伍現在有100多名成員,全都是于都的小學生,每到節假日,他們就會來到紀念館,用稚嫩的聲音,講述艱苦樸素、犧牲奉獻的故事,那是不能忘記的歷史。

夜幕降臨,夜色中的于都美麗而寧靜,但在這棟樓裏還唱響著充滿激情的歌聲。

這是于都紅軍後代們從2010年起組成的一支合唱團,叫做長徵源合唱團,《長徵組歌》是他們的主打歌。沒有任何報酬,但堅持每周晚上抽時間集中排練,建團9年來到已經到各地巡演300多場。

袁尚貴是長徵源合唱團的首任團長,他的外公高良鐸是少共國際師戰士,1933年在第五次反“圍剿”時犧牲。作為紅軍後代,他希望把《長徵組歌》永遠流傳下去。


紅軍後代于都長徵源合唱團首任團長 袁尚貴:

我的團友們唱《告別》,他們是會想到自己的先輩從于都河畔的渡口走出去,再也沒回來。長徵精神它是我們全人類的寶貴精神財富,它的那種堅定信仰,它的那種實事求是,它的那種甘于奉獻,它的那種顧全大局,它的那種跟人民群眾的血肉聯係,生死相依,患難與共,這永遠都不過時。

僅僅在長徵出發期間就有近萬名于都兒女參加紅軍,補充到主力紅軍隊伍中。還有近萬名挑夫隨軍出徵,很多壯烈犧牲,至今連名字都無法知道。這是深情而無畏的土地,先輩們的故事銘記在于都人心中,長徵精神代代傳承。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