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之眼

來源:人民網 作者: 編輯: 寶厷 發表時間:2019-06-12 14:40

  FAST睜開天眼探索宇宙秘密。鄧剛/攝

  這裏是通往天眼的山路!

  七百八十九級臺階在五月燦爛的陽光下向我招手。

  峰回路轉十八盤,終于來到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縣克度鎮,一個布依族、苗族祖祖輩輩生活的小鎮。我們衝著“中國天眼”而來。

  七百八十九級臺階,是克度鎮派出所所長張輝平告訴我的。氣喘吁吁的我,哪裏跟得上小夥子的腳步,年輕的所長不時要停下來陪我打打歇兒。他已在這裏擔任所長六年多了,聽他講,前幾年警務室的一個民警、兩個輔警,每天都要攀爬這段陡峭的山道,況且,那時哪有現在的臺階可走啊?

  “灰太狼!陪客人上山啊?”——有人和他打招呼。顯然,他的“地盤”上熟人多。不過,有人稱他“張所”,有人叫他“灰太狼”。我問:“咦,你怎麼叫灰太狼?”

  他笑而不語。

  來到山頂站定放眼望去,行程中曾感嘆的美景頓時黯然失色,眼前的景象何其壯觀——我們站在“中國天眼”的面前了。“天眼”,觀天巨眼,國之重器!這項國家重大工程,從1994年選址開始,到2011年開工建設,再到2016年正式建成,歷經二十余年。它是人類直接觀測遙遠星係行星、尋找類似太陽係或地球的宇宙環境以及潛在智慧生命的重要設施。五百米口徑的“天眼”,鏡面像一口大鍋,面積足有三十個標準足球場之大。自建成投入運行後,它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圓睜著那雙睿智的“眼睛”。科學家們通過它已發現天體中脈衝星優質候選體六十多顆。我想,今年是新中國七十華誕,“中國天眼”是以南仁東為代表的一代科技工作者為共和國獻出的一份厚禮、重禮。

  我熟識的演員李雪健也到過克度小鎮。他在“中國天眼”的大鍋邊佇立良久。媒體記者圍住他問,您有什麼感想?李雪健説:“如果貴州拍一部‘中國天眼’的電影,我要演南仁東。”

  南仁東,這一工程的首席科學家、總工程師,“中國天眼”的重要功臣。遺憾的是,他在傾注了全部心血、工程終于圓滿完工後不到一年,就因病去世了。記得曾聽李雪健講過這樣一個情景:南老在大窩凼工地上收留了一條流浪狗,取名就叫凼凼。他走到哪裏,凼凼就跟到哪裏。主人去北京的日子,小狗凼凼就每天到基地的大門口等著、盼著,見到南仁東歸來,它便搖著尾巴跑上前去迎接。2017年後,查出肺癌晚期的南仁東不得不離開大窩凼去北京住院治療,從此再也沒能回來。凼凼久盼無望,便焦躁地在工地上跑來跑去,人們知道它在尋找南仁東,但卻無法告知一條狗,它的主人已不在了……

  科學家的眼睛閉上了,然而他留下的“中國天眼”卻真真切切震撼著我們的心靈。

  多想在南仁東工作過的“天眼”邊留下一張合影啊,可我們的手機、照相機等都按規定留在山下了。看到“天眼”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長,我猛然意識到,“中國天眼”之外,這裏還有一雙不可或缺的眼睛,那就是日日夜夜、時時刻刻睜大的,觀察著“大射電”基地方圓五公裏范圍內的風吹草動,確保上百名國家級科學家及數千建設者安全的基層公安民警的眼睛!

  張輝平的眼睛清澈、明亮,又透出一種親和力。他是六年前調到克度派出所擔任所長的,此前,二十九歲的他已在平塘縣白龍鄉派出所所長的崗位上幹了三年。就是説,小夥子大學畢業後從一名基層民警做起,當“中國天眼”的國家重大工程進入大規模建設的關口,他被委以重任,挑起了直接為“天眼”建設保駕護航的擔子。

  路遇一位老漢,“灰太狼好哇,給你報個喜,你幫我補開戶籍證明後,我的老齡補助解決了!”怎麼又是“灰太狼”?我盯著他。

  張所長笑了:“嗨,李老師,這是我用的微信名,妻子和女兒給起的。”他説女兒四歲多了,叫張奕萌。這幾年逢節假日都沒能回去看她們,母女倆微信他,“天眼”核心區沒有信號,他常常深夜回到宿舍才看到,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很自責。知道女兒喜歡看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他名字中又有個“輝”字,就叫它吧,拉近和女兒的距離。“不過,咱是光輝的輝。”

  “輝太狼”説,當公安嘛,當真要有著一雙“狼眼”!群眾打110,在天眼方圓二百八十七平方公裏范圍內,都是打給他們啊!派出所的民警要確保當地百姓安全,説保一方平安,他們這兒的“一方”是“中國天眼”,可了不得!他還説連續幾年春節都沒回家,是因為春節期間“大射電”的科學家要回北京了,他們一年才回家一次,鎖門走了,派出所的民警要把一家一戶的鎖看住,確保科學家歸來時,萬無一失。“我曾在工地上遇到從北京返回基地的南老,他聽人介紹我就是派出所的所長,緊緊握住我的手,連聲説:‘謝謝,謝謝!你們辛苦啦!’”

  “輝太狼”們的眼睛還要當攝像探頭使。民警和輔警們需要幾班倒,邁開雙腳去實地巡查核心區。當我隨張輝平走了一段巡查“刀刺”防護網的山路,才知道這項看來尋常的勤務是何等艱辛。五百米口徑的“天眼大鍋”,方圓八公裏周圍建有密密匝匝兩人多高的鐵絲網,嚴格防止未經許可的人擅自進入。張輝平和警務室的同事,每周都要沿著鐵絲網巡查一至兩圈兒,發現因大雨衝刷倒斜、漏洞點,必須立即修補,有時一幹就是幾個小時,天黑也下不了山。

  我們此次到貴州採訪,得到省公安廳的支持,專門安排各路英豪來參加座談會。“輝太狼”也來了,他手裏攥著一份稿子,卻因時間關係沒得到發言的機會。

  今天的克度鎮,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默默無聞的邊遠小鎮了,它因“中國天眼”的建成而名揚世界。2016年10月,小鎮迎來了“中國天眼”建成後的第一個國慶黃金周,為了一睹“天眼大鍋”的雄壯神奇,每天都有數萬省內外乃至國外的遊客到來。歡鬧喧囂的泱泱人群中,總有一雙雙明亮的眼睛,守護著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産安全——那是“輝太狼”所長和他的戰友們。就在這個歡快的節日裏,突然,對講機傳來緊急呼叫:“張所張所,有家長報警孩子走失!女孩兒,五歲……”張輝平立即布置:“速請指揮部廣播尋人!各個崗點注意,緊急尋找五歲女孩兒。”説完,他自己也匆匆匯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茫茫人海,五歲的小姑娘你在哪兒?別怕,警察叔叔來找你啦!沒過多久,當他滿頭大汗還在焦急尋找時,輔警李孝柱通過對講機報告:“張所張所,孩子找到,已聯係上家長。”

  張輝平松了一口氣,抹了把臉上的汗——咦?他怔怔地呆住了!“輝太狼”銳利的目光一下盯在一個四歲女孩兒的臉上。那是萌萌,他的女兒!萌萌揚起小手:“爸爸,我們來看你了。”“輝太狼”鼻子一酸,大步上前抱起萌萌。女兒回頭看媽媽,媽媽問:“中午一起吃飯,你有多少時間?”

  “一小時吧。”説這話時,“輝太狼”的眼裏滿是柔情。(李培禹《人民日報》 2019年06月12日 20 版)

 

1   2   3   4  


精彩推薦

數字報

“天眼”之眼

人民網2019-06-12 14:40:43

  FAST睜開天眼探索宇宙秘密。鄧剛/攝

  這裏是通往天眼的山路!

  七百八十九級臺階在五月燦爛的陽光下向我招手。

  峰回路轉十八盤,終于來到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縣克度鎮,一個布依族、苗族祖祖輩輩生活的小鎮。我們衝著“中國天眼”而來。

  七百八十九級臺階,是克度鎮派出所所長張輝平告訴我的。氣喘吁吁的我,哪裏跟得上小夥子的腳步,年輕的所長不時要停下來陪我打打歇兒。他已在這裏擔任所長六年多了,聽他講,前幾年警務室的一個民警、兩個輔警,每天都要攀爬這段陡峭的山道,況且,那時哪有現在的臺階可走啊?

  “灰太狼!陪客人上山啊?”——有人和他打招呼。顯然,他的“地盤”上熟人多。不過,有人稱他“張所”,有人叫他“灰太狼”。我問:“咦,你怎麼叫灰太狼?”

  他笑而不語。

  來到山頂站定放眼望去,行程中曾感嘆的美景頓時黯然失色,眼前的景象何其壯觀——我們站在“中國天眼”的面前了。“天眼”,觀天巨眼,國之重器!這項國家重大工程,從1994年選址開始,到2011年開工建設,再到2016年正式建成,歷經二十余年。它是人類直接觀測遙遠星係行星、尋找類似太陽係或地球的宇宙環境以及潛在智慧生命的重要設施。五百米口徑的“天眼”,鏡面像一口大鍋,面積足有三十個標準足球場之大。自建成投入運行後,它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圓睜著那雙睿智的“眼睛”。科學家們通過它已發現天體中脈衝星優質候選體六十多顆。我想,今年是新中國七十華誕,“中國天眼”是以南仁東為代表的一代科技工作者為共和國獻出的一份厚禮、重禮。

  我熟識的演員李雪健也到過克度小鎮。他在“中國天眼”的大鍋邊佇立良久。媒體記者圍住他問,您有什麼感想?李雪健説:“如果貴州拍一部‘中國天眼’的電影,我要演南仁東。”

  南仁東,這一工程的首席科學家、總工程師,“中國天眼”的重要功臣。遺憾的是,他在傾注了全部心血、工程終于圓滿完工後不到一年,就因病去世了。記得曾聽李雪健講過這樣一個情景:南老在大窩凼工地上收留了一條流浪狗,取名就叫凼凼。他走到哪裏,凼凼就跟到哪裏。主人去北京的日子,小狗凼凼就每天到基地的大門口等著、盼著,見到南仁東歸來,它便搖著尾巴跑上前去迎接。2017年後,查出肺癌晚期的南仁東不得不離開大窩凼去北京住院治療,從此再也沒能回來。凼凼久盼無望,便焦躁地在工地上跑來跑去,人們知道它在尋找南仁東,但卻無法告知一條狗,它的主人已不在了……

  科學家的眼睛閉上了,然而他留下的“中國天眼”卻真真切切震撼著我們的心靈。

  多想在南仁東工作過的“天眼”邊留下一張合影啊,可我們的手機、照相機等都按規定留在山下了。看到“天眼”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長,我猛然意識到,“中國天眼”之外,這裏還有一雙不可或缺的眼睛,那就是日日夜夜、時時刻刻睜大的,觀察著“大射電”基地方圓五公裏范圍內的風吹草動,確保上百名國家級科學家及數千建設者安全的基層公安民警的眼睛!

  張輝平的眼睛清澈、明亮,又透出一種親和力。他是六年前調到克度派出所擔任所長的,此前,二十九歲的他已在平塘縣白龍鄉派出所所長的崗位上幹了三年。就是説,小夥子大學畢業後從一名基層民警做起,當“中國天眼”的國家重大工程進入大規模建設的關口,他被委以重任,挑起了直接為“天眼”建設保駕護航的擔子。

  路遇一位老漢,“灰太狼好哇,給你報個喜,你幫我補開戶籍證明後,我的老齡補助解決了!”怎麼又是“灰太狼”?我盯著他。

  張所長笑了:“嗨,李老師,這是我用的微信名,妻子和女兒給起的。”他説女兒四歲多了,叫張奕萌。這幾年逢節假日都沒能回去看她們,母女倆微信他,“天眼”核心區沒有信號,他常常深夜回到宿舍才看到,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很自責。知道女兒喜歡看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他名字中又有個“輝”字,就叫它吧,拉近和女兒的距離。“不過,咱是光輝的輝。”

  “輝太狼”説,當公安嘛,當真要有著一雙“狼眼”!群眾打110,在天眼方圓二百八十七平方公裏范圍內,都是打給他們啊!派出所的民警要確保當地百姓安全,説保一方平安,他們這兒的“一方”是“中國天眼”,可了不得!他還説連續幾年春節都沒回家,是因為春節期間“大射電”的科學家要回北京了,他們一年才回家一次,鎖門走了,派出所的民警要把一家一戶的鎖看住,確保科學家歸來時,萬無一失。“我曾在工地上遇到從北京返回基地的南老,他聽人介紹我就是派出所的所長,緊緊握住我的手,連聲説:‘謝謝,謝謝!你們辛苦啦!’”

  “輝太狼”們的眼睛還要當攝像探頭使。民警和輔警們需要幾班倒,邁開雙腳去實地巡查核心區。當我隨張輝平走了一段巡查“刀刺”防護網的山路,才知道這項看來尋常的勤務是何等艱辛。五百米口徑的“天眼大鍋”,方圓八公裏周圍建有密密匝匝兩人多高的鐵絲網,嚴格防止未經許可的人擅自進入。張輝平和警務室的同事,每周都要沿著鐵絲網巡查一至兩圈兒,發現因大雨衝刷倒斜、漏洞點,必須立即修補,有時一幹就是幾個小時,天黑也下不了山。

  我們此次到貴州採訪,得到省公安廳的支持,專門安排各路英豪來參加座談會。“輝太狼”也來了,他手裏攥著一份稿子,卻因時間關係沒得到發言的機會。

  今天的克度鎮,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默默無聞的邊遠小鎮了,它因“中國天眼”的建成而名揚世界。2016年10月,小鎮迎來了“中國天眼”建成後的第一個國慶黃金周,為了一睹“天眼大鍋”的雄壯神奇,每天都有數萬省內外乃至國外的遊客到來。歡鬧喧囂的泱泱人群中,總有一雙雙明亮的眼睛,守護著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産安全——那是“輝太狼”所長和他的戰友們。就在這個歡快的節日裏,突然,對講機傳來緊急呼叫:“張所張所,有家長報警孩子走失!女孩兒,五歲……”張輝平立即布置:“速請指揮部廣播尋人!各個崗點注意,緊急尋找五歲女孩兒。”説完,他自己也匆匆匯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茫茫人海,五歲的小姑娘你在哪兒?別怕,警察叔叔來找你啦!沒過多久,當他滿頭大汗還在焦急尋找時,輔警李孝柱通過對講機報告:“張所張所,孩子找到,已聯係上家長。”

  張輝平松了一口氣,抹了把臉上的汗——咦?他怔怔地呆住了!“輝太狼”銳利的目光一下盯在一個四歲女孩兒的臉上。那是萌萌,他的女兒!萌萌揚起小手:“爸爸,我們來看你了。”“輝太狼”鼻子一酸,大步上前抱起萌萌。女兒回頭看媽媽,媽媽問:“中午一起吃飯,你有多少時間?”

  “一小時吧。”説這話時,“輝太狼”的眼裏滿是柔情。(李培禹《人民日報》 2019年06月12日 20 版)

 

1   2   3   4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