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脖子上長出“大包”,女醫生用一根“針”幫她“消除”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5-31 21:06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通訊員周晉安報道:8歲的小涵(化名)是個漂亮的小女孩,可這兩年她一點也不愛笑,6歲時,她脖子上突然長出的“大包”,讓她備受同學們“關注”,她一點也不喜歡。直到今年她遇到了中山三院超聲科任傑教授,這位親切而溫柔的醫生阿姨憑著精湛的醫技,用一根細細的“針”,“擊敗”了困擾了她兩年的“腫塊”,她再也不用被同學們追著問“脖子怎麼了”。

5月31日,再次回醫院復診的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輕輕地向醫生們表達感激,非常暖心。

2年前小女孩脖子上長了一個小包塊

“孩子6歲的時候,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她的脖子上長了個小包塊。本來也沒怎麼在意,以為是蚊蟲叮咬。”小涵涵的媽媽回憶起當時發現這個包塊的情況,“誰知道這個包塊越來越大,怕孩子得了什麼大病。”

小涵涵的父母趕緊把孩子帶到當地醫院檢查。“當時做了個超聲檢查,説是甲狀腺右側葉上長了個結節,有兩公分那麼大。”當地醫生建議馬上行手術切除治療。“那麼小的孩子就説要做手術,説是要切掉包括結節在內的整個甲狀腺右側葉。”

可對于兒童而言,甲狀腺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分泌器官,所分泌的甲狀腺素對孩子的智力發育、骨骼發育至關重要。兒童時期的甲狀腺素缺乏可能會導致呆小病的發生,出現身材矮小、智力低下等情況。在查找完一些資料後,小涵的父母猶豫了:“一方面是擔心對她以後的發育會有多少影響;另外一方面,孩子做手術就會留疤,得多難過。”

父母拒絕了手術,小包塊卻在繼續長大,兩年內從兩公分長到了四公分,孩子平躺時都能看到明顯的腫物。“孩子去上學總是不開心,因為她同學總是問她。”讓父母更為恐慌的是,小涵涵出現了兩次發不出聲音的情況。“當時就想到有沒有可能是癌。之前醫生説過,甲狀腺癌會侵犯神經,導致説不出話來。”

輾轉求醫均被告知要手術切除

于是,父母帶著小涵涵再次踏上了求醫之路。“在省內很多大醫院都看過了,基本上都説不能排除是癌,必須要做手術切除,要切掉整個甲狀腺”。

不甘心的父母打聽到廣州某三甲醫院有開展甲狀腺結節的細針穿刺技術。這是國際公認的手術前最準確的判定甲狀腺結節良惡性的方法,是用一根比縫衣針更細的針,穿到結節內部,取出一些細胞來進行檢驗,就能判定結節是不是癌。

他們馬上就帶著孩子去做穿刺。三天後,病理結果顯示,結節是良性的。“醫生説結節會一直變大是因為裏面反復出血,建議可以做抽吸治療。”

充滿希望的父母欣然答應。“當時抽了很多血出來,孩子脖子上的包塊馬上就消失了。”可抽吸治療後第二天,小涵涵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又出現了一個包塊,比治療前更大。超聲復查的結果顯示,原來的甲狀腺結節內再次出血,且出血量明顯大于抽吸治療前。“結節裏面的血流很豐富,抽了血出來,又會再出血,還可能會出血更嚴重。”當時的醫生説,還是得手術切除,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她用一根細長的針“消融”結節

偶然間,小涵媽媽在網上看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超聲科任傑教授團隊應用射頻消融技術根治性治療甲狀腺良性大結節的介紹。“這個可能是我們最後的一絲希望。”

在詳細詢問了小涵涵的病史後,任傑教授給孩子進行了詳細的超聲檢查。“孩子的甲狀腺結節是一個囊實性結節,囊性成分就是結節內反復出的血,實性成分就是結節內部的很多分隔。結節的最大直徑已經超過4公分,對于孩子來説已經是很大的結節了。因為結節的分隔上血供很豐富,所以很有可能會有持續有出血的情況,結節有可能會持續增大。”任傑教授介紹道,“這種類型的良性結節,如果只是單純的把裏面的出血抽吸出來,是達不到治療目的的,因為這種血供豐富的結節仍然會持續出血。可以通過射頻消融技術,把這些引起出血的分隔滅活了,才能達到根除結節的目的。”

考慮到小涵已經出現了甲狀腺結節壓迫周圍組織的症狀,任傑認為需要對這一結節進行及時處理。

小涵涵很快被安排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嶺南醫院超聲介入專科住院,並在醫務處的悉心統籌協調下進行多學科會診。

“考慮到這個孩子的年齡小,家屬又不願意接受外科手術,專家們都認為可以把射頻消融治療作為目前首選的方案,但也要做好緊急預案應付可能風險。”任傑説,因此,在術前,她和團隊就對結節“壞死區”做出了精確的計算。“甲狀腺結節治療最大的難處是它毗鄰眾多大血管和神經,稍有不慎就會傷到它們,因此我們先把‘戰區’畫出來,確保不會傷及無辜,保障孩子安全。”

手術在全麻下進行,在超聲引導下,任傑準確“畫”出“戰區”,並從結節表面的血管開始,由外向裏“擊破”,直到甲狀腺結節完全消融。

為了確保消融“徹底幹凈”,她還使用了超聲造影,確保消融區不再有血流了,才真正結束手術。

那麼,手術效果如何呢?手術後孩子脖子上的腫塊已完全消失。在icu觀察了一天後,小涵轉入普通病房,後續康復順利。

“術後2周復查超聲顯示甲狀腺結節較術前縮小47%,術後一個月,結節較術前縮小78%,孩子復查甲狀腺功能也是正常的。”任傑説,“孩子的治療效果很不錯,但後續也還是要關注是否有新發結節,還有甲狀腺功能的情況。”

兒童甲狀腺結節要警惕

任傑介紹説,與成人相比,甲狀腺結節在兒童中少見,檢出率約1%-1.5%(成人的檢出率20%-60%)。但要注意的是,兒童的甲狀腺結節惡變的可能性高達22%–26%(成人的惡變率約5%),甲狀腺癌在兒童甲狀腺結節發病率約1/100萬(成人發病率為50%-70%)。任傑提醒,兒童的甲狀腺結節同樣不可忽視。對于體積逐漸增大、出現壓迫症狀、影響美觀的甲狀腺良性結節,特別是直徑大于4cm的良性結節,可考慮手術治療;但如果不願意接受手術,射頻消融治療可作為手術治療的有益補充手段。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小女孩脖子上長出“大包”,女醫生用一根“針”幫她“消除”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5-31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通訊員周晉安報道:8歲的小涵(化名)是個漂亮的小女孩,可這兩年她一點也不愛笑,6歲時,她脖子上突然長出的“大包”,讓她備受同學們“關注”,她一點也不喜歡。直到今年她遇到了中山三院超聲科任傑教授,這位親切而溫柔的醫生阿姨憑著精湛的醫技,用一根細細的“針”,“擊敗”了困擾了她兩年的“腫塊”,她再也不用被同學們追著問“脖子怎麼了”。

5月31日,再次回醫院復診的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輕輕地向醫生們表達感激,非常暖心。

2年前小女孩脖子上長了一個小包塊

“孩子6歲的時候,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她的脖子上長了個小包塊。本來也沒怎麼在意,以為是蚊蟲叮咬。”小涵涵的媽媽回憶起當時發現這個包塊的情況,“誰知道這個包塊越來越大,怕孩子得了什麼大病。”

小涵涵的父母趕緊把孩子帶到當地醫院檢查。“當時做了個超聲檢查,説是甲狀腺右側葉上長了個結節,有兩公分那麼大。”當地醫生建議馬上行手術切除治療。“那麼小的孩子就説要做手術,説是要切掉包括結節在內的整個甲狀腺右側葉。”

可對于兒童而言,甲狀腺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分泌器官,所分泌的甲狀腺素對孩子的智力發育、骨骼發育至關重要。兒童時期的甲狀腺素缺乏可能會導致呆小病的發生,出現身材矮小、智力低下等情況。在查找完一些資料後,小涵的父母猶豫了:“一方面是擔心對她以後的發育會有多少影響;另外一方面,孩子做手術就會留疤,得多難過。”

父母拒絕了手術,小包塊卻在繼續長大,兩年內從兩公分長到了四公分,孩子平躺時都能看到明顯的腫物。“孩子去上學總是不開心,因為她同學總是問她。”讓父母更為恐慌的是,小涵涵出現了兩次發不出聲音的情況。“當時就想到有沒有可能是癌。之前醫生説過,甲狀腺癌會侵犯神經,導致説不出話來。”

輾轉求醫均被告知要手術切除

于是,父母帶著小涵涵再次踏上了求醫之路。“在省內很多大醫院都看過了,基本上都説不能排除是癌,必須要做手術切除,要切掉整個甲狀腺”。

不甘心的父母打聽到廣州某三甲醫院有開展甲狀腺結節的細針穿刺技術。這是國際公認的手術前最準確的判定甲狀腺結節良惡性的方法,是用一根比縫衣針更細的針,穿到結節內部,取出一些細胞來進行檢驗,就能判定結節是不是癌。

他們馬上就帶著孩子去做穿刺。三天後,病理結果顯示,結節是良性的。“醫生説結節會一直變大是因為裏面反復出血,建議可以做抽吸治療。”

充滿希望的父母欣然答應。“當時抽了很多血出來,孩子脖子上的包塊馬上就消失了。”可抽吸治療後第二天,小涵涵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又出現了一個包塊,比治療前更大。超聲復查的結果顯示,原來的甲狀腺結節內再次出血,且出血量明顯大于抽吸治療前。“結節裏面的血流很豐富,抽了血出來,又會再出血,還可能會出血更嚴重。”當時的醫生説,還是得手術切除,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她用一根細長的針“消融”結節

偶然間,小涵媽媽在網上看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超聲科任傑教授團隊應用射頻消融技術根治性治療甲狀腺良性大結節的介紹。“這個可能是我們最後的一絲希望。”

在詳細詢問了小涵涵的病史後,任傑教授給孩子進行了詳細的超聲檢查。“孩子的甲狀腺結節是一個囊實性結節,囊性成分就是結節內反復出的血,實性成分就是結節內部的很多分隔。結節的最大直徑已經超過4公分,對于孩子來説已經是很大的結節了。因為結節的分隔上血供很豐富,所以很有可能會有持續有出血的情況,結節有可能會持續增大。”任傑教授介紹道,“這種類型的良性結節,如果只是單純的把裏面的出血抽吸出來,是達不到治療目的的,因為這種血供豐富的結節仍然會持續出血。可以通過射頻消融技術,把這些引起出血的分隔滅活了,才能達到根除結節的目的。”

考慮到小涵已經出現了甲狀腺結節壓迫周圍組織的症狀,任傑認為需要對這一結節進行及時處理。

小涵涵很快被安排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嶺南醫院超聲介入專科住院,並在醫務處的悉心統籌協調下進行多學科會診。

“考慮到這個孩子的年齡小,家屬又不願意接受外科手術,專家們都認為可以把射頻消融治療作為目前首選的方案,但也要做好緊急預案應付可能風險。”任傑説,因此,在術前,她和團隊就對結節“壞死區”做出了精確的計算。“甲狀腺結節治療最大的難處是它毗鄰眾多大血管和神經,稍有不慎就會傷到它們,因此我們先把‘戰區’畫出來,確保不會傷及無辜,保障孩子安全。”

手術在全麻下進行,在超聲引導下,任傑準確“畫”出“戰區”,並從結節表面的血管開始,由外向裏“擊破”,直到甲狀腺結節完全消融。

為了確保消融“徹底幹凈”,她還使用了超聲造影,確保消融區不再有血流了,才真正結束手術。

那麼,手術效果如何呢?手術後孩子脖子上的腫塊已完全消失。在icu觀察了一天後,小涵轉入普通病房,後續康復順利。

“術後2周復查超聲顯示甲狀腺結節較術前縮小47%,術後一個月,結節較術前縮小78%,孩子復查甲狀腺功能也是正常的。”任傑説,“孩子的治療效果很不錯,但後續也還是要關注是否有新發結節,還有甲狀腺功能的情況。”

兒童甲狀腺結節要警惕

任傑介紹説,與成人相比,甲狀腺結節在兒童中少見,檢出率約1%-1.5%(成人的檢出率20%-60%)。但要注意的是,兒童的甲狀腺結節惡變的可能性高達22%–26%(成人的惡變率約5%),甲狀腺癌在兒童甲狀腺結節發病率約1/100萬(成人發病率為50%-70%)。任傑提醒,兒童的甲狀腺結節同樣不可忽視。對于體積逐漸增大、出現壓迫症狀、影響美觀的甲狀腺良性結節,特別是直徑大于4cm的良性結節,可考慮手術治療;但如果不願意接受手術,射頻消融治療可作為手術治療的有益補充手段。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