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苦覓“二高”舊址不得,如今專門在家鄉為他們打造紀念館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梁喻 發表時間:2019-05-29 19:25

文/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圖/金羊網記者梁喻

140年前,高劍父出生于廣州番禺南村鎮員崗村一個鄉下郎中家庭。10年後,弟弟高奇峰出生。兩人之後的經歷直接影響了社會及藝術革命。

兩年前,記者曾到員崗尋找高劍父、高奇峰舊居蹤跡,結果沒有找到。

問了番禺的民俗專家梁謀,他説早在1981年,他就曾在當地村委的帶領下,找到當時剛好回鄉的高劍父侄子高葵(音),“他帶我去高劍父原來居住的地方看,那裏只剩下芳草叢生的地盤,所有建築都蕩然無存,想找一片瓦可能都要挖地三尺”。

當時比較醒目地在家鄉存在的,是由員崗小學改名而來的“高劍父小學”,孩子們用課程與課外活動傳承文化精神。

作為嶺南畫派的創始人,“二高一陳”中的“二高”,也就是高劍父、高奇峰兩兄弟,居然在老家沒有留下點痕跡。這是嶺南畫派的遺憾,也是番禺人的遺憾。

為了彌補這一個遺憾,將人們對“二高”的情感再穿針引線,番禺決定在南村鎮文化中心打造一個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5月29日正式開館。在大師故裏建設紀念館,實至名歸,意味深遠。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館:為紀念情感找到一個寄托

紀念館坐落于南村鎮文化中心三樓,面積550平方米,規模不算大,但總算是為人們紀念感情找到了一個歸屬地,同時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一進入展覽館,就能看到高劍父、高奇峰兩位先生的雕塑,風姿勃發。紀念館第一部分為序廳,主要介紹嶺南畫派的發展歷史,以及嶺南畫派代表人物的生平。

展館第二部分“革命精神不死”。這一部分,將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中國歷史與高劍父、高奇峰兩位先生的個人生平加以對照,證明了嶺南畫派誕生于中國社會震蕩最劇烈、最不穩定的時期。

展館第三部分“藝術創新精神不死”。高劍父、高奇峰先生追隨孫中山參加資産階級民主主義革命,高劍父最早打破了“中國畫只宜描寫清遠淡逸”的美學格調,他用畫筆記錄戰地狀況、民眾的流亡慘狀、日寇的侵略暴行等,起到了宣傳教育大眾的作用。

第四部分是一個場景復原,高劍父高奇峰曾經開設瓷窯,用于開展革命活動,現場就復原了當時的場景。

展館第五部分為“情誼不死”。縱觀高氏兄弟的整個人生歷程,每每在危難困厄之中都得到了或親人,或鄰裏,或老師,或朋友們的幫助,助其度過一段段坎坷歲月,最終成就了“二高”,也成就了嶺南畫派。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故事:回顧藝術大師革命人生

從員崗出發的番禺仔高劍父與高奇峰,他們的一生是怎樣的歷史軌跡?

他們早年在現海珠區十香園(當年番禺隔山鄉),師承居廉習畫,之後東渡日本求學,並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在早期的國民革命中出生入死。

當年,甲午戰爭和戊戌變法失敗後,中國學生多留學日本。1906年暮冬,在國內已有一定名氣、革命思想也已萌芽的高劍父,登上了開往日本東京的客船。經廖仲愷介紹,高劍父認識了孫中山,並正式加入同盟會,並在辛亥革命前夜,回國擔任廣東同盟會會長,在之後8年,秘密策劃南方的革命活動。

因其先進的政治追求,亦不滿于舊國畫的傳統,他倡導“藝術革命”,他們借鑒日本繪畫“維新”的經驗,主張中國畫應該吸取外國繪畫的長處提出“折衷中外”的理論並付諸實踐,在當時的中國畫壇上造成相當的聲勢和影響。

高奇峰七歲喪父九歲喪母,高奇峰少年時曾在高劍父的指導下學習畫畫,之後也師從居廉、居巢。1907年,高劍父從日本回國過暑假,秋季開學時,將比他小十歲的高奇峰帶到日本留學。留日後,高奇峰日夜勤奮,筆墨精到,隨兄參與革命事業。

從政治革命到藝術革命的高劍父、高奇峰以他們個人突出的藝術探索,成為了現代中國畫壇具有全國性影響的代表人物,而他們創立的嶺南畫派,則跨越了嶺南,走向全國,其眾多傳人更遍及海內外。

他們培養出了一大批傑出藝術人才,如趙少昂、楊善深、黎雄才、關山月等,推動了嶺南畫派藝術的發展,形成了今天嶺南繪畫多姿多彩的景象,在中國美術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畫:從作品感受二高的追求

一個故事可以感受到高劍父作品的獨特。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開始以當時最新式的武器飛機和坦克為題材創作,當時有人斥之為“畫界叛逆”、“不入書畫的俗物”,但高劍父不以為然。1932年創作國畫《雨中飛行圖》,填補了傳統畫家的留白空間。

高奇峰雖然44歲便英年早逝,但其藝術成就不在高劍父、陳樹人之下。初學畫時,他受到高劍父、居廉、居巢的影響,繼承傳統筆墨,打下良好基礎,之後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新國畫運動。

展覽館收錄的高劍父國畫作品有《猛虎圖》、《松》、《漁港雨》、《疏梅圖》、《悲秋》、《五層樓》、《弱肉強食(狐)》、《斜陽古塔》、《三清圖》、《秋鷹圖》、《文明的毀滅》、《電臺殘照》、《白骨猶深國難悲》、《火燒阿房宮》、《東戰場的烈焰》;高奇峰國畫作品《鴿原急難圖》、《蕉雀圖》、《梅花小雀圖》、《白鷺》。此外,還有《劍父畫集》、《奇峰畫集》、《新畫學》、《遊桂專集》等書籍。

“我們建設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既要傳承嶺南畫派‘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藝術精神,也要弘揚兩位大師的革命精神和創新精神。他們是時代風雲的記錄者,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進行美術創作,創作出具有現實情懷、接地氣、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優秀美術作品,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番禺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覃海深説。 

開館儀式當天,在南村鎮文化中心一樓書畫展廳,還舉行“紀念高劍父高奇峰作品展”,展出65副近代和當今嶺南畫派大家的作品,以及員崗劍父小學孩子們的40副作品。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番禺從此多了一個“二高”場所

過去,還沒有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但越秀區盤福路一座樓的頂層,坐落著一個高劍父紀念館。兩年前記者曾實地走訪,發現也很有意思。

1912年,蔡元培提出“以美育代宗教”,高劍父很受鼓舞,創辦發行《真相畫報》。1923年,高劍父在廣州創立“春睡畫院”,上世紀20年代至50年代,他曾在此課畫授徒,培育了關山月、黎雄才、方人定、司徒奇等一批藝術大師,這裏也被稱為嶺南畫派的搖籃、廣東畫壇的“黃埔軍校”。高劍父紀念館也是在此舊址上建成。

在高劍父紀念館,抬頭可見的牌匾有玄機。館長曾告訴過記者,正屋對聯“上馬殺賊享譽南北廣東同盟會首,提筆賦詩折衷東西嶺南畫派宗師”,概括了高劍父的一生。東廂房懸匾為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劉濟榮題寫的“倚劍丹青”,西廂房懸匾為著名畫家歐豪年題寫的“西學鑒進”,前者代表東方文化,後者一個“鑒”字示意對西學的態度,兩者回應高劍父“折衷中外”的藝術主張。走出正屋回望門廊,懸挂著廣州美術學院教授陳振國題寫的“踔絕嶺南”,“踔”一字,表達嶺南書畫重寫生,足跡遍布祖國山河。

另外,此前高奇峰在廣州唯一能找到的舊址,是位于二沙島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內的天風樓。當年,高奇峰因患肺病,入住梁培基主持的“頤養院”。因位于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訓練基地,普通市民難以靠近這棟樓,那天記者還是左右托關係,才能進去目睹。

房子在二沙島南側水域附近,二層高、墻身呈淡黃色,北門旁嵌著關山月題寫的“天風樓”雲石碑,以及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頤養院舊址”的牌子,常年大門緊閉。當年,高奇峰在此一邊養病,一邊授畫,學生眾多,“踏破門檻”。

隨著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落戶番禺南村,兄弟兩又走到一起了。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兩年前苦覓“二高”舊址不得,如今專門在家鄉為他們打造紀念館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梁喻  2019-05-29

文/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圖/金羊網記者梁喻

140年前,高劍父出生于廣州番禺南村鎮員崗村一個鄉下郎中家庭。10年後,弟弟高奇峰出生。兩人之後的經歷直接影響了社會及藝術革命。

兩年前,記者曾到員崗尋找高劍父、高奇峰舊居蹤跡,結果沒有找到。

問了番禺的民俗專家梁謀,他説早在1981年,他就曾在當地村委的帶領下,找到當時剛好回鄉的高劍父侄子高葵(音),“他帶我去高劍父原來居住的地方看,那裏只剩下芳草叢生的地盤,所有建築都蕩然無存,想找一片瓦可能都要挖地三尺”。

當時比較醒目地在家鄉存在的,是由員崗小學改名而來的“高劍父小學”,孩子們用課程與課外活動傳承文化精神。

作為嶺南畫派的創始人,“二高一陳”中的“二高”,也就是高劍父、高奇峰兩兄弟,居然在老家沒有留下點痕跡。這是嶺南畫派的遺憾,也是番禺人的遺憾。

為了彌補這一個遺憾,將人們對“二高”的情感再穿針引線,番禺決定在南村鎮文化中心打造一個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5月29日正式開館。在大師故裏建設紀念館,實至名歸,意味深遠。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館:為紀念情感找到一個寄托

紀念館坐落于南村鎮文化中心三樓,面積550平方米,規模不算大,但總算是為人們紀念感情找到了一個歸屬地,同時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一進入展覽館,就能看到高劍父、高奇峰兩位先生的雕塑,風姿勃發。紀念館第一部分為序廳,主要介紹嶺南畫派的發展歷史,以及嶺南畫派代表人物的生平。

展館第二部分“革命精神不死”。這一部分,將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中國歷史與高劍父、高奇峰兩位先生的個人生平加以對照,證明了嶺南畫派誕生于中國社會震蕩最劇烈、最不穩定的時期。

展館第三部分“藝術創新精神不死”。高劍父、高奇峰先生追隨孫中山參加資産階級民主主義革命,高劍父最早打破了“中國畫只宜描寫清遠淡逸”的美學格調,他用畫筆記錄戰地狀況、民眾的流亡慘狀、日寇的侵略暴行等,起到了宣傳教育大眾的作用。

第四部分是一個場景復原,高劍父高奇峰曾經開設瓷窯,用于開展革命活動,現場就復原了當時的場景。

展館第五部分為“情誼不死”。縱觀高氏兄弟的整個人生歷程,每每在危難困厄之中都得到了或親人,或鄰裏,或老師,或朋友們的幫助,助其度過一段段坎坷歲月,最終成就了“二高”,也成就了嶺南畫派。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故事:回顧藝術大師革命人生

從員崗出發的番禺仔高劍父與高奇峰,他們的一生是怎樣的歷史軌跡?

他們早年在現海珠區十香園(當年番禺隔山鄉),師承居廉習畫,之後東渡日本求學,並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同盟會,在早期的國民革命中出生入死。

當年,甲午戰爭和戊戌變法失敗後,中國學生多留學日本。1906年暮冬,在國內已有一定名氣、革命思想也已萌芽的高劍父,登上了開往日本東京的客船。經廖仲愷介紹,高劍父認識了孫中山,並正式加入同盟會,並在辛亥革命前夜,回國擔任廣東同盟會會長,在之後8年,秘密策劃南方的革命活動。

因其先進的政治追求,亦不滿于舊國畫的傳統,他倡導“藝術革命”,他們借鑒日本繪畫“維新”的經驗,主張中國畫應該吸取外國繪畫的長處提出“折衷中外”的理論並付諸實踐,在當時的中國畫壇上造成相當的聲勢和影響。

高奇峰七歲喪父九歲喪母,高奇峰少年時曾在高劍父的指導下學習畫畫,之後也師從居廉、居巢。1907年,高劍父從日本回國過暑假,秋季開學時,將比他小十歲的高奇峰帶到日本留學。留日後,高奇峰日夜勤奮,筆墨精到,隨兄參與革命事業。

從政治革命到藝術革命的高劍父、高奇峰以他們個人突出的藝術探索,成為了現代中國畫壇具有全國性影響的代表人物,而他們創立的嶺南畫派,則跨越了嶺南,走向全國,其眾多傳人更遍及海內外。

他們培養出了一大批傑出藝術人才,如趙少昂、楊善深、黎雄才、關山月等,推動了嶺南畫派藝術的發展,形成了今天嶺南繪畫多姿多彩的景象,在中國美術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探畫:從作品感受二高的追求

一個故事可以感受到高劍父作品的獨特。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開始以當時最新式的武器飛機和坦克為題材創作,當時有人斥之為“畫界叛逆”、“不入書畫的俗物”,但高劍父不以為然。1932年創作國畫《雨中飛行圖》,填補了傳統畫家的留白空間。

高奇峰雖然44歲便英年早逝,但其藝術成就不在高劍父、陳樹人之下。初學畫時,他受到高劍父、居廉、居巢的影響,繼承傳統筆墨,打下良好基礎,之後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新國畫運動。

展覽館收錄的高劍父國畫作品有《猛虎圖》、《松》、《漁港雨》、《疏梅圖》、《悲秋》、《五層樓》、《弱肉強食(狐)》、《斜陽古塔》、《三清圖》、《秋鷹圖》、《文明的毀滅》、《電臺殘照》、《白骨猶深國難悲》、《火燒阿房宮》、《東戰場的烈焰》;高奇峰國畫作品《鴿原急難圖》、《蕉雀圖》、《梅花小雀圖》、《白鷺》。此外,還有《劍父畫集》、《奇峰畫集》、《新畫學》、《遊桂專集》等書籍。

“我們建設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既要傳承嶺南畫派‘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藝術精神,也要弘揚兩位大師的革命精神和創新精神。他們是時代風雲的記錄者,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進行美術創作,創作出具有現實情懷、接地氣、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優秀美術作品,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番禺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覃海深説。 

開館儀式當天,在南村鎮文化中心一樓書畫展廳,還舉行“紀念高劍父高奇峰作品展”,展出65副近代和當今嶺南畫派大家的作品,以及員崗劍父小學孩子們的40副作品。

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開館 金羊網記者 梁喻 攝

番禺從此多了一個“二高”場所

過去,還沒有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但越秀區盤福路一座樓的頂層,坐落著一個高劍父紀念館。兩年前記者曾實地走訪,發現也很有意思。

1912年,蔡元培提出“以美育代宗教”,高劍父很受鼓舞,創辦發行《真相畫報》。1923年,高劍父在廣州創立“春睡畫院”,上世紀20年代至50年代,他曾在此課畫授徒,培育了關山月、黎雄才、方人定、司徒奇等一批藝術大師,這裏也被稱為嶺南畫派的搖籃、廣東畫壇的“黃埔軍校”。高劍父紀念館也是在此舊址上建成。

在高劍父紀念館,抬頭可見的牌匾有玄機。館長曾告訴過記者,正屋對聯“上馬殺賊享譽南北廣東同盟會首,提筆賦詩折衷東西嶺南畫派宗師”,概括了高劍父的一生。東廂房懸匾為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劉濟榮題寫的“倚劍丹青”,西廂房懸匾為著名畫家歐豪年題寫的“西學鑒進”,前者代表東方文化,後者一個“鑒”字示意對西學的態度,兩者回應高劍父“折衷中外”的藝術主張。走出正屋回望門廊,懸挂著廣州美術學院教授陳振國題寫的“踔絕嶺南”,“踔”一字,表達嶺南書畫重寫生,足跡遍布祖國山河。

另外,此前高奇峰在廣州唯一能找到的舊址,是位于二沙島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內的天風樓。當年,高奇峰因患肺病,入住梁培基主持的“頤養院”。因位于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訓練基地,普通市民難以靠近這棟樓,那天記者還是左右托關係,才能進去目睹。

房子在二沙島南側水域附近,二層高、墻身呈淡黃色,北門旁嵌著關山月題寫的“天風樓”雲石碑,以及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頤養院舊址”的牌子,常年大門緊閉。當年,高奇峰在此一邊養病,一邊授畫,學生眾多,“踏破門檻”。

隨著高劍父、高奇峰紀念館落戶番禺南村,兄弟兩又走到一起了。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