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院停業了,剩余減肥款能收回來嗎?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5-27 17:52

金羊網 記者董柳,通訊員劉婭

為實現收腹塑型的美好願望,小容(化名)與廣州某個體美容中心簽訂減肥協議,可瘦身的目的未實現,美容中心卻停業了,已支付的減肥款能追回嗎?廣州市白雲區法院今天(5月27日)通報了這宗案例。

2018年6月24日,小容為收腹部與某美容中心口頭約定進行美容服務,服務費為4500元,服務內容包括“五行代謝減肥+經絡疏通”“暖宮調理+卵巢保養”“經絡疏通排毒”,可做無限次直至達到收腹目的,雙方對收腹部的目標無具體量化標準。

同年10月9日,某美容中心最後一次為小榮提供服務。

小容認為,自己未實現預期收腹效果,雙方約定半年的服務,現已進行了4個月,故某美容中心應退款1500元。

某美容中心及其經營者稱:小容支付的4500元已消費完畢,不存在退款情況,如若退款願意退還800元。小容未達到預期的減肥效果,是其未配合飲食所導致的,且其購買的僅是普通減肥項目,並非保瘦項目。

雙方服務合同的期限多久,美容中心的服務是否已完成,成為本案庭審的爭議焦點。

法院認為:小容與美容中心存在服務合同關係

一、服務合同的期限應為六個月。美容中心作為服務提供者,對服務合同的內容、提供服務的標準等應更加具備專業知識,現中心無法明確服務合同的期限、包收腹部的量化結果,亦未能提供證據證實曾約定解除服務合同時需按各項目單價扣減服務費用,故小容主張按六個月的服務期限作為服務內容完成的標準更加合理。

二、服務未完成,剩余服務價款酌定為1200元。美容中心已為小容提供4個月的服務,因中心需轉讓店鋪未能提供剩余2個月的服務。因美容中心確認已無法繼續在廣州為小容提供服務,故法院認定雙方間的服務合同解除,剩余服務期限對應的服務價款可酌情予以退還,酌定為1200元。同時,因美容中心為個體戶,故其經營者理應對上述債務共同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美容中心、經營者黃某共同向小容返還服務費1200元。

法官建議:若商家承諾服務效果,應要求在合同中約定量化標準

法官建議,簽訂美容服務合同時,如果商家承諾服務能達到何種效果,應要求在合同中約定服務效果的量化標準,並對服務時間、收費標準等進行明確約定,做到明明白白消費,開開心心減肥。

編輯:白茶
數字報
美容院停業了,剩余減肥款能收回來嗎?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5-27

金羊網 記者董柳,通訊員劉婭

為實現收腹塑型的美好願望,小容(化名)與廣州某個體美容中心簽訂減肥協議,可瘦身的目的未實現,美容中心卻停業了,已支付的減肥款能追回嗎?廣州市白雲區法院今天(5月27日)通報了這宗案例。

2018年6月24日,小容為收腹部與某美容中心口頭約定進行美容服務,服務費為4500元,服務內容包括“五行代謝減肥+經絡疏通”“暖宮調理+卵巢保養”“經絡疏通排毒”,可做無限次直至達到收腹目的,雙方對收腹部的目標無具體量化標準。

同年10月9日,某美容中心最後一次為小榮提供服務。

小容認為,自己未實現預期收腹效果,雙方約定半年的服務,現已進行了4個月,故某美容中心應退款1500元。

某美容中心及其經營者稱:小容支付的4500元已消費完畢,不存在退款情況,如若退款願意退還800元。小容未達到預期的減肥效果,是其未配合飲食所導致的,且其購買的僅是普通減肥項目,並非保瘦項目。

雙方服務合同的期限多久,美容中心的服務是否已完成,成為本案庭審的爭議焦點。

法院認為:小容與美容中心存在服務合同關係

一、服務合同的期限應為六個月。美容中心作為服務提供者,對服務合同的內容、提供服務的標準等應更加具備專業知識,現中心無法明確服務合同的期限、包收腹部的量化結果,亦未能提供證據證實曾約定解除服務合同時需按各項目單價扣減服務費用,故小容主張按六個月的服務期限作為服務內容完成的標準更加合理。

二、服務未完成,剩余服務價款酌定為1200元。美容中心已為小容提供4個月的服務,因中心需轉讓店鋪未能提供剩余2個月的服務。因美容中心確認已無法繼續在廣州為小容提供服務,故法院認定雙方間的服務合同解除,剩余服務期限對應的服務價款可酌情予以退還,酌定為1200元。同時,因美容中心為個體戶,故其經營者理應對上述債務共同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美容中心、經營者黃某共同向小容返還服務費1200元。

法官建議:若商家承諾服務效果,應要求在合同中約定量化標準

法官建議,簽訂美容服務合同時,如果商家承諾服務能達到何種效果,應要求在合同中約定服務效果的量化標準,並對服務時間、收費標準等進行明確約定,做到明明白白消費,開開心心減肥。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