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醫生5G遠程“一對多” 同時指導三地3臺微創手術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5-24 21:40

國內首次“一對多”遠程微創介入指導手術在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成功開展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通訊員余廣彪、楊森攝影報道:5月24日上午,在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內,一場特殊的指導手術正在進行:多名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專家通過5G直播同時指導高州、珠海、深圳的三家醫院開展3臺腫瘤微創介入手術。據悉,這是在全國范圍內首次開展AI+5G跨網段遠程微創介入“一對多”指導手術,讓三名患者同時在各自“家門口”的醫院,就能享受頂級醫療專家團服務。

專家指出,該技術創新性地將腫瘤微創治療與AI人工智能+5G技術相結合,同時開創“一對多”實時會診模式,標志著腫瘤微創介入手術正式進入“AI+5G”時代。

現場

3臺肝臟腫瘤微創手術同時進行

本次5G遠程會診,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通過組建涵蓋腫瘤微創介入科、肝臟外科、影像科等多個學科的MDT專家團隊,預先利用由中腫自主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AI人工智能技術,完成術前三維規化及消融手術計劃書,同時運用3D打印技術將數字化信息轉變為現實,最終通過5G技術直播平臺,在線遠程指導粵港澳大灣區輻射范圍內的珠海市人民醫院、北京大學深圳醫院以及高州市人民醫院的粒子、射頻消融以及微波消融手術。

“主任,快看快看,我們把腫瘤燒幹凈了,燒得很好!”24日上午,會診的大屏幕上,高州市人民醫院手術室內傳來歡呼聲,手術執行的腫瘤科主任溫尊北高聲呼喚遠在廣州的中大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科副主任范衛君教授來點評。范衛君教授特地”表揚”他們,並特別提醒,這次射頻消融手術後,極有可能出現肝膿腫。術後的治療和護理要特別小心。

3臺肝臟腫瘤微創手術同時進行,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院長徐瑞華帶著兩名副院長以及微創介入科、肝膽科、影像科等多個學科的權威專家坐陣遠程會診現場,隨時關注著手術的進程。

現場

“一對多”遠程指導免去奔波方便患者

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科主任黃金華介紹,目前,肝癌在我國發病率高,新增病例約佔全球一半以上,並且大約85%的患者發現肝癌時,已經失去了外科手術、肝移植等根治的機會。而肝癌微創介入治療則是這些患者主要的治療方式。在他看來,相比于外科手術而言,肝癌微創介入治療更容易實現數字化以及規范化,手術遠程指導的意義更為重大。

“以往,傳統的遠程網絡直播會診經常遇到畫面不清晰,直播延遲等問題,這些所謂的’小誤差’很可能給手術帶來致命性的差錯,對于醫生或是患者而言都是極大的隱患。而5G時代的高通量數據則可以有效解決這些技術問題,達到’面對面’交流的效果。”該中心副院長劉卓煒説。

該中心副院長孫穎認為,這種“一對多”的遠程醫療指導,相較于派專家到當地幫扶或者到當地會診更有時間優勢,免去路途奔波,更方便民眾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大醫院專家的治療。

現場

未來或實現“1對30臺”手術指導

5G在醫療領域的運用,此前多用于“一對一”的遠程網絡指導,此次“一對多”的指導手術,技術上能夠保證嗎?對此,黃金華表示,事實上,在此次指導手術前,基于5G的支持,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已和其他三家醫院進行了充分而詳盡的溝通,醫院已經對患者材料進行了非常規范的整理,“未來可以實現1對10、1對20甚至30臺手術。”黃金華説。

徐瑞華則認為,隨著5G技術的推廣與普及,未來醫生僅需坐在一個標準化的操作間,便可開展數千公裏外的遠程會診乃至手術操作。對于醫聯體內的醫院而言,也不再是孤軍作戰,更多是緊密協作、共同奮進,能更好地解決資源發展不充分不均衡等問題。

目前暫無針對5G手術的法律法規

事實上,隨著5G技術不斷在醫療領域深入推進,不少人擔憂,一旦這樣的手術過程中或者術後,患者出現“不樂觀”的情況,究竟應該誰擔責?對此,黃金華坦言,目前確實沒有針對5G手術的相關法律法規,但從技術上,承擔遠程指導的專家團隊早在術前就已和當地醫院進行了詳細的溝通,針對病人圍手術期可能出現的風險都進行了評估和預測,並提出相關解決方案。

記者翻閱國家衛健委2018年印發的《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發現,該規范明確,在遠程醫療服務過程中發生醫療爭議時,患者向邀請方所在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提出處理申請。遠程會診由邀請方承擔相應法律責任,遠程診斷由邀請方和受邀方共同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州醫生5G遠程“一對多” 同時指導三地3臺微創手術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5-24

國內首次“一對多”遠程微創介入指導手術在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成功開展

金羊網訊 記者豐西西,通訊員余廣彪、楊森攝影報道:5月24日上午,在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內,一場特殊的指導手術正在進行:多名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專家通過5G直播同時指導高州、珠海、深圳的三家醫院開展3臺腫瘤微創介入手術。據悉,這是在全國范圍內首次開展AI+5G跨網段遠程微創介入“一對多”指導手術,讓三名患者同時在各自“家門口”的醫院,就能享受頂級醫療專家團服務。

專家指出,該技術創新性地將腫瘤微創治療與AI人工智能+5G技術相結合,同時開創“一對多”實時會診模式,標志著腫瘤微創介入手術正式進入“AI+5G”時代。

現場

3臺肝臟腫瘤微創手術同時進行

本次5G遠程會診,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通過組建涵蓋腫瘤微創介入科、肝臟外科、影像科等多個學科的MDT專家團隊,預先利用由中腫自主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AI人工智能技術,完成術前三維規化及消融手術計劃書,同時運用3D打印技術將數字化信息轉變為現實,最終通過5G技術直播平臺,在線遠程指導粵港澳大灣區輻射范圍內的珠海市人民醫院、北京大學深圳醫院以及高州市人民醫院的粒子、射頻消融以及微波消融手術。

“主任,快看快看,我們把腫瘤燒幹凈了,燒得很好!”24日上午,會診的大屏幕上,高州市人民醫院手術室內傳來歡呼聲,手術執行的腫瘤科主任溫尊北高聲呼喚遠在廣州的中大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科副主任范衛君教授來點評。范衛君教授特地”表揚”他們,並特別提醒,這次射頻消融手術後,極有可能出現肝膿腫。術後的治療和護理要特別小心。

3臺肝臟腫瘤微創手術同時進行,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院長徐瑞華帶著兩名副院長以及微創介入科、肝膽科、影像科等多個學科的權威專家坐陣遠程會診現場,隨時關注著手術的進程。

現場

“一對多”遠程指導免去奔波方便患者

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微創介入科主任黃金華介紹,目前,肝癌在我國發病率高,新增病例約佔全球一半以上,並且大約85%的患者發現肝癌時,已經失去了外科手術、肝移植等根治的機會。而肝癌微創介入治療則是這些患者主要的治療方式。在他看來,相比于外科手術而言,肝癌微創介入治療更容易實現數字化以及規范化,手術遠程指導的意義更為重大。

“以往,傳統的遠程網絡直播會診經常遇到畫面不清晰,直播延遲等問題,這些所謂的’小誤差’很可能給手術帶來致命性的差錯,對于醫生或是患者而言都是極大的隱患。而5G時代的高通量數據則可以有效解決這些技術問題,達到’面對面’交流的效果。”該中心副院長劉卓煒説。

該中心副院長孫穎認為,這種“一對多”的遠程醫療指導,相較于派專家到當地幫扶或者到當地會診更有時間優勢,免去路途奔波,更方便民眾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大醫院專家的治療。

現場

未來或實現“1對30臺”手術指導

5G在醫療領域的運用,此前多用于“一對一”的遠程網絡指導,此次“一對多”的指導手術,技術上能夠保證嗎?對此,黃金華表示,事實上,在此次指導手術前,基于5G的支持,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已和其他三家醫院進行了充分而詳盡的溝通,醫院已經對患者材料進行了非常規范的整理,“未來可以實現1對10、1對20甚至30臺手術。”黃金華説。

徐瑞華則認為,隨著5G技術的推廣與普及,未來醫生僅需坐在一個標準化的操作間,便可開展數千公裏外的遠程會診乃至手術操作。對于醫聯體內的醫院而言,也不再是孤軍作戰,更多是緊密協作、共同奮進,能更好地解決資源發展不充分不均衡等問題。

目前暫無針對5G手術的法律法規

事實上,隨著5G技術不斷在醫療領域深入推進,不少人擔憂,一旦這樣的手術過程中或者術後,患者出現“不樂觀”的情況,究竟應該誰擔責?對此,黃金華坦言,目前確實沒有針對5G手術的相關法律法規,但從技術上,承擔遠程指導的專家團隊早在術前就已和當地醫院進行了詳細的溝通,針對病人圍手術期可能出現的風險都進行了評估和預測,並提出相關解決方案。

記者翻閱國家衛健委2018年印發的《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發現,該規范明確,在遠程醫療服務過程中發生醫療爭議時,患者向邀請方所在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提出處理申請。遠程會診由邀請方承擔相應法律責任,遠程診斷由邀請方和受邀方共同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