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個問題,150分鐘,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回答一切!

來源:金羊網 作者:林曦 發表時間:2019-05-21 22:35

金羊網記者林曦

5月21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中國媒體採訪的信息在朋友圈刷屏。眾所周知,近期,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把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並隨之産生了一係列“斷供”傳聞,還有關于谷歌暫停支持華為部分業務的消息。21日一早,美國方面又發出了對華為的“90天臨時執照”。

面對種種“高壓”,任正非在非常時期再次面對中國媒體,用了150分鐘,詳盡地回答了關于美國禁令、5G、“備胎”計劃、孟晚舟等42個問題。“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我們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任正非指出,一年前華為就受到美國實體管制了,美國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華為的力量。

“我們犧牲了個人、家庭,犧牲了陪伴父母……,這些都是為了一個理想——站到世界最高點。”任正非同時強調,“不會排斥美國,狹隘地自我成長,還是要共同成長。如果真出現供應不上的情況,我們沒有困難。因為所有的高端芯片我們都可以自己制造。在和平時期,我們從來都是“1+1”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盡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我還是高價買美國的芯片,因為我們不能孤立于世界,應該融入世界。”

談禁令的影響

實際上,在美國發出禁令之後,在國內很多人也都力挺華為,不少人也擔心若真的“斷供”,對華為究竟有多大影響。任正非表示,對于華為,不會出現極端斷供的情況,“我們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年初判斷這個事情的出現可能是兩年以後,因為總要等美國和我們的官司法庭判決以後,美國才會對我們實施打擊,無論結論怎樣,(美國)都會對我們打擊。這樣我們還有兩年時間,足夠準備。”任正非指出,由于孟晚舟被捕,就把“導火索”時間推前了。

任正非透露,自春節起華為都在加班,“春節期間有5000人都在加班,很多員工春節連家都不回,打地鋪睡,就是要搶時間奮鬥。五一節也是這樣的,很多人沒有回家。”,但“並沒有因為美國的禁令下來我們就沒有量産能力了。華為的量産能力還是很大的。”

任正非強調,華為在全球的競標還是在前進。增長速度會減慢,但不會有想象中的那麼慢。“我們一季度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9%,四月份降到25%,預計今年底還會下降一些,但是不會造成我們公司負增長,或者對産業發展帶來傷害。”任正非稱,上星期中移動招標,40個城市華為中標37個,並沒有因為美國禁令就停止發展。

此外,任正非表示,“華為的5G是絕對不會受影響。”,華為在5G技術方面取得的突破,“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

在談過谷歌的時候,任正非指出,Google是一家好公司,而且一家高度負責任的公司,它也在説服美國政府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在討論變通的救濟方案,專家們還在做這個事情。

談備胎計劃

實際上,華為旗下的海思芯片公司總裁何庭波在5月19日發布員工內部信中就曾提到,海思將啟用“備胎”計劃。

對此,任正非在採訪現場進一步闡釋了華為的“備胎計劃”,“很多東西已經投産了。投産的時候不排外,外面的貨訂一半。每年至少買高通5000萬套芯片,因此我們從來沒有去排斥和抵制。”同時,“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芯片,要共同成長,但是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我們有備份。”

任正非回憶了當年華為自己做芯片時的不易,“我們是最沒有錢的公司,可憐得不能再可憐,我們交稅將近是兩百億美金,我們的科技經費將近是兩百億美金,人工工資加起來也快三百億美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拿出大量的錢來做事情是很艱難的,咬著牙做了這麼多年,慢慢也挺過來了。”

“備胎現在變成一個新名詞,在我們公司是很正常的行為。”任正非強調,備胎一定有用的,因為是結合我們的解決方案設計的,不是脫離解決方案做的。直到它能用的時候,才開始投入使用,滾動著用。

但是任正非同時指出,如果都用“備胎”,就是體現了你們所説的“自主創新”,“自主創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們想朋友遍天下。我們不願意傷害朋友,要幫助他們有良好的財務報表,即使我們有調整,也要幫助。”

他還表示,華為沒有和美國公司表明不用它們的器件,而是希望美國公司繼續能給華為供貨,共同為人類服務。“在早期,我們還把芯片這方面的開發心得告訴對方,甚至研究成果,我們自己不生産,交給對方生産,要不然全世界的供應商怎麼對我們那麼好。”

在任正非看來,不能説用華為産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産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鉤。華為畢竟是商業公司,千萬不能煽起民粹主義的風。

談跨國合作

即便美國政府意圖採取措施限制華為,但任正非認為,“美國沒有力量能號召所有其他國家來關閉對華為的大門”,特別是華為當前與歐洲溝通很密切。

“每個國家都有對外投資的計劃。”他透露,像華為的每一個站點能給歐洲節省1萬歐,歐洲不會跟美國走。他説到,“咱們要借鑒其他國家的優勢,為什麼不跨國創新呢?可以在很多國家中建立創新基地。哪個地方有能力,就到哪個地方去,我們可以在當地去建一個研究所。”同時,他也指出,華為要以中國為中心,以東歐為基地,突破美國的重圍。

任正非表達了對美國公司的尊重,“美國公司做出了無私的貢獻,教會了我們怎麼去走路,絕大部分顧問公司都是美國公司,IBM,埃森哲,大的零部件廠商給我們了很大的支持,特別是現在的危機時刻,體驗了美國企業的良心,在半夜兩三點中,一家美國企業打給我們,我感到了得到了得道多助。”

他表示,“政治家怎麼想的我們真的不知道,也不能因為領先了美國就要挨打。我們並不是(制造)原子彈和核彈,這個東西是造福社會的。5G是4G容量的20倍,耗電和體積都下降了。這對歐洲是非常適合的,每個站點在工程費用上可以降低。”

任正非提到,美國科技在深度和廣度上是值得華為學習的,特別是小公司的産品特別高精端。“我們聚焦的是我們主航道的産品。就我們中國和美國比,差距依然很大,就我們公司和別人比,我們認為沒有多大差距了。”

“我們不能孤立于世界。”在任正非看來,華為也能做國一樣的高端芯片。不過,“芯片光砸錢不行,要砸數學家、物理學家等”。他也坦言,發展芯片需要全球人才,完全依靠中國自主創新很難成功。

談女兒家庭

在談到家庭問題,談到大女兒孟晚舟的時候,任正非表示:“抓我家人就是想影響我的意志。我要超越家人超越華為來思考。超越自身的利益、觀點來平等討論。女兒的信給了我很大鼓舞和信心。世界聲援我們的聲音要多過美國政治家的。”任正非指出,華為公司高層領導絕大多數都沒有站在自身利益、企業利益來考慮問題,“我們是世界性的,世界上接受我們、聲援我們的朋友是很多的。”

在談到與自己孩子的關係時,任正非表示,“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創業時太忙,與她們溝通時間少,我年輕時公司處于生存的垂死掙扎中,經常幾個月很少與小孩有往來,我虧欠她們。”

但是任正非表示,孩子們對自己要求很高,很努力。“比如小女兒小時候每個星期要跳15個小時的舞蹈,大學時做作業做到淩晨兩點,甚至四五點鐘。”任正非提到。

他還提及蘋果公司,“我們家人現在還在用蘋果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愛華為手機。”任正非説。

相關閱讀:

任正非答問實錄來了!有很多你還沒看到的話

編輯:木東
數字報
42個問題,150分鐘,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回答一切!
金羊網  作者:林曦  2019-05-21

金羊網記者林曦

5月21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中國媒體採訪的信息在朋友圈刷屏。眾所周知,近期,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把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並隨之産生了一係列“斷供”傳聞,還有關于谷歌暫停支持華為部分業務的消息。21日一早,美國方面又發出了對華為的“90天臨時執照”。

面對種種“高壓”,任正非在非常時期再次面對中國媒體,用了150分鐘,詳盡地回答了關于美國禁令、5G、“備胎”計劃、孟晚舟等42個問題。“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我們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任正非指出,一年前華為就受到美國實體管制了,美國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華為的力量。

“我們犧牲了個人、家庭,犧牲了陪伴父母……,這些都是為了一個理想——站到世界最高點。”任正非同時強調,“不會排斥美國,狹隘地自我成長,還是要共同成長。如果真出現供應不上的情況,我們沒有困難。因為所有的高端芯片我們都可以自己制造。在和平時期,我們從來都是“1+1”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盡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我還是高價買美國的芯片,因為我們不能孤立于世界,應該融入世界。”

談禁令的影響

實際上,在美國發出禁令之後,在國內很多人也都力挺華為,不少人也擔心若真的“斷供”,對華為究竟有多大影響。任正非表示,對于華為,不會出現極端斷供的情況,“我們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年初判斷這個事情的出現可能是兩年以後,因為總要等美國和我們的官司法庭判決以後,美國才會對我們實施打擊,無論結論怎樣,(美國)都會對我們打擊。這樣我們還有兩年時間,足夠準備。”任正非指出,由于孟晚舟被捕,就把“導火索”時間推前了。

任正非透露,自春節起華為都在加班,“春節期間有5000人都在加班,很多員工春節連家都不回,打地鋪睡,就是要搶時間奮鬥。五一節也是這樣的,很多人沒有回家。”,但“並沒有因為美國的禁令下來我們就沒有量産能力了。華為的量産能力還是很大的。”

任正非強調,華為在全球的競標還是在前進。增長速度會減慢,但不會有想象中的那麼慢。“我們一季度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9%,四月份降到25%,預計今年底還會下降一些,但是不會造成我們公司負增長,或者對産業發展帶來傷害。”任正非稱,上星期中移動招標,40個城市華為中標37個,並沒有因為美國禁令就停止發展。

此外,任正非表示,“華為的5G是絕對不會受影響。”,華為在5G技術方面取得的突破,“別人兩三年肯定追不上”。

在談過谷歌的時候,任正非指出,Google是一家好公司,而且一家高度負責任的公司,它也在説服美國政府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在討論變通的救濟方案,專家們還在做這個事情。

談備胎計劃

實際上,華為旗下的海思芯片公司總裁何庭波在5月19日發布員工內部信中就曾提到,海思將啟用“備胎”計劃。

對此,任正非在採訪現場進一步闡釋了華為的“備胎計劃”,“很多東西已經投産了。投産的時候不排外,外面的貨訂一半。每年至少買高通5000萬套芯片,因此我們從來沒有去排斥和抵制。”同時,“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芯片,要共同成長,但是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我們有備份。”

任正非回憶了當年華為自己做芯片時的不易,“我們是最沒有錢的公司,可憐得不能再可憐,我們交稅將近是兩百億美金,我們的科技經費將近是兩百億美金,人工工資加起來也快三百億美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拿出大量的錢來做事情是很艱難的,咬著牙做了這麼多年,慢慢也挺過來了。”

“備胎現在變成一個新名詞,在我們公司是很正常的行為。”任正非強調,備胎一定有用的,因為是結合我們的解決方案設計的,不是脫離解決方案做的。直到它能用的時候,才開始投入使用,滾動著用。

但是任正非同時指出,如果都用“備胎”,就是體現了你們所説的“自主創新”,“自主創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們想朋友遍天下。我們不願意傷害朋友,要幫助他們有良好的財務報表,即使我們有調整,也要幫助。”

他還表示,華為沒有和美國公司表明不用它們的器件,而是希望美國公司繼續能給華為供貨,共同為人類服務。“在早期,我們還把芯片這方面的開發心得告訴對方,甚至研究成果,我們自己不生産,交給對方生産,要不然全世界的供應商怎麼對我們那麼好。”

在任正非看來,不能説用華為産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産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鉤。華為畢竟是商業公司,千萬不能煽起民粹主義的風。

談跨國合作

即便美國政府意圖採取措施限制華為,但任正非認為,“美國沒有力量能號召所有其他國家來關閉對華為的大門”,特別是華為當前與歐洲溝通很密切。

“每個國家都有對外投資的計劃。”他透露,像華為的每一個站點能給歐洲節省1萬歐,歐洲不會跟美國走。他説到,“咱們要借鑒其他國家的優勢,為什麼不跨國創新呢?可以在很多國家中建立創新基地。哪個地方有能力,就到哪個地方去,我們可以在當地去建一個研究所。”同時,他也指出,華為要以中國為中心,以東歐為基地,突破美國的重圍。

任正非表達了對美國公司的尊重,“美國公司做出了無私的貢獻,教會了我們怎麼去走路,絕大部分顧問公司都是美國公司,IBM,埃森哲,大的零部件廠商給我們了很大的支持,特別是現在的危機時刻,體驗了美國企業的良心,在半夜兩三點中,一家美國企業打給我們,我感到了得到了得道多助。”

他表示,“政治家怎麼想的我們真的不知道,也不能因為領先了美國就要挨打。我們並不是(制造)原子彈和核彈,這個東西是造福社會的。5G是4G容量的20倍,耗電和體積都下降了。這對歐洲是非常適合的,每個站點在工程費用上可以降低。”

任正非提到,美國科技在深度和廣度上是值得華為學習的,特別是小公司的産品特別高精端。“我們聚焦的是我們主航道的産品。就我們中國和美國比,差距依然很大,就我們公司和別人比,我們認為沒有多大差距了。”

“我們不能孤立于世界。”在任正非看來,華為也能做國一樣的高端芯片。不過,“芯片光砸錢不行,要砸數學家、物理學家等”。他也坦言,發展芯片需要全球人才,完全依靠中國自主創新很難成功。

談女兒家庭

在談到家庭問題,談到大女兒孟晚舟的時候,任正非表示:“抓我家人就是想影響我的意志。我要超越家人超越華為來思考。超越自身的利益、觀點來平等討論。女兒的信給了我很大鼓舞和信心。世界聲援我們的聲音要多過美國政治家的。”任正非指出,華為公司高層領導絕大多數都沒有站在自身利益、企業利益來考慮問題,“我們是世界性的,世界上接受我們、聲援我們的朋友是很多的。”

在談到與自己孩子的關係時,任正非表示,“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小孩,創業時太忙,與她們溝通時間少,我年輕時公司處于生存的垂死掙扎中,經常幾個月很少與小孩有往來,我虧欠她們。”

但是任正非表示,孩子們對自己要求很高,很努力。“比如小女兒小時候每個星期要跳15個小時的舞蹈,大學時做作業做到淩晨兩點,甚至四五點鐘。”任正非提到。

他還提及蘋果公司,“我們家人現在還在用蘋果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愛華為手機。”任正非説。

相關閱讀:

任正非答問實錄來了!有很多你還沒看到的話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