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天河區這10類電信詐騙警情高發 被騙事主日趨年輕化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栩豪 發表時間:2019-05-20 19:32

金羊網訊 記者梁栩豪,通訊員婁敏、張毅濤報道:作為中國三大國家級中央商務區之一,天河區是廣州市經濟強區,常住人口眾多,同時也是廣州市電信網絡詐騙案高發區。

去年4月3日,天河反詐中心成立,組織一批具有刑警、網警雙重資質認證的偵查民警組建打擊新型犯罪專業隊,下設4個偵查抓捕組及資金查控組、綜合組。中心專業隊實行“派出所包防、刑警大隊包打”的打防新格局,通過網上網下相結合,傳統偵查手段與“互聯網+”手段融合運用,打擊電信網絡詐騙。

5月9日,在該中心成立400天之際,記者走訪獲悉,該中心共偵破各類電信網絡詐騙案件1400余宗,凍結涉案賬號6700余個,凍結涉案資金共1.24億元,共依法刑事拘留電信詐騙嫌疑人500余人,逮捕電信詐騙嫌疑人300余人,打擊電信網絡詐騙專項行動成效考評居廣州市第一。同時,該區的電信詐騙新形勢也逐步得以明晰。

被騙事主呈年輕化趨勢

天河反詐中心的數據顯示,2018年,該中心共辦理案件6000多起。這意味著,天河區平均每天的電信詐騙報案數就有近20起。

經分析,在10類較為高發的電信網絡詐騙警情中,代辦信用卡、網絡貸款、冒充客服退款詐騙三類佔比最高,均為17%。中心專業隊隊長宋恒宇介紹,天河區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花樣層出,多達20余種,許多犯罪分子會根據社會熱點、潮流翻新作案手法並設計騙局。

據了解,“冒充公檢法”詐騙是涉案金額最大的類別,個案最高達百萬余元。被騙事主中,年輕女性佔比較以往明顯增多,年齡段多介于21-30歲之間。

代辦信用卡、冒充客服、網絡貸款、網絡刷單等“小案”佔比最多。詐騙團夥主要目標為上班族、學生等年輕群體,通過套取被騙事主信息進行非法牟利。

“總的來看,被騙事主呈年輕化趨勢。”宋恒宇分析,隨著網絡的普及,詐騙團夥不再僅僅針對中老年人,而更多地將目標集中在使用網絡率更高的年輕群體上。“網絡詐騙相對來説成本更低,也更容易操作。”

專業隊民警吳洲鵬表示,事主被騙往往與年齡或受教育程度關係不大。據介紹,在被騙事主所屬人群中,不乏高校教師等受教育程度較高人群,但均因盲目自信、貪小便宜等僥幸心理掉入“陷阱”,不少詐騙團夥正利用此類人群特點實施詐騙。

案例一:男子扮“女友”詐騙前男友3.1萬元

湖南籍男子羅某冒充現任女友曉麗(化名)的身份,在半個月時間內詐騙前男友曾某3.1萬元。經天河警方縝密偵查,5月7日,辦案民警在花都區抓獲犯罪嫌疑人羅某。  

曾某和曉麗曾是男女朋友關係,雙方因生活瑣事分手已有兩年。但曾某對曉麗仍有感情,生活中常有聯絡。

3月1日,曾某收到好友申請信息,發現是“曉麗”的頭像和昵稱,就迅速通過了對方的邀請。

“曉麗”在微信中説,單位配發了新手機,這個是剛剛注冊的新微信號。倆人聊了一會後,“曉麗”告訴曾某自己想買理財産品,希望曾某能借點錢給她。曾某隨即轉賬1000元給“曉麗”。

之後的半個月,“曉麗”又以購買理財産品和投資為由,分別向曾某多次借款共計3萬元。曾某因對“曉麗”仍抱有希望,每次借款都立馬同意了。

3月16日,曾某給曉麗打電話,聊到借錢理財的事,曉麗稱她只有一個微信號,也從來沒有向曾某借錢理財。發現被騙的曾某,匆忙到天河警方車陂派出所報案。

犯罪嫌疑人羅某(男,39歲)落網後,交代因做生意資金緊張,冒充女友微信,詐騙女友的前男友3.1萬元。 

“一年前,我發現曉麗與前男友關係曖昧。她的前男友又送花又送禮物,我這心裏實在不舒服,就産生‘報復’想法。我從曉麗手機中偷看到她前男友的號碼,用曉麗的頭像和昵稱注冊了一個新微信號,冒充她和前男友聊天。”

“第一次只借了1000元,沒想到他挺大方的,馬上轉錢過來。隔了幾天,我又借1萬,後來再借2萬,他都是馬上轉了。”

“曉麗知道前男友被騙後,打電話來問過是不是我幹的。我當時存在僥幸心理,就説沒有。”據羅某交待,詐騙曾某的錢很快就被他花完了。

目前,羅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進一步偵辦中。

案例二:網絡交友遇“殺豬盤”男子被騙183萬

4月17日,事主吳先生(化名)到五山派出所報案,稱其被“同性好友”浩仔(化名)介紹登錄某網站競猜下注,共被騙183萬元。

據了解,1月31日,吳先生下載某“同性交友”APP後,馬上收到一名自稱“浩仔”的男生發來的消息。雙方感覺頗為投緣,便添加了微信。

隨著兩人交流加深,吳先生越來越信任浩仔。浩仔透露自己知道“XX理財”平臺,有競猜下注遊戲可以賺錢。浩仔表示這是他平常做的副業,不是賭博,吳先生可以先嘗試。

第一次,吳先生下注轉賬300元到平臺客服,隨即提現420元;第二次,吳先生轉了1.5萬元,沒過多久又提現1.66萬元,兩次盈利都不到半小時。吳先生感覺挺刺激,也徹底相信這個網站可以賺錢。

而當吳先生打算第三次下注時,浩仔告訴他多充錢可以多送獎勵金。于是,吳先生繼續充值,並不斷加大注碼。

又贏了幾次後,2月16日,吳先生一次性申請下注60萬元,這回客服告訴他沒有完成競猜流水任務,係統無法審核通過他的下注申請。

2月20日,當吳先生完成當天競猜任務準備提現的時候,客服又稱其存在惡意違規操作,係統自動做出處罰。不管吳先生如何加注,都無法完成係統任務,無法提現。

吳先生問浩仔怎麼辦,浩仔表示需要找客服升級賬戶級別,提現就可以不受操作次數和金額的限制。當吳先生按客服要求,將賬戶內所有金額全部充值到平臺升級賬戶並申請提現時,係統還是顯示競猜下注失敗。

4月7日,吳先生登錄係統發現平臺賬戶余額為0,便馬上咨詢客服。客服告訴他是升級賬戶時惡意佔用了名額,所以對其進行處罰,余額歸零。隨後,吳先生發現微信號被浩仔“拉黑”,他也無法再登錄競猜網址平臺。

先以感情牌騙取你的信任,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讓你傾其所有,這就是網絡新騙局“殺豬盤”。目前,天河警方正抓緊偵辦該案件。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廣州天河區這10類電信詐騙警情高發 被騙事主日趨年輕化
金羊網  作者:梁栩豪  2019-05-20

金羊網訊 記者梁栩豪,通訊員婁敏、張毅濤報道:作為中國三大國家級中央商務區之一,天河區是廣州市經濟強區,常住人口眾多,同時也是廣州市電信網絡詐騙案高發區。

去年4月3日,天河反詐中心成立,組織一批具有刑警、網警雙重資質認證的偵查民警組建打擊新型犯罪專業隊,下設4個偵查抓捕組及資金查控組、綜合組。中心專業隊實行“派出所包防、刑警大隊包打”的打防新格局,通過網上網下相結合,傳統偵查手段與“互聯網+”手段融合運用,打擊電信網絡詐騙。

5月9日,在該中心成立400天之際,記者走訪獲悉,該中心共偵破各類電信網絡詐騙案件1400余宗,凍結涉案賬號6700余個,凍結涉案資金共1.24億元,共依法刑事拘留電信詐騙嫌疑人500余人,逮捕電信詐騙嫌疑人300余人,打擊電信網絡詐騙專項行動成效考評居廣州市第一。同時,該區的電信詐騙新形勢也逐步得以明晰。

被騙事主呈年輕化趨勢

天河反詐中心的數據顯示,2018年,該中心共辦理案件6000多起。這意味著,天河區平均每天的電信詐騙報案數就有近20起。

經分析,在10類較為高發的電信網絡詐騙警情中,代辦信用卡、網絡貸款、冒充客服退款詐騙三類佔比最高,均為17%。中心專業隊隊長宋恒宇介紹,天河區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花樣層出,多達20余種,許多犯罪分子會根據社會熱點、潮流翻新作案手法並設計騙局。

據了解,“冒充公檢法”詐騙是涉案金額最大的類別,個案最高達百萬余元。被騙事主中,年輕女性佔比較以往明顯增多,年齡段多介于21-30歲之間。

代辦信用卡、冒充客服、網絡貸款、網絡刷單等“小案”佔比最多。詐騙團夥主要目標為上班族、學生等年輕群體,通過套取被騙事主信息進行非法牟利。

“總的來看,被騙事主呈年輕化趨勢。”宋恒宇分析,隨著網絡的普及,詐騙團夥不再僅僅針對中老年人,而更多地將目標集中在使用網絡率更高的年輕群體上。“網絡詐騙相對來説成本更低,也更容易操作。”

專業隊民警吳洲鵬表示,事主被騙往往與年齡或受教育程度關係不大。據介紹,在被騙事主所屬人群中,不乏高校教師等受教育程度較高人群,但均因盲目自信、貪小便宜等僥幸心理掉入“陷阱”,不少詐騙團夥正利用此類人群特點實施詐騙。

案例一:男子扮“女友”詐騙前男友3.1萬元

湖南籍男子羅某冒充現任女友曉麗(化名)的身份,在半個月時間內詐騙前男友曾某3.1萬元。經天河警方縝密偵查,5月7日,辦案民警在花都區抓獲犯罪嫌疑人羅某。  

曾某和曉麗曾是男女朋友關係,雙方因生活瑣事分手已有兩年。但曾某對曉麗仍有感情,生活中常有聯絡。

3月1日,曾某收到好友申請信息,發現是“曉麗”的頭像和昵稱,就迅速通過了對方的邀請。

“曉麗”在微信中説,單位配發了新手機,這個是剛剛注冊的新微信號。倆人聊了一會後,“曉麗”告訴曾某自己想買理財産品,希望曾某能借點錢給她。曾某隨即轉賬1000元給“曉麗”。

之後的半個月,“曉麗”又以購買理財産品和投資為由,分別向曾某多次借款共計3萬元。曾某因對“曉麗”仍抱有希望,每次借款都立馬同意了。

3月16日,曾某給曉麗打電話,聊到借錢理財的事,曉麗稱她只有一個微信號,也從來沒有向曾某借錢理財。發現被騙的曾某,匆忙到天河警方車陂派出所報案。

犯罪嫌疑人羅某(男,39歲)落網後,交代因做生意資金緊張,冒充女友微信,詐騙女友的前男友3.1萬元。 

“一年前,我發現曉麗與前男友關係曖昧。她的前男友又送花又送禮物,我這心裏實在不舒服,就産生‘報復’想法。我從曉麗手機中偷看到她前男友的號碼,用曉麗的頭像和昵稱注冊了一個新微信號,冒充她和前男友聊天。”

“第一次只借了1000元,沒想到他挺大方的,馬上轉錢過來。隔了幾天,我又借1萬,後來再借2萬,他都是馬上轉了。”

“曉麗知道前男友被騙後,打電話來問過是不是我幹的。我當時存在僥幸心理,就説沒有。”據羅某交待,詐騙曾某的錢很快就被他花完了。

目前,羅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進一步偵辦中。

案例二:網絡交友遇“殺豬盤”男子被騙183萬

4月17日,事主吳先生(化名)到五山派出所報案,稱其被“同性好友”浩仔(化名)介紹登錄某網站競猜下注,共被騙183萬元。

據了解,1月31日,吳先生下載某“同性交友”APP後,馬上收到一名自稱“浩仔”的男生發來的消息。雙方感覺頗為投緣,便添加了微信。

隨著兩人交流加深,吳先生越來越信任浩仔。浩仔透露自己知道“XX理財”平臺,有競猜下注遊戲可以賺錢。浩仔表示這是他平常做的副業,不是賭博,吳先生可以先嘗試。

第一次,吳先生下注轉賬300元到平臺客服,隨即提現420元;第二次,吳先生轉了1.5萬元,沒過多久又提現1.66萬元,兩次盈利都不到半小時。吳先生感覺挺刺激,也徹底相信這個網站可以賺錢。

而當吳先生打算第三次下注時,浩仔告訴他多充錢可以多送獎勵金。于是,吳先生繼續充值,並不斷加大注碼。

又贏了幾次後,2月16日,吳先生一次性申請下注60萬元,這回客服告訴他沒有完成競猜流水任務,係統無法審核通過他的下注申請。

2月20日,當吳先生完成當天競猜任務準備提現的時候,客服又稱其存在惡意違規操作,係統自動做出處罰。不管吳先生如何加注,都無法完成係統任務,無法提現。

吳先生問浩仔怎麼辦,浩仔表示需要找客服升級賬戶級別,提現就可以不受操作次數和金額的限制。當吳先生按客服要求,將賬戶內所有金額全部充值到平臺升級賬戶並申請提現時,係統還是顯示競猜下注失敗。

4月7日,吳先生登錄係統發現平臺賬戶余額為0,便馬上咨詢客服。客服告訴他是升級賬戶時惡意佔用了名額,所以對其進行處罰,余額歸零。隨後,吳先生發現微信號被浩仔“拉黑”,他也無法再登錄競猜網址平臺。

先以感情牌騙取你的信任,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讓你傾其所有,這就是網絡新騙局“殺豬盤”。目前,天河警方正抓緊偵辦該案件。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