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音宛在 薪火相繼 正聲不絕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發表時間:2019-05-15 08:25

上世紀90年代,微音與少先隊員們交朋友    葉健強 攝

撰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獨立署名除外)

寫在前面

微音依舊長鳴

微音先生已經逝世15個年頭了,記得他的老讀者一定還有不少,而受惠于他的廣州市民一定還有更多。作為一位“社會問題評論家”,他每見城市有一善,即熱情傳揚,使之廣為人知;每見城市有一憾,即嚴加曝光,使之早日彌補。就像上世紀80年代初,微音呼吁對“星期六工程師”進行政策松綁,釋放科技能量,搞活中小企業;北京路健民藥店那個24小時全天候窗口,堅持近50年服務不間歇,至今還高懸著微音送給他們的口號“長夜裏不滅的燈光”,這已成為他們的一面旗幟。在我們這個塵世,至今還或深或淺地留有微音的印記。

從認識世界的角度説,新聞是易碎品,這些文章會很快過時的,但這只是看到最淺的一面。而真正帶著新聞人的良知與良願的文章,它影響民生,激濁揚清,推動進步,隨著時浪的推排,其影響力,已如鹽之在水,雖然形跡漸泯,實無處而不在。它縱然不能像文學作品那樣如礦物之結晶,貞剛而光輝;但其良效長在,惠澤人群。對于新聞人那一顆良心而言,那些所謂文章不朽之聲名,又何所希冀?又何足道哉?

微音作為一個紅色新聞人,一切名韁利鎖,早已打破。他是從革命者轉身而為新聞人的,可謂回翔文武,角色不同,但其中自有一貫之處,那就是澄清天下之志。年輕時參加革命,投筆從戎,從抗日救國,到推翻國民黨反動政權,進行“武器的批判”;新中國成立之後,解甲從文,依然拿起“批判的武器”,批評社會不良現象,解除舊觀念的禁錮,繼續推動社會的文明進步。

微音的文章,本不是用來幫助我們認識世界的,他是用來改造世界的:一條街道的水浸之害,一個基層人士的不公平待遇,一條村子的“小國之君”的肆虐,一個地區的假貨輸出,等等,都在他的疾呼之下,得以遏止或改變。他的文章是有效力的,他所寫的文章代表了羊城晚報的正義之聲。

微音往矣,新聞長青。微音等紅色新聞人的新聞理想像基因一般深植于羊城晚報人心中,微音不應絕響,微音理應長鳴。(林琴西)

惠澤人間

提起微音,沒有一個《羊城晚報》老讀者會忘記他。他是一個用筆來為老百姓説話的新聞人。當年他被評為“廣州市十大公仆”之一,是實至名歸的。如今他已逝去15年了,但他為市民所做的一切,已經刻入這個城市成長的年輪,成為老百姓記憶的一部分——

 “勝記”溫萬年(中)致富不忘敬老,2009年為長者街坊賀中秋。記者 陳秋明 攝

長夜裏不滅的燈光

5月13日,21時45分,廣州越秀區北京路。健民醫藥藥房關門,旁邊的“健民醫藥24小時窗口”開窗。這一開一關的默契已經持續了47年之久。

21時57分,住在附近的方先生過來買酚酞片;59分,收工遲了的陳先生問起有無清熱消炎藥;22時,環衛工李昌秀穿著拖鞋過來買藥,她丈夫突發頭痛;零時04分,王小姐和家人來到窗口,她的小孩正發燒;零時06分,盧先生來為懷孕的妻子買開塞露……

時間一分一分推移,北京路上從熙熙攘攘到人流稀疏。眾多街燈中,“長夜裏不滅的燈光”,為著急買藥的人提供了指引。

今年80多歲的健民醫藥退休老領導胡紹民一説起微音,仍然興奮:“羊城晚報是最早關注健民醫藥24小時窗口的媒體!(微音的)文章一出,公司上下很振奮,我們的工作被微音關注到了。”他説,1996年之後,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個窗口,增加了他們堅持24小時服務的信心。

微音文章《長夜裏不滅的燈光》

一個被無數健民人翻看過的文件夾,依然保留著微音在1996年5月2日以及2000年9月13日的《街談巷議》,兩篇《羊城晚報》報道兩次點讚健民醫藥的這個窗口,而1996年的“街談”標題便是《長夜裏不滅的燈光》。文中提及,微音在上世紀70年代便聽聞廣州健民藥房實行晝夜服務,他一次致電為朋友咨詢,正好證實這個窗口24小時服務並未中輟。

廣州健民醫藥成立于1952年,現為中華老字號企業。現任健民醫藥黨支部書記、執行董事徐愛華想起了當年的入職培訓,微音的評論成為企業文化傳承的一部分,一代一代健民人從中認識企業如何惠民、便民。

上世紀70年代,老百姓缺醫少藥,北京路上的健民藥房幾乎輻射廣州市,每到晚上9時許藥店關門時刻,通常因人多“關不了門”。這個窗口便應需而生。2000年左右,許多同行聞訊前來考察,以吸取廣州公共服務先進經驗,徐愛華又一次想起微音的文章,她將“夜間售藥部”的門面標簽直接改為“長夜永不滅的燈光”,更貼近老百姓需求。

他們的企業文化催生了24小時窗口,微音的點讚與概括,不僅幫助他們完善了服務,還直接反哺了企業精神,“長夜永不滅的燈光”成為健民這個窗口的“旗幟”。

跨越兩個世紀的長夜燈,讓多少市民受惠其間,多少故事發生于此 記者 陳秋明 攝

為個體戶鳴鑼開道

30多年前,微音在主流媒體上為個體戶發聲,許多人深受鼓舞,久久回響。

越秀區五月花廣場的一家茶樓裏,勝記飯店的創始人溫萬年一邊嘆茶,一邊將上世紀80年代與微音初次相識的故事娓娓道來:當時他30來歲,投身個體戶創業大潮,在靖海路與長堤大馬路交界處擺攤做生意,取名“勝記”。

這個地方在人民街劃定的個體戶擺攤范圍內。隨著生意做大,飯桌與顧客常常擠佔了人行道,行人通過不得不走到馬路上。常路過該地的微音就此寫了一篇批評性文章。“當時幾乎每個人都看《羊城晚報》,拿到報紙首先就看微音先生的‘街談’,文章一出,‘殺傷力’很大,我們馬上停業自行整改,當晚就有政府部門的人過來檢查。”溫萬年説。

時隔多年,他仍記得當時微音在“街談”中寫道:“這樣佔街經營是不是有有關部門關照?”第二天一早,溫萬年將經營許可證、佔用道路證等證件帶上,直接去羊城晚報社找微音,解釋事情經過,既證明合法經營,也承認過失,更重要的是,説明無相關部門關照,除了一張張罰單。一天之後,微音再出了一篇文章,以“回信”的形式説明了情況,並提出“希望有關部門大力協助重新尋找經營場所,達到兩全其美”。

“初見微音先生,覺得他非常和善。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個體戶‘夾著尾巴’生存,他實事求是,從批評到呼吁,發出主流聲音,可以説是峰回路轉,無形中給了眾多個體戶支持,為我們贏得更多生存空間。”溫萬年説,後來廣州率先成立個體戶工會,在微音的支持下,《羊城晚報》頭條“三位一體”報道,即一篇報道、一篇《街談巷議》、一張照片,這種支持力度十分提振士氣。

如今説起微音,不少從個體戶起家的民營企業家不吝讚美。1990年1月,“大眾搬屋”作為全國最早出現的專業搬家公司在廣州成立,作為創始人,嚴銳忠做了許多努力,但前3個月幾乎沒有生意。合夥人離開,搬運車輛也準備出賣的時候,《羊城晚報》一篇報道,讓“大眾搬屋”起死回生,也讓人們看到羊晚對新鮮事物的態度。

“微音先生看了記者的報道後,第二天約我在勝利賓館飲早茶,問了許多問題了解這個新興行業,第二天一篇《大眾搬屋確為大眾搬屋》的‘街談’出現在頭版,我們好像登上了光榮榜一樣。”當年首見微音內心忐忑的年輕人,今天興奮地説起過往。

 提起“大眾搬屋”,廣州街坊可謂無人不曉,2004年還參與了白雲機場搬遷,搬遷前的演練,竟然如此“豪佔新機場”。記者 陳秋明 攝

力挺“星期六工程師”

“沒有科學技術,鄉鎮企業就很難起飛……‘星期六工程師’對四化建設有功,理應傳令嘉獎,為何還要遭受某些人的冷遇?沒理!”1985年,微音在《街談巷議》發表《合理又合法》一文,力挺業余時間“炒更”的科技人員,“科技人員在做好本職工作的情況下適當兼職,並取得合理報酬,這些,已有‘紅頭文件’為據,是謂合法;按勞取酬,也亦合理。”

李國雄是“星期六工程師”第一代獲益人之一。他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從小家裏訂《羊城晚報》,每天必看《街談巷議》,對微音最熟悉不過。“貼近民生,解放思想,啟迪民智,微音先生為改革開放搖旗吶喊。”李國雄説,只是沒想到有一天微音寫的內容,與自己如此密切相關。

改革開放,千帆競發。國家鼓勵企業發展技術,然而當時社會上技術人才捉襟見肘,技術力量幾乎為零的鄉鎮企業對人才極其渴望。

由于當時思想比較固化,技術人員只能固守崗位。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候,《羊城晚報》率先提出“星期六工程師”概念,李國雄説:“這對于社會來説,簡直是久旱逢甘雨。”

上世紀80年代初,李國雄大學畢業後,在廣州建築工程學校教土木工程應用學科,一個星期只有6個課時,有大量的空余時間。

他的許多學生畢業後走上建築係統的管理崗位,回過頭來邀請李國雄擔任技術顧問,于是在星期六或空閒時間,他常悄悄到廣州周邊鄉鎮“炒更”。

報道出來後,“星期六工程師”快速傳播。他最記得一個場景,當學校有人就“炒更”一事質疑他時,他一句話“微音都支持”就讓對方無話可説。從此他下鄉也不用再偷偷摸摸。

 廣州繁華的北京路上,企業店鋪林立,成為廣州的“打卡點”。記者 陳秋明 攝

惺惺相惜

劉婉玲:微音塑造了我

有人説我是羊城晚報社寫問題追蹤稿最多的記者之一。這些問題稿,多是因為上世紀80年代,急需落實知識分子政策而寫的。為何有這麼大的膽量呢?因為我及我的同事背靠著改革開放的新趨勢,背靠著深刻把握這一新趨勢的總編輯微音:記者發現好題材,微音及時拍板;記者在外面遇到麻煩,如果記者是對的,他會為之遮風擋雨。

記得寫“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時,微音就旗幟鮮明地支持我,幾乎每篇報道都配他的王牌欄目《街談巷議》。

交第一篇稿的時候,微音就連聲説了幾遍:“這個問題抓得好!”隨即決定換上它作當天報紙的頭條。

我通過一段時間在珠三角暗訪,寫了“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為“星期六工程師”正名。可以説,沒有“星期六工程師”,就很難有後來珠三角的繁榮。

“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因為有微音的撐腰和支持,“星期六工程師”一詞也成為改革開放的代名詞之一。

假如時光倒流,我背後沒有微音的巨大支持,就不會有那一係列的稿件,就沒有後來的我。

每逢5月,特別想您,微音先生!

微音( 右二) 走街串巷探民情 葉健強 攝

葉健強:跟著“老微”跑街

“老微”是我的恩師,到了退休年齡仍然童心未泯,還像小朋友一樣充滿好奇心,而且這種好奇心是本能的。遇到新鮮事物,他總要試一試,連羊城晚報記者採訪用的摩托車,他都要試下,感受“呼油即去”後,便大力支持報社採購摩托車供記者採訪用,以達到“新聞要快”的目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主張做新聞一定要到現場,因為到了現場,才會有更強烈的現場感。此外,還要從多個維度,問左問右,問出究竟。在我珍藏的一張照片中,是“老微”逛西關,見到一堆人在圍觀,他馬上走過去探究。他説,做記者見到人多聚集,不管什麼事都要過去看看發生什麼,有什麼新聞可做。

“老微”很接地氣,就算是飲早茶,都是坐不住的,喜歡到不同地方和別人聊聊天。我們一群當年青澀的“羊晚新兵”圍坐一起,在談笑風生的“老微”等老一輩報人言傳身教下,得以逐步成長。他説,親近平民生活,作品才有生命力,這也是貫穿“葉健強跑街”的宗旨。

莫丹濤:他的嚴謹影響後輩

我到羊城晚報時年僅23歲。被分配到校對組當校對員。校對組與要聞組是對門。微音當時是副總編輯,總是待在要聞編輯這邊。他似乎只對兩件事投注精力:一件事情是寫《街談巷議》短評;另一件事情就是與編輯或記者討論重點文章的選題。

微音寫的文章不長,很快。因為我們的報紙是中午12時前付印的,所以他一般9時前來到要聞組,隨即捧著一杯茶在辦公室中央的大球桌上伏案,開始邊看記者稿件的小樣邊寫稿。他的選題多半是前一日編前會敲定的,記者寫稿,“街談”引申。他的短評一般半個小時就寫好兩頁紙了,他一邊寫,我們校對組在另一邊校對。他非常尊重我們這幫小校對,有時字斟句酌地討論。

微音的字是比較飄逸的,總是不按格子寫,我們笑他是蟹爬,橫行霸道。他不以為忤,還得意洋洋説,男人字,要有霸氣。

後輩者言

新時代要求新聞工作者要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要政治過硬、本領高強、求實創新、能打勝仗。今天,羊城晚報人與讀者一起懷念微音,正是為了不忘初心,增強“四力”,開辟未來——

梁懌韜:微音年代推崇辦報要“反映生活,幹預生活,引導生活,豐富生活”。2018年“山竹”臺風襲擊廣州,我深入一線報道,還溝通多個部門,促成羊城晚報聯合廣州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發出清除災後垃圾的倡議,眾多單位與市民迅速響應。記者不只是報道者,還是事件的參與者。

張豪:大連女生出走,父親千裏尋女。記者陪同老父親輾轉廣州火車站、7個派出所,奔波4日,引發社會各界關注,老父終尋回愛女。“記者幫,幫解憂”,大連女孩父親送來錦旗。如今從“記者幫”到“眾幫”,愛心平臺應運而生。

李煥坤:雖是羊城晚報“記者幫”欄目中最年輕的記者,但我已入行近兩年。平均每周,我都要處理2-3個“記者幫”投訴,在一個個“幫”中,我會將成熟的案例形成新聞作品,服務社會。

微音大義

“(1958年)4月30日下午3點鐘,廣州郊區棠下農業社的社員們,興衝衝地扶老攜幼,齊集到村邊南口,等待著同毛主席會見。這時候,人們好像要比平日分外親熱,到處都是迎人的笑臉”

——《毛主席在棠下社》

“《羊城晚報》的復刊,就像一只報春的燕子,飛到千家萬戶去告訴人們:春來了!”

——《天時·地利·人和》

“要使‘才’真正發起來,除重視教育外,還要重視人才的培養、發掘與使用;重視排除埋沒人才、壓抑人才的無形絆腳石。恭喜發才!”

——《再議“恭喜發才”》

“人們都説喜歡懷舊,我也如是。懷舊的涵義之一,是緬懷前人為了創造美好生活而前仆後繼、英勇奮鬥的事跡,給人以激勵和鼓舞”

——《微音看人世》自序

“那天我看到街頭貼有一張廣告,題目叫‘病者福音’。一個姓馮的中醫在這幅廣告中説,他能根治白血病、胃病、腰椎肥大……而且療程短,不復發……此公應獲諾貝爾獎金”

——《廣州街頭掠影》

“昨天上午……記者候機時,偶然到機場綠茵餐廳附近的衛生間去了一趟。嘩!一進門,阿摩尼亞的氣味便迎面直衝……一個人來人往的南大門機場,連個衛生間也沒侍弄好,還談什麼發展旅遊業?”

——《這也是羊城“一景”》

“文章有官樣,官樣自有文章,文章與官樣結不解緣,不是‘斯文掃地’,便是聲價十倍了”

——1942年《官樣文章》

“我每逢提起筆來想寫一些‘芳心碎了’、‘淚灑單思地’……之類的肉麻的東西,來藉此勾引勾引一下讀者的魂魄……可是想到了桃色得這樣似乎有點太過不雅觀”

——1943年《寫作小感》

編輯:寶厷
數字報
微音宛在 薪火相繼 正聲不絕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2019-05-15

上世紀90年代,微音與少先隊員們交朋友    葉健強 攝

撰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獨立署名除外)

寫在前面

微音依舊長鳴

微音先生已經逝世15個年頭了,記得他的老讀者一定還有不少,而受惠于他的廣州市民一定還有更多。作為一位“社會問題評論家”,他每見城市有一善,即熱情傳揚,使之廣為人知;每見城市有一憾,即嚴加曝光,使之早日彌補。就像上世紀80年代初,微音呼吁對“星期六工程師”進行政策松綁,釋放科技能量,搞活中小企業;北京路健民藥店那個24小時全天候窗口,堅持近50年服務不間歇,至今還高懸著微音送給他們的口號“長夜裏不滅的燈光”,這已成為他們的一面旗幟。在我們這個塵世,至今還或深或淺地留有微音的印記。

從認識世界的角度説,新聞是易碎品,這些文章會很快過時的,但這只是看到最淺的一面。而真正帶著新聞人的良知與良願的文章,它影響民生,激濁揚清,推動進步,隨著時浪的推排,其影響力,已如鹽之在水,雖然形跡漸泯,實無處而不在。它縱然不能像文學作品那樣如礦物之結晶,貞剛而光輝;但其良效長在,惠澤人群。對于新聞人那一顆良心而言,那些所謂文章不朽之聲名,又何所希冀?又何足道哉?

微音作為一個紅色新聞人,一切名韁利鎖,早已打破。他是從革命者轉身而為新聞人的,可謂回翔文武,角色不同,但其中自有一貫之處,那就是澄清天下之志。年輕時參加革命,投筆從戎,從抗日救國,到推翻國民黨反動政權,進行“武器的批判”;新中國成立之後,解甲從文,依然拿起“批判的武器”,批評社會不良現象,解除舊觀念的禁錮,繼續推動社會的文明進步。

微音的文章,本不是用來幫助我們認識世界的,他是用來改造世界的:一條街道的水浸之害,一個基層人士的不公平待遇,一條村子的“小國之君”的肆虐,一個地區的假貨輸出,等等,都在他的疾呼之下,得以遏止或改變。他的文章是有效力的,他所寫的文章代表了羊城晚報的正義之聲。

微音往矣,新聞長青。微音等紅色新聞人的新聞理想像基因一般深植于羊城晚報人心中,微音不應絕響,微音理應長鳴。(林琴西)

惠澤人間

提起微音,沒有一個《羊城晚報》老讀者會忘記他。他是一個用筆來為老百姓説話的新聞人。當年他被評為“廣州市十大公仆”之一,是實至名歸的。如今他已逝去15年了,但他為市民所做的一切,已經刻入這個城市成長的年輪,成為老百姓記憶的一部分——

 “勝記”溫萬年(中)致富不忘敬老,2009年為長者街坊賀中秋。記者 陳秋明 攝

長夜裏不滅的燈光

5月13日,21時45分,廣州越秀區北京路。健民醫藥藥房關門,旁邊的“健民醫藥24小時窗口”開窗。這一開一關的默契已經持續了47年之久。

21時57分,住在附近的方先生過來買酚酞片;59分,收工遲了的陳先生問起有無清熱消炎藥;22時,環衛工李昌秀穿著拖鞋過來買藥,她丈夫突發頭痛;零時04分,王小姐和家人來到窗口,她的小孩正發燒;零時06分,盧先生來為懷孕的妻子買開塞露……

時間一分一分推移,北京路上從熙熙攘攘到人流稀疏。眾多街燈中,“長夜裏不滅的燈光”,為著急買藥的人提供了指引。

今年80多歲的健民醫藥退休老領導胡紹民一説起微音,仍然興奮:“羊城晚報是最早關注健民醫藥24小時窗口的媒體!(微音的)文章一出,公司上下很振奮,我們的工作被微音關注到了。”他説,1996年之後,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個窗口,增加了他們堅持24小時服務的信心。

微音文章《長夜裏不滅的燈光》

一個被無數健民人翻看過的文件夾,依然保留著微音在1996年5月2日以及2000年9月13日的《街談巷議》,兩篇《羊城晚報》報道兩次點讚健民醫藥的這個窗口,而1996年的“街談”標題便是《長夜裏不滅的燈光》。文中提及,微音在上世紀70年代便聽聞廣州健民藥房實行晝夜服務,他一次致電為朋友咨詢,正好證實這個窗口24小時服務並未中輟。

廣州健民醫藥成立于1952年,現為中華老字號企業。現任健民醫藥黨支部書記、執行董事徐愛華想起了當年的入職培訓,微音的評論成為企業文化傳承的一部分,一代一代健民人從中認識企業如何惠民、便民。

上世紀70年代,老百姓缺醫少藥,北京路上的健民藥房幾乎輻射廣州市,每到晚上9時許藥店關門時刻,通常因人多“關不了門”。這個窗口便應需而生。2000年左右,許多同行聞訊前來考察,以吸取廣州公共服務先進經驗,徐愛華又一次想起微音的文章,她將“夜間售藥部”的門面標簽直接改為“長夜永不滅的燈光”,更貼近老百姓需求。

他們的企業文化催生了24小時窗口,微音的點讚與概括,不僅幫助他們完善了服務,還直接反哺了企業精神,“長夜永不滅的燈光”成為健民這個窗口的“旗幟”。

跨越兩個世紀的長夜燈,讓多少市民受惠其間,多少故事發生于此 記者 陳秋明 攝

為個體戶鳴鑼開道

30多年前,微音在主流媒體上為個體戶發聲,許多人深受鼓舞,久久回響。

越秀區五月花廣場的一家茶樓裏,勝記飯店的創始人溫萬年一邊嘆茶,一邊將上世紀80年代與微音初次相識的故事娓娓道來:當時他30來歲,投身個體戶創業大潮,在靖海路與長堤大馬路交界處擺攤做生意,取名“勝記”。

這個地方在人民街劃定的個體戶擺攤范圍內。隨著生意做大,飯桌與顧客常常擠佔了人行道,行人通過不得不走到馬路上。常路過該地的微音就此寫了一篇批評性文章。“當時幾乎每個人都看《羊城晚報》,拿到報紙首先就看微音先生的‘街談’,文章一出,‘殺傷力’很大,我們馬上停業自行整改,當晚就有政府部門的人過來檢查。”溫萬年説。

時隔多年,他仍記得當時微音在“街談”中寫道:“這樣佔街經營是不是有有關部門關照?”第二天一早,溫萬年將經營許可證、佔用道路證等證件帶上,直接去羊城晚報社找微音,解釋事情經過,既證明合法經營,也承認過失,更重要的是,説明無相關部門關照,除了一張張罰單。一天之後,微音再出了一篇文章,以“回信”的形式説明了情況,並提出“希望有關部門大力協助重新尋找經營場所,達到兩全其美”。

“初見微音先生,覺得他非常和善。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個體戶‘夾著尾巴’生存,他實事求是,從批評到呼吁,發出主流聲音,可以説是峰回路轉,無形中給了眾多個體戶支持,為我們贏得更多生存空間。”溫萬年説,後來廣州率先成立個體戶工會,在微音的支持下,《羊城晚報》頭條“三位一體”報道,即一篇報道、一篇《街談巷議》、一張照片,這種支持力度十分提振士氣。

如今説起微音,不少從個體戶起家的民營企業家不吝讚美。1990年1月,“大眾搬屋”作為全國最早出現的專業搬家公司在廣州成立,作為創始人,嚴銳忠做了許多努力,但前3個月幾乎沒有生意。合夥人離開,搬運車輛也準備出賣的時候,《羊城晚報》一篇報道,讓“大眾搬屋”起死回生,也讓人們看到羊晚對新鮮事物的態度。

“微音先生看了記者的報道後,第二天約我在勝利賓館飲早茶,問了許多問題了解這個新興行業,第二天一篇《大眾搬屋確為大眾搬屋》的‘街談’出現在頭版,我們好像登上了光榮榜一樣。”當年首見微音內心忐忑的年輕人,今天興奮地説起過往。

 提起“大眾搬屋”,廣州街坊可謂無人不曉,2004年還參與了白雲機場搬遷,搬遷前的演練,竟然如此“豪佔新機場”。記者 陳秋明 攝

力挺“星期六工程師”

“沒有科學技術,鄉鎮企業就很難起飛……‘星期六工程師’對四化建設有功,理應傳令嘉獎,為何還要遭受某些人的冷遇?沒理!”1985年,微音在《街談巷議》發表《合理又合法》一文,力挺業余時間“炒更”的科技人員,“科技人員在做好本職工作的情況下適當兼職,並取得合理報酬,這些,已有‘紅頭文件’為據,是謂合法;按勞取酬,也亦合理。”

李國雄是“星期六工程師”第一代獲益人之一。他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從小家裏訂《羊城晚報》,每天必看《街談巷議》,對微音最熟悉不過。“貼近民生,解放思想,啟迪民智,微音先生為改革開放搖旗吶喊。”李國雄説,只是沒想到有一天微音寫的內容,與自己如此密切相關。

改革開放,千帆競發。國家鼓勵企業發展技術,然而當時社會上技術人才捉襟見肘,技術力量幾乎為零的鄉鎮企業對人才極其渴望。

由于當時思想比較固化,技術人員只能固守崗位。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候,《羊城晚報》率先提出“星期六工程師”概念,李國雄説:“這對于社會來説,簡直是久旱逢甘雨。”

上世紀80年代初,李國雄大學畢業後,在廣州建築工程學校教土木工程應用學科,一個星期只有6個課時,有大量的空余時間。

他的許多學生畢業後走上建築係統的管理崗位,回過頭來邀請李國雄擔任技術顧問,于是在星期六或空閒時間,他常悄悄到廣州周邊鄉鎮“炒更”。

報道出來後,“星期六工程師”快速傳播。他最記得一個場景,當學校有人就“炒更”一事質疑他時,他一句話“微音都支持”就讓對方無話可説。從此他下鄉也不用再偷偷摸摸。

 廣州繁華的北京路上,企業店鋪林立,成為廣州的“打卡點”。記者 陳秋明 攝

惺惺相惜

劉婉玲:微音塑造了我

有人説我是羊城晚報社寫問題追蹤稿最多的記者之一。這些問題稿,多是因為上世紀80年代,急需落實知識分子政策而寫的。為何有這麼大的膽量呢?因為我及我的同事背靠著改革開放的新趨勢,背靠著深刻把握這一新趨勢的總編輯微音:記者發現好題材,微音及時拍板;記者在外面遇到麻煩,如果記者是對的,他會為之遮風擋雨。

記得寫“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時,微音就旗幟鮮明地支持我,幾乎每篇報道都配他的王牌欄目《街談巷議》。

交第一篇稿的時候,微音就連聲説了幾遍:“這個問題抓得好!”隨即決定換上它作當天報紙的頭條。

我通過一段時間在珠三角暗訪,寫了“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為“星期六工程師”正名。可以説,沒有“星期六工程師”,就很難有後來珠三角的繁榮。

“星期六工程師”係列報道因為有微音的撐腰和支持,“星期六工程師”一詞也成為改革開放的代名詞之一。

假如時光倒流,我背後沒有微音的巨大支持,就不會有那一係列的稿件,就沒有後來的我。

每逢5月,特別想您,微音先生!

微音( 右二) 走街串巷探民情 葉健強 攝

葉健強:跟著“老微”跑街

“老微”是我的恩師,到了退休年齡仍然童心未泯,還像小朋友一樣充滿好奇心,而且這種好奇心是本能的。遇到新鮮事物,他總要試一試,連羊城晚報記者採訪用的摩托車,他都要試下,感受“呼油即去”後,便大力支持報社採購摩托車供記者採訪用,以達到“新聞要快”的目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主張做新聞一定要到現場,因為到了現場,才會有更強烈的現場感。此外,還要從多個維度,問左問右,問出究竟。在我珍藏的一張照片中,是“老微”逛西關,見到一堆人在圍觀,他馬上走過去探究。他説,做記者見到人多聚集,不管什麼事都要過去看看發生什麼,有什麼新聞可做。

“老微”很接地氣,就算是飲早茶,都是坐不住的,喜歡到不同地方和別人聊聊天。我們一群當年青澀的“羊晚新兵”圍坐一起,在談笑風生的“老微”等老一輩報人言傳身教下,得以逐步成長。他説,親近平民生活,作品才有生命力,這也是貫穿“葉健強跑街”的宗旨。

莫丹濤:他的嚴謹影響後輩

我到羊城晚報時年僅23歲。被分配到校對組當校對員。校對組與要聞組是對門。微音當時是副總編輯,總是待在要聞編輯這邊。他似乎只對兩件事投注精力:一件事情是寫《街談巷議》短評;另一件事情就是與編輯或記者討論重點文章的選題。

微音寫的文章不長,很快。因為我們的報紙是中午12時前付印的,所以他一般9時前來到要聞組,隨即捧著一杯茶在辦公室中央的大球桌上伏案,開始邊看記者稿件的小樣邊寫稿。他的選題多半是前一日編前會敲定的,記者寫稿,“街談”引申。他的短評一般半個小時就寫好兩頁紙了,他一邊寫,我們校對組在另一邊校對。他非常尊重我們這幫小校對,有時字斟句酌地討論。

微音的字是比較飄逸的,總是不按格子寫,我們笑他是蟹爬,橫行霸道。他不以為忤,還得意洋洋説,男人字,要有霸氣。

後輩者言

新時代要求新聞工作者要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要政治過硬、本領高強、求實創新、能打勝仗。今天,羊城晚報人與讀者一起懷念微音,正是為了不忘初心,增強“四力”,開辟未來——

梁懌韜:微音年代推崇辦報要“反映生活,幹預生活,引導生活,豐富生活”。2018年“山竹”臺風襲擊廣州,我深入一線報道,還溝通多個部門,促成羊城晚報聯合廣州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發出清除災後垃圾的倡議,眾多單位與市民迅速響應。記者不只是報道者,還是事件的參與者。

張豪:大連女生出走,父親千裏尋女。記者陪同老父親輾轉廣州火車站、7個派出所,奔波4日,引發社會各界關注,老父終尋回愛女。“記者幫,幫解憂”,大連女孩父親送來錦旗。如今從“記者幫”到“眾幫”,愛心平臺應運而生。

李煥坤:雖是羊城晚報“記者幫”欄目中最年輕的記者,但我已入行近兩年。平均每周,我都要處理2-3個“記者幫”投訴,在一個個“幫”中,我會將成熟的案例形成新聞作品,服務社會。

微音大義

“(1958年)4月30日下午3點鐘,廣州郊區棠下農業社的社員們,興衝衝地扶老攜幼,齊集到村邊南口,等待著同毛主席會見。這時候,人們好像要比平日分外親熱,到處都是迎人的笑臉”

——《毛主席在棠下社》

“《羊城晚報》的復刊,就像一只報春的燕子,飛到千家萬戶去告訴人們:春來了!”

——《天時·地利·人和》

“要使‘才’真正發起來,除重視教育外,還要重視人才的培養、發掘與使用;重視排除埋沒人才、壓抑人才的無形絆腳石。恭喜發才!”

——《再議“恭喜發才”》

“人們都説喜歡懷舊,我也如是。懷舊的涵義之一,是緬懷前人為了創造美好生活而前仆後繼、英勇奮鬥的事跡,給人以激勵和鼓舞”

——《微音看人世》自序

“那天我看到街頭貼有一張廣告,題目叫‘病者福音’。一個姓馮的中醫在這幅廣告中説,他能根治白血病、胃病、腰椎肥大……而且療程短,不復發……此公應獲諾貝爾獎金”

——《廣州街頭掠影》

“昨天上午……記者候機時,偶然到機場綠茵餐廳附近的衛生間去了一趟。嘩!一進門,阿摩尼亞的氣味便迎面直衝……一個人來人往的南大門機場,連個衛生間也沒侍弄好,還談什麼發展旅遊業?”

——《這也是羊城“一景”》

“文章有官樣,官樣自有文章,文章與官樣結不解緣,不是‘斯文掃地’,便是聲價十倍了”

——1942年《官樣文章》

“我每逢提起筆來想寫一些‘芳心碎了’、‘淚灑單思地’……之類的肉麻的東西,來藉此勾引勾引一下讀者的魂魄……可是想到了桃色得這樣似乎有點太過不雅觀”

——1943年《寫作小感》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