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舊船票”登不上各國“新客船”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13 21:51

  有一本世界名著,美國人應該拿來讀一讀。200年前,英國著名作家簡 奧斯丁在這部名為《傲慢與偏見》一書裏,表達了一個思想:傲慢讓別人無法來愛我,偏見讓我無法去愛別人。今天的少數美國政客,好像就是奧斯丁要抨擊的對象。

  先説説“傲慢”。

  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中,美方突然漫天要價、極限施壓,再一次暴露出霸淩嘴臉、強權手段。既然是蹉商,就得有誠意,平等議事、有商有量、互諒互讓,最終達成雙贏。取消全部加徵關稅、不隨意改變貿易採購數字、協議文本必須平衡,這是基本條件,也是中方的底線,但美方突變的強硬態度,損害了中美雙方和全球利益,也違反了美國在世貿組織的國際義務,更是對多邊貿易規則的公然挑釁。從美方一係列表現來看,“美國優先”的旗子倒是豎起來了,但“美國戰艦”卻橫衝直撞,破壞國際規則和別國利益,搞得腥風血雨的。

  梳理一下,美方的做法不外乎“兩個不”——一不高興就制裁,一言不合就退群。

  比方説,“制裁”,制裁俄羅斯、朝鮮、古巴、尼加拉瓜、土耳其、伊朗、委內瑞拉,等等,幹涉敘利亞,報復加拿大,挑鬥歐洲,搞亂中東,可謂四處點火、到處攪局,整個兒一想與世界為敵的節奏,世界有你不安寧。

  再比方説,“退群”,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武器貿易條約、中導條約、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萬國郵政聯盟等,退群多少數不清,還有多少要退也不知道,搞得各方兄弟們口瞪目呆的。“退群容易建群難”,那些個簽訂協議需要照顧各方利益,有的經過了漫長而艱苦的談判,而撕毀卻在分分鐘。退群就是棄市,“不跟你玩兒”就是放棄和推卸責任。雖然還談不上“美國退群、各國遭殃”,但“美國優先”卻讓世界“憂”先了。

  美方憑啥指責中國“倒退”?你開著“美國戰艦”,打著“美國優先”旗子,但經常打錯方向舵、挂倒檔,這是開歷史的倒車,你知道麼?不錯,你的確是頭號世界強國,但你的強大,不是來自世界各地人才精英的貢獻麼?你的自信,不是來自引以為傲的多元價值觀麼?單打獨鬥唱獨角戲,關門獨院搞閉門造車,拿自制的船票硬擠別人的船,是倒行逆施。既照顧彼此關切,又關注共同利益,這才是人類共同命運健康發展的基礎。以搞亂世界為己任,不按常規常理出牌,把推特當做亂噴的痰盂,並不是文明人的作為。無視國際秩序和多邊治理規則,把聯合國機構和國際社會不當回事兒,不是“狂妄症”就是“自閉症”患者。

  世界不是只有美國人的世界,地球不是美國人抱在手裏獨玩兒的橄欖球,美國總統也歷來當不成地球的“球長”。規則要各國共同制定,秩序要大家共同維護,你一把美制尺子量得完整個地球?自制“舊船票”的美國,肯定登不上各國發展的“新客船”,更駛不進全球化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航程。

  這是一種“美國式傲慢”。

  傲慢看世界,偏見看中國,似乎是少數美國政客的專利。

  再説説“偏見”。

  最近,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老調重彈,稱中美關係是“文明較量”“文明衝突”,説中國是美國第一次面對的“非白種人”強有力對手;最近,美國國務卿邁克 蓬佩奧也挑唆英方要對“一帶一路”保持警惕並發聲反對。這兩個“最近”,還會有N個“最近”,暴露了美國少數政客“零和博弈”“叢林法則”的思維根深蒂固,這是對中國的習慣式偏見。看看美國主流媒體的版面、頁面上的吐槽,這種“美國式偏見”也讓美國人民、美國企業家嘗到了“美國戰車”被誤導的苦味兒。

  中國人其實對美國人也不能説沒有某種“偏見”,比方説,認為美國人愛“一根筋”、愛“天真”。我倒是想奉勸少數美國政客,別“一根筋”地指望中國人民會用核心利益和原則問題來交換什麼,別“天真”地幻想中國人會含淚忍辱地吞下別人種下的苦果。

  “美國式偏見”當休矣!

  遙想當年,從抗日戰爭末期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5年間,中國人民趕走了日本侵略者、打敗了國民黨反動派,取得中國人民革命的勝利,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指出,“整個美帝國主義在中國人民中的威信已經破産了,美國的白皮書,就是一部破産的記錄”;朝鮮戰爭、臺海危機,20多年間中國與美國的較量從未停歇;孤立中國、封鎖中國、冷戰中國,但中國怕你了麼?1993年銀河號事件,1999年炸我使館,2001年南海撞我軍機……,你想讓我吞下苦果麼?近年來,美方隔岸對陣,想以勢壓人,對我經濟施壓、政治攻詰、外交圍堵、人權指責、文化打壓、科技封鎖,你想我一忍再忍麼?歷史這樣一路數來,中國人愛好和平但不怕鬥爭,敢戰方能言和,中國人打不怕、不怕打,還怕不打呢,你願打、我奉陪!中國有一句人人從小就會唱的歌詞,叫做“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

  和則兩利,鬥則俱傷,不是我對你沒有“偏見”,是我比你更有遠見。

  行文到此,想起還有一本書,建議美國人也讀一讀。美國著名作家西奧多 德萊塞在這部名為《美國悲劇》經典小説中,刻畫了利己主義思想惡性膨脹的人物形象克萊德走向毀滅的過程,“要千萬注意啊!哦,要千萬注意啊,別由于假想之中認為駁斥不倒的證據,就讓一些錯誤了的判斷害得你們懷有偏見”。用書中的這句話敬告少數美國政客,再恰當不過了,但願當今的“克萊德們”不要從“傲慢與偏見”走向“美國悲劇”。

  近一個半世紀前,法國巴黎公社領導人歐仁·鮑狄埃在《國際歌》中寫道,“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翻譯成今天的話就是,各國攜手,一起推動全球化進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壯麗航程一定會實現。這個偉大的新航程一定會拒絕“舊船票”,美國只有糾正自己的航向才是真正正確的選擇。

  我們也要感謝美國,再一次讓中國人隔空看清了太平洋對岸的風景,再一次增強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中國人民的強國志。每遇外敵,必有自強。

編輯:木東
數字報
美國“舊船票”登不上各國“新客船”
觀察者網  作者:  2019-05-13

  有一本世界名著,美國人應該拿來讀一讀。200年前,英國著名作家簡 奧斯丁在這部名為《傲慢與偏見》一書裏,表達了一個思想:傲慢讓別人無法來愛我,偏見讓我無法去愛別人。今天的少數美國政客,好像就是奧斯丁要抨擊的對象。

  先説説“傲慢”。

  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中,美方突然漫天要價、極限施壓,再一次暴露出霸淩嘴臉、強權手段。既然是蹉商,就得有誠意,平等議事、有商有量、互諒互讓,最終達成雙贏。取消全部加徵關稅、不隨意改變貿易採購數字、協議文本必須平衡,這是基本條件,也是中方的底線,但美方突變的強硬態度,損害了中美雙方和全球利益,也違反了美國在世貿組織的國際義務,更是對多邊貿易規則的公然挑釁。從美方一係列表現來看,“美國優先”的旗子倒是豎起來了,但“美國戰艦”卻橫衝直撞,破壞國際規則和別國利益,搞得腥風血雨的。

  梳理一下,美方的做法不外乎“兩個不”——一不高興就制裁,一言不合就退群。

  比方説,“制裁”,制裁俄羅斯、朝鮮、古巴、尼加拉瓜、土耳其、伊朗、委內瑞拉,等等,幹涉敘利亞,報復加拿大,挑鬥歐洲,搞亂中東,可謂四處點火、到處攪局,整個兒一想與世界為敵的節奏,世界有你不安寧。

  再比方説,“退群”,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武器貿易條約、中導條約、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萬國郵政聯盟等,退群多少數不清,還有多少要退也不知道,搞得各方兄弟們口瞪目呆的。“退群容易建群難”,那些個簽訂協議需要照顧各方利益,有的經過了漫長而艱苦的談判,而撕毀卻在分分鐘。退群就是棄市,“不跟你玩兒”就是放棄和推卸責任。雖然還談不上“美國退群、各國遭殃”,但“美國優先”卻讓世界“憂”先了。

  美方憑啥指責中國“倒退”?你開著“美國戰艦”,打著“美國優先”旗子,但經常打錯方向舵、挂倒檔,這是開歷史的倒車,你知道麼?不錯,你的確是頭號世界強國,但你的強大,不是來自世界各地人才精英的貢獻麼?你的自信,不是來自引以為傲的多元價值觀麼?單打獨鬥唱獨角戲,關門獨院搞閉門造車,拿自制的船票硬擠別人的船,是倒行逆施。既照顧彼此關切,又關注共同利益,這才是人類共同命運健康發展的基礎。以搞亂世界為己任,不按常規常理出牌,把推特當做亂噴的痰盂,並不是文明人的作為。無視國際秩序和多邊治理規則,把聯合國機構和國際社會不當回事兒,不是“狂妄症”就是“自閉症”患者。

  世界不是只有美國人的世界,地球不是美國人抱在手裏獨玩兒的橄欖球,美國總統也歷來當不成地球的“球長”。規則要各國共同制定,秩序要大家共同維護,你一把美制尺子量得完整個地球?自制“舊船票”的美國,肯定登不上各國發展的“新客船”,更駛不進全球化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航程。

  這是一種“美國式傲慢”。

  傲慢看世界,偏見看中國,似乎是少數美國政客的專利。

  再説説“偏見”。

  最近,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老調重彈,稱中美關係是“文明較量”“文明衝突”,説中國是美國第一次面對的“非白種人”強有力對手;最近,美國國務卿邁克 蓬佩奧也挑唆英方要對“一帶一路”保持警惕並發聲反對。這兩個“最近”,還會有N個“最近”,暴露了美國少數政客“零和博弈”“叢林法則”的思維根深蒂固,這是對中國的習慣式偏見。看看美國主流媒體的版面、頁面上的吐槽,這種“美國式偏見”也讓美國人民、美國企業家嘗到了“美國戰車”被誤導的苦味兒。

  中國人其實對美國人也不能説沒有某種“偏見”,比方説,認為美國人愛“一根筋”、愛“天真”。我倒是想奉勸少數美國政客,別“一根筋”地指望中國人民會用核心利益和原則問題來交換什麼,別“天真”地幻想中國人會含淚忍辱地吞下別人種下的苦果。

  “美國式偏見”當休矣!

  遙想當年,從抗日戰爭末期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5年間,中國人民趕走了日本侵略者、打敗了國民黨反動派,取得中國人民革命的勝利,毛澤東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指出,“整個美帝國主義在中國人民中的威信已經破産了,美國的白皮書,就是一部破産的記錄”;朝鮮戰爭、臺海危機,20多年間中國與美國的較量從未停歇;孤立中國、封鎖中國、冷戰中國,但中國怕你了麼?1993年銀河號事件,1999年炸我使館,2001年南海撞我軍機……,你想讓我吞下苦果麼?近年來,美方隔岸對陣,想以勢壓人,對我經濟施壓、政治攻詰、外交圍堵、人權指責、文化打壓、科技封鎖,你想我一忍再忍麼?歷史這樣一路數來,中國人愛好和平但不怕鬥爭,敢戰方能言和,中國人打不怕、不怕打,還怕不打呢,你願打、我奉陪!中國有一句人人從小就會唱的歌詞,叫做“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

  和則兩利,鬥則俱傷,不是我對你沒有“偏見”,是我比你更有遠見。

  行文到此,想起還有一本書,建議美國人也讀一讀。美國著名作家西奧多 德萊塞在這部名為《美國悲劇》經典小説中,刻畫了利己主義思想惡性膨脹的人物形象克萊德走向毀滅的過程,“要千萬注意啊!哦,要千萬注意啊,別由于假想之中認為駁斥不倒的證據,就讓一些錯誤了的判斷害得你們懷有偏見”。用書中的這句話敬告少數美國政客,再恰當不過了,但願當今的“克萊德們”不要從“傲慢與偏見”走向“美國悲劇”。

  近一個半世紀前,法國巴黎公社領導人歐仁·鮑狄埃在《國際歌》中寫道,“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翻譯成今天的話就是,各國攜手,一起推動全球化進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壯麗航程一定會實現。這個偉大的新航程一定會拒絕“舊船票”,美國只有糾正自己的航向才是真正正確的選擇。

  我們也要感謝美國,再一次讓中國人隔空看清了太平洋對岸的風景,再一次增強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中國人民的強國志。每遇外敵,必有自強。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