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戶口、土地、收入將有這些變化 來看權威解讀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金磊 發表時間:2019-05-07 08:45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7日電(記者 李金磊)中共中央、國務院5日對外發布《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係的意見》,這份9000多字的重磅文件,未來會對你我的戶口、土地、收入有重要影響。來看權威解讀。

戶口

——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意見》設定了“到2022年城市落戶限制逐步消除”的目標,並要求“有力有序有效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數據顯示,截至2018底,仍有2.26億已成為城鎮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戶城市的農業轉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級以上的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因此,需要推動大中小城市放開放寬落戶限制。

根據發改委今年4月份發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

5月6日,國家發改委召開專題新聞發布會,介紹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係有關情況,並回答記者提問。中新網記者 李金磊 攝

哪些人是重點群體?發改委規劃司司長陳亞軍6日表示,解決農民工的落戶問題首先是堅持存量優先、帶動增量的原則。存量優先就是指已經在城市長期就業、工作、居住的這部分農業轉移人口,特別是舉家遷徙的,還有新生代農民工,以及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人口。

“這些重點人群才是落戶的重點,而不是説片面的去搶人才。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層次的人口,絕不能搞選擇性落戶。”陳亞軍説。

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蔡繼明認為,戶籍制度改革要惠及各個階層,不能搞選擇性改革,只盯住所謂高端人才。要把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作為重點落戶群體。

放寬落戶不等于放松對房地産的調控。”陳亞軍表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定位是必須堅持、不能動搖的。同時,消除城市落戶的限制並不是放棄對人口的因城施策。

陳亞軍指出,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更多的通過優化積分落戶的政策來調控人口,既要留下願意來城市發展、能為城市做出貢獻的人口,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的蔓延。個別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還是要嚴格把握好人口總量控制的這條線,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引導人口合理的流動和分布,防止“大城市病”的發生。

土地

——閒置宅基地可轉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

《意見》提出了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幹舉措,包括三大方面:改革完善農村承包地制度、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

在改革完善農村承包地制度方面,保持農村土地承包關係穩定並長久不變,落實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再延長30年政策。加快完成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

在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方面,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鼓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及其成員盤活利用閒置宅基地和閒置房屋。

在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方面允許村集體在農民自願前提下,依法把有償收回的閒置宅基地、廢棄的集體公益性建設用地轉變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

發改委規劃司城鄉融合發展處處長劉春雨表示,需要注意的是城裏人到農村買宅基地的口子不能開,按規劃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的原則不能突破,嚴格禁止下鄉利用農村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

劉春雨指出,要嚴格守住土地所有制的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不能把集體所有制改沒了、耕地改少了、農民利益受損了。要以維護農民的基本權益為底線,絕不能代替農民作主,不能強迫農民選擇,要真正讓農民得到改革的紅利。

收入

——統籌提高四個方面收入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69,比上年縮小0.02。

陳亞軍説,雖然城鄉居民收入比從最高點的2007年3.14倍,持續下降到2012年的2.88倍,進而下降到2018年的2.69倍,但近幾年的縮小幅度逐漸收窄,農民持續增收面臨比較大的挑戰。

如何真正實現讓農民富起來,農民的“錢袋子”鼓起來?為此,《意見》提出,拓寬農民增收渠道,促進農民收入持續增長,持續縮小城鄉居民生活水平差距。統籌提高農民的工資性、經營性、財産性、轉移性四個方面的收入。

在工資性收入方面,《意見》提出,規范招工用人制度,消除一切就業歧視,健全農民工勞動權益保護機制,落實農民工與城鎮職工平等就業制度。健全城鄉均等的公共就業創業服務制度,努力增加就業崗位和創業機會。

在經營性收入方面,劉春雨表示,既要完善財政、信貸、保險、用地等政策,降低農業成本、提高農業收入;又要提高職業農民技能,培育發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統籌提高農業效益和農民收入。

在財産性收入方面,劉春雨表示,要以市場化改革為導向,推動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加快完成農村集體資産的清産核資,並且把經營性資産量化到集體成員,提高農民財産性收入,推動農村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

在轉移性收入方面,《意見》提出,完善對農民直接補貼政策,健全生産者補貼制度,逐步擴大覆蓋范圍。在統籌整合涉農資金基礎上,探索建立普惠性農民補貼長效機制。(完)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你的戶口、土地、收入將有這些變化 來看權威解讀
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金磊  2019-05-07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7日電(記者 李金磊)中共中央、國務院5日對外發布《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係的意見》,這份9000多字的重磅文件,未來會對你我的戶口、土地、收入有重要影響。來看權威解讀。

戶口

——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意見》設定了“到2022年城市落戶限制逐步消除”的目標,並要求“有力有序有效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數據顯示,截至2018底,仍有2.26億已成為城鎮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戶城市的農業轉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級以上的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因此,需要推動大中小城市放開放寬落戶限制。

根據發改委今年4月份發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

5月6日,國家發改委召開專題新聞發布會,介紹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係有關情況,並回答記者提問。中新網記者 李金磊 攝

哪些人是重點群體?發改委規劃司司長陳亞軍6日表示,解決農民工的落戶問題首先是堅持存量優先、帶動增量的原則。存量優先就是指已經在城市長期就業、工作、居住的這部分農業轉移人口,特別是舉家遷徙的,還有新生代農民工,以及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人口。

“這些重點人群才是落戶的重點,而不是説片面的去搶人才。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層次的人口,絕不能搞選擇性落戶。”陳亞軍説。

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蔡繼明認為,戶籍制度改革要惠及各個階層,不能搞選擇性改革,只盯住所謂高端人才。要把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作為重點落戶群體。

放寬落戶不等于放松對房地産的調控。”陳亞軍表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定位是必須堅持、不能動搖的。同時,消除城市落戶的限制並不是放棄對人口的因城施策。

陳亞軍指出,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更多的通過優化積分落戶的政策來調控人口,既要留下願意來城市發展、能為城市做出貢獻的人口,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的蔓延。個別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還是要嚴格把握好人口總量控制的這條線,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引導人口合理的流動和分布,防止“大城市病”的發生。

土地

——閒置宅基地可轉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

《意見》提出了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幹舉措,包括三大方面:改革完善農村承包地制度、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

在改革完善農村承包地制度方面,保持農村土地承包關係穩定並長久不變,落實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再延長30年政策。加快完成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

在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方面,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鼓勵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及其成員盤活利用閒置宅基地和閒置房屋。

在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方面允許村集體在農民自願前提下,依法把有償收回的閒置宅基地、廢棄的集體公益性建設用地轉變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

發改委規劃司城鄉融合發展處處長劉春雨表示,需要注意的是城裏人到農村買宅基地的口子不能開,按規劃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的原則不能突破,嚴格禁止下鄉利用農村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

劉春雨指出,要嚴格守住土地所有制的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不能把集體所有制改沒了、耕地改少了、農民利益受損了。要以維護農民的基本權益為底線,絕不能代替農民作主,不能強迫農民選擇,要真正讓農民得到改革的紅利。

收入

——統籌提高四個方面收入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69,比上年縮小0.02。

陳亞軍説,雖然城鄉居民收入比從最高點的2007年3.14倍,持續下降到2012年的2.88倍,進而下降到2018年的2.69倍,但近幾年的縮小幅度逐漸收窄,農民持續增收面臨比較大的挑戰。

如何真正實現讓農民富起來,農民的“錢袋子”鼓起來?為此,《意見》提出,拓寬農民增收渠道,促進農民收入持續增長,持續縮小城鄉居民生活水平差距。統籌提高農民的工資性、經營性、財産性、轉移性四個方面的收入。

在工資性收入方面,《意見》提出,規范招工用人制度,消除一切就業歧視,健全農民工勞動權益保護機制,落實農民工與城鎮職工平等就業制度。健全城鄉均等的公共就業創業服務制度,努力增加就業崗位和創業機會。

在經營性收入方面,劉春雨表示,既要完善財政、信貸、保險、用地等政策,降低農業成本、提高農業收入;又要提高職業農民技能,培育發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統籌提高農業效益和農民收入。

在財産性收入方面,劉春雨表示,要以市場化改革為導向,推動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加快完成農村集體資産的清産核資,並且把經營性資産量化到集體成員,提高農民財産性收入,推動農村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

在轉移性收入方面,《意見》提出,完善對農民直接補貼政策,健全生産者補貼制度,逐步擴大覆蓋范圍。在統籌整合涉農資金基礎上,探索建立普惠性農民補貼長效機制。(完)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