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車指標也拿去租賃?廣州法院:協議無效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4-18 15:23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闞倩報道:廣州市實行車輛限購限行,購車指標已成為稀缺資源。一些無購車指標的人採取向有指標但不用車的人租賃指標的方法,以規避政府車輛調控政策。部分二手車從業機構看中這其中的利益,也發展起購車指標租賃業務。那麼,購車指標租賃合同究竟是否有效?又可能帶來哪些法律風險?本案入選廣州法院2018年度十大商事典型案例。廣州中院今天(4月18日)上午公布了這一案例。

車主私自出租購車指標

朱某是二手車車行人員,專門從事租用購車指標業務。2017年5月,陳先生與朱某約定,朱某租用陳先生名下的一個購車指標,租金可以按每年使用費4000元或按每次過戶租金500元方式支付。朱某可反復使用該指標,也即該指標可使用在不同的車輛上,若按後者方式支付租金,則車輛每過戶一次,就需要支付一次租金500元。陳先生聲稱未收取任何租金或使用費。

在簽訂上述協議的當天,朱某用陳先生名下的指標購置車輛。兩人還協議,朱某應在陳先生要用指標時盡快歸還。一年後,陳先生多次催促要求歸還指標,朱某拒不歸還。

2018年5月,陳先生將朱某告上法庭,請求法院確認租用指標協議無效,並要求朱某返還車輛指標。

購車指標租賃協議無效

廣州市天河區法院認為,陳先生將其車輛指標租借給朱某,造成車輛實際所有人與車輛登記名義人的分離,使車輛登記管理制度目的落空,必將對社會公共利益造成損害,同時也會給當事人雙方帶來不可控的法律風險。根據合同法第52條第4款的規定,法院認定,該合同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並確認雙方簽訂的《租用指標協議》無效。

2018年11月,天河區法院判決,確認陳先生與朱某簽訂的《租用指標協議》無效,朱某向陳先生返還車輛指標。陳先生與朱某均存在過錯,分別承擔50%的訴訟費。天河法院一審判決現已生效。

法官:租賃購車指標有損公共利益 車戶分離風險重重

辦案法官表示,機動車登記制度是維護道路交通秩序,預防和減少交通事故,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財産安全及其他合法權益的重要措施,機動車所有人與登記人一致,是機動車登記制度的內在要求。機動車屬于高度危險性物品,機動車所有權人與登記人的錯位將導致在厘清責任主體、處理交通事故和違章、維護道路交通秩序等多方面的混亂,有損基本公共利益。我國《道路安全交通法》等一係列法律法規均體現出如實登記對于機動車管理的基礎性。

法官説,行政機關的設立及職權行使的本質就在于維護和實現社會公共利益。行政機關正常管理秩序的實現就是社會公共利益的實現,反之,對行政機關管理的惡意規避最終損害的就是社會公共利益。盡管並非所有妨礙行政管理的行為都會産生合同無效的效力。但若該行為損害的是行政機關的基本管理制度,就必然會影響社會的根本利益,從而産生無效的法律後果。本案雙方當事人利用車輛指標租賃的形式,惡意規避行政管理,違反行政機關對稀缺資源分配的管理秩序,損害的正是機動車管理的基本制度。

另外,根據《廣州市中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辦法》的規定,對于借用、租賃、轉讓指標的行為,指標管理機構將收回申請人已配置的指標,且在3年內不再受理此類申請人的指標申請。除此之外,由于登記人不實際控制車輛,車輛使用人是否具備駕駛資格、車輛是否投保交強險等,登記車主都無從控制。但由此引發的交通事故,登記人也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即便雙方簽訂交通事故責任分擔協議,該類協議不具有對抗第三人效力,不能成為免除車輛登記人賠償責任的“護身符”。而對于實際所有人來説,若登記人惡意抵押車輛或陷入債務訴訟被查封,其車輛實際權益也會受到損害。

編輯:智羊
數字報
購車指標也拿去租賃?廣州法院:協議無效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4-18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闞倩報道:廣州市實行車輛限購限行,購車指標已成為稀缺資源。一些無購車指標的人採取向有指標但不用車的人租賃指標的方法,以規避政府車輛調控政策。部分二手車從業機構看中這其中的利益,也發展起購車指標租賃業務。那麼,購車指標租賃合同究竟是否有效?又可能帶來哪些法律風險?本案入選廣州法院2018年度十大商事典型案例。廣州中院今天(4月18日)上午公布了這一案例。

車主私自出租購車指標

朱某是二手車車行人員,專門從事租用購車指標業務。2017年5月,陳先生與朱某約定,朱某租用陳先生名下的一個購車指標,租金可以按每年使用費4000元或按每次過戶租金500元方式支付。朱某可反復使用該指標,也即該指標可使用在不同的車輛上,若按後者方式支付租金,則車輛每過戶一次,就需要支付一次租金500元。陳先生聲稱未收取任何租金或使用費。

在簽訂上述協議的當天,朱某用陳先生名下的指標購置車輛。兩人還協議,朱某應在陳先生要用指標時盡快歸還。一年後,陳先生多次催促要求歸還指標,朱某拒不歸還。

2018年5月,陳先生將朱某告上法庭,請求法院確認租用指標協議無效,並要求朱某返還車輛指標。

購車指標租賃協議無效

廣州市天河區法院認為,陳先生將其車輛指標租借給朱某,造成車輛實際所有人與車輛登記名義人的分離,使車輛登記管理制度目的落空,必將對社會公共利益造成損害,同時也會給當事人雙方帶來不可控的法律風險。根據合同法第52條第4款的規定,法院認定,該合同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並確認雙方簽訂的《租用指標協議》無效。

2018年11月,天河區法院判決,確認陳先生與朱某簽訂的《租用指標協議》無效,朱某向陳先生返還車輛指標。陳先生與朱某均存在過錯,分別承擔50%的訴訟費。天河法院一審判決現已生效。

法官:租賃購車指標有損公共利益 車戶分離風險重重

辦案法官表示,機動車登記制度是維護道路交通秩序,預防和減少交通事故,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財産安全及其他合法權益的重要措施,機動車所有人與登記人一致,是機動車登記制度的內在要求。機動車屬于高度危險性物品,機動車所有權人與登記人的錯位將導致在厘清責任主體、處理交通事故和違章、維護道路交通秩序等多方面的混亂,有損基本公共利益。我國《道路安全交通法》等一係列法律法規均體現出如實登記對于機動車管理的基礎性。

法官説,行政機關的設立及職權行使的本質就在于維護和實現社會公共利益。行政機關正常管理秩序的實現就是社會公共利益的實現,反之,對行政機關管理的惡意規避最終損害的就是社會公共利益。盡管並非所有妨礙行政管理的行為都會産生合同無效的效力。但若該行為損害的是行政機關的基本管理制度,就必然會影響社會的根本利益,從而産生無效的法律後果。本案雙方當事人利用車輛指標租賃的形式,惡意規避行政管理,違反行政機關對稀缺資源分配的管理秩序,損害的正是機動車管理的基本制度。

另外,根據《廣州市中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辦法》的規定,對于借用、租賃、轉讓指標的行為,指標管理機構將收回申請人已配置的指標,且在3年內不再受理此類申請人的指標申請。除此之外,由于登記人不實際控制車輛,車輛使用人是否具備駕駛資格、車輛是否投保交強險等,登記車主都無從控制。但由此引發的交通事故,登記人也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即便雙方簽訂交通事故責任分擔協議,該類協議不具有對抗第三人效力,不能成為免除車輛登記人賠償責任的“護身符”。而對于實際所有人來説,若登記人惡意抵押車輛或陷入債務訴訟被查封,其車輛實際權益也會受到損害。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