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大火涉及了多少保險?古建築修復:定損是世界難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發表時間:2019-04-16 19:45

金羊網訊 記者程行歡報道:巴黎聖母院的這場大火,引發了全球的關注,而初步分析施工明火可能是造成火災的危險因素之一。巴黎聖母院的屋頂為木質結構,由于在修繕,明火、焊工産生的火花以及其他腳手架上的易燃材料帶來的危險都是潛在的災難,而在建工程險能否為這一災難提供補償呢?

安達保險有限公司藝術品保險負責人何宏凱表示,火災是藝術品日常營運中最高的風險因素之一,可能發生在包括展示、存儲、運輸等各個環節,極易造成損失。”何宏凱説。“藝術品修復、貶值厘定是藝術界最為關心的話題,也是保險業的“難題”之一。面對像巴黎聖母院這樣的具有宗教、歷史和文化三重內涵的地標建築,此次火災後的建築重建及藝術品文物修復將極具挑戰。”

由于此次火災的原因初步推測是工程修繕施工,在建工程險能否為這一災難提供補償?安達保險工程險部倪丹峰介紹説,巴黎聖母院目前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翻新工程,工程價值達600萬歐元。就在上周,起重機還臨時吊起了幾個尖塔上的雕像,顯示翻修工程量並不小。建安工險是一種非常普遍的針對新建項目的風險保障方案,可以保障在建工程在施工過程中由于自然災害、火災和其它意外事故導致的工程本身損失,並由此造成的第三者責任損失。然而,實務中工程險常見以工程概算總造價投保,相較于完全新建的項目,翻新工程合同本身不包含建築物本體及存放在內的現有財産的價值。因此,除非特別約定,一旦發生理賠,建築本體的損失及現有財産很難在建安工險下獲得賠償。

另外,巴黎聖母院這類古文物建築的翻新工程,相比完全新建的建築物來説,其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現有建築物的本身價值極高,因而其重置的成本特別高昂,甚至不可能進行重置,而其翻新部分的合同價格相比而言就比較低。因此,通常情況下業主原有的建築物會在財産險下進行承保。

此外,由于巴黎聖母院屬于國寶級建築,對于這類建築的財産保險也備受關注。安達保險財産險部王鑫介紹説,古建築財産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保險類別。在其800多年的歷史中,巴黎聖母院歷經多次修復,價格不菲。此次火災起火點位于正在進行維修的教堂尖塔,其修繕費用高達600萬歐元。而這筆高昂的費用僅佔整座教堂修復項目總價值(1.5億歐元)的4%。此次古建築受損,除去特定保險如藝術品保險外,很重要的就是建築物和內飾等財産險,這裏面很關鍵的一點是:如何評估歷史建築的重置價值。他舉例説,如果説是一個新建築,建築使用的是名貴建材,如金絲楠木等,即使是燒毀了,也是非常好確定價格的,但是,歷史建築的修復材料的重置價值就很難估算,通常政府對歷史保護建築的修復也有著嚴苛的要求,如“修舊如舊”,因此歷史建築物的重置價值的評估通常由第三方專業機構進行評估後作為保險金額,而保險界也一般採用定額的方式,即投保方對特定物品利用定額保值的方式加以保障,並設定每次事故的賠償限額及理賠相關的專業機構。一般而言,對于這一類財産,保險公司在承保時相對都比較謹慎。

另據了解,發生災害後的人員損失等,也會在事件處理後期進入流程,這包括參觀的人群以及參與救火的消防人員等。這類保險的投保人應該是巴黎聖母院以及消防隊,包括第三者責任、員工意外、雇主責任等。火災發生後,教堂在第一時間通過法語和英語警報通知並疏散遊客。而在400名參與救火的消防員中,目前只有一名在救火過程中受傷。

編輯:白茶
數字報
巴黎聖母院大火涉及了多少保險?古建築修復:定損是世界難題
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2019-04-16

金羊網訊 記者程行歡報道:巴黎聖母院的這場大火,引發了全球的關注,而初步分析施工明火可能是造成火災的危險因素之一。巴黎聖母院的屋頂為木質結構,由于在修繕,明火、焊工産生的火花以及其他腳手架上的易燃材料帶來的危險都是潛在的災難,而在建工程險能否為這一災難提供補償呢?

安達保險有限公司藝術品保險負責人何宏凱表示,火災是藝術品日常營運中最高的風險因素之一,可能發生在包括展示、存儲、運輸等各個環節,極易造成損失。”何宏凱説。“藝術品修復、貶值厘定是藝術界最為關心的話題,也是保險業的“難題”之一。面對像巴黎聖母院這樣的具有宗教、歷史和文化三重內涵的地標建築,此次火災後的建築重建及藝術品文物修復將極具挑戰。”

由于此次火災的原因初步推測是工程修繕施工,在建工程險能否為這一災難提供補償?安達保險工程險部倪丹峰介紹説,巴黎聖母院目前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翻新工程,工程價值達600萬歐元。就在上周,起重機還臨時吊起了幾個尖塔上的雕像,顯示翻修工程量並不小。建安工險是一種非常普遍的針對新建項目的風險保障方案,可以保障在建工程在施工過程中由于自然災害、火災和其它意外事故導致的工程本身損失,並由此造成的第三者責任損失。然而,實務中工程險常見以工程概算總造價投保,相較于完全新建的項目,翻新工程合同本身不包含建築物本體及存放在內的現有財産的價值。因此,除非特別約定,一旦發生理賠,建築本體的損失及現有財産很難在建安工險下獲得賠償。

另外,巴黎聖母院這類古文物建築的翻新工程,相比完全新建的建築物來説,其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現有建築物的本身價值極高,因而其重置的成本特別高昂,甚至不可能進行重置,而其翻新部分的合同價格相比而言就比較低。因此,通常情況下業主原有的建築物會在財産險下進行承保。

此外,由于巴黎聖母院屬于國寶級建築,對于這類建築的財産保險也備受關注。安達保險財産險部王鑫介紹説,古建築財産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保險類別。在其800多年的歷史中,巴黎聖母院歷經多次修復,價格不菲。此次火災起火點位于正在進行維修的教堂尖塔,其修繕費用高達600萬歐元。而這筆高昂的費用僅佔整座教堂修復項目總價值(1.5億歐元)的4%。此次古建築受損,除去特定保險如藝術品保險外,很重要的就是建築物和內飾等財産險,這裏面很關鍵的一點是:如何評估歷史建築的重置價值。他舉例説,如果説是一個新建築,建築使用的是名貴建材,如金絲楠木等,即使是燒毀了,也是非常好確定價格的,但是,歷史建築的修復材料的重置價值就很難估算,通常政府對歷史保護建築的修復也有著嚴苛的要求,如“修舊如舊”,因此歷史建築物的重置價值的評估通常由第三方專業機構進行評估後作為保險金額,而保險界也一般採用定額的方式,即投保方對特定物品利用定額保值的方式加以保障,並設定每次事故的賠償限額及理賠相關的專業機構。一般而言,對于這一類財産,保險公司在承保時相對都比較謹慎。

另據了解,發生災害後的人員損失等,也會在事件處理後期進入流程,這包括參觀的人群以及參與救火的消防人員等。這類保險的投保人應該是巴黎聖母院以及消防隊,包括第三者責任、員工意外、雇主責任等。火災發生後,教堂在第一時間通過法語和英語警報通知並疏散遊客。而在400名參與救火的消防員中,目前只有一名在救火過程中受傷。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