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駕車側翻不慎撞壓兒子致死 法院二審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吳曉嫻 發表時間:2019-04-15 09:04

  新快報訊 記者何生廷 吳曉嫻 通訊員劉海玉 陽樹新報道 近日,來穗務工的湖南省隆回籍男子陽某(化名)帶著一面“為民辦事 優質服務 為民解憂 情深似海”的錦旗來到廣州市法律援助處,鞠躬致謝廣州市法律援助處工作人員和法律援助律師的無私幫助。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4月13日,記者從廣州市法律援助處了解到,在一年多前,陽某駕車發生側翻,副駕駛上的兒子被甩出車外,不幸被撞壓致死。一審判決保險公司無需賠償,經過上訴,廣州中院改判,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元。

  被甩出車外致死

  保險公司拒絕理賠

  2018年2月3日11時38分,陽某駕駛一輛大中型拖拉機搭乘其唯一的兒子陽某勇(化名,22歲)沿S216線由南往北行駛,當車行駛到S216線29公裏加100米路段時,車輛駛出路外側翻至公路東邊水溝。

  陽某勇從副駕駛室被甩出車外,被陽某自己駕駛的大中型拖拉機撞壓,造成陽某勇當場死亡。兒子的死亡,加重了陽某妻子劉某的精神疾病,讓其原本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無奈之下,陽某依據保單向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索賠,卻被告知不符合理賠的條件,保險公司拒絕理賠。

  隨後,陽某、劉某向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越秀法院經審理後,認為陽某勇所搭乘的原告陽某駕駛的大中型拖拉機發生側翻,造成陽某勇死亡。交通事故發生時,陽某勇仍然屬于“車上人員”,如果沒有發生交通事故導致車輛側翻,其不會被拋出車外,且該車發生事故時由于側翻,正常情況下發生側翻後車輛無法繼續行駛,故陽某勇被拋出車外後不會因為車輛再次行駛而受到撞擊。

  因此,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陽某勇並沒有由“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的情形,交通事故發生時其仍應當是“車上人員”,因此認為案件不符合機動車交強險適用條件,從而駁回原告陽某、劉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找到新證據

  符合交強險理賠條件

  2018年11月26日,陽某因不服一審判決,來到廣州市法律援助處申請法律援助,想上訴要求改判。

  經審查,陽某符合法律援助申請條件。隨後,廣州市法律援助處依法指派廣東金山石律師事務所劉海玉律師代理陽某、劉某訴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的上訴事宜。

  經深入了解,劉海玉律師認為一審原告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能從“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該案要想勝訴,必須找到新的證據,以證明陽某勇從車的副駕駛室被拋出後,不是被車輛側翻後壓死,而是被拋出後又被該車行駛中撞壓致死。

  隨後,劉海玉協助陽某從湖南省雙牌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調取了當時處理交通事故的現場照片和《交通事故現場圖》,以這兩份新的證據,在上訴書中充分論述車輛正常行駛至失控的過程。

  整個現場的行駛痕跡從失控到水溝有6.2米,在水溝中繼續行駛約16米,而坐在副駕駛室上的陽某勇是在水溝中間10.7米的位置被拋出車外,被繼續行駛的車輛撞壓致死亡,最後車輛停下來的位置是發生撞壓地點前約6米處,並充分論證該案完全符合“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完全可以按交強險的最高額進行理賠。

  二審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元

  經審理查明,廣州中院認為受害人陽某勇在案涉交通事故發生時尤其是被撞壓之時已經由“車上人員”轉化為“第三者”,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應在機動車交強險保險責任限額內對其承擔賠償責任。

  為此,3月26日,廣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判決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范圍內賠償11萬元。

編輯: alan
數字報
父親駕車側翻不慎撞壓兒子致死 法院二審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吳曉嫻  2019-04-15

  新快報訊 記者何生廷 吳曉嫻 通訊員劉海玉 陽樹新報道 近日,來穗務工的湖南省隆回籍男子陽某(化名)帶著一面“為民辦事 優質服務 為民解憂 情深似海”的錦旗來到廣州市法律援助處,鞠躬致謝廣州市法律援助處工作人員和法律援助律師的無私幫助。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4月13日,記者從廣州市法律援助處了解到,在一年多前,陽某駕車發生側翻,副駕駛上的兒子被甩出車外,不幸被撞壓致死。一審判決保險公司無需賠償,經過上訴,廣州中院改判,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元。

  被甩出車外致死

  保險公司拒絕理賠

  2018年2月3日11時38分,陽某駕駛一輛大中型拖拉機搭乘其唯一的兒子陽某勇(化名,22歲)沿S216線由南往北行駛,當車行駛到S216線29公裏加100米路段時,車輛駛出路外側翻至公路東邊水溝。

  陽某勇從副駕駛室被甩出車外,被陽某自己駕駛的大中型拖拉機撞壓,造成陽某勇當場死亡。兒子的死亡,加重了陽某妻子劉某的精神疾病,讓其原本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無奈之下,陽某依據保單向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索賠,卻被告知不符合理賠的條件,保險公司拒絕理賠。

  隨後,陽某、劉某向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越秀法院經審理後,認為陽某勇所搭乘的原告陽某駕駛的大中型拖拉機發生側翻,造成陽某勇死亡。交通事故發生時,陽某勇仍然屬于“車上人員”,如果沒有發生交通事故導致車輛側翻,其不會被拋出車外,且該車發生事故時由于側翻,正常情況下發生側翻後車輛無法繼續行駛,故陽某勇被拋出車外後不會因為車輛再次行駛而受到撞擊。

  因此,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陽某勇並沒有由“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的情形,交通事故發生時其仍應當是“車上人員”,因此認為案件不符合機動車交強險適用條件,從而駁回原告陽某、劉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找到新證據

  符合交強險理賠條件

  2018年11月26日,陽某因不服一審判決,來到廣州市法律援助處申請法律援助,想上訴要求改判。

  經審查,陽某符合法律援助申請條件。隨後,廣州市法律援助處依法指派廣東金山石律師事務所劉海玉律師代理陽某、劉某訴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的上訴事宜。

  經深入了解,劉海玉律師認為一審原告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能從“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該案要想勝訴,必須找到新的證據,以證明陽某勇從車的副駕駛室被拋出後,不是被車輛側翻後壓死,而是被拋出後又被該車行駛中撞壓致死。

  隨後,劉海玉協助陽某從湖南省雙牌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調取了當時處理交通事故的現場照片和《交通事故現場圖》,以這兩份新的證據,在上訴書中充分論述車輛正常行駛至失控的過程。

  整個現場的行駛痕跡從失控到水溝有6.2米,在水溝中繼續行駛約16米,而坐在副駕駛室上的陽某勇是在水溝中間10.7米的位置被拋出車外,被繼續行駛的車輛撞壓致死亡,最後車輛停下來的位置是發生撞壓地點前約6米處,並充分論證該案完全符合“車上人員”轉化為“車下人員”,完全可以按交強險的最高額進行理賠。

  二審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1萬元

  經審理查明,廣州中院認為受害人陽某勇在案涉交通事故發生時尤其是被撞壓之時已經由“車上人員”轉化為“第三者”,某保險公司廣州市分公司應在機動車交強險保險責任限額內對其承擔賠償責任。

  為此,3月26日,廣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判決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范圍內賠償11萬元。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