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人大高材生投身鄉村詩歌教育,還創辦了公益機構——她舉起火把照亮大山裏的“小詩人”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韓羽柔 發表時間:2019-04-15 06:18

4月12日晚9時,康瑜回到百色的賓館,結束了過去一周在大山裏幾乎每天14個小時以上的訪校工作。當天去的廣西百色露美小學,是她在廣西督導“四季詩歌課程”落地情況的第5所學校。

2015年,放棄保研機會的康瑜前往雲南支教,兩年間,康瑜教會大山裏的孩子通過詩歌“找到自己”。支教結束後,康瑜以公益創業者的身份回到雲南,創辦了詩歌教育公益機構——是光四季詩歌青少年服務中心(下稱“是光”)。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裏,“是光”已經服務了包含雲南、貴州、廣西等2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609所鄉村中小學,給53600多名學生帶去了人生中的第一堂詩歌課。來自大山裏的“小詩人”作的詩歌,在打動了無數人的同時,也讓康瑜和“是光”為更多人所知。

不到一年時間,已有近千名志願者加入“是光”公益團隊,在《我是演説家》的演講節目中,康瑜説,“我從來都不是唐·吉訶德,現在的‘是光’,是很多人一起舉著火把!”

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實習生 韓羽柔

康瑜與雲南大山裏的學生們打成一片

一堂神奇的『詩歌課』

2015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本科畢業的康瑜,已經拿到了保研的資格,如無意外,她將有更高的學歷,進入高薪、體面的企業或機構工作。

然而,大學四年做公益的經歷,讓她突然萌生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想法:讀研固然可以使自己更出色,但投身公益,則可以幫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這是一個“如何過好自己一生”的重大抉擇。最終,康瑜放棄了人大的保研機會,放棄了港大的錄取通知書,加入“美麗中國”項目,到雲南省昌寧縣漭水初級中學去支教兩年。

從北京到彩雲之南,康瑜的生活環境和人生角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支教所在學校的惡劣條件,沒有嚇倒她,留給她最深印象的是——對比城市裏的學生,這裏的孩子不僅缺乏傾訴的途徑,也不善于表達內心的情緒。

在一次書法課堂上,屋外下起了雨,教室裏的孩子們被窗外雨聲所吸引,紛紛望向窗外。康瑜鼓勵每個人現場寫一首小詩。

“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雨後的太陽只照射在我一個人的身上,我會感到溫暖;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世界上有個角落能在我傷心時都空著,安慰我;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媽媽的愛只屬于我一個人,讓我享受愛的味道。”

一位名叫小玲花的女孩創作的這首詩瞬間擊中康瑜的心靈柔軟處。小玲花的媽媽在她5歲那年去世了,坐在教室角落的她,一邊寫這首詩一邊掉下眼淚。

一首首直擊內心的詩,讓康瑜震驚了。“他們在不那麼如意的生活狀態之下,還能夠在詩裏面表達出真誠和善良,我覺得非常難得。”康瑜説。

自那節神奇的詩歌課之後,每逢下雨天,康瑜就會暫停講課,和學生們一起聽雨、寫詩,這也得到了校長的大力支持。

支教第二年,她便開啟了固定的“四季詩歌”課程,以一年為一個周期,每年分設“春光課”、“夏影課”、“秋日課”和“冬陽課”四期,每期課程共三個課時,並且每天還有5-10分鐘的晨讀。

詩歌倣佛為漭水初級中學的孩子們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們創作了越來越多充滿靈氣又毫無雜質的詩歌。

康瑜的付出也慢慢有了成效,逃學的學生少了,砸玻璃的現象也少了,普通班學生的成績甚至第一次超過了尖子班,校長感慨:“這是一個奇跡”。

結束兩年支教生活時,康瑜的學生用詩歌向她告別:“老師,如果你是礁石就好了,那我可以變成海浪去擁抱你,可是你是天上的星星,我們抱不到你。”

學生們在山花爛漫的田野中寫詩

孩子們就是大山裏的光

2017年,兩年支教生涯結束之後,康瑜計劃出國深造,就在教師節那一天,她收到了隊友給自己帶來的一箱學生們寫的紙條,其中有一張這樣寫道:“康老師,我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像我這樣,在詩歌裏找到自己。”

康瑜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已經離不開這些學生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她又一次放棄了深造的機會,背上包,回到了雲南的大山裏。這一次,她帶回去一個更係統、更專業的詩歌課程。康瑜組建起團隊,建立了一個公益機構,取名為“是光”,希望能夠通過詩歌,讓孩子們發現他們就是大山裏面的光。

2018年7月3日,是光四季詩歌青少年服務中心在雲南昆明注冊,定位為服務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通過為三至八年級的教師提供係統詩歌課程,讓偏遠地區學生獲得平等的詩歌教育和自由的情感表達。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是光”已經服務了包含雲南、貴州、廣西、河南等2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609所中小學,53600余名學生有了人生的第一堂詩歌課。

“是光”團隊還在逐漸擴大,從課程研發到項目運營等,盡管只有3名全職人員,但核心志願者已有49名,志願者人數已近1000名。

如今的康瑜,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公益機構的創業者,本科學到的經濟學思維也在指引著“是光”的成長。

“既然是創業,那就要考慮市場需求和産品質量。”康瑜稱,目前“是光”最大的困惑,就是為有詩歌課程需求的老師,提供一個怎樣的“詩歌包”或“詩歌盒子”。對他們而言,怎樣的接收方式是最好的?

為了解決這個困惑,康瑜和她的團隊跑遍一個又一個偏遠地區的學校,反復去驗證他們研發的課程産品。

在廣西田陽縣寶美小學的操場上,鮮艷的國旗迎風飄揚,不遠處是當地的農舍和錯落的山峰,恬靜安謐。教室裏,學生們正在上著一堂別開生面的詩歌課,思緒飄出教室,漫天飛舞。

“天上有麻雀、燕子……”李婷老師舉例子説。

“還有天使……”學生大聲地説。

這是康瑜4月12日淩晨分享到朋友圈裏的一幕,她感慨道:“他們是自由的,我不覺得詩歌給他們更多,只是透過詩歌,我們看到了更多。”

為了跟進詩歌課程和獲取反饋,連續5天時間裏,康瑜都在廣西的一個個鄉村學校“訪校”,幾乎每一天都從早上7時忙到晚上12時。她的訪校日程表,如今已經排到了6月。

“我只想弄清楚一個問題,學校的老師需要的是什麼?”康瑜希望知道,他們開發的“四季詩歌課程”迭代産品,哪一部分需要投入最多的精力。

公益之路源自奶奶的影響

事實上,康瑜的公益情懷,來自于已經去世八年的奶奶。小時候,她很長一段時間和奶奶一起度過,深受奶奶影響。

奶奶曾對她説:“我們生而為人,不是豬馬牛羊,也不是地上的螞蟻,我們本身就有很大的能量,不僅要讓自己過得好,也要讓別人過得好。”

這一句話,成為康瑜的人生信仰。

“有人説我放棄了很多去做公益,我認為不是。這只是一個選擇,我同樣有所獲得,只是得到的跟別人不一樣而已。”康瑜説。

如今,在“是光”的官方微信公眾號“是光詩歌”上,幾乎每天都會刊載不同地區學生們創作的詩歌,其中,80%的詩歌作者都是那些平時成績一般的學生。

“越是這樣,越要把這些孩子特別閃光的地方展示出來,並且給他們途徑和機會去展示,別人看到之後就會給他們關注和關愛。”康瑜説。

康瑜説,詩歌不僅可以解決鄉村學生的陪伴和自由表達問題,還可以讓大家看到孩子們獨特的一面。

“用詩歌的方式,成本也是最低的,他們隨便拿一張紙就可以寫,可以去分享和交流,進行互動。鄉村學校的孩子,平常很少去傾訴或者被傾聽,詩歌可以讓他們學會獨處,學會與自己對話。”

今年1月,康瑜登上了《我是演説家》的舞臺,在演講中講述了自己的經歷,也分享了她和支教學校的孩子們用詩歌互相傳遞愛和力量的故事。

“天上的人兒在點火,地上的人兒在許願。”一首首來自大山裏的“小詩人”作的詩歌,在打動了無數人的同時,也讓康瑜和“是光”為更多人所知。

“是光詩歌”的粉絲數量從原來的5000多迅速漲到8000多,參與的志願者數量也在快速增長。

支教時的學生在雜志上看到了康瑜,感到既詫異又驕傲,他們告訴康瑜,希望自己考上大學之後有自由和能力,做與她一樣的事情。

在越來越多的人被孩子們創作的詩歌感動時,康瑜卻在思考,這樣一份感動和關注應該如何持續下去?

康瑜説,詩歌是感性的,但一個公益機構的運轉必須是理性的,不能只帶來一兩次的感動,需要有更多的志願者加入進來,支撐著“是光”走下去。

在其中的一期演講中,康瑜説,“我從來都不是唐·吉訶德,現在的‘是光’,是很多人一起舉著火把……”

(圖片由受訪者供圖)

編輯:alan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人大高材生投身鄉村詩歌教育,還創辦了公益機構——她舉起火把照亮大山裏的“小詩人”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韓羽柔  2019-04-15

4月12日晚9時,康瑜回到百色的賓館,結束了過去一周在大山裏幾乎每天14個小時以上的訪校工作。當天去的廣西百色露美小學,是她在廣西督導“四季詩歌課程”落地情況的第5所學校。

2015年,放棄保研機會的康瑜前往雲南支教,兩年間,康瑜教會大山裏的孩子通過詩歌“找到自己”。支教結束後,康瑜以公益創業者的身份回到雲南,創辦了詩歌教育公益機構——是光四季詩歌青少年服務中心(下稱“是光”)。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裏,“是光”已經服務了包含雲南、貴州、廣西等2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609所鄉村中小學,給53600多名學生帶去了人生中的第一堂詩歌課。來自大山裏的“小詩人”作的詩歌,在打動了無數人的同時,也讓康瑜和“是光”為更多人所知。

不到一年時間,已有近千名志願者加入“是光”公益團隊,在《我是演説家》的演講節目中,康瑜説,“我從來都不是唐·吉訶德,現在的‘是光’,是很多人一起舉著火把!”

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實習生 韓羽柔

康瑜與雲南大山裏的學生們打成一片

一堂神奇的『詩歌課』

2015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本科畢業的康瑜,已經拿到了保研的資格,如無意外,她將有更高的學歷,進入高薪、體面的企業或機構工作。

然而,大學四年做公益的經歷,讓她突然萌生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想法:讀研固然可以使自己更出色,但投身公益,則可以幫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這是一個“如何過好自己一生”的重大抉擇。最終,康瑜放棄了人大的保研機會,放棄了港大的錄取通知書,加入“美麗中國”項目,到雲南省昌寧縣漭水初級中學去支教兩年。

從北京到彩雲之南,康瑜的生活環境和人生角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支教所在學校的惡劣條件,沒有嚇倒她,留給她最深印象的是——對比城市裏的學生,這裏的孩子不僅缺乏傾訴的途徑,也不善于表達內心的情緒。

在一次書法課堂上,屋外下起了雨,教室裏的孩子們被窗外雨聲所吸引,紛紛望向窗外。康瑜鼓勵每個人現場寫一首小詩。

“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雨後的太陽只照射在我一個人的身上,我會感到溫暖;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世界上有個角落能在我傷心時都空著,安慰我;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媽媽的愛只屬于我一個人,讓我享受愛的味道。”

一位名叫小玲花的女孩創作的這首詩瞬間擊中康瑜的心靈柔軟處。小玲花的媽媽在她5歲那年去世了,坐在教室角落的她,一邊寫這首詩一邊掉下眼淚。

一首首直擊內心的詩,讓康瑜震驚了。“他們在不那麼如意的生活狀態之下,還能夠在詩裏面表達出真誠和善良,我覺得非常難得。”康瑜説。

自那節神奇的詩歌課之後,每逢下雨天,康瑜就會暫停講課,和學生們一起聽雨、寫詩,這也得到了校長的大力支持。

支教第二年,她便開啟了固定的“四季詩歌”課程,以一年為一個周期,每年分設“春光課”、“夏影課”、“秋日課”和“冬陽課”四期,每期課程共三個課時,並且每天還有5-10分鐘的晨讀。

詩歌倣佛為漭水初級中學的孩子們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們創作了越來越多充滿靈氣又毫無雜質的詩歌。

康瑜的付出也慢慢有了成效,逃學的學生少了,砸玻璃的現象也少了,普通班學生的成績甚至第一次超過了尖子班,校長感慨:“這是一個奇跡”。

結束兩年支教生活時,康瑜的學生用詩歌向她告別:“老師,如果你是礁石就好了,那我可以變成海浪去擁抱你,可是你是天上的星星,我們抱不到你。”

學生們在山花爛漫的田野中寫詩

孩子們就是大山裏的光

2017年,兩年支教生涯結束之後,康瑜計劃出國深造,就在教師節那一天,她收到了隊友給自己帶來的一箱學生們寫的紙條,其中有一張這樣寫道:“康老師,我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像我這樣,在詩歌裏找到自己。”

康瑜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已經離不開這些學生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她又一次放棄了深造的機會,背上包,回到了雲南的大山裏。這一次,她帶回去一個更係統、更專業的詩歌課程。康瑜組建起團隊,建立了一個公益機構,取名為“是光”,希望能夠通過詩歌,讓孩子們發現他們就是大山裏面的光。

2018年7月3日,是光四季詩歌青少年服務中心在雲南昆明注冊,定位為服務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通過為三至八年級的教師提供係統詩歌課程,讓偏遠地區學生獲得平等的詩歌教育和自由的情感表達。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是光”已經服務了包含雲南、貴州、廣西、河南等2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609所中小學,53600余名學生有了人生的第一堂詩歌課。

“是光”團隊還在逐漸擴大,從課程研發到項目運營等,盡管只有3名全職人員,但核心志願者已有49名,志願者人數已近1000名。

如今的康瑜,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公益機構的創業者,本科學到的經濟學思維也在指引著“是光”的成長。

“既然是創業,那就要考慮市場需求和産品質量。”康瑜稱,目前“是光”最大的困惑,就是為有詩歌課程需求的老師,提供一個怎樣的“詩歌包”或“詩歌盒子”。對他們而言,怎樣的接收方式是最好的?

為了解決這個困惑,康瑜和她的團隊跑遍一個又一個偏遠地區的學校,反復去驗證他們研發的課程産品。

在廣西田陽縣寶美小學的操場上,鮮艷的國旗迎風飄揚,不遠處是當地的農舍和錯落的山峰,恬靜安謐。教室裏,學生們正在上著一堂別開生面的詩歌課,思緒飄出教室,漫天飛舞。

“天上有麻雀、燕子……”李婷老師舉例子説。

“還有天使……”學生大聲地説。

這是康瑜4月12日淩晨分享到朋友圈裏的一幕,她感慨道:“他們是自由的,我不覺得詩歌給他們更多,只是透過詩歌,我們看到了更多。”

為了跟進詩歌課程和獲取反饋,連續5天時間裏,康瑜都在廣西的一個個鄉村學校“訪校”,幾乎每一天都從早上7時忙到晚上12時。她的訪校日程表,如今已經排到了6月。

“我只想弄清楚一個問題,學校的老師需要的是什麼?”康瑜希望知道,他們開發的“四季詩歌課程”迭代産品,哪一部分需要投入最多的精力。

公益之路源自奶奶的影響

事實上,康瑜的公益情懷,來自于已經去世八年的奶奶。小時候,她很長一段時間和奶奶一起度過,深受奶奶影響。

奶奶曾對她説:“我們生而為人,不是豬馬牛羊,也不是地上的螞蟻,我們本身就有很大的能量,不僅要讓自己過得好,也要讓別人過得好。”

這一句話,成為康瑜的人生信仰。

“有人説我放棄了很多去做公益,我認為不是。這只是一個選擇,我同樣有所獲得,只是得到的跟別人不一樣而已。”康瑜説。

如今,在“是光”的官方微信公眾號“是光詩歌”上,幾乎每天都會刊載不同地區學生們創作的詩歌,其中,80%的詩歌作者都是那些平時成績一般的學生。

“越是這樣,越要把這些孩子特別閃光的地方展示出來,並且給他們途徑和機會去展示,別人看到之後就會給他們關注和關愛。”康瑜説。

康瑜説,詩歌不僅可以解決鄉村學生的陪伴和自由表達問題,還可以讓大家看到孩子們獨特的一面。

“用詩歌的方式,成本也是最低的,他們隨便拿一張紙就可以寫,可以去分享和交流,進行互動。鄉村學校的孩子,平常很少去傾訴或者被傾聽,詩歌可以讓他們學會獨處,學會與自己對話。”

今年1月,康瑜登上了《我是演説家》的舞臺,在演講中講述了自己的經歷,也分享了她和支教學校的孩子們用詩歌互相傳遞愛和力量的故事。

“天上的人兒在點火,地上的人兒在許願。”一首首來自大山裏的“小詩人”作的詩歌,在打動了無數人的同時,也讓康瑜和“是光”為更多人所知。

“是光詩歌”的粉絲數量從原來的5000多迅速漲到8000多,參與的志願者數量也在快速增長。

支教時的學生在雜志上看到了康瑜,感到既詫異又驕傲,他們告訴康瑜,希望自己考上大學之後有自由和能力,做與她一樣的事情。

在越來越多的人被孩子們創作的詩歌感動時,康瑜卻在思考,這樣一份感動和關注應該如何持續下去?

康瑜説,詩歌是感性的,但一個公益機構的運轉必須是理性的,不能只帶來一兩次的感動,需要有更多的志願者加入進來,支撐著“是光”走下去。

在其中的一期演講中,康瑜説,“我從來都不是唐·吉訶德,現在的‘是光’,是很多人一起舉著火把……”

(圖片由受訪者供圖)

編輯:ala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