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首例“開四停四”行政處罰案宣判:駁回原告訴求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4-12 17:07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黎楚君報道:4月11日,廣州鐵路運輸法院對葉某某不服“開四停四”行政處罰訴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機動大隊一案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葉某某要求撤銷處罰的訴訟請求。該案為廣州市首宗針對“開四停四”限行的行政訴訟案。

2018年11月14日20時17分,葉某某駕駛中山號牌小型汽車(以下簡稱涉案車輛)在廣州市廣州大道北同和街道路段(南向北)行駛,被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自動監控設備拍照取證。另據自動監控設備所提供圖像資料顯示,涉案車輛于2018年11月10日在廣州市人民北路軍區總醫院路段(南向北)行駛被監控拍攝。由于上述路段均在廣州市“開四停四”限行路段,且涉案車輛違反了“開四停四”限行規定,廣州市交警支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九十條及《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對其處以罰款200元、記3分處罰。原告不服該行政處罰決定,向廣州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涉案處罰決定。

廣鐵法院經審理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條、三十九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有權根據具體情況採取相應交通管理措施。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已發布“開四停四”的車輛通行管理措施,且相應路段均設置有“開四停四”交通標志,該標志屬于法律規定的交通信號范疇,車輛應按照該交通標志行駛。涉案車輛在2018年11月10日進入限行區域行駛後,原告駕駛該車輛于當月14日再次進入限行區域,違反了“開四停四”交通標志指示,被告對其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

判決還指出,原告駕駛機動車違反禁令標志指示的行為屬于法律、法規明確規定的道路交通違法行為,其認為該行為屬輕微違法行為缺乏法律依據。被告查明原告違法事實並聽取其陳述申辯意見後,依法作出本案處罰決定對原告處兩百元罰款並記3分程序合法,于法有據且該處罰並無明顯不當的情形,原告認為被告處罰金額過高與記分不當的意見缺乏法律依據。涉案路段已設置明確清晰的“開四停四”交通標志,原告關于被告未盡告知義務的意見與事實並不相符。因此,原告要求撤銷涉案處罰決定的主張缺乏理據,法院不予支持。

編輯:智羊
數字報
廣州首例“開四停四”行政處罰案宣判:駁回原告訴求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4-12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 通訊員黎楚君報道:4月11日,廣州鐵路運輸法院對葉某某不服“開四停四”行政處罰訴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機動大隊一案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葉某某要求撤銷處罰的訴訟請求。該案為廣州市首宗針對“開四停四”限行的行政訴訟案。

2018年11月14日20時17分,葉某某駕駛中山號牌小型汽車(以下簡稱涉案車輛)在廣州市廣州大道北同和街道路段(南向北)行駛,被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自動監控設備拍照取證。另據自動監控設備所提供圖像資料顯示,涉案車輛于2018年11月10日在廣州市人民北路軍區總醫院路段(南向北)行駛被監控拍攝。由于上述路段均在廣州市“開四停四”限行路段,且涉案車輛違反了“開四停四”限行規定,廣州市交警支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九十條及《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對其處以罰款200元、記3分處罰。原告不服該行政處罰決定,向廣州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涉案處罰決定。

廣鐵法院經審理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條、三十九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有權根據具體情況採取相應交通管理措施。廣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已發布“開四停四”的車輛通行管理措施,且相應路段均設置有“開四停四”交通標志,該標志屬于法律規定的交通信號范疇,車輛應按照該交通標志行駛。涉案車輛在2018年11月10日進入限行區域行駛後,原告駕駛該車輛于當月14日再次進入限行區域,違反了“開四停四”交通標志指示,被告對其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

判決還指出,原告駕駛機動車違反禁令標志指示的行為屬于法律、法規明確規定的道路交通違法行為,其認為該行為屬輕微違法行為缺乏法律依據。被告查明原告違法事實並聽取其陳述申辯意見後,依法作出本案處罰決定對原告處兩百元罰款並記3分程序合法,于法有據且該處罰並無明顯不當的情形,原告認為被告處罰金額過高與記分不當的意見缺乏法律依據。涉案路段已設置明確清晰的“開四停四”交通標志,原告關于被告未盡告知義務的意見與事實並不相符。因此,原告要求撤銷涉案處罰決定的主張缺乏理據,法院不予支持。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