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歲老人離鄉流浪25載,廣州志願者助其與家人團圓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發表時間:2019-03-14 18:59

再見親人時,老人懊悔稱:“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金羊網訊 記者李國輝 實習生劉婷婷、汪源報道:3月12日晚6時左右,在志願者的幫助下,離鄉流浪了整整25年的湯可華終於與家人重逢,來廣州接他的是一大家子人:闊別多年的弟弟、尋找他很多年的妹夫、離家時還是孩子的兒子、連夜開車眼睛帶著紅血絲的兒媳......

已經66歲的湯可華懊悔稱,自己一度不好意思回去,只因“我想好,但是沒做好”。昨日(3月13日),他在家人的陪伴下離開了廣州,返回讓他夢牽魂繞的家鄉徐州。

“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1977年,退伍的湯可華回到徐州老家,由於家境窘迫,在那之後的很多年裏,他一度跟著戰友輾轉多地打工。25年前,41歲的湯可華決定再次離開故土出去闖蕩,自那以後,他就一直漂泊在海南、廣東兩地。走的時候,兒子還未成年,小女兒還不到十歲。多年來,湯可華僅在早期短短地回過一次家鄉,但很快又離開了,從此家人再也沒有見過他。

2018年,廣州志願者尚丙輝等人注意到了長期坐在某銀行門口喝悶酒的湯可華,志願者多次試圖與他溝通,但湯可華始終不願意談自己的事。

轉折發生在今年3月初,湯可華在雨天不小心摔破了腦袋,被好心市民看到後報警,將他送到了醫院。尚丙輝與志願者們知道後,便到醫院探望、關心他。在志願者無微不至的關懷下,一直不願意多説話的湯可華才終於卸下了防備,敞開了心扉。

原來,20多年來,他一直在海南的工地、醫院打工,後來又輾轉到了茂名,在乙烯廠打工。直到最近幾年,年紀大了的湯可華流浪到了廣州,由於長期找不到工作,他就會在海珠廣場,與其他的流浪朋友一起喝喝酒。

在多年時間裏,他曾經一度想回家,但卻因丟失了身份證,買不到火車票。更重要的是,他儘管想回家,卻心懷愧疚而不敢回去。儘管已經信任志願者,他仍一度不願提供自己的真實名字和家鄉地址。“我不好意思回去!”他説:“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在志願者努力下,通過湯可華留的地址、姓名,志願者聯繫到江蘇徐州公安,在派出所幹警的幫助下,湯可華的弟弟仍然第一時間認出了照片上的他。湯可華八十多歲的老父老母知道消息後,激動極了,失蹤二十幾年不知生死的兒子終於找到了。

“想給他一個溫暖的家”

因擔心哥哥想法有變,湯可華弟弟等家人讓志願者先瞞著,他們連夜從江蘇開車到廣州來接他回家。

3月12日下午6點左右,還蒙在鼓裏的湯可華在志願者工作室裏,終於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親人,他與弟弟抱頭痛哭。

湯可華的兒子如今已近40歲,早已長大成家,也曾參軍當過兵。父親離家的時候他還未成年,對湯可華的印象已經十分稀薄。如今,缺席了25年的父親突然找到,讓他仍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掩飾不住地開心。

見到湯可華時,他沒有像叔叔和姑父那樣迎上去,而是隔得很遠,蹲在地上,偷偷的抹眼淚。如今,他在上海打工,和朋友一起承包裝潢生意,得知父親找到後,急忙與妻子一起回家,再一起來到廣州接父親回家。

由於情緒過於激動,湯可華一度低聲哭泣,一句話也無法説完整。在家人不斷的鼓勵和安撫下,他才斷斷續續地説出自己這二十多年的的後悔、思念與流浪異鄉的痛楚哀傷。

當弟弟告訴湯可華,八十幾歲的父母一直惦記著他,尤其是身體不太好的母親總是念叨“他什麼時候回來啊,我還能不能見到他啊”時,湯可華哭泣著説:“我做夢時以為他們不在了”。

湯可華弟弟告訴記者,哥哥離家時,他在蘭州當兵。其後多年,家人曾找遍了徐州、無錫等地,但都沒能找到湯可華,如今一家團聚,他們只希望能給他一個溫暖的家。

看到哥哥默然垂淚,他安慰説:“回去之後你好好養身體,好好陪陪父母,現在家裏吃穿不愁......我們回去就給你辦身份證、退伍軍人證,還要給你辦農村合作醫療。”

他還用微信視頻連線80多歲的父親,面對父親的句句關切,湯可華説:“我現在心情亂的很,很激動,説話説不出來。爸,等我回家再説,等我回家再慢慢説。”

編輯:智羊
數字報
66歲老人離鄉流浪25載,廣州志願者助其與家人團圓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2019-03-14

再見親人時,老人懊悔稱:“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金羊網訊 記者李國輝 實習生劉婷婷、汪源報道:3月12日晚6時左右,在志願者的幫助下,離鄉流浪了整整25年的湯可華終於與家人重逢,來廣州接他的是一大家子人:闊別多年的弟弟、尋找他很多年的妹夫、離家時還是孩子的兒子、連夜開車眼睛帶著紅血絲的兒媳......

已經66歲的湯可華懊悔稱,自己一度不好意思回去,只因“我想好,但是沒做好”。昨日(3月13日),他在家人的陪伴下離開了廣州,返回讓他夢牽魂繞的家鄉徐州。

“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1977年,退伍的湯可華回到徐州老家,由於家境窘迫,在那之後的很多年裏,他一度跟著戰友輾轉多地打工。25年前,41歲的湯可華決定再次離開故土出去闖蕩,自那以後,他就一直漂泊在海南、廣東兩地。走的時候,兒子還未成年,小女兒還不到十歲。多年來,湯可華僅在早期短短地回過一次家鄉,但很快又離開了,從此家人再也沒有見過他。

2018年,廣州志願者尚丙輝等人注意到了長期坐在某銀行門口喝悶酒的湯可華,志願者多次試圖與他溝通,但湯可華始終不願意談自己的事。

轉折發生在今年3月初,湯可華在雨天不小心摔破了腦袋,被好心市民看到後報警,將他送到了醫院。尚丙輝與志願者們知道後,便到醫院探望、關心他。在志願者無微不至的關懷下,一直不願意多説話的湯可華才終於卸下了防備,敞開了心扉。

原來,20多年來,他一直在海南的工地、醫院打工,後來又輾轉到了茂名,在乙烯廠打工。直到最近幾年,年紀大了的湯可華流浪到了廣州,由於長期找不到工作,他就會在海珠廣場,與其他的流浪朋友一起喝喝酒。

在多年時間裏,他曾經一度想回家,但卻因丟失了身份證,買不到火車票。更重要的是,他儘管想回家,卻心懷愧疚而不敢回去。儘管已經信任志願者,他仍一度不願提供自己的真實名字和家鄉地址。“我不好意思回去!”他説:“我想好,但是沒做好。”

在志願者努力下,通過湯可華留的地址、姓名,志願者聯繫到江蘇徐州公安,在派出所幹警的幫助下,湯可華的弟弟仍然第一時間認出了照片上的他。湯可華八十多歲的老父老母知道消息後,激動極了,失蹤二十幾年不知生死的兒子終於找到了。

“想給他一個溫暖的家”

因擔心哥哥想法有變,湯可華弟弟等家人讓志願者先瞞著,他們連夜從江蘇開車到廣州來接他回家。

3月12日下午6點左右,還蒙在鼓裏的湯可華在志願者工作室裏,終於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親人,他與弟弟抱頭痛哭。

湯可華的兒子如今已近40歲,早已長大成家,也曾參軍當過兵。父親離家的時候他還未成年,對湯可華的印象已經十分稀薄。如今,缺席了25年的父親突然找到,讓他仍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掩飾不住地開心。

見到湯可華時,他沒有像叔叔和姑父那樣迎上去,而是隔得很遠,蹲在地上,偷偷的抹眼淚。如今,他在上海打工,和朋友一起承包裝潢生意,得知父親找到後,急忙與妻子一起回家,再一起來到廣州接父親回家。

由於情緒過於激動,湯可華一度低聲哭泣,一句話也無法説完整。在家人不斷的鼓勵和安撫下,他才斷斷續續地説出自己這二十多年的的後悔、思念與流浪異鄉的痛楚哀傷。

當弟弟告訴湯可華,八十幾歲的父母一直惦記著他,尤其是身體不太好的母親總是念叨“他什麼時候回來啊,我還能不能見到他啊”時,湯可華哭泣著説:“我做夢時以為他們不在了”。

湯可華弟弟告訴記者,哥哥離家時,他在蘭州當兵。其後多年,家人曾找遍了徐州、無錫等地,但都沒能找到湯可華,如今一家團聚,他們只希望能給他一個溫暖的家。

看到哥哥默然垂淚,他安慰説:“回去之後你好好養身體,好好陪陪父母,現在家裏吃穿不愁......我們回去就給你辦身份證、退伍軍人證,還要給你辦農村合作醫療。”

他還用微信視頻連線80多歲的父親,面對父親的句句關切,湯可華説:“我現在心情亂的很,很激動,説話説不出來。爸,等我回家再説,等我回家再慢慢説。”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