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今年過年沙灣古鎮為什麼這樣紅?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發表時間:2019-02-14 07:28
文/圖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今年番禺過年不一般,去沙灣古鎮逛墟祈福睇醒獅,讓番禺沙灣古鎮成為今年廣州過年的“網紅”,沙灣古鎮人黎姨年初一去荷花池邊散步,發現烏泱泱的人潮中竟沒有一個是認識的,全是遊客。“就連親朋好友聚餐,都問一句有無去沙灣古鎮‘捧銀’?”越秀區岑女士説。

800年古鎮今年為什麼這麼紅?今年年初一到年初六,沙灣古鎮遊客數近22萬,同比遞增16.1%,除了“捧銀”足夠吸引眼球,地道本土年俗的呈現也足夠有特色。

沙灣古鎮過年“捧銀”

“捧銀”等傳統民俗成“網紅”

“沙灣何,有仔唔憂無老婆”,人們只知過去沙灣何氏如何富裕,一些因“富”延伸出來的特色習俗就未必知道了。

例如,舊時沙灣何族為敬老,每隔十年舉行一次大型敬老宴,並進行“捧銀”活動,即邀請壽宴中年紀最大的“壽頭”,在放滿金銀珠寶的“聚寶盆”裏,用雙手捧起金銀,再走出何氏大宗祠門口,拿的無論多少,都歸老人所有。

“捧銀”也逐漸成為有好彩頭的民俗。2019年適逢沙灣古鎮對外開放第八年,“捧銀”在今年春節期間在沙灣留耕堂重現,無論長幼,都可以真正捧到面值不等的紙幣與硬幣,體驗一番嶺南水鄉民俗。據説,今年沙灣古鎮準備了2萬元硬幣以及金額1-100元不等的利是供市民“捧銀”。真金白銀加上地方特色,一下子在眾多新年民俗活動中打響了知名度。

可單單一個“捧銀”活動,未必能吸引如此之多的遊客。古鎮新年一大特色,就是發掘沙灣人最原始的新年民俗,與遊客共享。例如春節祈福,到玉虛宮祈求風調雨順、到文峰塔祈求學業進步、到呂祖觀祈求闔家平安是每一個沙灣人的新年節目,而新年醒獅採青、正月墟也有一定歷史。這些活動一下子把寧靜的古鎮喚醒。

景區新年以本土年俗為底色

過年全市各個景點爭奇鬥艷,沙灣這個遠離市中心的古鎮,如何在新年中保有特色,並且吸引人前往?記者發現,堅持本真成為沙灣的“制勝法寶”。

番禺沙灣鎮是一個有近800年歷史的嶺南文化古鎮,石階古巷中分布著眾多明、清、民國時期的古建築,青磚祠堂、蠔殼墻、鑊耳屋、青石板等印證著古鎮繁華的過往,廣東音樂、飄色、龍獅、雕塑、蘭花、鰲魚舞等非物質文化遺産又記錄著沙灣人的長情。如今一批古祠堂、古民宅已與傳統民俗融合,保留原貌,添加內容,活化成為了魚燈文化展覽館、中式婚禮體驗館、以書會友文化館等場所,每逢過年“盛裝”呈現。

誕生于這個古鎮的民俗,更是“謎”一樣吸引人。每每想起小時候過年的習俗,沙灣人莫婉珊總能幸福地笑起來。如今已是沙灣古鎮旅遊公司總經理的她,很希望將景區建設與當地歷史文化相融合。醒獅採青、過年祈福、逛正月墟都是沙灣人過年必備,如今已成為景區新年常設節目。“捧銀”則是一個新嘗試,能在網上燃起一股熱議,讓她覺得民俗文化的薪火相傳大有可為。下一年,她甚至想將更多自己親身經歷的沙灣民俗重現。

例如“拍財神”。在她小時候,每年年三十晚,家家戶戶都會在門口放一盆米糊,每家每戶的小朋友也一定會用紅紙金字親手寫下許多個“財神”,每到一戶鄰居家裏,即拍門送“財神”,門內呼應,門外小朋友馬上用米糊在門上貼上一個“財神”,主人家也回應一個利是,熱鬧不已。再如“送茶”。年初一拜年,過去沙灣小朋友便提上籃子,帶上煎堆、油角等每家每戶去拜年“逗利是”,鄰裏之間其樂融融,一道年味盡然顯現。

一個地方傳統習俗的感染力,帶給人的不僅是濃濃的年味,還有許多發自內心的情感,正是這種接地氣、純真的情感,吸引著一批又一批遊客探尋沙灣古鎮過年風情。

沙灣古鎮醒獅賀新年

古鎮居民生活自成風景線

“醒獅隊伍來採青,鼓聲一響,整個人都振奮了。”古鎮旗袍莊的鄭小姐來自杭州,去年進駐古鎮,今年首次在此過年,沙灣醒獅採青的專業與細致,讓她很感動。她説,每逢節假日古鎮很熱鬧,但節後恢復寧靜才是古鎮本色。13日當天,古鎮依然張燈結彩,年味未散,遊客仍三三兩兩地閒遊,但古鎮已然平靜了許多,人們出門買菜,上街溜達,在大樹頭下閒聊,生活氣息濃鬱。

對于遊客來説,沙灣古鎮首先是廣東音樂之鄉、飄色藝術之鄉、醒獅藝術之鄉、魚燈彩燈之鄉以及民俗文化之鄉,但是對于進駐的商家、地道的沙灣人來説,這裏首先是“家”,是生活的地方。

目前,沙灣古鎮仍有6000常住人口,走在古老的巷陌中,看得見景點,也看得見生活,一些清朝古建築內仍然有人家。莫婉珊告訴記者,一名旅遊專家到沙灣古鎮考察時,她説了一種尷尬:古鎮雖然是景區,但避免不了村民經營的商鋪賣拖鞋、地拖等看似與景區格格不入的商品。這位專家反而強烈要求保留原生態,因為這才是原汁原味的沙灣生活。

“2003年,政府開始保護古鎮,2008年我們開始進行保護性開發,如何將景區與居民生活有機融合,在開頭也遇到不少難題,直到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環境效益等不斷提升,古鎮人才有了與景區共融的意識。”莫婉珊説。

景區原生態的生活正在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且不説人們習慣于攝影師的鏡頭、樂意為遊客當免費導遊、新建房屋時自覺選擇倣古風格並做好排污的“表面功夫”,古鎮內在的生活風情便是嶺南水鄉代表。如今古鎮還正在打造民宿,將古建築與現代生活相融合。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新春走基層】今年過年沙灣古鎮為什麼這樣紅?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2019-02-14
文/圖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今年番禺過年不一般,去沙灣古鎮逛墟祈福睇醒獅,讓番禺沙灣古鎮成為今年廣州過年的“網紅”,沙灣古鎮人黎姨年初一去荷花池邊散步,發現烏泱泱的人潮中竟沒有一個是認識的,全是遊客。“就連親朋好友聚餐,都問一句有無去沙灣古鎮‘捧銀’?”越秀區岑女士説。

800年古鎮今年為什麼這麼紅?今年年初一到年初六,沙灣古鎮遊客數近22萬,同比遞增16.1%,除了“捧銀”足夠吸引眼球,地道本土年俗的呈現也足夠有特色。

沙灣古鎮過年“捧銀”

“捧銀”等傳統民俗成“網紅”

“沙灣何,有仔唔憂無老婆”,人們只知過去沙灣何氏如何富裕,一些因“富”延伸出來的特色習俗就未必知道了。

例如,舊時沙灣何族為敬老,每隔十年舉行一次大型敬老宴,並進行“捧銀”活動,即邀請壽宴中年紀最大的“壽頭”,在放滿金銀珠寶的“聚寶盆”裏,用雙手捧起金銀,再走出何氏大宗祠門口,拿的無論多少,都歸老人所有。

“捧銀”也逐漸成為有好彩頭的民俗。2019年適逢沙灣古鎮對外開放第八年,“捧銀”在今年春節期間在沙灣留耕堂重現,無論長幼,都可以真正捧到面值不等的紙幣與硬幣,體驗一番嶺南水鄉民俗。據説,今年沙灣古鎮準備了2萬元硬幣以及金額1-100元不等的利是供市民“捧銀”。真金白銀加上地方特色,一下子在眾多新年民俗活動中打響了知名度。

可單單一個“捧銀”活動,未必能吸引如此之多的遊客。古鎮新年一大特色,就是發掘沙灣人最原始的新年民俗,與遊客共享。例如春節祈福,到玉虛宮祈求風調雨順、到文峰塔祈求學業進步、到呂祖觀祈求闔家平安是每一個沙灣人的新年節目,而新年醒獅採青、正月墟也有一定歷史。這些活動一下子把寧靜的古鎮喚醒。

景區新年以本土年俗為底色

過年全市各個景點爭奇鬥艷,沙灣這個遠離市中心的古鎮,如何在新年中保有特色,並且吸引人前往?記者發現,堅持本真成為沙灣的“制勝法寶”。

番禺沙灣鎮是一個有近800年歷史的嶺南文化古鎮,石階古巷中分布著眾多明、清、民國時期的古建築,青磚祠堂、蠔殼墻、鑊耳屋、青石板等印證著古鎮繁華的過往,廣東音樂、飄色、龍獅、雕塑、蘭花、鰲魚舞等非物質文化遺産又記錄著沙灣人的長情。如今一批古祠堂、古民宅已與傳統民俗融合,保留原貌,添加內容,活化成為了魚燈文化展覽館、中式婚禮體驗館、以書會友文化館等場所,每逢過年“盛裝”呈現。

誕生于這個古鎮的民俗,更是“謎”一樣吸引人。每每想起小時候過年的習俗,沙灣人莫婉珊總能幸福地笑起來。如今已是沙灣古鎮旅遊公司總經理的她,很希望將景區建設與當地歷史文化相融合。醒獅採青、過年祈福、逛正月墟都是沙灣人過年必備,如今已成為景區新年常設節目。“捧銀”則是一個新嘗試,能在網上燃起一股熱議,讓她覺得民俗文化的薪火相傳大有可為。下一年,她甚至想將更多自己親身經歷的沙灣民俗重現。

例如“拍財神”。在她小時候,每年年三十晚,家家戶戶都會在門口放一盆米糊,每家每戶的小朋友也一定會用紅紙金字親手寫下許多個“財神”,每到一戶鄰居家裏,即拍門送“財神”,門內呼應,門外小朋友馬上用米糊在門上貼上一個“財神”,主人家也回應一個利是,熱鬧不已。再如“送茶”。年初一拜年,過去沙灣小朋友便提上籃子,帶上煎堆、油角等每家每戶去拜年“逗利是”,鄰裏之間其樂融融,一道年味盡然顯現。

一個地方傳統習俗的感染力,帶給人的不僅是濃濃的年味,還有許多發自內心的情感,正是這種接地氣、純真的情感,吸引著一批又一批遊客探尋沙灣古鎮過年風情。

沙灣古鎮醒獅賀新年

古鎮居民生活自成風景線

“醒獅隊伍來採青,鼓聲一響,整個人都振奮了。”古鎮旗袍莊的鄭小姐來自杭州,去年進駐古鎮,今年首次在此過年,沙灣醒獅採青的專業與細致,讓她很感動。她説,每逢節假日古鎮很熱鬧,但節後恢復寧靜才是古鎮本色。13日當天,古鎮依然張燈結彩,年味未散,遊客仍三三兩兩地閒遊,但古鎮已然平靜了許多,人們出門買菜,上街溜達,在大樹頭下閒聊,生活氣息濃鬱。

對于遊客來説,沙灣古鎮首先是廣東音樂之鄉、飄色藝術之鄉、醒獅藝術之鄉、魚燈彩燈之鄉以及民俗文化之鄉,但是對于進駐的商家、地道的沙灣人來説,這裏首先是“家”,是生活的地方。

目前,沙灣古鎮仍有6000常住人口,走在古老的巷陌中,看得見景點,也看得見生活,一些清朝古建築內仍然有人家。莫婉珊告訴記者,一名旅遊專家到沙灣古鎮考察時,她説了一種尷尬:古鎮雖然是景區,但避免不了村民經營的商鋪賣拖鞋、地拖等看似與景區格格不入的商品。這位專家反而強烈要求保留原生態,因為這才是原汁原味的沙灣生活。

“2003年,政府開始保護古鎮,2008年我們開始進行保護性開發,如何將景區與居民生活有機融合,在開頭也遇到不少難題,直到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環境效益等不斷提升,古鎮人才有了與景區共融的意識。”莫婉珊説。

景區原生態的生活正在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且不説人們習慣于攝影師的鏡頭、樂意為遊客當免費導遊、新建房屋時自覺選擇倣古風格並做好排污的“表面功夫”,古鎮內在的生活風情便是嶺南水鄉代表。如今古鎮還正在打造民宿,將古建築與現代生活相融合。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