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冰臥雪 迎風戰寒——新疆“魔鬼風區”鐵路工的新春堅守

來源:新華網 作者:孫少雄、阿曼 發表時間:2019-02-08 17:42

  新華社烏魯木齊2月8日電(記者 孫少雄、阿曼)月明星稀,寒晨冰涼,一輛軌道車燃起燈火,緩緩挪步新疆克拉瑪依至塔城方向。車下,今年夏天計劃全線開通的克塔鐵路正遇鋪軌攻堅期,因為施工段恰好坐落在世界著名風雪災害區——瑪依塔斯,兩個多月來,軌道車一直往那裏運送“兵力”。

  60平方米的車廂內,24名頭戴防寒帽,身著肥大棉褲的漢子或倚或坐,他們大多來自陜西、青海、甘肅等西部省份,是中鐵一局的鋪軌工人,手機熒光將黑暗中一張張粗糙的面孔點亮,有人沖浪新聞時事,有人刷視頻消遣娛樂,有人與家人溫馨聊天……大家利用手機各取所需,但都會不約而同地關注天氣變化。

  “就因為工程在瑪依塔斯!就因為那是年均八級以上大風天氣最多達180多天的‘魔鬼風區’!”連日來的寒潮消息亂了隊長葉輝的思鄉情切,有著20多年鋪軌經驗,曾參與世界海拔最高鐵路——青藏鐵路修建的他,依舊對瑪依塔斯頗為敬畏。

  果不其然,軌道車離風區還有一段距離,“魔鬼”便忍不住伺機出動。霎時,風雪肆虐,沙石狂走,路基兩側的輔路被瞬間掩埋,如粉如末的冰雪佔據鐵軌,軌道車舉步維艱。

  負責技術測量的呂凡毅帶著兩名工人,打開顫動的車門攀爬出去,手中高舉的測風儀顯示:風速20.4m/s,風力八級,“風力一旦超過六級,便不符合施工安全規定,工人們的生命會受到威脅。據説每年這時,風吹雪現象都最兇猛。”

  這時,有工人對著天空發泄:“逢山開路!遇水架橋!”試圖用吶喊回應面對風雪災害時的渺小無助。

  隨後,車廂陷入長時間靜默,工人黨戰虎解釋:“大夥兒春節堅守崗位,都憋著一股勁兒,希望在異鄉能有更多作為。”

  太陽從東方逐漸升起,雖被工人們戲稱像冰箱裏的燈泡只亮不暖,但也足以使風區的“魔鬼”打會兒瞌睡。看著窗外的風雪和緩不少,葉輝和呂凡毅立即組織大家下車鋪軌。

  天高宇闊間,一台醒目的橙黃色鋪軌機揮舞幾十米的大臂,將“肚子”裏的軌排節節掏出、高懸,隨即低放地面,在軌排近地面約30釐米的時候,工人們聚攏向前,用撬棍撥調好軌道位置,然後迅速用手或磅錘把卡子塞入兩塊軌的排銜接處,以此固定。

  零下30℃裏爭分奪秒作業,一段新軌很快躍然眼前。葉輝介紹,正常情況下,工人們平均一天鋪軌2公里多,剛才兩個小時,我們保質保量地幹了1公里,這是和時間賽跑!兄弟們再努力努力,十幾公里後就能走出風區了!

  “魔鬼”甦醒,風雪再起。工人們陸續返回軌道車,護臉的面罩早已爬滿霜,睫毛上凝結的冰疙瘩許久才解凍。火爐騰起烤饃香,預示著一天工作的結束,耳邊不知哪位工人放鬆地小聲哼起了秦腔小調。

  葉輝靠著車廂,閉目思索明天的工作安排;黨戰虎打開手機,相冊裏的風雪兼程、雪原紅日、在新疆生平第一次見到的風力發電,都隨著一口陜西老家的香煙化作鄉愁:往年此時村裏都在殺豬蒸饃,一家人盤坐炕頭説著掏心窩子的話,守在電視機前看春晚……

編輯:智羊
數字報
爬冰臥雪 迎風戰寒——新疆“魔鬼風區”鐵路工的新春堅守
新華網  作者:孫少雄、阿曼  2019-02-08

  新華社烏魯木齊2月8日電(記者 孫少雄、阿曼)月明星稀,寒晨冰涼,一輛軌道車燃起燈火,緩緩挪步新疆克拉瑪依至塔城方向。車下,今年夏天計劃全線開通的克塔鐵路正遇鋪軌攻堅期,因為施工段恰好坐落在世界著名風雪災害區——瑪依塔斯,兩個多月來,軌道車一直往那裏運送“兵力”。

  60平方米的車廂內,24名頭戴防寒帽,身著肥大棉褲的漢子或倚或坐,他們大多來自陜西、青海、甘肅等西部省份,是中鐵一局的鋪軌工人,手機熒光將黑暗中一張張粗糙的面孔點亮,有人沖浪新聞時事,有人刷視頻消遣娛樂,有人與家人溫馨聊天……大家利用手機各取所需,但都會不約而同地關注天氣變化。

  “就因為工程在瑪依塔斯!就因為那是年均八級以上大風天氣最多達180多天的‘魔鬼風區’!”連日來的寒潮消息亂了隊長葉輝的思鄉情切,有著20多年鋪軌經驗,曾參與世界海拔最高鐵路——青藏鐵路修建的他,依舊對瑪依塔斯頗為敬畏。

  果不其然,軌道車離風區還有一段距離,“魔鬼”便忍不住伺機出動。霎時,風雪肆虐,沙石狂走,路基兩側的輔路被瞬間掩埋,如粉如末的冰雪佔據鐵軌,軌道車舉步維艱。

  負責技術測量的呂凡毅帶著兩名工人,打開顫動的車門攀爬出去,手中高舉的測風儀顯示:風速20.4m/s,風力八級,“風力一旦超過六級,便不符合施工安全規定,工人們的生命會受到威脅。據説每年這時,風吹雪現象都最兇猛。”

  這時,有工人對著天空發泄:“逢山開路!遇水架橋!”試圖用吶喊回應面對風雪災害時的渺小無助。

  隨後,車廂陷入長時間靜默,工人黨戰虎解釋:“大夥兒春節堅守崗位,都憋著一股勁兒,希望在異鄉能有更多作為。”

  太陽從東方逐漸升起,雖被工人們戲稱像冰箱裏的燈泡只亮不暖,但也足以使風區的“魔鬼”打會兒瞌睡。看著窗外的風雪和緩不少,葉輝和呂凡毅立即組織大家下車鋪軌。

  天高宇闊間,一台醒目的橙黃色鋪軌機揮舞幾十米的大臂,將“肚子”裏的軌排節節掏出、高懸,隨即低放地面,在軌排近地面約30釐米的時候,工人們聚攏向前,用撬棍撥調好軌道位置,然後迅速用手或磅錘把卡子塞入兩塊軌的排銜接處,以此固定。

  零下30℃裏爭分奪秒作業,一段新軌很快躍然眼前。葉輝介紹,正常情況下,工人們平均一天鋪軌2公里多,剛才兩個小時,我們保質保量地幹了1公里,這是和時間賽跑!兄弟們再努力努力,十幾公里後就能走出風區了!

  “魔鬼”甦醒,風雪再起。工人們陸續返回軌道車,護臉的面罩早已爬滿霜,睫毛上凝結的冰疙瘩許久才解凍。火爐騰起烤饃香,預示著一天工作的結束,耳邊不知哪位工人放鬆地小聲哼起了秦腔小調。

  葉輝靠著車廂,閉目思索明天的工作安排;黨戰虎打開手機,相冊裏的風雪兼程、雪原紅日、在新疆生平第一次見到的風力發電,都隨著一口陜西老家的香煙化作鄉愁:往年此時村裏都在殺豬蒸饃,一家人盤坐炕頭説著掏心窩子的話,守在電視機前看春晚……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