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規模已超3470億元 中國音樂産業原創活力不斷提升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26 16:09

第六屆中國國際音樂産業大會日前在京召開,會議期間,《2018中國音樂産業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發布。此次音樂産業大會圍繞“互聯網+”時代音樂産業發展與變革的新格局,就“音樂産業守正創新、業態融合”“數字音樂內容與生態布局”“獨立音樂人的生存與發展”等專題展開了討論。

《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音樂産業總規模達3470.94億元。在一係列産業政策規范、引導、扶持下,2017年,中國音樂産業繼續保持穩健增長,音樂原創活力進一步提升,推動産業鏈向多元領域延展、升級和融合;同時,以音樂創作、表演、裝備制造、消費、傳播為內核的産業集聚效應和聯動效應進一步彰顯,音樂産業日益成為拉動中國泛娛樂消費經濟的重要力量。

音樂版權市場趨于穩定

推動全産業鏈不斷完善

眾所周知,2015年7月,國家版權局發布了《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要求在2015年7月31日前,無版權音樂作品全部下線。數據顯示,在規定時間內,各網絡音樂服務商共下線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220余萬首。這道“最嚴版權令”使得音樂行業逐步建立起音樂正版化環境。中宣部版權管理局局長于慈珂在本屆論壇上談道:“這幾年,我們推動網絡音樂版權廣泛授權,通過協調音樂公司,協調平臺,協調音樂創作者、傳播者等各方面進行廣泛傳播,取得了良好效果。”另外,隨著數字專輯、音樂流量包等商業模式的推廣,用戶對在線音樂付費的理解和支持也正慢慢升溫。

對此,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副院長趙志安補充道,在國家版權局出臺係列相關政策的管理、規范和引導下,內容公司的數字音樂版權收益增長迅速,錄音制品的“二次獲酬權”取得廣泛關注;音集協發布《關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訴歌曲的公告》,進一步推動KTV歌曲版權市場的規范化;音著協與國際作者和作曲者協會聯合會聯合發布2018《全球版稅報告》,開啟版稅發布國際化合作的進程。另外,近幾年,音樂娛樂公司在向內容商購買版權和版權爭奪戰之後,逐漸致力于向音樂産業鏈上遊內容生産環節進軍,這種創新的商業盈利模式,反哺音樂原創內容的閉環運行機制,推動音樂全産業鏈不斷完善。

依托智能化科技

産業在多領域突破發展

在不久前結束的上海第十二屆音樂盛典咪咕匯上,5G、4K、AI、AR等“組團”亮相,許多愛好音樂的觀眾體驗到了新玩法。據中國移動咪咕音樂CEO廖宇介紹,本屆咪咕匯在線觀看人次突破了1.8億人次,在線觀看人數接近七千萬人,線上線下的融合推進、智能技術的支持,給音樂用戶帶來了全場景試聽體驗,也推動了音樂産業沉浸式娛樂體驗的發展。

“依托智能化科技,傳統音樂産業在很多領域實現突破式發展。例如演出公司通過大數據挖掘藝人、城市、觀眾關聯,進而實現精準營銷;智慧KTV通過在線預訂、自助開房、電子會員卡等係統融合KTV傳統業務,結合線上線下的融合管控,精準掌控消費者大數據。”趙志安表示,“智能化”將推動傳統音樂産業生産方式、産品形態、商業模式等的全面變革,為傳統音樂産業的轉型升級、跨界融合與價值再造發揮關鍵作用。

提高音樂人收益

優化産業環境打磨精品

據《2018音樂人生存現況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的結果顯示,收入偏低、缺乏推廣和遭遇侵權成為困擾音樂人的主要問題。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張豐艷表示:“在此前做的調研中,我們發現,音樂創作收益難以支撐音樂人的正常生活開支,音樂人的兼職率高達70%。約五成音樂人的音樂收益來源于音樂演出和音樂教育,這就導致許多創作型音樂人無法投入太多時間,造成音樂創作資源的浪費。另外,産業整體環境沒能為音樂精品打磨提供良好的土壤,據業內人士介紹,一部上億元制作成本的電影,在音樂投入方面常常只有三五十萬元,制片方甚至會用宣發資源置換免費片頭曲和片尾曲。音樂人不得不依靠走量的創作換取生活所需,難以投入時間精力,無法實現質量上的精雕細琢。”

對此,中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副理事長周亞平認為:“要想使音樂行業實現真正的繁榮,一定要信息對稱。音樂人在與大平臺合作的過程中並沒有享受到對等的交易地位,多數音樂人無法獲取作品使用的真實財務報告和清晰的傳播數據。數據的不透明使音樂人無法判斷作品的市場反饋。”

建立和完善健康、合理、透明的分配體係,是提高音樂創作質量的重要舉措。張豐艷認為,應出臺助力團結産業鏈各環節協同解決透明分配問題的政策法規,幫助音樂人實現其合理回報,營造鼓勵創新和打磨精品的産業環境。只有讓更多的音樂人能完全依靠音樂收入生活,獲得周期性、穩定性的創作收入,才能使他們專心創作,為市場輸送源源不斷的優質內容。

(光明日報記者張進進、牛夢笛)

《光明日報》(2019年01月26日04版)

編輯:智羊
數字報
總規模已超3470億元 中國音樂産業原創活力不斷提升
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  2019-01-26

第六屆中國國際音樂産業大會日前在京召開,會議期間,《2018中國音樂産業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發布。此次音樂産業大會圍繞“互聯網+”時代音樂産業發展與變革的新格局,就“音樂産業守正創新、業態融合”“數字音樂內容與生態布局”“獨立音樂人的生存與發展”等專題展開了討論。

《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音樂産業總規模達3470.94億元。在一係列産業政策規范、引導、扶持下,2017年,中國音樂産業繼續保持穩健增長,音樂原創活力進一步提升,推動産業鏈向多元領域延展、升級和融合;同時,以音樂創作、表演、裝備制造、消費、傳播為內核的産業集聚效應和聯動效應進一步彰顯,音樂産業日益成為拉動中國泛娛樂消費經濟的重要力量。

音樂版權市場趨于穩定

推動全産業鏈不斷完善

眾所周知,2015年7月,國家版權局發布了《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要求在2015年7月31日前,無版權音樂作品全部下線。數據顯示,在規定時間內,各網絡音樂服務商共下線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220余萬首。這道“最嚴版權令”使得音樂行業逐步建立起音樂正版化環境。中宣部版權管理局局長于慈珂在本屆論壇上談道:“這幾年,我們推動網絡音樂版權廣泛授權,通過協調音樂公司,協調平臺,協調音樂創作者、傳播者等各方面進行廣泛傳播,取得了良好效果。”另外,隨著數字專輯、音樂流量包等商業模式的推廣,用戶對在線音樂付費的理解和支持也正慢慢升溫。

對此,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副院長趙志安補充道,在國家版權局出臺係列相關政策的管理、規范和引導下,內容公司的數字音樂版權收益增長迅速,錄音制品的“二次獲酬權”取得廣泛關注;音集協發布《關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訴歌曲的公告》,進一步推動KTV歌曲版權市場的規范化;音著協與國際作者和作曲者協會聯合會聯合發布2018《全球版稅報告》,開啟版稅發布國際化合作的進程。另外,近幾年,音樂娛樂公司在向內容商購買版權和版權爭奪戰之後,逐漸致力于向音樂産業鏈上遊內容生産環節進軍,這種創新的商業盈利模式,反哺音樂原創內容的閉環運行機制,推動音樂全産業鏈不斷完善。

依托智能化科技

産業在多領域突破發展

在不久前結束的上海第十二屆音樂盛典咪咕匯上,5G、4K、AI、AR等“組團”亮相,許多愛好音樂的觀眾體驗到了新玩法。據中國移動咪咕音樂CEO廖宇介紹,本屆咪咕匯在線觀看人次突破了1.8億人次,在線觀看人數接近七千萬人,線上線下的融合推進、智能技術的支持,給音樂用戶帶來了全場景試聽體驗,也推動了音樂産業沉浸式娛樂體驗的發展。

“依托智能化科技,傳統音樂産業在很多領域實現突破式發展。例如演出公司通過大數據挖掘藝人、城市、觀眾關聯,進而實現精準營銷;智慧KTV通過在線預訂、自助開房、電子會員卡等係統融合KTV傳統業務,結合線上線下的融合管控,精準掌控消費者大數據。”趙志安表示,“智能化”將推動傳統音樂産業生産方式、産品形態、商業模式等的全面變革,為傳統音樂産業的轉型升級、跨界融合與價值再造發揮關鍵作用。

提高音樂人收益

優化産業環境打磨精品

據《2018音樂人生存現況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的結果顯示,收入偏低、缺乏推廣和遭遇侵權成為困擾音樂人的主要問題。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張豐艷表示:“在此前做的調研中,我們發現,音樂創作收益難以支撐音樂人的正常生活開支,音樂人的兼職率高達70%。約五成音樂人的音樂收益來源于音樂演出和音樂教育,這就導致許多創作型音樂人無法投入太多時間,造成音樂創作資源的浪費。另外,産業整體環境沒能為音樂精品打磨提供良好的土壤,據業內人士介紹,一部上億元制作成本的電影,在音樂投入方面常常只有三五十萬元,制片方甚至會用宣發資源置換免費片頭曲和片尾曲。音樂人不得不依靠走量的創作換取生活所需,難以投入時間精力,無法實現質量上的精雕細琢。”

對此,中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副理事長周亞平認為:“要想使音樂行業實現真正的繁榮,一定要信息對稱。音樂人在與大平臺合作的過程中並沒有享受到對等的交易地位,多數音樂人無法獲取作品使用的真實財務報告和清晰的傳播數據。數據的不透明使音樂人無法判斷作品的市場反饋。”

建立和完善健康、合理、透明的分配體係,是提高音樂創作質量的重要舉措。張豐艷認為,應出臺助力團結産業鏈各環節協同解決透明分配問題的政策法規,幫助音樂人實現其合理回報,營造鼓勵創新和打磨精品的産業環境。只有讓更多的音樂人能完全依靠音樂收入生活,獲得周期性、穩定性的創作收入,才能使他們專心創作,為市場輸送源源不斷的優質內容。

(光明日報記者張進進、牛夢笛)

《光明日報》(2019年01月26日04版)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