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月前,廣州城區車輛總規模將控制在40萬輛 能達標嗎?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5 09:48

曾在“風口”的共享單車,卻在短短的兩三年時間裏早早進入“下半場”。由于早期的粗放式投放導致共享單車過剩,大量共享單車出現在廣州街頭,“亂停放、‘僵屍’車、壞車多”等係列問題層出不窮,甚至一度出現“單車圍城”的情況。

2017年8月29日,廣州明令禁止企業在廣州新投放共享單車。一年多過去了,“單車”總量得到控制,僅剩摩拜、ofo兩家共享單車企業。然而,在緩解佔道現象的同時,“找車難”和“難找到好車”正成為影響廣大市民體驗共享單車的因素。

車變少了,騎車體驗差了,亂停亂放依舊有

1月13日上午10時,記者兵分幾路,走訪了客村、科韻路以及嘉禾望崗等地鐵站的共享單車停放點,市民普遍反映:找一輛共享單車,變得越來越困難。

“開過的80%的共享單車都是壞的,遇到過不同情況,比如掉鏈子、車鎖卡死等。”掃碼開了三輛單車後,劉小姐終于開到了一輛能正常騎行的單車。

有著同樣體驗的胡小姐表示,她住在嘉禾望崗地鐵站附近,每天上班時坐地鐵到客村地鐵站後騎車到公司,可總是遇上各種壞車。

黎先生此前是共享單車的忠實用戶,在2018年一年內使用了503次共享單車,不過從2018年年底之後,他使用頻率降低,大概每周一兩次,“單車變少了,零星堆放在路邊的都是壞車,平時開到壞車的幾率大概是一半。”黎先生還表示,在市區的大道、地鐵口共享單車的停放比較整齊,可一到了城中村就停得亂七八糟的,尤其有的共享單車被上了私鎖。

這邊廂,多家企業退出經營,僅剩的摩拜單車、ofo也收緊了投放量,那邊廂,亂停亂放現象依然未解決。市民劉小姐表示,從新港中路一路走到客村地鐵站,能看到不少單車亂停亂放。針對市民反映的情況,新快報記者走訪天河區、海珠區、番禺區等不同區域,隨處堆積單車的現象已不見,但部分地區的亂停放現象依舊存在。

違停區提醒不明顯?市民表示:扣款後才知道

對于依舊存在的亂停放情況,市交委已收集匯總各區梳理上報的不適宜停放自行車的區域和路段,並要求企業在用戶APP端上線禁停區電子圍欄。

目前,摩拜單車、ofo均在廣州設立了禁停圍欄,並均實施了禁停區內違停額外收費的管理措施。其中ofo對于違停的規定為:每個賬號擁有3次違停機會,再停車至禁停區將額外收取2元調度費,將任意一輛車從禁停區騎出,則當次騎行免費。

去年剛來廣州讀書的溫小姐表示,在之前每次從學校前往地鐵站,均是選擇騎行共享單車,由于朋友因為單車停放在禁停區而被扣錢之後,她才知道新規定,她表示“在之後也會注意車輛的停放地點是否屬于禁停區。”

而在採訪過程中,多名市民均向記者表示,自己是在被扣錢後才知道“停放在禁停區將額外收取2元”的規定。不過,也有市民質疑,“企業有沒有罰款的權利?罰款將用在何處?”

城區車輛總規模要控制離原定計劃僅剩1個月

2018年9月是“禁投令”實施一周年。當月,廣州交委(現廣州市交通局)公布了廣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適宜總量評估結果,根據評估結果,廣州中心城區適宜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總量規模為40萬-50萬輛,全市的適宜規模為60萬-80萬輛。

這一評估數據,也成為廣州共享單車減量的一個參考。按照市交委的工作計劃,摩拜、ofo兩家企業仍需要減量,至2019年2月前,摩拜、ofo兩家企業在廣州市中心城區的車輛數將分別壓減至20萬輛以內,城區車輛總規模控制在40萬輛以內。

對于“壞車多、市民體驗差”的情況,在完成總量壓減目標後,由摩拜、ofo按照“收一換一”方式對老舊車輛進行置換更新,改善用戶騎行體驗。

離原定計劃還有1個月,那麼摩拜、ofo的總量達標了?和“禁投令”出臺前相比,摩拜和ofo的確減量了不少,均表示對比之前已減量20多萬輛。ofo表示目前在運營的為20多萬輛。

不過摩拜方未明確透露運營規模,表示過去半年裏,摩拜在廣州市越秀區的車輛淤積情況下降了60%,車輛故障率繼續呈下滑趨勢。

企業回應

“通過宣傳,讓大家逐步形成規范停車的意識”

對此疑問,ofo回應稱在上線電子圍欄時,已在APP上設置了同步提醒,用戶能在APP醒目位置看到扣罰提示,“能夠通過持續的宣傳與滲透,讓大家逐步形成規范停車的意識。”

ofo方面表示小黃車電子圍欄採取獎懲並列的措施,用戶如能及時糾正用車行為,之前的調度費將退還給用戶。此舉初衷係為規范用戶騎行,解決長期以來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給城市造成的困擾,“收取的扣罰款項,是象徵性的懲罰措施,主要還是預留返還給及時糾正違規行為的用戶。”

摩拜向記者出示一個數據:為了進一步規范和引導用戶文明用車、有序停車,配合政府有關部門的管理要求,自去年4月以來,已在廣州城區設立電子圍欄禁停區近百個,有效減少違停車輛情況高達70%。

政協委員建議

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

建設明確的停放點

“共享單車要不要?要!”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表示,目前他的押金同樣沒退,共享單車對城市來説,是需要的,但前提要定好規則,不能無序發展,更不能先發展後治理。

他表示,此前共享單車企業瘋狂投放單車,且不願回收廢舊單車,“為了市場佔有率。”他認為,管理共享單車可以考慮將日常交通、休閒用途區分開。“在日常騎單車中,一般騎行在15分鐘以內,轉換成路程,即4公裏以內。”曹志偉分析稱。

這一數據與廣州市交通運輸研究所數據吻合。據該研究所統計,共享單車平均出行距離約2.2公裏,對整個廣州的公共交通接駁“最後一公裏”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如何治理亂停放問題?曹志偉建議,可以建設明確的停放點,且用戶需停到指定的位置,才不會多扣費。

廣州市政協委員岳朝陽:

政府應該主動介入

對于共享單車的亂停亂放問題,市政協委員岳朝陽表示一直關注此話題,“共享單車光靠一個行業自身去發展,是非常困難的。”岳朝陽認為,共享單車與城市單車不一樣,一旦投入市場,即變成自由狀態,市民騎到哪就放哪,“由市民素質決定,這導致管理難度大。”

為此,岳朝陽建議,在提醒市民之外,政府不應是旁觀者的角度,而是應主動介入協助,作出相應的規則,“共享單車如何管理?什麼地方可以停放?企業如何維護以及退出?”

岳朝陽直言稱,目前政府的力度依然不夠,政府要更多地參與管理中,監管之余還可以做好獎懲措施。比如説,共享單車企業對車輛停放、投放等方面做得好,可以給予一定補貼;而疏忽管理的則適用約束措施。

本版統籌: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本版採寫: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麥婉詩 代國輝

編輯:空明
數字報
下個月前,廣州城區車輛總規模將控制在40萬輛 能達標嗎?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9-01-15

曾在“風口”的共享單車,卻在短短的兩三年時間裏早早進入“下半場”。由于早期的粗放式投放導致共享單車過剩,大量共享單車出現在廣州街頭,“亂停放、‘僵屍’車、壞車多”等係列問題層出不窮,甚至一度出現“單車圍城”的情況。

2017年8月29日,廣州明令禁止企業在廣州新投放共享單車。一年多過去了,“單車”總量得到控制,僅剩摩拜、ofo兩家共享單車企業。然而,在緩解佔道現象的同時,“找車難”和“難找到好車”正成為影響廣大市民體驗共享單車的因素。

車變少了,騎車體驗差了,亂停亂放依舊有

1月13日上午10時,記者兵分幾路,走訪了客村、科韻路以及嘉禾望崗等地鐵站的共享單車停放點,市民普遍反映:找一輛共享單車,變得越來越困難。

“開過的80%的共享單車都是壞的,遇到過不同情況,比如掉鏈子、車鎖卡死等。”掃碼開了三輛單車後,劉小姐終于開到了一輛能正常騎行的單車。

有著同樣體驗的胡小姐表示,她住在嘉禾望崗地鐵站附近,每天上班時坐地鐵到客村地鐵站後騎車到公司,可總是遇上各種壞車。

黎先生此前是共享單車的忠實用戶,在2018年一年內使用了503次共享單車,不過從2018年年底之後,他使用頻率降低,大概每周一兩次,“單車變少了,零星堆放在路邊的都是壞車,平時開到壞車的幾率大概是一半。”黎先生還表示,在市區的大道、地鐵口共享單車的停放比較整齊,可一到了城中村就停得亂七八糟的,尤其有的共享單車被上了私鎖。

這邊廂,多家企業退出經營,僅剩的摩拜單車、ofo也收緊了投放量,那邊廂,亂停亂放現象依然未解決。市民劉小姐表示,從新港中路一路走到客村地鐵站,能看到不少單車亂停亂放。針對市民反映的情況,新快報記者走訪天河區、海珠區、番禺區等不同區域,隨處堆積單車的現象已不見,但部分地區的亂停放現象依舊存在。

違停區提醒不明顯?市民表示:扣款後才知道

對于依舊存在的亂停放情況,市交委已收集匯總各區梳理上報的不適宜停放自行車的區域和路段,並要求企業在用戶APP端上線禁停區電子圍欄。

目前,摩拜單車、ofo均在廣州設立了禁停圍欄,並均實施了禁停區內違停額外收費的管理措施。其中ofo對于違停的規定為:每個賬號擁有3次違停機會,再停車至禁停區將額外收取2元調度費,將任意一輛車從禁停區騎出,則當次騎行免費。

去年剛來廣州讀書的溫小姐表示,在之前每次從學校前往地鐵站,均是選擇騎行共享單車,由于朋友因為單車停放在禁停區而被扣錢之後,她才知道新規定,她表示“在之後也會注意車輛的停放地點是否屬于禁停區。”

而在採訪過程中,多名市民均向記者表示,自己是在被扣錢後才知道“停放在禁停區將額外收取2元”的規定。不過,也有市民質疑,“企業有沒有罰款的權利?罰款將用在何處?”

城區車輛總規模要控制離原定計劃僅剩1個月

2018年9月是“禁投令”實施一周年。當月,廣州交委(現廣州市交通局)公布了廣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適宜總量評估結果,根據評估結果,廣州中心城區適宜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總量規模為40萬-50萬輛,全市的適宜規模為60萬-80萬輛。

這一評估數據,也成為廣州共享單車減量的一個參考。按照市交委的工作計劃,摩拜、ofo兩家企業仍需要減量,至2019年2月前,摩拜、ofo兩家企業在廣州市中心城區的車輛數將分別壓減至20萬輛以內,城區車輛總規模控制在40萬輛以內。

對于“壞車多、市民體驗差”的情況,在完成總量壓減目標後,由摩拜、ofo按照“收一換一”方式對老舊車輛進行置換更新,改善用戶騎行體驗。

離原定計劃還有1個月,那麼摩拜、ofo的總量達標了?和“禁投令”出臺前相比,摩拜和ofo的確減量了不少,均表示對比之前已減量20多萬輛。ofo表示目前在運營的為20多萬輛。

不過摩拜方未明確透露運營規模,表示過去半年裏,摩拜在廣州市越秀區的車輛淤積情況下降了60%,車輛故障率繼續呈下滑趨勢。

企業回應

“通過宣傳,讓大家逐步形成規范停車的意識”

對此疑問,ofo回應稱在上線電子圍欄時,已在APP上設置了同步提醒,用戶能在APP醒目位置看到扣罰提示,“能夠通過持續的宣傳與滲透,讓大家逐步形成規范停車的意識。”

ofo方面表示小黃車電子圍欄採取獎懲並列的措施,用戶如能及時糾正用車行為,之前的調度費將退還給用戶。此舉初衷係為規范用戶騎行,解決長期以來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給城市造成的困擾,“收取的扣罰款項,是象徵性的懲罰措施,主要還是預留返還給及時糾正違規行為的用戶。”

摩拜向記者出示一個數據:為了進一步規范和引導用戶文明用車、有序停車,配合政府有關部門的管理要求,自去年4月以來,已在廣州城區設立電子圍欄禁停區近百個,有效減少違停車輛情況高達70%。

政協委員建議

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

建設明確的停放點

“共享單車要不要?要!”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表示,目前他的押金同樣沒退,共享單車對城市來説,是需要的,但前提要定好規則,不能無序發展,更不能先發展後治理。

他表示,此前共享單車企業瘋狂投放單車,且不願回收廢舊單車,“為了市場佔有率。”他認為,管理共享單車可以考慮將日常交通、休閒用途區分開。“在日常騎單車中,一般騎行在15分鐘以內,轉換成路程,即4公裏以內。”曹志偉分析稱。

這一數據與廣州市交通運輸研究所數據吻合。據該研究所統計,共享單車平均出行距離約2.2公裏,對整個廣州的公共交通接駁“最後一公裏”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如何治理亂停放問題?曹志偉建議,可以建設明確的停放點,且用戶需停到指定的位置,才不會多扣費。

廣州市政協委員岳朝陽:

政府應該主動介入

對于共享單車的亂停亂放問題,市政協委員岳朝陽表示一直關注此話題,“共享單車光靠一個行業自身去發展,是非常困難的。”岳朝陽認為,共享單車與城市單車不一樣,一旦投入市場,即變成自由狀態,市民騎到哪就放哪,“由市民素質決定,這導致管理難度大。”

為此,岳朝陽建議,在提醒市民之外,政府不應是旁觀者的角度,而是應主動介入協助,作出相應的規則,“共享單車如何管理?什麼地方可以停放?企業如何維護以及退出?”

岳朝陽直言稱,目前政府的力度依然不夠,政府要更多地參與管理中,監管之余還可以做好獎懲措施。比如説,共享單車企業對車輛停放、投放等方面做得好,可以給予一定補貼;而疏忽管理的則適用約束措施。

本版統籌: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本版採寫: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麥婉詩 代國輝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