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高端酒店曝出衛生亂象續:一次罰款竟不抵一晚房價

來源:新華社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2 09:32

業界呼籲,“亮劍”酒店亂象還需“劍更鋒利”

2018年11月,國內十幾家高端酒店連續曝出衛生亂象。近日上海相關部門對涉事酒店分別處以警告、罰款2000元的處罰,引發網友熱議:被罰金額甚至抵不上有的酒店單間一晚房價。業界呼籲,“亮劍”酒店亂象還需“劍更鋒利”。

網友直言:“2000後是不是少了一個萬字”

2018年11月,一則名為《杯子的秘密》的網路視頻曝光北京、上海、福州、貴陽、南昌等城市的十幾家高端酒店存在服務員使用臟毛巾擦杯具與食具等問題。在衛生問題被曝光後,上海、北京等地多家酒店公開道歉並披露整改細節。

日前,上海市有關區衛生健康部門對7家涉事酒店予以警告、罰款2000元的處罰。此前,同樣被曝出衛生問題的江西南昌喜來登酒店亦被處以警告及2000元罰款。

在微網志平臺,“上海7家五星級酒店罰2000”話題短短1天時間內就吸引了1.9億閱讀量及7600多條討論。眾多消費者對如此輕微的處罰難以接受:“這罰款還不夠住一晚酒店的錢”“2000後是不是少了一個萬字?”“這樣不痛不癢的處罰,有什麼意義?”

網路預訂平臺10日10時顯示,7家涉事酒店每晚單間實時最低房價自1100多元至4400多元不等;最高則自4000元至上萬元。

住宿業的安全與衛生是首要且基本要求,客房清潔是酒店最基本的服務。為何罰款還不夠這些高檔酒店一晚的房價?

對上海黃浦區的一家酒店處罰公示顯示,處罰事由為未按照規定對顧客用品用具進行清洗、消毒、保潔,或者重復使用一次性用品用具;處罰依據為《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第三十六條第二項;行政處罰的履行方式為警告、罰款人民幣2000元。

《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2011年起施行。上海市光大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吳海分析,行政處罰的原則包括法定原則和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上海市有關區衛生行政部門的處罰體現了這兩個原則。根據實施細則規定,如果這些酒店在接受處罰後逾期不改正,可以處以2千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依法責令停業整頓,直至吊銷衛生許可證。

有星無星,不完全是酒店定價的依據

業界分析,自律性差、行業標準滯後、監管力度不足是我國酒店行業日益凸顯的問題,這也導致從經濟型酒店到高端奢華酒店“衛生門”事件屢禁不絕,難以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認為,目前國內很多涉及旅遊住宿服務的標準和品質判定,尚沒有旅遊發達國家那樣可以直接引用的法律條款。從酒店退房時間到客房衛生保潔的標準判定,主要還是依靠行業慣例、行業標準和企業內部檢查。旅遊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也只是做了原則性規定。

法律人士分析,“警告、罰款2000元”或是目前大部分有衛生問題酒店面臨的處罰結果,不過其營業收入的九牛一毛。此次涉事酒店多是國際酒店品牌,單體酒店即便被處罰,仍能依靠品牌行銷網路吸引住客。因此,酒店衛生事件往往被當做“公關事件”。

同時,2010年版的《旅遊飯店星級的劃分與評定》作為行業標準,對絕大多數市場主體缺乏強制性約束力。業內人士透露,甚至有星級飯店避開評星或主動申請“摘星”,“自定義”豪華而避開星級評定約束。

上海旅遊部門2018年年初公佈的資訊顯示,上海星級飯店共有229家,在此次被曝出衛生亂象的7家高端酒店中,上海寶格麗酒店、上海璞麗酒店、上海外灘華爾道夫酒店並不在星級飯店之列。而這些“無星級”的酒店,房間價格卻等同“五星級”甚至遠高於“五星級”。

對此,上海市旅遊飯店星級評定委員會主任黃鐵民也表示無奈:在促進我國飯店行業多年發展後,星級評定標準已體現出一定的滯後性。例如,標準對酒店硬體設施方面的要求比較嚴格,而對服務水準、流程完善程度的約束條件相對少一些。

對於酒店衛生亂象,當前,我國衛生、旅遊、市場監管等主管部門主要在法律授權的範圍內行使公開約談、譴責、指導整改等行政權力。多位專家認為,向酒店亂象“亮劍”還需“劍更鋒利”:我國應進一步完善市場監管體系,尤其是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對於存在衛生亂象的酒店予以重罰,依法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新華社)

編輯:alan
數字報
國內高端酒店曝出衛生亂象續:一次罰款竟不抵一晚房價
新華社  作者:  2019-01-12

業界呼籲,“亮劍”酒店亂象還需“劍更鋒利”

2018年11月,國內十幾家高端酒店連續曝出衛生亂象。近日上海相關部門對涉事酒店分別處以警告、罰款2000元的處罰,引發網友熱議:被罰金額甚至抵不上有的酒店單間一晚房價。業界呼籲,“亮劍”酒店亂象還需“劍更鋒利”。

網友直言:“2000後是不是少了一個萬字”

2018年11月,一則名為《杯子的秘密》的網路視頻曝光北京、上海、福州、貴陽、南昌等城市的十幾家高端酒店存在服務員使用臟毛巾擦杯具與食具等問題。在衛生問題被曝光後,上海、北京等地多家酒店公開道歉並披露整改細節。

日前,上海市有關區衛生健康部門對7家涉事酒店予以警告、罰款2000元的處罰。此前,同樣被曝出衛生問題的江西南昌喜來登酒店亦被處以警告及2000元罰款。

在微網志平臺,“上海7家五星級酒店罰2000”話題短短1天時間內就吸引了1.9億閱讀量及7600多條討論。眾多消費者對如此輕微的處罰難以接受:“這罰款還不夠住一晚酒店的錢”“2000後是不是少了一個萬字?”“這樣不痛不癢的處罰,有什麼意義?”

網路預訂平臺10日10時顯示,7家涉事酒店每晚單間實時最低房價自1100多元至4400多元不等;最高則自4000元至上萬元。

住宿業的安全與衛生是首要且基本要求,客房清潔是酒店最基本的服務。為何罰款還不夠這些高檔酒店一晚的房價?

對上海黃浦區的一家酒店處罰公示顯示,處罰事由為未按照規定對顧客用品用具進行清洗、消毒、保潔,或者重復使用一次性用品用具;處罰依據為《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第三十六條第二項;行政處罰的履行方式為警告、罰款人民幣2000元。

《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2011年起施行。上海市光大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吳海分析,行政處罰的原則包括法定原則和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上海市有關區衛生行政部門的處罰體現了這兩個原則。根據實施細則規定,如果這些酒店在接受處罰後逾期不改正,可以處以2千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依法責令停業整頓,直至吊銷衛生許可證。

有星無星,不完全是酒店定價的依據

業界分析,自律性差、行業標準滯後、監管力度不足是我國酒店行業日益凸顯的問題,這也導致從經濟型酒店到高端奢華酒店“衛生門”事件屢禁不絕,難以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認為,目前國內很多涉及旅遊住宿服務的標準和品質判定,尚沒有旅遊發達國家那樣可以直接引用的法律條款。從酒店退房時間到客房衛生保潔的標準判定,主要還是依靠行業慣例、行業標準和企業內部檢查。旅遊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也只是做了原則性規定。

法律人士分析,“警告、罰款2000元”或是目前大部分有衛生問題酒店面臨的處罰結果,不過其營業收入的九牛一毛。此次涉事酒店多是國際酒店品牌,單體酒店即便被處罰,仍能依靠品牌行銷網路吸引住客。因此,酒店衛生事件往往被當做“公關事件”。

同時,2010年版的《旅遊飯店星級的劃分與評定》作為行業標準,對絕大多數市場主體缺乏強制性約束力。業內人士透露,甚至有星級飯店避開評星或主動申請“摘星”,“自定義”豪華而避開星級評定約束。

上海旅遊部門2018年年初公佈的資訊顯示,上海星級飯店共有229家,在此次被曝出衛生亂象的7家高端酒店中,上海寶格麗酒店、上海璞麗酒店、上海外灘華爾道夫酒店並不在星級飯店之列。而這些“無星級”的酒店,房間價格卻等同“五星級”甚至遠高於“五星級”。

對此,上海市旅遊飯店星級評定委員會主任黃鐵民也表示無奈:在促進我國飯店行業多年發展後,星級評定標準已體現出一定的滯後性。例如,標準對酒店硬體設施方面的要求比較嚴格,而對服務水準、流程完善程度的約束條件相對少一些。

對於酒店衛生亂象,當前,我國衛生、旅遊、市場監管等主管部門主要在法律授權的範圍內行使公開約談、譴責、指導整改等行政權力。多位專家認為,向酒店亂象“亮劍”還需“劍更鋒利”:我國應進一步完善市場監管體系,尤其是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對於存在衛生亂象的酒店予以重罰,依法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新華社)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