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通緝》第二集《織網》速覽版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1 22:01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研究解決追逃追贓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建立健全集中統一、高效順暢的協調機制,形成了一張分兵把守、合成作戰的立體追逃追贓網路。這張天網平時雖然看不見,但它收網時的威力,從一個個嫌疑人的歸案中清晰可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聯合攝製的五集電視專題片《紅色通緝》,于1月10日至14日在央視綜合頻道晚間八點檔黃金時間播出,第二集《織網》,通過戴學民、黃玉榮、黃海勇等典型案例,告訴你“天網”是怎樣發揮作用的。

習近平:要深化反腐敗國際合作,堅持追逃防逃兩手抓,繼續發佈外逃人員紅色通緝令,加強反腐敗綜合執法國際協作,強化對腐敗分子的震懾。

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指示精神,整合力量,合成作戰,共同構架一張恢恢天網。

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2001年8月出逃。調查發現,他經中國香港,到南韓,再前往中美洲東海岸的一個國家——貝里斯。然而,這還不是戴學民真正的目的地,他最終落腳是在英國。

倫敦,事實上才是戴學民多年的藏身之地。在英國他起初希望在金融業謀職,但由於英語不好等多種原因,謀職並不順利。

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英語也不行,去了做內部分析研究的話,累得吭吭哧哧的。搞研究的都是年輕人。我那點收入,那就是窮人。

躲藏多年後,戴學民漸漸産生了悄悄回國生活的想法。2009年,戴學民試著用英國身份第一次回到中國,此後他多次往返。2014年10月他再次入境後,在老家安徽住了下來。2015年4月22日,“百名紅通”公佈的當晚,他的假身份卻被人臉識別系統識破。4月22日名單公佈,4月23日發現線索,4月24日晚就鎖定了戴學民所在的小區,4月25日進一步確定具體房間,下午實施抓捕。追逃人員到來的速度,顯然超出了戴學民的想像。當天晚上,戴學民被押解回南京市。

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黨委書記,涉嫌受賄罪,2002年出逃美國,當時已經通過非法手段獲得綠卡。

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沒有天網行動的時候,人們不知道你是誰,你能藏住,天網行動以後你藏不住。

黃玉榮英語不好,雖然在美國多年,生活圈子還是華人圈,租的房子在華人聚居區。她一直用“安妮”這個名字,沒人知道她叫黃玉榮。然而,“百名紅通”公佈當天,她的真名和照片一夜之間出現在當地的所有華文報紙上。

黃玉榮:咱們中國的僑報大概有差不多十種,同一天登出來,頭版,一百人的照片全在上頭,熟的人一看就知道。華人的那種飯店、銀行,哪兒都不敢去,不敢。我有很多次選擇想自殺,我幾次都把那棵樹都看好了。

經過反覆考量,黃玉榮終於在2015年11月遞交了回國投案的書面申請。2015年12月5日,她搭乘的洛杉磯飛來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機場。

黃海勇,深圳裕偉貿易實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涉嫌走私罪,案值12.15億元,並涉嫌逃稅7.17億元,1998年8月出逃。2008年,他在秘魯被發現和拘捕,中國啟動程式要將他引渡回國受審,但黃海勇並不甘心就此認罪服法,而是重金聘請當地著名律師對抗引渡。

黃海勇(紅通人員):在秘魯很有名,費用很高,每上一堂庭就是三萬塊美金。他的信心非常大。他直接就跟我説,他説你都不用擔心回中國的事情,因為是不可能的。

黃海勇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場法律戰會持續八年,這八年他幾乎都在監獄度過。這次攝製組經秘魯政府許可,得以進入他當年羈押的監獄拍攝。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在這裡95%到98%的外國人都是已判刑的,只有極少數是在訴訟過程中,而且絕大多數的犯人都是販毒。

黃海勇:害怕啊,一個人陌生的,語言也不通,什麼都不行,都是犯人,都是毒販。

2016年7月17日,黃海勇終於被引渡回國。

賈桂德(中國駐秘魯大使):這個八年的時間意味著什麼呢?中秘兩國有將近二十個機構,參與到這個進程,意味著秘魯方面歷經了兩屆政府,兩任總統,五任外長,十一任司法部長,十二任內政部長。對於我們駐秘魯使館而言,歷經四任大使,四任參贊。

天網行動並非只是一個名稱,而是由海內海外各方力量通過精心搭建,合理構架,共同織成的一張真實存在的追逃追贓網路。每一名嫌疑人的歸案歷程,也都是新的經驗的積累,讓這張天網在未來更加嚴密。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紅色通緝》第二集《織網》速覽版
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2019-01-11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研究解決追逃追贓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建立健全集中統一、高效順暢的協調機制,形成了一張分兵把守、合成作戰的立體追逃追贓網路。這張天網平時雖然看不見,但它收網時的威力,從一個個嫌疑人的歸案中清晰可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聯合攝製的五集電視專題片《紅色通緝》,于1月10日至14日在央視綜合頻道晚間八點檔黃金時間播出,第二集《織網》,通過戴學民、黃玉榮、黃海勇等典型案例,告訴你“天網”是怎樣發揮作用的。

習近平:要深化反腐敗國際合作,堅持追逃防逃兩手抓,繼續發佈外逃人員紅色通緝令,加強反腐敗綜合執法國際協作,強化對腐敗分子的震懾。

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指示精神,整合力量,合成作戰,共同構架一張恢恢天網。

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2001年8月出逃。調查發現,他經中國香港,到南韓,再前往中美洲東海岸的一個國家——貝里斯。然而,這還不是戴學民真正的目的地,他最終落腳是在英國。

倫敦,事實上才是戴學民多年的藏身之地。在英國他起初希望在金融業謀職,但由於英語不好等多種原因,謀職並不順利。

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英語也不行,去了做內部分析研究的話,累得吭吭哧哧的。搞研究的都是年輕人。我那點收入,那就是窮人。

躲藏多年後,戴學民漸漸産生了悄悄回國生活的想法。2009年,戴學民試著用英國身份第一次回到中國,此後他多次往返。2014年10月他再次入境後,在老家安徽住了下來。2015年4月22日,“百名紅通”公佈的當晚,他的假身份卻被人臉識別系統識破。4月22日名單公佈,4月23日發現線索,4月24日晚就鎖定了戴學民所在的小區,4月25日進一步確定具體房間,下午實施抓捕。追逃人員到來的速度,顯然超出了戴學民的想像。當天晚上,戴學民被押解回南京市。

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黨委書記,涉嫌受賄罪,2002年出逃美國,當時已經通過非法手段獲得綠卡。

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沒有天網行動的時候,人們不知道你是誰,你能藏住,天網行動以後你藏不住。

黃玉榮英語不好,雖然在美國多年,生活圈子還是華人圈,租的房子在華人聚居區。她一直用“安妮”這個名字,沒人知道她叫黃玉榮。然而,“百名紅通”公佈當天,她的真名和照片一夜之間出現在當地的所有華文報紙上。

黃玉榮:咱們中國的僑報大概有差不多十種,同一天登出來,頭版,一百人的照片全在上頭,熟的人一看就知道。華人的那種飯店、銀行,哪兒都不敢去,不敢。我有很多次選擇想自殺,我幾次都把那棵樹都看好了。

經過反覆考量,黃玉榮終於在2015年11月遞交了回國投案的書面申請。2015年12月5日,她搭乘的洛杉磯飛來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機場。

黃海勇,深圳裕偉貿易實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涉嫌走私罪,案值12.15億元,並涉嫌逃稅7.17億元,1998年8月出逃。2008年,他在秘魯被發現和拘捕,中國啟動程式要將他引渡回國受審,但黃海勇並不甘心就此認罪服法,而是重金聘請當地著名律師對抗引渡。

黃海勇(紅通人員):在秘魯很有名,費用很高,每上一堂庭就是三萬塊美金。他的信心非常大。他直接就跟我説,他説你都不用擔心回中國的事情,因為是不可能的。

黃海勇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場法律戰會持續八年,這八年他幾乎都在監獄度過。這次攝製組經秘魯政府許可,得以進入他當年羈押的監獄拍攝。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在這裡95%到98%的外國人都是已判刑的,只有極少數是在訴訟過程中,而且絕大多數的犯人都是販毒。

黃海勇:害怕啊,一個人陌生的,語言也不通,什麼都不行,都是犯人,都是毒販。

2016年7月17日,黃海勇終於被引渡回國。

賈桂德(中國駐秘魯大使):這個八年的時間意味著什麼呢?中秘兩國有將近二十個機構,參與到這個進程,意味著秘魯方面歷經了兩屆政府,兩任總統,五任外長,十一任司法部長,十二任內政部長。對於我們駐秘魯使館而言,歷經四任大使,四任參贊。

天網行動並非只是一個名稱,而是由海內海外各方力量通過精心搭建,合理構架,共同織成的一張真實存在的追逃追贓網路。每一名嫌疑人的歸案歷程,也都是新的經驗的積累,讓這張天網在未來更加嚴密。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