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 以承為祭——追憶國醫大師鄧鐵濤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1 07:52

為抗擊“非典”立功、臨終將百萬獎金捐出,國醫大師鄧鐵濤遺囑稱“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

鄧鐵濤的親友、弟子,學校及醫院領導、醫護人員等前往追思會弔唁。記者 湯銘明 攝

記者張璐瑤 通訊員肖建喜

白菊簇簇,哀樂緩緩。1月10日6時06分,一代“國醫大師”鄧鐵濤于104歲高齡仙逝。當天下午,廣州中醫藥大學便搭設追思廳。

“生是中醫人,死是中醫魂。”輓聯勝雪,鄧老的家屬、弟子,廣州中醫藥大學及第一附屬醫院領導、醫護人員等紛紛前來弔唁,追思鄧老與中醫的故事。

廣州中醫藥大學同時發佈公告表示,1月10日至15日,在三元里校區設立追思廳,供社會各界及廣大校友、師生前來弔唁。

據悉,鄧鐵濤遺體告別儀式定於1月16日上午10時30分在廣州殯儀館白雲廳舉行。

【遺囑】

我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這筆遺産早已交給兩個兒子。鄧中炎與鄧中光都已被評為我省之名醫,中炎又被評為我校之首席教授。可悲之極!他不幸因病先我而去!但其應得之聲望永存。

鄧鐵濤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財物,其所有照舊與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立遺囑人鄧鐵濤


吳偉(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大內科主任、鄧老的保健醫生)

鄧老説: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

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吳偉就跟隨鄧鐵濤工作,近幾年,他還擔任鄧老的保健醫生。

從住院治療到幾次搶救再到鄧老逝世,他都一直在身邊。

1月10日上午,吳偉的朋友圈公佈了鄧老去世的消息: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自2017年10月2日因“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力衰竭”在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科住院治療。一年多來,鄧老病情基本穩定。2018年12月8日,天氣驟冷,鄧老發熱,經及時搶救,轉入ICU。一週後好轉穩定順利脫離呼吸機,並能轉至普通病房。本月7日,鄧老再度發熱,肺部感染誘發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室性心動過速),雖然積極搶救但無力回天。

1月9日下午,經多科會診後,醫院跟家屬達成一致:順其自然,保守療法,不增加老人家的痛苦。“插管上呼吸機、器械的各種治療等,都不要了”。

“昨天晚上,我還跟他説:鄧老,你跟昨天晚上比是退燒了,從38.7℃降到37.4℃,我們希望給你積極治療,度過感染期就有希望。他點頭,神志還是清楚的。”吳偉説,“他也經常跟我們開玩笑説:我現在還怕什麼呢?我已經把我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

吳偉還記得鄧老在病床上多次念叨的遺願:一定要用好、傳承好、發揚好中醫。

説到這裡,吳偉忍不住哽咽。

劉小斌(教授、主任醫師、鄧鐵濤研究所副所長)

救助132名重症肌無力病患

“從1979年考取他的研究生開始,我跟了鄧老40年了。”劉小斌説。早早趕到追思會現場的他,回憶起鄧老去世時場景,仍情難自控。

劉小斌告訴記者,在病榻彌留之際,鄧老仍以做中醫藥事業為念,宣佈將北京中醫學院岐黃獎100萬元獲獎經費用於治療重症肌無力和心血管病的研究。

“住院期間,他有幾句話對我印象很深:第一句:置生死於度外。第二句:問心無愧方乃真君子。”他説,“鄧老碩德難量,一代名醫流芳百世,一代名師教澤流長。”

回想起求學之時,讀書艱苦,劉小斌等3人跟著鄧老讀研究生,又要查房,又要讀書,鄧老便拿些自己的工資接濟他們。學生們不肯收,鄧老便讓學生們讀《東垣老人傳》,用李東垣和學生羅天益的故事勉勵他們。“鄧老的學術就是我們這群學生的安身立命之本,並不因為他的生命而停止,而是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彌留之際,鄧老還跟劉小斌談起,他在晚年救了兩個重症肌無力小孩,現在都已長大成人。劉小斌告訴記者,鄧老近年來救助的重症肌無力病人已有132名。

病床之上,鄧老也沒有忘記交黨費。他説,只有中國共産黨才能夠使中醫走上正軌。

劉小斌透露,2017年,鄧老便立下遺囑。10日,這份遺囑解封,只有短短的手書幾行字———我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筆遺産早已交給兩個兒子。

鄧鐵濤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財務,其所有照舊與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劉鳳斌(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脾胃病科主任)

受益於鄧老設立的獎學金

“他100歲高齡之時,我們科室去拜訪鄧老,他還在跟我們講中醫怎麼去發展,講中醫在臨床怎麼去治療疾病。”劉鳳斌説。

1995年,鄧老設立了鄧鐵濤獎學金,時年正在廣州中醫藥大學讀博士的劉鳳斌成為第一屆獎學金的獲得者。

“當時切實感受到鄧老對青年學子、年輕醫生的重視。”

讓他印象很深的是,1999年,當時已經近90歲的鄧老還經常到醫院查房,救治危重患者。

“鄧老長期指導我們,要用中醫的思維去思考問題、診治疾病。他經常給我們列一些書目讓我們去學習經典在臨床的實踐應用。”他説。

李國橋(廣州中醫藥大學首席教授)李春輝(廣東省名老中醫)

他鼓勵我們要做“鐵桿中醫”

天色漸晚,鄧鐵濤60年前的兩位學生結伴來到追思廳。

1955年畢業的李國橋和李春輝,曾經的班長和副班長,如今,一個因將青蒿素應用於臨床消滅瘧疾而世界聞名,一個則是專注于研究疑難雜症的廣東省名老中醫。

“我們是鄧老最老的學生,每年正月初一都要去拜訪老師。我還不能接受,以為今年年初一還可以看到他。”李國橋説。

“每年拜年的時候,我們都跟他彙報我們的治療理念,他都鼓勵我們搞中醫。”李春輝説,“鄧老很重視中醫的發展,他提出要做‘鐵桿中醫’,跟我們説,你們一定要做一輩子中醫,把中醫發展到全世界去。”


【追憶】

臨危受命

找出SARS“元兇”

所在醫院收治病例“零死亡”

“非典”一役,讓當時陷入低潮的中醫藥事業出現重大轉機,正式進入國家重大傳染病防控體系,促成新一輪的中醫藥振興熱潮。廣東立了大功,而時年87歲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中醫泰斗鄧鐵濤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非典”時期,鄧老臨危受命擔任國家中醫專家組組長。當時,對SARS的致病元兇到底是什麼,一時難有定論。鄧老勇敢而自信地站出來説,SARS是溫病的一種,中醫治療溫病歷史悠久,用中醫藥可以治好SARS。

隨後,他帶領團隊撰寫中醫防治“非典”的文章,並把診治的典型病案也附在後面。這是當時我國發表的第一篇中醫治療“非典”的文章,影響非常大。最終,中醫力量介入了“非典”防治中。

他所在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非典”時共收治了58例病人,取得了“三個零”的成績:病人“零轉院”“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

仁愛為懷

為患者墊付費用

他説:“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作為醫者,鄧鐵濤仁愛為懷。多年來,他不僅用高明的醫術為患者解除身體上的痛苦,還盡己所能從精神上、經濟上提供幫助。他説:“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重症肌無力治療至今仍然是世界性的難題,這是一個高風險的病種,重症肌無力危象可多次發生,一次搶救成功易,而第二、第三次搶救成功則難。針對重症肌無力危象,鄧鐵濤參與搶救過數百次。

2003年4月,湖南安鄉12歲男孩林林罹患重症肌無力。打聽到鄧鐵濤擅治這種病,林林的父母將房産變賣,籌得僅有的1萬元錢前來求醫。

經過5天的治療,病情雖有好轉,但1萬元已告罄。4月17日,絕望的父母衝入ICU,拔下了林林身上的呼吸機套管和氧管,準備放棄……聽到消息後,鄧鐵濤第一時間往ICU病房趕,“重上呼吸機,費用我先墊。”鄧鐵濤還從身上拿出5000元,叮囑ICU護長:“快到營養室買鼻飼食物,要保證每天所需能量,有胃氣才有生機。”隨後。他又為林林免費提供中藥鼻飼,還再三囑咐醫護人員要加強護理。

孩子終於有救了,4月21日,鄧鐵濤再次來到林林床邊。護士告訴林林:“這是你的救命恩人鄧爺爺啊。”孩子的眼眶濕潤了,插著氣管無法説話,在護士遞過的紙上歪歪扭扭地寫了幾個字:“鄧爺爺,你為什麼要救我?”鄧鐵濤倒一下子被問住了,“學雷鋒,希望你長大報效祖國。”

與時俱進

研製涼茶深入人心

涼茶“申遺”成功,廣東涼茶正式進入全國市場

1月10日,鄧老的離世不僅讓醫學界哀悼,市民也紛紛緬懷,“涼茶罐子上,那個穿著西裝,戴著細框眼鏡,面帶微笑的老人,真的離開了”。

説起鄧老,當下的年輕人也不陌生,根據他的秘方而研製的“鄧老涼茶”早已深入人心。鄧老從現代人的體質狀況出發,結合其80餘年的醫術沉澱及豐富中醫養生精髓,根據傳統中醫理論和“君臣佐使”方劑配伍原則,研製出適合現代人體質的涼茶秘方,並把此秘方交給他的學生———廣東新南方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朱拉伊。隨後,涼茶秘方從科研幕後走上了市場的前端,加工成人們日常飲用的養生涼茶,即鄧老涼茶。2006年,涼茶“申遺”的成功,讓廣東涼茶正式走出廣東進入全國市場。鄧老涼茶1號-9號秘方也成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

鄧老雖然離開了,但是他留給人們的養生保健秘訣和涼茶等,將是永恒的財富。

養生之道

“四養”秘訣最重養德

養生必先養心,養心必先養德

“四養”之道最重養德104歲鄧老生前的養生秘訣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在他看來,精神的養生比物質的養生更重要。據了解,鄧老的養生之道可概括為:養德、養心、養脾胃和養腎。

鄧老説,養生必先養心,養心必先養德。“要向上看,不要向上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知足常樂,常不樂怎麼能長命?”鄧老認為,高尚的道德和情操可使人心胸豁達,性情開朗,心態平和,從而使人體氣機調和、氣血暢達,提高人體的免疫功能,延年益壽。

其次是養心。心是“一身之主”,心強健,人體各臟腑才能健康正常,調神即養心。鄧老主張“以動促靜”。靜心、靜坐可以使全身放鬆,代謝減慢,促進機體自我修復能力。

再是養脾胃。多吃新鮮蔬菜和水果,飲食有節,食不過飽,七分飽即可。鄧老推崇“雜食”,吃雜不宜偏,盡可能吸收豐富的微量元素。

接著是養腎。午間散步,採陽助腎,早上6-10時曬太陽有助於活血化瘀,下午四五時曬太陽有助於補鈣。

此外,鄧老還十分注重身體鍛鍊。鄧老生前每天下午定時散步,早上必練“八段錦”,練了幾十年。

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畢淑君 方寧 張秋霞


鄧老珍貴音頻

2018年11月27日,來自成都的國醫大師廖品正教授來廣州探訪104歲的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記者有幸見證了這場闊別20多年的重逢,並留下了鄧老的珍貴錄音。他説:“學我者,必超我。”這是他對所有學生和弟子的期望。

編輯: alan
數字報
斯人已逝 以承為祭——追憶國醫大師鄧鐵濤
金羊網  作者:  2019-01-11

為抗擊“非典”立功、臨終將百萬獎金捐出,國醫大師鄧鐵濤遺囑稱“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

鄧鐵濤的親友、弟子,學校及醫院領導、醫護人員等前往追思會弔唁。記者 湯銘明 攝

記者張璐瑤 通訊員肖建喜

白菊簇簇,哀樂緩緩。1月10日6時06分,一代“國醫大師”鄧鐵濤于104歲高齡仙逝。當天下午,廣州中醫藥大學便搭設追思廳。

“生是中醫人,死是中醫魂。”輓聯勝雪,鄧老的家屬、弟子,廣州中醫藥大學及第一附屬醫院領導、醫護人員等紛紛前來弔唁,追思鄧老與中醫的故事。

廣州中醫藥大學同時發佈公告表示,1月10日至15日,在三元里校區設立追思廳,供社會各界及廣大校友、師生前來弔唁。

據悉,鄧鐵濤遺體告別儀式定於1月16日上午10時30分在廣州殯儀館白雲廳舉行。

【遺囑】

我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這筆遺産早已交給兩個兒子。鄧中炎與鄧中光都已被評為我省之名醫,中炎又被評為我校之首席教授。可悲之極!他不幸因病先我而去!但其應得之聲望永存。

鄧鐵濤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財物,其所有照舊與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立遺囑人鄧鐵濤


吳偉(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大內科主任、鄧老的保健醫生)

鄧老説: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

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吳偉就跟隨鄧鐵濤工作,近幾年,他還擔任鄧老的保健醫生。

從住院治療到幾次搶救再到鄧老逝世,他都一直在身邊。

1月10日上午,吳偉的朋友圈公佈了鄧老去世的消息: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自2017年10月2日因“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力衰竭”在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科住院治療。一年多來,鄧老病情基本穩定。2018年12月8日,天氣驟冷,鄧老發熱,經及時搶救,轉入ICU。一週後好轉穩定順利脫離呼吸機,並能轉至普通病房。本月7日,鄧老再度發熱,肺部感染誘發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室性心動過速),雖然積極搶救但無力回天。

1月9日下午,經多科會診後,醫院跟家屬達成一致:順其自然,保守療法,不增加老人家的痛苦。“插管上呼吸機、器械的各種治療等,都不要了”。

“昨天晚上,我還跟他説:鄧老,你跟昨天晚上比是退燒了,從38.7℃降到37.4℃,我們希望給你積極治療,度過感染期就有希望。他點頭,神志還是清楚的。”吳偉説,“他也經常跟我們開玩笑説:我現在還怕什麼呢?我已經把我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

吳偉還記得鄧老在病床上多次念叨的遺願:一定要用好、傳承好、發揚好中醫。

説到這裡,吳偉忍不住哽咽。

劉小斌(教授、主任醫師、鄧鐵濤研究所副所長)

救助132名重症肌無力病患

“從1979年考取他的研究生開始,我跟了鄧老40年了。”劉小斌説。早早趕到追思會現場的他,回憶起鄧老去世時場景,仍情難自控。

劉小斌告訴記者,在病榻彌留之際,鄧老仍以做中醫藥事業為念,宣佈將北京中醫學院岐黃獎100萬元獲獎經費用於治療重症肌無力和心血管病的研究。

“住院期間,他有幾句話對我印象很深:第一句:置生死於度外。第二句:問心無愧方乃真君子。”他説,“鄧老碩德難量,一代名醫流芳百世,一代名師教澤流長。”

回想起求學之時,讀書艱苦,劉小斌等3人跟著鄧老讀研究生,又要查房,又要讀書,鄧老便拿些自己的工資接濟他們。學生們不肯收,鄧老便讓學生們讀《東垣老人傳》,用李東垣和學生羅天益的故事勉勵他們。“鄧老的學術就是我們這群學生的安身立命之本,並不因為他的生命而停止,而是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彌留之際,鄧老還跟劉小斌談起,他在晚年救了兩個重症肌無力小孩,現在都已長大成人。劉小斌告訴記者,鄧老近年來救助的重症肌無力病人已有132名。

病床之上,鄧老也沒有忘記交黨費。他説,只有中國共産黨才能夠使中醫走上正軌。

劉小斌透露,2017年,鄧老便立下遺囑。10日,這份遺囑解封,只有短短的手書幾行字———我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産為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筆遺産早已交給兩個兒子。

鄧鐵濤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財務,其所有照舊與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劉鳳斌(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脾胃病科主任)

受益於鄧老設立的獎學金

“他100歲高齡之時,我們科室去拜訪鄧老,他還在跟我們講中醫怎麼去發展,講中醫在臨床怎麼去治療疾病。”劉鳳斌説。

1995年,鄧老設立了鄧鐵濤獎學金,時年正在廣州中醫藥大學讀博士的劉鳳斌成為第一屆獎學金的獲得者。

“當時切實感受到鄧老對青年學子、年輕醫生的重視。”

讓他印象很深的是,1999年,當時已經近90歲的鄧老還經常到醫院查房,救治危重患者。

“鄧老長期指導我們,要用中醫的思維去思考問題、診治疾病。他經常給我們列一些書目讓我們去學習經典在臨床的實踐應用。”他説。

李國橋(廣州中醫藥大學首席教授)李春輝(廣東省名老中醫)

他鼓勵我們要做“鐵桿中醫”

天色漸晚,鄧鐵濤60年前的兩位學生結伴來到追思廳。

1955年畢業的李國橋和李春輝,曾經的班長和副班長,如今,一個因將青蒿素應用於臨床消滅瘧疾而世界聞名,一個則是專注于研究疑難雜症的廣東省名老中醫。

“我們是鄧老最老的學生,每年正月初一都要去拜訪老師。我還不能接受,以為今年年初一還可以看到他。”李國橋説。

“每年拜年的時候,我們都跟他彙報我們的治療理念,他都鼓勵我們搞中醫。”李春輝説,“鄧老很重視中醫的發展,他提出要做‘鐵桿中醫’,跟我們説,你們一定要做一輩子中醫,把中醫發展到全世界去。”


【追憶】

臨危受命

找出SARS“元兇”

所在醫院收治病例“零死亡”

“非典”一役,讓當時陷入低潮的中醫藥事業出現重大轉機,正式進入國家重大傳染病防控體系,促成新一輪的中醫藥振興熱潮。廣東立了大功,而時年87歲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中醫泰斗鄧鐵濤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非典”時期,鄧老臨危受命擔任國家中醫專家組組長。當時,對SARS的致病元兇到底是什麼,一時難有定論。鄧老勇敢而自信地站出來説,SARS是溫病的一種,中醫治療溫病歷史悠久,用中醫藥可以治好SARS。

隨後,他帶領團隊撰寫中醫防治“非典”的文章,並把診治的典型病案也附在後面。這是當時我國發表的第一篇中醫治療“非典”的文章,影響非常大。最終,中醫力量介入了“非典”防治中。

他所在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非典”時共收治了58例病人,取得了“三個零”的成績:病人“零轉院”“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

仁愛為懷

為患者墊付費用

他説:“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作為醫者,鄧鐵濤仁愛為懷。多年來,他不僅用高明的醫術為患者解除身體上的痛苦,還盡己所能從精神上、經濟上提供幫助。他説:“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重症肌無力治療至今仍然是世界性的難題,這是一個高風險的病種,重症肌無力危象可多次發生,一次搶救成功易,而第二、第三次搶救成功則難。針對重症肌無力危象,鄧鐵濤參與搶救過數百次。

2003年4月,湖南安鄉12歲男孩林林罹患重症肌無力。打聽到鄧鐵濤擅治這種病,林林的父母將房産變賣,籌得僅有的1萬元錢前來求醫。

經過5天的治療,病情雖有好轉,但1萬元已告罄。4月17日,絕望的父母衝入ICU,拔下了林林身上的呼吸機套管和氧管,準備放棄……聽到消息後,鄧鐵濤第一時間往ICU病房趕,“重上呼吸機,費用我先墊。”鄧鐵濤還從身上拿出5000元,叮囑ICU護長:“快到營養室買鼻飼食物,要保證每天所需能量,有胃氣才有生機。”隨後。他又為林林免費提供中藥鼻飼,還再三囑咐醫護人員要加強護理。

孩子終於有救了,4月21日,鄧鐵濤再次來到林林床邊。護士告訴林林:“這是你的救命恩人鄧爺爺啊。”孩子的眼眶濕潤了,插著氣管無法説話,在護士遞過的紙上歪歪扭扭地寫了幾個字:“鄧爺爺,你為什麼要救我?”鄧鐵濤倒一下子被問住了,“學雷鋒,希望你長大報效祖國。”

與時俱進

研製涼茶深入人心

涼茶“申遺”成功,廣東涼茶正式進入全國市場

1月10日,鄧老的離世不僅讓醫學界哀悼,市民也紛紛緬懷,“涼茶罐子上,那個穿著西裝,戴著細框眼鏡,面帶微笑的老人,真的離開了”。

説起鄧老,當下的年輕人也不陌生,根據他的秘方而研製的“鄧老涼茶”早已深入人心。鄧老從現代人的體質狀況出發,結合其80餘年的醫術沉澱及豐富中醫養生精髓,根據傳統中醫理論和“君臣佐使”方劑配伍原則,研製出適合現代人體質的涼茶秘方,並把此秘方交給他的學生———廣東新南方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朱拉伊。隨後,涼茶秘方從科研幕後走上了市場的前端,加工成人們日常飲用的養生涼茶,即鄧老涼茶。2006年,涼茶“申遺”的成功,讓廣東涼茶正式走出廣東進入全國市場。鄧老涼茶1號-9號秘方也成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

鄧老雖然離開了,但是他留給人們的養生保健秘訣和涼茶等,將是永恒的財富。

養生之道

“四養”秘訣最重養德

養生必先養心,養心必先養德

“四養”之道最重養德104歲鄧老生前的養生秘訣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在他看來,精神的養生比物質的養生更重要。據了解,鄧老的養生之道可概括為:養德、養心、養脾胃和養腎。

鄧老説,養生必先養心,養心必先養德。“要向上看,不要向上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知足常樂,常不樂怎麼能長命?”鄧老認為,高尚的道德和情操可使人心胸豁達,性情開朗,心態平和,從而使人體氣機調和、氣血暢達,提高人體的免疫功能,延年益壽。

其次是養心。心是“一身之主”,心強健,人體各臟腑才能健康正常,調神即養心。鄧老主張“以動促靜”。靜心、靜坐可以使全身放鬆,代謝減慢,促進機體自我修復能力。

再是養脾胃。多吃新鮮蔬菜和水果,飲食有節,食不過飽,七分飽即可。鄧老推崇“雜食”,吃雜不宜偏,盡可能吸收豐富的微量元素。

接著是養腎。午間散步,採陽助腎,早上6-10時曬太陽有助於活血化瘀,下午四五時曬太陽有助於補鈣。

此外,鄧老還十分注重身體鍛鍊。鄧老生前每天下午定時散步,早上必練“八段錦”,練了幾十年。

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畢淑君 方寧 張秋霞


鄧老珍貴音頻

2018年11月27日,來自成都的國醫大師廖品正教授來廣州探訪104歲的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記者有幸見證了這場闊別20多年的重逢,並留下了鄧老的珍貴錄音。他説:“學我者,必超我。”這是他對所有學生和弟子的期望。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