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輕微犯罪從公安受案到法院宣判最快48小時內搞定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1-10 21:05

文/金羊網記者 董柳  通訊員 熊煥

一宗危險駕駛案,從公安受案到法院宣判最快48小時內辦結,這得益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廣州的試行。

2016年11月16日,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和“兩高”具體部署,為期兩年的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正式啟動,廣州被列為全國18個試點地區之一。2018年10月26日,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納入了該項制度。

據了解,從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提起公訴案件25258件,佔同期提起公訴案件的60.79%,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判決後認罪服法。試點兩年裏,廣州檢察機關創造了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的案件比例大幅攀升

2016年11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部署會議。次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立即專題研究部署全市兩級檢察機關試點工作,要求全市檢察機關以爭當全國改革排頭兵的標準,努力創造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時至今日,兩年多過去了。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26140件29395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60.39%。其中,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廣州市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6606件7395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44.29%。2017年10月至2018年12月,廣州市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19534件22000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68.85%。

另外,已提起公訴的認罪認罰案件25258件28570人,佔同期起訴案件的60.79%。已判決的認罪認罰案件23359件26431人,無罪判決0件,採納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有25135份,採納率為95.1%。

據悉,廣州市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的案件涵蓋139個罪名,涉及多種案件類型。

絕大多數認罪認罰案件實現“零退查”

辦案品質被廣州檢察機關視為生命線。經過試點,廣州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認罪認罰案件平均用時從普通案件的21個工作日縮短至5個工作日內,絕大多數的認罪認罰案件做到“零延期”和“零退查”。認罪認罰案件審前的平均偵查週期同步縮短至40個工作日。庭審平均用時縮短至30分鐘以內,絕大多數做到當庭宣判。危險駕駛、扒竊等輕微認罪認罰案件適用“刑拘直訴”機制,從公安機關受案到人民法院宣判最快可在48小時內辦結。

據統計,從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辦結的認罪認罰案件中被告人提出上訴的568人,上訴率為2.15%,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判決後表示認罪服法,不上訴。上訴後改判的僅12人,改判率為2.11%;提出抗訴的僅26人,抗訴率為0.1%。

而在辦結的認罪認罰案件中,有具體被害人的12506件,其中經檢察機關教育引導,被告人積極賠償被害人損失,取得諒解或者與被害人達成刑事和解的有3122件,佔比為24.96%。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中,全市檢察機關同步開展國家司法救助的有54人次,發放救助款共196.7548萬元。被害人一方提出申訴的僅29件,申訴率為0.23%。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專職委員王彩虹介紹,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中注重聽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意見,確保自願真實認罪認罰,並開展訴訟監督,對違背具結書上訴博取更輕處罰的行為依法提出抗訴,維護認罪認罰具結書的法律效力。試點以來,具結書籤訂後反悔的317人,其中判決後反悔的307人,反悔率1.08%;針對反悔上訴提出抗訴的7件,佔全部公訴案件的0.03%,絕大多數案件做到一審結案。

針對極少數輕刑犯為了留所服刑而推翻具結書、提出上訴的被告人,廣州市檢察機關依法提出抗訴。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針對由此反悔上訴的案件提出抗訴7件7人,3件3人撤回上訴,4件4人得到法院維持原判,有力維護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公信力。

2867人經教育後由不認罪轉化為自願認罪

如何將不認罪的案件轉化為自願認罪認罰案件,考驗著檢察機關的智慧。

“認罪認罰的從寬激勵機制具有轉化認罪態度、分化同案人、指證同案犯等刑事政策功能。”王彩虹介紹,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工作中,注重挖掘認罪認罰制度的教育轉化功能:一是建立階梯式量刑激勵機制,按照認罪認罰啟動的訴訟階段,對應“30%—20%—10%”的“階梯”逐次遞減量刑從寬幅度。二是完善政策宣傳機制,在看守所張貼板報廣而告之,發動監管民警宣講政策。三是強化法制教育機制,在提審中注重擺事實講證據,釋法説理,引導不認罪嫌疑人主動轉變認罪態度,爭取從寬處理。四是建立分案審查機制,對共同犯罪中認罪的犯罪嫌疑人視情況分案起訴,形成認罪與不認罪有序區分的案件分流格局。

據統計,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全市檢察機關共對6752名犯罪嫌疑人開展教育轉化工作,成功促成認罪認罰的有2867人,轉化率為42.46%。

探索總結了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中注重專題探索總結,在縱深推進試點工作的同時,將實踐中行之有效的做法固定下來,形成了11項制度性成果,涵蓋‘人權司法保障’‘公訴權運作’‘類案辦理’三大主題,涉及自願性保障、法律幫助權、量刑建議、相對不起訴、程式從快從簡等核心問題,努力形成樣本、理論和制度‘三位一體’的試點成果。”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學東説。

除了在簡單、輕微案件中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外,廣州檢察機關還在一些重大、疑難案件和職務犯罪案件中適用該制度,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廣州檢察機關率先在全國將試點範圍擴展至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重罪案件,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歐名宇成功辦理了一起故意殺人的認罪認罰案件,搭建起重罪案件規範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基本框架;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學東辦理了該院首宗職務犯罪認罪認罰案件。

揮別“試點”,踏上“正式全面實施”的新征程,歐名宇表示,廣州檢察機關將按照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部署要求,進一步總結好試點工作的經驗做法和制度性成果,認真執行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積極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構建與速裁程式、簡易程式、普通程式相統一的多元化刑事檢察工作模式,努力實現刑事檢察工作的全面、充分發展,不斷開創廣州刑事檢察工作的新局面,為檢察制度的創新發展作出應有貢獻,為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典型案例:靈活運用認罪認罰從寬主犯從不認罪轉為認罪兩千被害人損失全挽回

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毛某某等98人特大電信詐騙案,涉案金額500萬餘元,涉及全國2000多名被害人。天河區檢察院公訴部門進一步摸索、完善涉眾型認罪認罰工作機制,從偵查階段開始即引導在各辦案環節全方位不間斷的集中認罪認罰從寬政策宣傳,促使97名犯罪嫌疑人在審查起訴階段認罪認罰。但主犯毛某某卻一直不認罪。

為此,該院一方面適用分案起訴機制,對不認罪的毛某某進行單獨起訴,以此形成強大的心理震懾,另一方面,檢察人員告知毛某某,如有認罪態度並主動退贓,可以獲得檢察機關的從寬量刑建議,運用量刑建議引導其對被害人全額退贓。

在這套“組合拳”的運用下,毛某某與律師、家屬商議後表示認罪並全額退贓。在庭審過程中,由於庭前會議解決了大部分爭議問題,開庭過程非常順利,全案卷宗多達300多冊,對主犯毛某某僅用時一個半小時,10名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僅用時三個小時即完成全部庭審程式。

最終,天河區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全部得到法院採納,遍佈全國的2000多名被害人的損失也得以全部挽回,這在廣州辦理的涉眾型詐騙案件中尚屬首例。

編輯:智羊
數字報
廣州:輕微犯罪從公安受案到法院宣判最快48小時內搞定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1-10

文/金羊網記者 董柳  通訊員 熊煥

一宗危險駕駛案,從公安受案到法院宣判最快48小時內辦結,這得益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廣州的試行。

2016年11月16日,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和“兩高”具體部署,為期兩年的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正式啟動,廣州被列為全國18個試點地區之一。2018年10月26日,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納入了該項制度。

據了解,從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提起公訴案件25258件,佔同期提起公訴案件的60.79%,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判決後認罪服法。試點兩年裏,廣州檢察機關創造了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適用認罪認罰從寬的案件比例大幅攀升

2016年11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部署會議。次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立即專題研究部署全市兩級檢察機關試點工作,要求全市檢察機關以爭當全國改革排頭兵的標準,努力創造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時至今日,兩年多過去了。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26140件29395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60.39%。其中,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廣州市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6606件7395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44.29%。2017年10月至2018年12月,廣州市檢察機關共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查起訴案件19534件22000人,佔同期公訴案件的68.85%。

另外,已提起公訴的認罪認罰案件25258件28570人,佔同期起訴案件的60.79%。已判決的認罪認罰案件23359件26431人,無罪判決0件,採納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有25135份,採納率為95.1%。

據悉,廣州市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的案件涵蓋139個罪名,涉及多種案件類型。

絕大多數認罪認罰案件實現“零退查”

辦案品質被廣州檢察機關視為生命線。經過試點,廣州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認罪認罰案件平均用時從普通案件的21個工作日縮短至5個工作日內,絕大多數的認罪認罰案件做到“零延期”和“零退查”。認罪認罰案件審前的平均偵查週期同步縮短至40個工作日。庭審平均用時縮短至30分鐘以內,絕大多數做到當庭宣判。危險駕駛、扒竊等輕微認罪認罰案件適用“刑拘直訴”機制,從公安機關受案到人民法院宣判最快可在48小時內辦結。

據統計,從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廣州檢察機關辦結的認罪認罰案件中被告人提出上訴的568人,上訴率為2.15%,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判決後表示認罪服法,不上訴。上訴後改判的僅12人,改判率為2.11%;提出抗訴的僅26人,抗訴率為0.1%。

而在辦結的認罪認罰案件中,有具體被害人的12506件,其中經檢察機關教育引導,被告人積極賠償被害人損失,取得諒解或者與被害人達成刑事和解的有3122件,佔比為24.96%。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中,全市檢察機關同步開展國家司法救助的有54人次,發放救助款共196.7548萬元。被害人一方提出申訴的僅29件,申訴率為0.23%。

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專職委員王彩虹介紹,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中注重聽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意見,確保自願真實認罪認罰,並開展訴訟監督,對違背具結書上訴博取更輕處罰的行為依法提出抗訴,維護認罪認罰具結書的法律效力。試點以來,具結書籤訂後反悔的317人,其中判決後反悔的307人,反悔率1.08%;針對反悔上訴提出抗訴的7件,佔全部公訴案件的0.03%,絕大多數案件做到一審結案。

針對極少數輕刑犯為了留所服刑而推翻具結書、提出上訴的被告人,廣州市檢察機關依法提出抗訴。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針對由此反悔上訴的案件提出抗訴7件7人,3件3人撤回上訴,4件4人得到法院維持原判,有力維護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公信力。

2867人經教育後由不認罪轉化為自願認罪

如何將不認罪的案件轉化為自願認罪認罰案件,考驗著檢察機關的智慧。

“認罪認罰的從寬激勵機制具有轉化認罪態度、分化同案人、指證同案犯等刑事政策功能。”王彩虹介紹,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工作中,注重挖掘認罪認罰制度的教育轉化功能:一是建立階梯式量刑激勵機制,按照認罪認罰啟動的訴訟階段,對應“30%—20%—10%”的“階梯”逐次遞減量刑從寬幅度。二是完善政策宣傳機制,在看守所張貼板報廣而告之,發動監管民警宣講政策。三是強化法制教育機制,在提審中注重擺事實講證據,釋法説理,引導不認罪嫌疑人主動轉變認罪態度,爭取從寬處理。四是建立分案審查機制,對共同犯罪中認罪的犯罪嫌疑人視情況分案起訴,形成認罪與不認罪有序區分的案件分流格局。

據統計,試點開始截至2018年12月,全市檢察機關共對6752名犯罪嫌疑人開展教育轉化工作,成功促成認罪認罰的有2867人,轉化率為42.46%。

探索總結了可複製可推廣的“廣州經驗”

“廣州檢察機關在試點中注重專題探索總結,在縱深推進試點工作的同時,將實踐中行之有效的做法固定下來,形成了11項制度性成果,涵蓋‘人權司法保障’‘公訴權運作’‘類案辦理’三大主題,涉及自願性保障、法律幫助權、量刑建議、相對不起訴、程式從快從簡等核心問題,努力形成樣本、理論和制度‘三位一體’的試點成果。”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學東説。

除了在簡單、輕微案件中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外,廣州檢察機關還在一些重大、疑難案件和職務犯罪案件中適用該制度,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廣州檢察機關率先在全國將試點範圍擴展至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重罪案件,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歐名宇成功辦理了一起故意殺人的認罪認罰案件,搭建起重罪案件規範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基本框架;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學東辦理了該院首宗職務犯罪認罪認罰案件。

揮別“試點”,踏上“正式全面實施”的新征程,歐名宇表示,廣州檢察機關將按照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部署要求,進一步總結好試點工作的經驗做法和制度性成果,認真執行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積極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構建與速裁程式、簡易程式、普通程式相統一的多元化刑事檢察工作模式,努力實現刑事檢察工作的全面、充分發展,不斷開創廣州刑事檢察工作的新局面,為檢察制度的創新發展作出應有貢獻,為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典型案例:靈活運用認罪認罰從寬主犯從不認罪轉為認罪兩千被害人損失全挽回

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毛某某等98人特大電信詐騙案,涉案金額500萬餘元,涉及全國2000多名被害人。天河區檢察院公訴部門進一步摸索、完善涉眾型認罪認罰工作機制,從偵查階段開始即引導在各辦案環節全方位不間斷的集中認罪認罰從寬政策宣傳,促使97名犯罪嫌疑人在審查起訴階段認罪認罰。但主犯毛某某卻一直不認罪。

為此,該院一方面適用分案起訴機制,對不認罪的毛某某進行單獨起訴,以此形成強大的心理震懾,另一方面,檢察人員告知毛某某,如有認罪態度並主動退贓,可以獲得檢察機關的從寬量刑建議,運用量刑建議引導其對被害人全額退贓。

在這套“組合拳”的運用下,毛某某與律師、家屬商議後表示認罪並全額退贓。在庭審過程中,由於庭前會議解決了大部分爭議問題,開庭過程非常順利,全案卷宗多達300多冊,對主犯毛某某僅用時一個半小時,10名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僅用時三個小時即完成全部庭審程式。

最終,天河區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全部得到法院採納,遍佈全國的2000多名被害人的損失也得以全部挽回,這在廣州辦理的涉眾型詐騙案件中尚屬首例。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