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廣州財收如何?2018年“四本賬”合計收入3125.3億元

來源:金羊網 作者:嚴麗梅 發表時間:2019-01-10 19:29

廣州市財政局局長陳雄橋就廣州財政問題答記者問

金羊網訊 記者嚴麗梅、通訊員穗財宣報道:1月10日,在廣州市財政局舉行的2019年新春媒體見面會上,圍繞目前公眾關注的財政領域熱點問題,如機構改革與部門預算如何銜接、是否還有發債空間、提高預算資金績效改革有啥動向等,廣州市財政局局長陳雄橋一一回答了金羊網記者的提問,廣州市財政局副局長梁少婷、總會計師周少卿也介紹了相關情況。

2018年“四本賬”合計收入3125.3億元 

記者從會上了解到,2018年來源於廣州地區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合計6205億元。

其中,預算“四本賬”的收入大數分別是: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632億元(快報數),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1403.8億元,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55.7億元,財政專戶管理資金預算收入33.8億元。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42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1399.7億元;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39.3億元,財政專戶管理資金預算支出32.3億元。

在介紹這一情況時,梁少婷特別指出:“需要説明的是,我們的支出預算是根據當年財力安排,年度財政支出執行數除年初預算安排資金外,還包括上年結轉資金、中央和省年中追加資金、新增財力安排資金等,所以一般情況下,年度執行數會大於年初預算數,這並非是出現財政赤字。”

據介紹,2018年,廣州市本級重點支出成效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突出發展重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全面提速;二是補齊民生短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穩步提升;三是增強發展弱項,城市競爭力承載力不斷增強。

機構改革與預算安排可實現無縫銜接

1月9日,《廣州市機構改革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公佈,此次機構改革後,廣州市共設置市級黨政機構53個,較改革前減少了5個。這次機構改革與預算安排之間將如何銜接?機構改革之後,預算資金是否會進一步壓減?

對於金羊網記者的提問,陳雄橋表示,在2019年預算編制中,已體現出對一般性支出壓減5%,對執行率不高的部門預算支出也壓減5%。機構改革的經費問題在編制預算時已經考慮到,編制預算的時候是按照現狀來編,機構改革定了之後,經費會按照隨人、隨事走的方式劃轉。機構改革的班子確定,首先研究“三定”規定,再根據職能、人數,商定資産、經費的分割。之後,財政有對應的處室對接,辦理劃撥手續。總之,人的經費跟人走、項目的經費跟事走,可以無縫銜接。

在舉債空間內爭取加大發債規模

在談到廣州市2019年預算安排的主要特點時,陳雄橋介紹,2019年市財政全面聚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支援廣州抓住機遇加快完善基礎設施,加快産業轉型升級。一是強化逆週期調控。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19年財政工作的定位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增效。落實到廣州市預算草案中表現在兩個方面:充分考慮中央更大規模減稅降負政策實施因素,合理預期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目標;同時,在廣州市舉債空間範圍內,爭取加大發行地方政府債券規模,加快推進國鐵城際、水環境治理、市政基礎設施等項目建設。    

那麼,如何看待廣州仍有一定的舉債空間?

對金羊網記者提出的這一問題,陳雄橋表示,説廣州市還有舉債空間,是從兩個方面來説的:一是廣州沒有突破發債限額。現在地方政府發債實行限額管理,省裏給到廣州市的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即審計口徑中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限額是2801.2億元;到2018年底,廣州市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2403.8億元;二是看廣州市財力承受情況,包括每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是否能夠支撐還債需求,從廣州的情況看,是可以支撐的。

陳雄橋介紹:2018年廣州發行地方債247億元,資金主要都用在國鐵城際、水環境治理、市政基礎設施等方面的建設,“現在我們對發債資金的管理很嚴格,要求資金用在當年能啟動的項目上,必須要當年支付用出去。2018年廣州債券資金執行率100%,247億元全部都用出去了,就是項目的前期謀劃和推進落實到位的結果”。

周少卿也談到,這兩年財政部不斷完善地方政府債券資金的管理和使用,會提前一年定明年的債券項目,建立項目庫,先儲備好要做到事情。另外今年財政部提前下達2019年各省新增債券額度,整個執行都在提前。在對發債資金的考核上,也是跟正常的經費一樣。因此,廣州這方面工作抓的很緊,項目當年不能啟動的,基本就不排。

政府理財變為更加注重預算績效管理

花錢要問效。廣州預算績效管理改革一直走在全國前列。2019年,廣州這方面又將有哪些新的改革舉措?

梁少婷介紹,2019年廣州全面推進預算整體績效管理,不僅五本政府預算編制績效目標,所有預算部門要按“部門職責-工作任務-項目目標”的體系,編制部門整體支出績效目標,並將部門全部收支納入預算績效管理。

據了解,這項改革的最大亮點是:不僅有項目績效目標,還全面試編部門整體績效目標。對績效目標實現程度和預算執行進度實行監控,加大對部門整體支出和重大政策實施效果的評價力度。實施部門整體績效目標管理、運作監控、績效評價、結果應用,構建部門整體全閉環績效管理機制。

“現在我們政府部門整個理財理念和過去不一樣了,過去是先拿到錢再慢慢找項目,所以,以前的財政資金支出進度和執行率只有80%多、不到90%,還出現上半年不怎麼花錢,到下半年花或者年底突擊花錢的現象。現在,我們是要求每個預算單位總支出執行率要達到95%以上,另外還要均衡支出,既有總執行進度要求,還有序時進度要求。這對各個預算單位、各個區的預算執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2018年基本都達到了。如果監控到預算執行不能按照要求來推進,就要回收資金和重新調整。我們對500萬元以上的項目是重點監測,年初就要編制執行的序時計劃,然後就按照這個來監控。”陳雄橋説。

編輯:智羊
數字報
​去年廣州財收如何?2018年“四本賬”合計收入3125.3億元
金羊網  作者:嚴麗梅  2019-01-10

廣州市財政局局長陳雄橋就廣州財政問題答記者問

金羊網訊 記者嚴麗梅、通訊員穗財宣報道:1月10日,在廣州市財政局舉行的2019年新春媒體見面會上,圍繞目前公眾關注的財政領域熱點問題,如機構改革與部門預算如何銜接、是否還有發債空間、提高預算資金績效改革有啥動向等,廣州市財政局局長陳雄橋一一回答了金羊網記者的提問,廣州市財政局副局長梁少婷、總會計師周少卿也介紹了相關情況。

2018年“四本賬”合計收入3125.3億元 

記者從會上了解到,2018年來源於廣州地區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合計6205億元。

其中,預算“四本賬”的收入大數分別是: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632億元(快報數),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1403.8億元,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55.7億元,財政專戶管理資金預算收入33.8億元。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42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1399.7億元;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39.3億元,財政專戶管理資金預算支出32.3億元。

在介紹這一情況時,梁少婷特別指出:“需要説明的是,我們的支出預算是根據當年財力安排,年度財政支出執行數除年初預算安排資金外,還包括上年結轉資金、中央和省年中追加資金、新增財力安排資金等,所以一般情況下,年度執行數會大於年初預算數,這並非是出現財政赤字。”

據介紹,2018年,廣州市本級重點支出成效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突出發展重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全面提速;二是補齊民生短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穩步提升;三是增強發展弱項,城市競爭力承載力不斷增強。

機構改革與預算安排可實現無縫銜接

1月9日,《廣州市機構改革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公佈,此次機構改革後,廣州市共設置市級黨政機構53個,較改革前減少了5個。這次機構改革與預算安排之間將如何銜接?機構改革之後,預算資金是否會進一步壓減?

對於金羊網記者的提問,陳雄橋表示,在2019年預算編制中,已體現出對一般性支出壓減5%,對執行率不高的部門預算支出也壓減5%。機構改革的經費問題在編制預算時已經考慮到,編制預算的時候是按照現狀來編,機構改革定了之後,經費會按照隨人、隨事走的方式劃轉。機構改革的班子確定,首先研究“三定”規定,再根據職能、人數,商定資産、經費的分割。之後,財政有對應的處室對接,辦理劃撥手續。總之,人的經費跟人走、項目的經費跟事走,可以無縫銜接。

在舉債空間內爭取加大發債規模

在談到廣州市2019年預算安排的主要特點時,陳雄橋介紹,2019年市財政全面聚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支援廣州抓住機遇加快完善基礎設施,加快産業轉型升級。一是強化逆週期調控。根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19年財政工作的定位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增效。落實到廣州市預算草案中表現在兩個方面:充分考慮中央更大規模減稅降負政策實施因素,合理預期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目標;同時,在廣州市舉債空間範圍內,爭取加大發行地方政府債券規模,加快推進國鐵城際、水環境治理、市政基礎設施等項目建設。    

那麼,如何看待廣州仍有一定的舉債空間?

對金羊網記者提出的這一問題,陳雄橋表示,説廣州市還有舉債空間,是從兩個方面來説的:一是廣州沒有突破發債限額。現在地方政府發債實行限額管理,省裏給到廣州市的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即審計口徑中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限額是2801.2億元;到2018年底,廣州市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2403.8億元;二是看廣州市財力承受情況,包括每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是否能夠支撐還債需求,從廣州的情況看,是可以支撐的。

陳雄橋介紹:2018年廣州發行地方債247億元,資金主要都用在國鐵城際、水環境治理、市政基礎設施等方面的建設,“現在我們對發債資金的管理很嚴格,要求資金用在當年能啟動的項目上,必須要當年支付用出去。2018年廣州債券資金執行率100%,247億元全部都用出去了,就是項目的前期謀劃和推進落實到位的結果”。

周少卿也談到,這兩年財政部不斷完善地方政府債券資金的管理和使用,會提前一年定明年的債券項目,建立項目庫,先儲備好要做到事情。另外今年財政部提前下達2019年各省新增債券額度,整個執行都在提前。在對發債資金的考核上,也是跟正常的經費一樣。因此,廣州這方面工作抓的很緊,項目當年不能啟動的,基本就不排。

政府理財變為更加注重預算績效管理

花錢要問效。廣州預算績效管理改革一直走在全國前列。2019年,廣州這方面又將有哪些新的改革舉措?

梁少婷介紹,2019年廣州全面推進預算整體績效管理,不僅五本政府預算編制績效目標,所有預算部門要按“部門職責-工作任務-項目目標”的體系,編制部門整體支出績效目標,並將部門全部收支納入預算績效管理。

據了解,這項改革的最大亮點是:不僅有項目績效目標,還全面試編部門整體績效目標。對績效目標實現程度和預算執行進度實行監控,加大對部門整體支出和重大政策實施效果的評價力度。實施部門整體績效目標管理、運作監控、績效評價、結果應用,構建部門整體全閉環績效管理機制。

“現在我們政府部門整個理財理念和過去不一樣了,過去是先拿到錢再慢慢找項目,所以,以前的財政資金支出進度和執行率只有80%多、不到90%,還出現上半年不怎麼花錢,到下半年花或者年底突擊花錢的現象。現在,我們是要求每個預算單位總支出執行率要達到95%以上,另外還要均衡支出,既有總執行進度要求,還有序時進度要求。這對各個預算單位、各個區的預算執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2018年基本都達到了。如果監控到預算執行不能按照要求來推進,就要回收資金和重新調整。我們對500萬元以上的項目是重點監測,年初就要編制執行的序時計劃,然後就按照這個來監控。”陳雄橋説。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