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中的脫貧故事|阿吼村的明天更美好

來源:二更 作者:二更 發表時間:2019-01-09 14:57

海拔三千多米的大涼山深處,有個小村子叫阿吼。阿吼村所在的涼山州屬於“三區三州”國家級深度貧困區。這裡是彝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2015年以前,鄉親們攀岩過澗才能出大山。下山走一天,上山再走一天。他們幾乎頓頓吃馬鈴薯和蕎麥,養的豬和雞很難賣成錢。

2016年,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定點幫扶阿吼村,轉機來了。王小兵被派往阿吼村,擔任第一書記。他還有個彝族名字,叫阿蘇魯格。“我們阿吼村把73戶309人的貧困戶集中安置在更適宜人居、配套設施更完善的村委會周圍。把他們集中搬遷下來以後,咱們再進一步完善。比如説支部活動室、文化室、醫療室這些配套設施,讓老百姓在這裡更有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

從土坯房搬進新家只是第一步。賺了錢,才叫過上好日子。王小兵牽頭成立了麗火農業公司,再成立合作社、借助電商平臺,組合成産業扶貧的新模式。貝母是阿吼村最適合種植的草本植物之一。貧困戶來種植基地打工,既能賺票子,還能學技術。2015年到2017年,阿吼村貧困戶每人平均年收入從1500元增長到5503元。

梁山彝族自治州的王小兵幾乎每天都騎著摩托車去産業基地,教大家種植技術,生活在三區三州的人們,不管來自哪個民族,在精準扶貧的路上,一個都不能少。

(指導單位:中央網信辦網路評論工作局;製作單位:杭州二更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編輯:Giabun
數字報
鏡頭中的脫貧故事|阿吼村的明天更美好
二更  作者:二更  2019-01-09

海拔三千多米的大涼山深處,有個小村子叫阿吼。阿吼村所在的涼山州屬於“三區三州”國家級深度貧困區。這裡是彝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2015年以前,鄉親們攀岩過澗才能出大山。下山走一天,上山再走一天。他們幾乎頓頓吃馬鈴薯和蕎麥,養的豬和雞很難賣成錢。

2016年,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定點幫扶阿吼村,轉機來了。王小兵被派往阿吼村,擔任第一書記。他還有個彝族名字,叫阿蘇魯格。“我們阿吼村把73戶309人的貧困戶集中安置在更適宜人居、配套設施更完善的村委會周圍。把他們集中搬遷下來以後,咱們再進一步完善。比如説支部活動室、文化室、醫療室這些配套設施,讓老百姓在這裡更有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

從土坯房搬進新家只是第一步。賺了錢,才叫過上好日子。王小兵牽頭成立了麗火農業公司,再成立合作社、借助電商平臺,組合成産業扶貧的新模式。貝母是阿吼村最適合種植的草本植物之一。貧困戶來種植基地打工,既能賺票子,還能學技術。2015年到2017年,阿吼村貧困戶每人平均年收入從1500元增長到5503元。

梁山彝族自治州的王小兵幾乎每天都騎著摩托車去産業基地,教大家種植技術,生活在三區三州的人們,不管來自哪個民族,在精準扶貧的路上,一個都不能少。

(指導單位:中央網信辦網路評論工作局;製作單位:杭州二更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