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師生“腦洞大開”:光柱直衝2000米“花城花開”迎新年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璐瑤 發表時間:2019-01-03 21:06

文金羊網記者張璐瑤

“花城花開!”“廣州,你好!”2019年的跨年夜,在廣東財經大學圖書館前,一朵直徑一米多的大紅木棉在夜色中綻放,花蕊正中,可穿透2000米高空的暖色光柱直衝天際,成為刷爆廣財師生“朋友圈”的跨年一景。

記者了解到,這朵紅木棉是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師生“腦洞大開”的創意作品,並在2018年的廣州國際燈光節中展出。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這朵木棉回到廣東財經大學繼續展出,陪伴師生辭舊迎新。

這朵盛開的木棉背後,經歷了怎樣的“頭腦風暴”?近日,記者採訪團隊主創成員,揭曉臺前幕後故事。

“廣州,你好!”

它為改革開放40周年綻放

“喂!廣州,你好!”2018年廣州國際燈光節期間,一朵大紅木棉亮燈小蠻腰下,應和著市民的大聲呼喊聲,木棉光影悅動,倣佛有了生命。

這組燈光作品名為《花城花開》,作品主創、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教師梁羨榮告訴記者,2018年恰逢改革開放40周年,接到燈光節邀約後,主創團隊第一時間就想到用廣州市花木棉來做燈。“鮮紅的木棉也體現了廣州在改革開放大潮中勇立潮頭、不斷開拓的精神,最終熱烈綻放。”木棉的花瓣由大紅色可充氣的牛津防水布制成,記者看到,每個花瓣上都有暗暗的一圈圈縫線,梁羨榮告訴記者,裏面就是木棉“綻放”的秘密。“每個花瓣內都內置了一圈一圈的LED燈條,總共有200多米。”

“綻放”得多熱烈,還要看花蕊。“這部分最為壯觀,中間有一個440瓦的聚光燈,光線可以打到2000米的高空,比小蠻腰還要高兩倍。”梁羨榮説。

更讓觀眾驚奇的是,當你對著木棉大呼一聲,木棉的燈光會漸次變得更亮,倣佛在回答你的心聲。“這是我們設置的互動燈光,燈前面還放了一個麥克風,通過聲波傳感的方式實現亮度的變化,聲音越大,這部分燈就越亮。”梁羨榮説,“就像改革開放40年廣州的蛻變,城市的綻放也是需要人去參與,你要説話、要發聲、去參與,它才能更靚麗。”

“腦洞”出爐

紅木棉內發光+防水,網上直播觀展與花對話,這樣的創意腦洞是如何出爐的?梁羨榮告訴記者,2018年5月下旬,他們接到了2018屆廣州國際燈光節面向全球的作品徵集通知。

隨後,在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杜肇銘教授指導下,梁羨榮作為主創,帶著12個學生開始了“頭腦風暴”。

通過小組探討,團隊將“綻放”定為主題,大家一致想到了有嶺南特色的廣州市市花——木棉。

怎樣讓這朵木棉“綻放”?師生們再次“腦洞大開”。“一開始我們想拿很多燈組成一個花的形象,後來又擔心安全問題,光太多的話,觀眾可能伸個頭進去就把頭發烤焦了。于是我們就想到,能不能把光放在裏面?避免接觸,內部發光,有一種很有生命力的感覺。”梁羨榮説。

2017年在美國訪學時看到的一組作品又給了他一個“腦洞”。“那是一組紀念911的燈光藝術作品,藍色光柱衝破空氣,給人一種很空靈的感覺。”梁羨榮説,“我就想到,我們能不能用聚光燈打出一個暖色的光柱,感覺很熱烈、很澎湃。”

木棉的材料怎麼選擇?梁羨榮曾有過三次參展燈光節的經驗。2015年,他代表廣財設計的《粵風·靈動》蒲公英造型燈光作品參展廣州國際燈光節,但第三天晚上就被風吹掉水裏,電路全壞了,大家花了兩個通宵才修好。基于這一教訓,大家商量最終選擇牛津防水布做成木棉花瓣,花蕊用防水LED燈管組成,重量都很輕,組裝、搬運都會比較快速。

為了讓更多人來看“花城花開”,團隊裏的“95後”年輕人紛紛貢獻新奇點子。團隊成員、廣東財經大學産品設計專業大三學生楊文深告訴記者,同學們還開了抖音,記錄下這組作品的臺前幕後,直播展出實況,網上觀展也異常火爆。

“好好看!喜歡!打call!”一時間,“花城花開”刷爆了廣財師生的朋友圈。

技術難題

測試、報廢、搶修,木棉終“花開”

“花城花開!”一名市民對著木棉燈大喊一聲,木棉燈光愈亮,如同花開綻放。看到這一幕,梁羨榮和團隊都松了一口氣。

兼具藝術性和技術性,對這群藝術創意者來説,是整個創作過程中最難的事情。

材料選用和採購、模型搭建、電路連接、燈光控制、互動效果編程和檢測……“一群搞藝術的挑起技術難題,要吃許多苦頭。”梁羨榮説。一次次的組裝、測試中,錯了再重來,找新的替代材料,單材料就報廢了5000多元的。

互動效果的完美呈現最讓大家擔心。燈光節開幕前一周,創作團隊進入花城廣場現場布展,測試好的作品經過拆卸後重新組裝,出現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地形防水防澇、接電防漏、作品安全、觀眾安全等等,尤其是數據傳輸在搬運後出現連接不通暢的現象,互動效果無法達到預設執行。

學生偷拍了一張照片,梁羨榮對著電腦中的測試係統皺起了眉頭。“調試找那個,因為一條線接觸不好,互動效果無法呈現,我們只能一條線一條線檢查。”梁羨榮説。

“有一次,有個交互效果壞了,要搶修,那晚還下著雨,很冷,我們幾個人在花城廣場守夜,擠在帳篷裏取暖。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辛苦並快樂著。”楊文深回憶。

每天連續工作10個小時,一次次守夜、搶修,最終,《花城花開》為無數觀展市民留下了一道靚麗的記憶。

編輯:空明
數字報
這群師生“腦洞大開”:光柱直衝2000米“花城花開”迎新年
金羊網  作者:張璐瑤  2019-01-03

文金羊網記者張璐瑤

“花城花開!”“廣州,你好!”2019年的跨年夜,在廣東財經大學圖書館前,一朵直徑一米多的大紅木棉在夜色中綻放,花蕊正中,可穿透2000米高空的暖色光柱直衝天際,成為刷爆廣財師生“朋友圈”的跨年一景。

記者了解到,這朵紅木棉是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師生“腦洞大開”的創意作品,並在2018年的廣州國際燈光節中展出。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這朵木棉回到廣東財經大學繼續展出,陪伴師生辭舊迎新。

這朵盛開的木棉背後,經歷了怎樣的“頭腦風暴”?近日,記者採訪團隊主創成員,揭曉臺前幕後故事。

“廣州,你好!”

它為改革開放40周年綻放

“喂!廣州,你好!”2018年廣州國際燈光節期間,一朵大紅木棉亮燈小蠻腰下,應和著市民的大聲呼喊聲,木棉光影悅動,倣佛有了生命。

這組燈光作品名為《花城花開》,作品主創、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教師梁羨榮告訴記者,2018年恰逢改革開放40周年,接到燈光節邀約後,主創團隊第一時間就想到用廣州市花木棉來做燈。“鮮紅的木棉也體現了廣州在改革開放大潮中勇立潮頭、不斷開拓的精神,最終熱烈綻放。”木棉的花瓣由大紅色可充氣的牛津防水布制成,記者看到,每個花瓣上都有暗暗的一圈圈縫線,梁羨榮告訴記者,裏面就是木棉“綻放”的秘密。“每個花瓣內都內置了一圈一圈的LED燈條,總共有200多米。”

“綻放”得多熱烈,還要看花蕊。“這部分最為壯觀,中間有一個440瓦的聚光燈,光線可以打到2000米的高空,比小蠻腰還要高兩倍。”梁羨榮説。

更讓觀眾驚奇的是,當你對著木棉大呼一聲,木棉的燈光會漸次變得更亮,倣佛在回答你的心聲。“這是我們設置的互動燈光,燈前面還放了一個麥克風,通過聲波傳感的方式實現亮度的變化,聲音越大,這部分燈就越亮。”梁羨榮説,“就像改革開放40年廣州的蛻變,城市的綻放也是需要人去參與,你要説話、要發聲、去參與,它才能更靚麗。”

“腦洞”出爐

紅木棉內發光+防水,網上直播觀展與花對話,這樣的創意腦洞是如何出爐的?梁羨榮告訴記者,2018年5月下旬,他們接到了2018屆廣州國際燈光節面向全球的作品徵集通知。

隨後,在廣東財經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杜肇銘教授指導下,梁羨榮作為主創,帶著12個學生開始了“頭腦風暴”。

通過小組探討,團隊將“綻放”定為主題,大家一致想到了有嶺南特色的廣州市市花——木棉。

怎樣讓這朵木棉“綻放”?師生們再次“腦洞大開”。“一開始我們想拿很多燈組成一個花的形象,後來又擔心安全問題,光太多的話,觀眾可能伸個頭進去就把頭發烤焦了。于是我們就想到,能不能把光放在裏面?避免接觸,內部發光,有一種很有生命力的感覺。”梁羨榮説。

2017年在美國訪學時看到的一組作品又給了他一個“腦洞”。“那是一組紀念911的燈光藝術作品,藍色光柱衝破空氣,給人一種很空靈的感覺。”梁羨榮説,“我就想到,我們能不能用聚光燈打出一個暖色的光柱,感覺很熱烈、很澎湃。”

木棉的材料怎麼選擇?梁羨榮曾有過三次參展燈光節的經驗。2015年,他代表廣財設計的《粵風·靈動》蒲公英造型燈光作品參展廣州國際燈光節,但第三天晚上就被風吹掉水裏,電路全壞了,大家花了兩個通宵才修好。基于這一教訓,大家商量最終選擇牛津防水布做成木棉花瓣,花蕊用防水LED燈管組成,重量都很輕,組裝、搬運都會比較快速。

為了讓更多人來看“花城花開”,團隊裏的“95後”年輕人紛紛貢獻新奇點子。團隊成員、廣東財經大學産品設計專業大三學生楊文深告訴記者,同學們還開了抖音,記錄下這組作品的臺前幕後,直播展出實況,網上觀展也異常火爆。

“好好看!喜歡!打call!”一時間,“花城花開”刷爆了廣財師生的朋友圈。

技術難題

測試、報廢、搶修,木棉終“花開”

“花城花開!”一名市民對著木棉燈大喊一聲,木棉燈光愈亮,如同花開綻放。看到這一幕,梁羨榮和團隊都松了一口氣。

兼具藝術性和技術性,對這群藝術創意者來説,是整個創作過程中最難的事情。

材料選用和採購、模型搭建、電路連接、燈光控制、互動效果編程和檢測……“一群搞藝術的挑起技術難題,要吃許多苦頭。”梁羨榮説。一次次的組裝、測試中,錯了再重來,找新的替代材料,單材料就報廢了5000多元的。

互動效果的完美呈現最讓大家擔心。燈光節開幕前一周,創作團隊進入花城廣場現場布展,測試好的作品經過拆卸後重新組裝,出現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地形防水防澇、接電防漏、作品安全、觀眾安全等等,尤其是數據傳輸在搬運後出現連接不通暢的現象,互動效果無法達到預設執行。

學生偷拍了一張照片,梁羨榮對著電腦中的測試係統皺起了眉頭。“調試找那個,因為一條線接觸不好,互動效果無法呈現,我們只能一條線一條線檢查。”梁羨榮説。

“有一次,有個交互效果壞了,要搶修,那晚還下著雨,很冷,我們幾個人在花城廣場守夜,擠在帳篷裏取暖。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辛苦並快樂著。”楊文深回憶。

每天連續工作10個小時,一次次守夜、搶修,最終,《花城花開》為無數觀展市民留下了一道靚麗的記憶。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