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執行法官黃麗芳:消除“戾氣”與儘快執結都重要

來源:金羊網 作者:付怡、黃健婷、劉文華 發表時間:2019-01-03 06:41

黃麗芳正在指導當事人辦理銀行卡

文/金羊網記者 付怡 通訊員 黃健婷 劉文華

圖/通訊員 徐志毅

在人們的印象中,執行法官常常面對花招百齣的“老賴”,需要剛毅的態度和強硬的手腕,是個有些許火藥味的工作。執行法官的隊伍也是男性居多,但這並不代表女性就無法勝任。韶關市曲江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黃麗芳便是女執行法官中的優秀代表,做執行工作十三年來,她用春風化雨的耐心和細心為執行法官隊伍帶去了一抹溫柔的色彩。

正是因為這份溫柔,黃麗芳在每一次執行中,總能設身處地為當事人著想。為了解決當事人的實際困難,她常常跑遍各個相關部門進行協調。“我們基層執行法官做的事,其實和民政工作很相似。”黃麗芳這樣告訴記者。

十三年來,黃麗芳已執結案件3000多宗,執行到位標的金額近兩億元。

接手的第一個棘手案如今仍在執行

2006年4月,在曲江人民法院做了15年審判工作的黃麗芳由於工作調動,轉入了執行工作的崗位。一個月後,她接手了一宗至今仍處在執行階段的案件。

2005年,曲江人民法院判決了一宗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案件。丘老漢的兒子丘某搶劫當地一家溫泉賓館服務員的手機後逃走。另一邊,張某接到溫泉賓館的電話要求把人攔下,結果張某竟用自製的土槍將正在逃跑的丘某打死了。丘某家中除了父母,還有妻子和兩個孩子,丘某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事發後,丘某妻子便離開了家,再也沒有回來,丟下兩個年幼的孩子給老人撫養。經過審判,張某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並賠償丘家15萬元。誰知張某家中也是一貧如洗,父親長期有病,三個女兒未成年,張某入獄後,家中僅靠妻子每月打工的400元錢維持生活。經過調查,張某家根本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産。15萬元的賠償對於張某亦是天文數字。

無奈之下,法院只好對該案民事賠償部分中止執行。起初,因為不滿,丘老漢兩口多次帶著兩個孩子到法院,情緒激動,大吵大鬧,還説如果法院不能解決賠償問題就要陳情。

黃麗芳剛到執行崗位,就接手了如此“難啃”的案件。“執行申請人情緒很激動;被執行人又確實拿不出錢。第一個案子就很棘手。”

儘管執行中止,但想到丘老漢一家人的實際困難,黃麗芳思來想去,想到了司法救助。

黃麗芳向丘老漢戶籍地翁源縣民政局發出司法建議函,希望給這家解決低保,很快,丘老漢一家就收到了每月500元的低保救助。

在走訪調查中,黃麗芳發現丘老漢一家的土房十分破舊,居住環境很差,便向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曲江區政法委申請司法救助金,並向翁源縣新江鎮政府發去司法建議函,為丘老漢提供建房補貼。

此後,丘老漢一家陸續收到兩萬多元的司法救助金,新房也在2012年蓋好。

出獄後的張某改過自新,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把打工掙來的錢送到法院,請法院轉交給丘老漢。目前已執行了賠償款四萬多元。

去年12月18日這天,張某托朋友又送了6000元到法院。“他(丘老漢)沒有銀行卡,每次來法院領錢都要坐兩個多小時的車,對他來説是一筆不小的花費。”黃麗芳決定親自把錢送到丘家,順便讓丘老漢辦一張銀行卡。

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後,記者和黃麗芳一起來到了丘老漢的新家。他對記者説:“黃法官是個好法官,我們對她做的執行工作很滿意。”

“拼命三娘”大年二十九上演“警匪片”

黃麗芳在新疆出生,父母都是援疆幹部。自小父親對她的嚴格教育也成就了黃麗芳性格中堅毅果敢的一面。“芳姐平時對我們很耐心很溫柔,但是該強硬的時候絲毫不退縮。”黃麗芳執行小組的書記員何著祚説,他曾跟著黃麗芳在大年二十九與被執行人上演過一場“警匪追逐”——

在一起執行案件中,被執行人盧某長年跟法院“躲貓貓”,拒不履行判決結果,讓執行工作十分難辦。黃麗芳決定對盧某實施強制執行,但是怎麼才能找到人?

“今年過年前,我想到,中國人的傳統,過年還要回家的。”此時黃麗芳正好接到執行申請人的線索,説被執行人回到了韶關的家中。當天是大年二十九,黃麗芳接到線索後,立刻帶人趕到盧某家的小區。

敲門無人應答後,黃麗芳和同事只好在小區繼續蹲守。從早上一直等到下午,盧某終於出現了。但當他發現有執行人員正在等著他時,撒腿就跑,何著祚等幾名男同事也立刻追趕,在小區裏上演了一部現實“警匪片”。在一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盧某終於被控制住。

實際上,被執行人收到執行決定書後便“耍壞”的情況時有發生,“老賴”們規避執行的行為花樣百齣。但無論多刁鑽的執行案件,只要到了黃麗芳的手裏,她都會全力以赴。

在執行局局長鄭勝芳眼裏,黃麗芳就是他身旁的“得力助手”,總能很好地進行逐案摸底,幫助他尋得解決各個執行難案的“擊破點”,並因案施策地制定執行方案。談起黃麗芳,鄭勝芳説:“她既無畏無懼、衝鋒在前,又是最佳‘後衛’,多年來執結了大批‘釘子案’‘骨頭案’,是執行戰線上名副其實的‘拼命三娘’。”

溫柔和耐心讓她擅長和解工作

“芳姐”是執行局所有年紀比黃麗芳小的同事對她的稱呼。黃麗芳雖然是執行局的領導,但絲毫沒有架子,對每個同事都很親切。而她溫柔、耐心的特質也使得她非常擅長做好當事人之間的和解工作。

在執行黃某某與某礦業公司建築合同糾紛一案的涉案標的中,有100余萬元工程款屬於工人工資。在先前的訴訟過程中,申請人早已申請財産保全,法院也據此依法查封被執行人在某鋼鐵廠的80余萬元貨款。

但因該鋼鐵廠與被執行人間的預付款糾紛,這80多萬元無法執行。申請人一直沒收到工資款,認為法院執行不力,一度揚言要到法院拉橫幅,還説要集體陳情。

黃麗芳沒有退卻。她一邊耐心給工人們解釋,安撫情緒;一邊通宵達旦地摸排線索。

通過查詢,黃麗芳發現被執行人的軌跡主要在廣東省河源市,便當即對被執行人在河源的財産情況進行核查,一經查悉,便立即帶隊趕往河源凍結被執行人的賬戶。

賬戶被凍結後,被執行人的生産經營受到了極大阻礙。黃麗芳趕緊抓住機會,聯繫被執行人向他解釋拒不履行執行義務的法律後果,最終促使被執行人與申請人達成和解協議,該案也圓滿執行。

與黃麗芳在同一執行小組共事多年的執行員黃文峰説,黃麗芳總是能夠設身處地地為當事人著想,更注重解決矛盾,而不是追求簡單粗暴的結果。“所以我們當時的執行小組和解率是很高的。”

對話

消除“戾氣”與儘快執結都重要

羊城晚報:您怎樣看待執行法官的工作?

黃麗芳:執行工作是一個案件收尾的階段,人民群眾的利益如何保證?審判的結果如何落實?這就要在執行中體現。執行工作既是對人民利益的保障,也是對法律尊嚴的維護。

羊城晚報:十多年來你有哪些執行心得?

黃麗芳:若不是遇上了憑自己的力量難以解決的矛盾糾紛,人們大抵是不會來法院的。在審判、執行工作中,依靠公開公正的判決、國家強制力的威懾,著實能解決許多糾紛,但是,加強溝通交流、摸清爭執發生的癥結,從源頭上實現雙方當事人矛盾的“化”與“解”,切實消除因糾紛而生的“戾氣”,往往能更順利地儘快執結一宗案件。

這也是我工作開展的一個重要原則,不一味硬性地追求結案率,而是多方面了解雙方當事人的境況,做好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橋梁”與“傳聲筒”,讓身陷困境的一方當事人得到理解,讓無理拒不履行的被執行人得到真切的教化,並視情靈活執行各類案件,以求讓每一宗執行案件均達到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兩個統一。

其人

曾兩次獲韶關市中級法院三等功

憑著對法院事業的一片赤誠、對審判、執行工作的堅持不懈,黃麗芳屢創佳績,多次獲評先進個人,榮獲“執行辦案能手”“調解能手”榮譽稱號,並分別在2009年、2013年被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記三等功各一次。

掃一掃二維碼看人物故事短視頻

策劃:楊銘 林潔

統籌:林曄晗 董柳


編輯: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執行法官黃麗芳:消除“戾氣”與儘快執結都重要
金羊網  作者:付怡、黃健婷、劉文華  2019-01-03

黃麗芳正在指導當事人辦理銀行卡

文/金羊網記者 付怡 通訊員 黃健婷 劉文華

圖/通訊員 徐志毅

在人們的印象中,執行法官常常面對花招百齣的“老賴”,需要剛毅的態度和強硬的手腕,是個有些許火藥味的工作。執行法官的隊伍也是男性居多,但這並不代表女性就無法勝任。韶關市曲江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黃麗芳便是女執行法官中的優秀代表,做執行工作十三年來,她用春風化雨的耐心和細心為執行法官隊伍帶去了一抹溫柔的色彩。

正是因為這份溫柔,黃麗芳在每一次執行中,總能設身處地為當事人著想。為了解決當事人的實際困難,她常常跑遍各個相關部門進行協調。“我們基層執行法官做的事,其實和民政工作很相似。”黃麗芳這樣告訴記者。

十三年來,黃麗芳已執結案件3000多宗,執行到位標的金額近兩億元。

接手的第一個棘手案如今仍在執行

2006年4月,在曲江人民法院做了15年審判工作的黃麗芳由於工作調動,轉入了執行工作的崗位。一個月後,她接手了一宗至今仍處在執行階段的案件。

2005年,曲江人民法院判決了一宗刑事附帶民事賠償案件。丘老漢的兒子丘某搶劫當地一家溫泉賓館服務員的手機後逃走。另一邊,張某接到溫泉賓館的電話要求把人攔下,結果張某竟用自製的土槍將正在逃跑的丘某打死了。丘某家中除了父母,還有妻子和兩個孩子,丘某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事發後,丘某妻子便離開了家,再也沒有回來,丟下兩個年幼的孩子給老人撫養。經過審判,張某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並賠償丘家15萬元。誰知張某家中也是一貧如洗,父親長期有病,三個女兒未成年,張某入獄後,家中僅靠妻子每月打工的400元錢維持生活。經過調查,張某家根本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産。15萬元的賠償對於張某亦是天文數字。

無奈之下,法院只好對該案民事賠償部分中止執行。起初,因為不滿,丘老漢兩口多次帶著兩個孩子到法院,情緒激動,大吵大鬧,還説如果法院不能解決賠償問題就要陳情。

黃麗芳剛到執行崗位,就接手了如此“難啃”的案件。“執行申請人情緒很激動;被執行人又確實拿不出錢。第一個案子就很棘手。”

儘管執行中止,但想到丘老漢一家人的實際困難,黃麗芳思來想去,想到了司法救助。

黃麗芳向丘老漢戶籍地翁源縣民政局發出司法建議函,希望給這家解決低保,很快,丘老漢一家就收到了每月500元的低保救助。

在走訪調查中,黃麗芳發現丘老漢一家的土房十分破舊,居住環境很差,便向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曲江區政法委申請司法救助金,並向翁源縣新江鎮政府發去司法建議函,為丘老漢提供建房補貼。

此後,丘老漢一家陸續收到兩萬多元的司法救助金,新房也在2012年蓋好。

出獄後的張某改過自新,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把打工掙來的錢送到法院,請法院轉交給丘老漢。目前已執行了賠償款四萬多元。

去年12月18日這天,張某托朋友又送了6000元到法院。“他(丘老漢)沒有銀行卡,每次來法院領錢都要坐兩個多小時的車,對他來説是一筆不小的花費。”黃麗芳決定親自把錢送到丘家,順便讓丘老漢辦一張銀行卡。

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後,記者和黃麗芳一起來到了丘老漢的新家。他對記者説:“黃法官是個好法官,我們對她做的執行工作很滿意。”

“拼命三娘”大年二十九上演“警匪片”

黃麗芳在新疆出生,父母都是援疆幹部。自小父親對她的嚴格教育也成就了黃麗芳性格中堅毅果敢的一面。“芳姐平時對我們很耐心很溫柔,但是該強硬的時候絲毫不退縮。”黃麗芳執行小組的書記員何著祚説,他曾跟著黃麗芳在大年二十九與被執行人上演過一場“警匪追逐”——

在一起執行案件中,被執行人盧某長年跟法院“躲貓貓”,拒不履行判決結果,讓執行工作十分難辦。黃麗芳決定對盧某實施強制執行,但是怎麼才能找到人?

“今年過年前,我想到,中國人的傳統,過年還要回家的。”此時黃麗芳正好接到執行申請人的線索,説被執行人回到了韶關的家中。當天是大年二十九,黃麗芳接到線索後,立刻帶人趕到盧某家的小區。

敲門無人應答後,黃麗芳和同事只好在小區繼續蹲守。從早上一直等到下午,盧某終於出現了。但當他發現有執行人員正在等著他時,撒腿就跑,何著祚等幾名男同事也立刻追趕,在小區裏上演了一部現實“警匪片”。在一名熱心市民的幫助下,盧某終於被控制住。

實際上,被執行人收到執行決定書後便“耍壞”的情況時有發生,“老賴”們規避執行的行為花樣百齣。但無論多刁鑽的執行案件,只要到了黃麗芳的手裏,她都會全力以赴。

在執行局局長鄭勝芳眼裏,黃麗芳就是他身旁的“得力助手”,總能很好地進行逐案摸底,幫助他尋得解決各個執行難案的“擊破點”,並因案施策地制定執行方案。談起黃麗芳,鄭勝芳説:“她既無畏無懼、衝鋒在前,又是最佳‘後衛’,多年來執結了大批‘釘子案’‘骨頭案’,是執行戰線上名副其實的‘拼命三娘’。”

溫柔和耐心讓她擅長和解工作

“芳姐”是執行局所有年紀比黃麗芳小的同事對她的稱呼。黃麗芳雖然是執行局的領導,但絲毫沒有架子,對每個同事都很親切。而她溫柔、耐心的特質也使得她非常擅長做好當事人之間的和解工作。

在執行黃某某與某礦業公司建築合同糾紛一案的涉案標的中,有100余萬元工程款屬於工人工資。在先前的訴訟過程中,申請人早已申請財産保全,法院也據此依法查封被執行人在某鋼鐵廠的80余萬元貨款。

但因該鋼鐵廠與被執行人間的預付款糾紛,這80多萬元無法執行。申請人一直沒收到工資款,認為法院執行不力,一度揚言要到法院拉橫幅,還説要集體陳情。

黃麗芳沒有退卻。她一邊耐心給工人們解釋,安撫情緒;一邊通宵達旦地摸排線索。

通過查詢,黃麗芳發現被執行人的軌跡主要在廣東省河源市,便當即對被執行人在河源的財産情況進行核查,一經查悉,便立即帶隊趕往河源凍結被執行人的賬戶。

賬戶被凍結後,被執行人的生産經營受到了極大阻礙。黃麗芳趕緊抓住機會,聯繫被執行人向他解釋拒不履行執行義務的法律後果,最終促使被執行人與申請人達成和解協議,該案也圓滿執行。

與黃麗芳在同一執行小組共事多年的執行員黃文峰説,黃麗芳總是能夠設身處地地為當事人著想,更注重解決矛盾,而不是追求簡單粗暴的結果。“所以我們當時的執行小組和解率是很高的。”

對話

消除“戾氣”與儘快執結都重要

羊城晚報:您怎樣看待執行法官的工作?

黃麗芳:執行工作是一個案件收尾的階段,人民群眾的利益如何保證?審判的結果如何落實?這就要在執行中體現。執行工作既是對人民利益的保障,也是對法律尊嚴的維護。

羊城晚報:十多年來你有哪些執行心得?

黃麗芳:若不是遇上了憑自己的力量難以解決的矛盾糾紛,人們大抵是不會來法院的。在審判、執行工作中,依靠公開公正的判決、國家強制力的威懾,著實能解決許多糾紛,但是,加強溝通交流、摸清爭執發生的癥結,從源頭上實現雙方當事人矛盾的“化”與“解”,切實消除因糾紛而生的“戾氣”,往往能更順利地儘快執結一宗案件。

這也是我工作開展的一個重要原則,不一味硬性地追求結案率,而是多方面了解雙方當事人的境況,做好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橋梁”與“傳聲筒”,讓身陷困境的一方當事人得到理解,讓無理拒不履行的被執行人得到真切的教化,並視情靈活執行各類案件,以求讓每一宗執行案件均達到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兩個統一。

其人

曾兩次獲韶關市中級法院三等功

憑著對法院事業的一片赤誠、對審判、執行工作的堅持不懈,黃麗芳屢創佳績,多次獲評先進個人,榮獲“執行辦案能手”“調解能手”榮譽稱號,並分別在2009年、2013年被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記三等功各一次。

掃一掃二維碼看人物故事短視頻

策劃:楊銘 林潔

統籌:林曄晗 董柳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