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0後到50後,總有一個2018年關鍵詞“啱”你口味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李煥坤 孫婷婷 崔文燦 發表時間:2018-12-27 22:54

策劃/紀映雲

統籌/甘韻儀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李煥坤、孫婷婷、崔文燦

這一年,于國家而言,是波瀾壯闊,是萬象更新;于無數個體而言,或歲月靜好,或跌宕起伏。不管如何,我們正凝視著2018不舍晝夜地流逝。

一到年末,例牌又有作勢欲留名青史的“年度漢字”之類出爐。金羊君力有不逮,天生缺乏從紛紜萬象中披沙揀金的慧眼,我們只關心身邊的你,還有關乎你的那個獨有的關鍵詞。我們從讀者群中按不同年代隨機選出幾位,説説他們這一年的事,提煉他們的專屬詞匯。如此而已。不過,幾個平平無奇但有血有肉的小故事,或者比宏觀敘事的“大盤點”來得更有溫度、更有情味?興許,你也正經歷著與他們一樣的喜樂與愁苦、困惑與掙扎?那就一起看看吧,在他人的故事裏思量自己的2018,然後鼓足勁躍進2019。

充滿青春活力的平平

【00後】多元,但終會找到成長方向

頭發一攏耳後,細碎的劉海微微遮住額頭,清純甜美的高中生蔣韻平,利用中午不到一小時的休息時間,笑盈盈地出現在執信中學校門口,接受採訪。

今年上高二的平平,正值16歲碧玉年華。2018年于她而言,是在不斷突破中鍛煉自己的一年,“這一年結識了很多新朋友,也接觸了很多新事物,感覺自己又成長了許多。”

高二文理科分班,平平選擇更佔優勢的文科,在這裏,她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她們常常一起聊音樂,聊夢想,聊未來。在她身邊,有些同學選擇在高考的獨木橋繼續奮進,向理想的大學進擊;有些同學則希望能通過出國留學,打開視野;平平很早就想清楚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人,並摸索到最優的奮鬥路徑。“我希望以後能成為一名雙語主持人,我也一直在朝這樣的夢想前進。”

充滿青春活力的平平

平平確實在自己規劃的跑道中,穩步向前。2018年,平平擔任學校不少大型活動的主持人,超于同齡人的穩健臺風與臨場反應,受到老師同學們的好評;作為“美國校長訪華之旅”的接待團一員,她全程陪同美國校長考察,並流利交流,得到對方的讚賞。這一年,她還參加了學校的中德友城交流活動,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與國外小夥伴接觸,與他們同吃同住,感受廣府文化;她也遠赴德國法蘭克福,接受異域文化的熏陶,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除了這些,平平還有自己的小確幸,比如通過手機軟件自學尤克裏裏,現在已經可以自彈自唱;比如在學校的社團中擔任高幹,鍛煉決策能力……

在平平看來,這些機會在過去的學生生活中是十分少有的。她承認,隨著城市發展速度的加快,教育水平的提高,她們這些高中生有著比過去的學生們擁有了更多的鍛煉機會與選擇方向。“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感覺我們這代人更加多元化,對于未來,有些人迷茫,有些人堅定,但最終我們都會找到我們成長的方向,成為我們想成為的人。”

00後的其他關鍵詞:個性、開放、網生代、拒絕被標簽。

(文/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注重養生的90後姑娘小崔

【90後】養生,也是一門哲學

小崔從前一直覺得,養生不是她這個年齡段需要考慮的事,直到今年有一天,她站上體重秤,赫然發現自己的體重比去年多了接近10斤。她心慌了。

她對養生的覺醒並非因為單純長膘,畢竟,身高接近170cm的小崔,不會因為多出的10斤肉而顯得膀大腰圓、臀寬腿粗,即便長了10斤,依然在某些同事眼中勉強算是個瘦子。“真正令我感到恐慌的是,和學生時代相比,我的運動量沒有變化,食量沒有變化,卻依然長了10斤——這説明,人體新陳代謝變慢了。換言之,我開始老了。”

更要命的是,2018年後,她開始得了一些從前從沒長過的疾病,比如春夏之交起的蕁麻疹和秋天夜晚讓人難以入眠的咳嗽。一連問了數位中醫,在他們給小崔望聞問切後,給出的都是相似的結論:多運動,少想事。

一直以來,小崔都以良好的生活習慣而成為90後的一股清流:不賴床,不熬夜,無抽煙喝酒等不良嗜好,飲食定點定量,口味清淡,營養較為均衡;但是不喜歡運動,而且思慮比較重,容易在大腦裏假想各種還沒有發生的事,屬于一個隱形的“戲精”。

2018年,小崔25歲了。她決心認真學習養生,學習中醫知識。從理想角度來説,她有一個活到100歲的夢想;從現實角度來説,也到了生育最佳年齡,調養好身體,也是孕育一個健康寶寶的前提。

圖書館裏講養生保健的書林林總總,小崔總要花上一段時間來遴選出精華。她選擇學習《黃帝內經》,學習如何用五谷養生,如何在特定的時節、甚至是特定的時間點做特定的事。她甚至也開始嘗試一些從前不會去做的事,比如今年冬至前後,會用生姜和陳艾來灸神闕穴(肚臍),以達到溫腎補陽,延年益壽的目的。

她漸漸明白了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的原因,也明白了氣生百病,想養生先養心的道理。“學習養生,學習醫道,其實也是在學一種哲學。醫道,是中國文化最集中的體現。陰陽,五行,中庸,這些曾經于我玄之又玄的理論術語變得漸漸清晰和具象。它們不再是不可捉摸的道術,而是蘊藏在春夏秋冬、四季流轉的光景裏,我們每天都在接觸,只是不自知。”

她這樣解釋自己的養生心得:“學到的越多,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和自然宇宙的博大,就越敬重自然,敬重生命。有人説:世界上最高的學問都是研究人的學問。從這個意義來講,養生也是在探究自我、追尋真知的漫漫旅程。”

90後的其他關鍵詞:單身、被催婚、就業、初老、焦慮。

(文/金羊網記者 崔文燦)

2018年9月,爸媽結婚38周年,女兒蘇恬為他們留下了幸福紀念

【80後】團圓,愛讓2018很滿足

“爸爸今年6月份退休,我們一家人終于在廣州團圓了!”作為新廣州人,這場團聚足足讓蘇恬一家盼望了18年。 

追夢

2001年9月,20歲的蘇恬與父母分別,南下廣州求學。到了不久,她就想退學重考,這樣就可以回家跟父母團聚了。

父母不同意。接下來的半年,為了安撫蘇恬,一家人每天都在電話裏“團聚”。

2005年畢業後,蘇恬在廣州就業,但她並未想就此定居:“我打算給自己3年時間,然後辭職回家。”

“在廣州,可以選擇做我喜歡做的事。她開放,有活力。”3年,蘇恬愛上了廣州,想扎根。

一家人計劃著:在廣州買房,過幾年,蘇恬妹妹畢業後先到廣州,等爸爸退休,一家人在廣州團聚……

2009年春節,爸爸因咳嗽加重前往醫院就醫,診斷為肺癌。一周後,爸爸接受了手術治療,後面還有6期化療。

夢碎

“那一年,我回了六次家,當我見到爸爸頭發掉光,瘦得皮包骨頭,媽媽步履蹣跚時,我對自己説,我要辭職!我要回家!”蘇恬的想法遭到父母堅決反對。他們不希望蘇恬為了他們放棄自己喜愛的事業。

“當年老家的醫保每年封頂報銷3萬元,爸媽以不確定後期治療費用為由,勸我努力工作賺錢為爸爸治病。”蘇恬強忍著內心的煎熬回到了廣州,拼命工作。

團聚無期。幸運的是,父親的病情逐年好轉。

圓夢

2010年8月,蘇恬遇到了一個會因為她擔心父親病情復發傷心,而為她難過流淚的小夥子。2011年下半年,他們在廣州安了家。

2018年6月,蘇恬父親退休,來穗團圓。對于蘇恬來説,不用再隔著幾千公裏為父母牽腸挂肚,不用再為父母生病卻不能近身盡孝而煎熬,她的心也安了許多。“要感謝我老公,他很理解我,愛屋及烏。我父母也特別喜歡他們的這個女婿。”

對新廣州人來説,父母隨遷所帶來的醫療問題負擔沉重。醫保改革,大大減少了他們的後顧之憂。蘇恬介紹説,父母到廣州不久,就成功辦理了異地醫保報銷。“日後如果生病住院,醫保實時結算。不用先墊付,再拿一堆單子回老家報銷。”

“有父母的愛,老公的愛,孩子的愛,可以説我對2018很滿足了。”

2019年期盼:健康、幸福、突破、個稅

80後的其他關鍵詞:奮鬥、中年油膩、二胎、作業、秒變後媽、佛係。

(文/金羊網記者 孫婷婷)

許志鷗和他的小女兒在一起

【70後】歸“零”,人生下半場還長

2018年,許志鷗的關鍵詞是“零”。他把自己歸零了,開啟人生下半段。都説40歲的男人承擔著許多責任,任性的代價太大,可誰心裏不住著一個“不安分”:反正驚喜與驚嚇都見識過,後半生還長著呢。

年末,林樂路一家廣式茶樓裏,許志鷗心裏有點忐忑,兩個90後記者約採訪,選在茶樓會不會被嫌棄很土?他用承認尷尬去化解尷尬,這種方式無疑是有智慧的,整個採訪過程多了許多真性情。他掰著胖乎乎的手指,告訴我們他怎麼歸零:爬上食指後仰慕中指更高,直接邁過去很可能會摔死,必須先爬下來,歸零,再重新攀登中指這座“山峰”。

他生于1975年,來自江西井岡山山區,16歲到的廣州,説得一口流利的粵語。前面40年人生,他可以説是“奮鬥改變命運”的樣板、老家的驕傲!郵電管理局、電信局、移動、聯通,位至管理層,數不清地管理過多少號人。為什麼出來了?“錢少唄。”他笑笑説,其實是不想在體制內等看得見的未來。有點文“青”范兒。

70後是理性的一代。按照許志鷗人生的“80年規劃”,20年求學、20年上岸、20年下海、20年教書,人到不惑之年,“下海”也正當時嘛。

下海花了很大勇氣,在體制內太幸福了,他坦言,比2/3的人好,有些人奮鬥三輩子未必能趕上,他忍不住地要感謝廣州對他的“優待”。2016年12月27日作別體制內。這是一個是個人都發著創業夢的時代。2017年,他和朋友創業,成立公司,用情懷表達對工業文創的眷顧。2018年10月,他退出公司,開始“賦閒”,也算見證人生又一次上上下下。

創業時,他的微信簽名是曾國藩的“過往不忘,當下不雜,未來不迎”,那時思緒太多,腦子太忙,做著A事件情不自禁考慮到B事件。這是他給自己的勸勉,結果……沒有用。如今他的微信簽名是“吃飯。喝茶。砍柴。聊天。”出自一個佛教故事“禪宗公案”,大概就是吃飯時安心吃飯,不想著喝茶,他做到了。

他喜歡跟你談“為什麼活著”,可你始終摸不清他是“入世”還是“出世”了,可以説很遊刃有余。“努力認真地生活,獲得的所有體驗都是真實的,無論痛苦還是幸福、快樂還是難過,你看這張桌子、這塊地板都沒能感知。”

70後這一代人很有魅力。他們這一代人,踏實、勤奮、有責任感,大部分人不是為了喜歡而做事,而是為了責任,責任感很強。“有時候我們也非常‘軸’。但我們比80後、90後幸福,起碼面對房價是這樣……”

2019年,許志鷗希望自己的關鍵詞是“變”。

70後的其他關鍵詞:第二人生、裹挾、迷惘、壓不垮、穩扎穩打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60後】收獲,是一次次欣喜若狂

去年,工作37年的蔡海燕退休了。廣州科學城林語山莊的家裏,庭院清幽,春天種菜,夏天喝茶,秋天摘果子,冬天還能喂喂魚,彈琴、寫詩、書法隨意進行……退休的生活好不愜意才是,然而她實在“好動”——

退休第一年,四月爬川藏雪山,用鏡頭追逐純凈光影;六七月到爬印尼火山,戴著防毒面具,徒步2小時,跟拍當地運輸硫磺的挑山工;九十月,開著9米長的房車,橫跨加拿大與美國,朋友説她是“海外最喜派的華人攝影家”……所有的“第一次”讓人欣喜若狂。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家裏她最為喜歡的物件,藏在一個幹燥箱裏。打開箱子,全都是她的寶貝攝影器材。因為這,退休後她得到了更多熱愛。她説她2018年的關鍵詞是“收獲”。

好不容易迎來退休後第一個春節,她又突發奇想,和丈夫一起從廣州自駕到四川,走過高速,“下來吧,我們要做飯了……”帶著“廚房”旅行讓他們隨時隨地享受生活,19天之後終于達到四川南部縣的朋友家中。

今年以來,她從未停止對城市“示愛”:當一名“爬樓族”,登高遠眺,尋找最佳機位,記錄城市風光。打開一張廣州舊中軸線上木棉花開的照片,蔡海燕甚是得意,一般的攝影發燒友佔據不了拍攝這張照片的制高點。這是站在哪棟高樓拍的?她爽朗一笑,“那是不能説的哦!”她説,爬樓有很多規矩,就拿機位來説,分為“平民機位”、“權力機位”、“私密獨家機位”,而她拍攝這張照片的機位屬于後者。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爬樓”不僅要鬥智鬥勇,有時候還得有朋友相助。其實一張照片拍出來,行內人查地圖還是可以知道拍攝點的,只是,能不能爬上去,就各憑本事了。

蔡海燕玩攝影十分專業,一款攝影計劃神器“巧攝”軟件被用到極致。通過這款軟件,何時在何地能拍到小蠻腰頂著月亮的照片,都可以計算出來。這哪裏只是攝影,明明是攝影+地理學+物理學!而如何將手機都能拍的“糖水片”變成作品,後期制作真正考驗人的審美與個性表達。

不僅專業,還專注。今年廣州國際燈光節彩排當晚,廣州下雨了。燈光閃爍的雨夜,蔡海燕背著器材,從晚上7時一直拍到第二天早上5時,這套燈光作品驚艷了許多同行。所謂癡迷,大概就是這樣子了。為了攝影,她還必須保證自己耳聰目明身體棒棒。

蔡海燕拍攝的魅力廣州

退休後,蔡海燕也由衷感嘆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今年國慶,她和爸爸媽媽一起住了8天,全程拍攝了父母的日常,讓平凡的生活開出花來。“生于60年代的人,是最幸福的一代,是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既得利益者。當我們出生的時候,文革快結束了,當我們十七八歲的時候,能好好上學,有好的收入,有好的工作機會。”

好時代,帶給蔡海燕活潑樂觀天性。甚至太“調皮”了,朋友送給她一幅字《靜修》,用來勉勵她靜修,她哈哈一笑:“靜修就是靜雞雞修圖。”有趣的靈魂,什麼時候都不過時,而退休,正好有更多時間施展,豈不快哉樂哉?

60後的其他關鍵詞:頓悟、退休、資源重組、克服困難、自我。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頭戴貝雷帽的張之鳴很新潮

【50後】保障,“三無”也很安心

頭戴貝雷帽、身著條紋毛衣、內搭整潔襯衫,25日中午時分,張之鳴如一位上海紳士般踱步進荔灣區嶺南街長者飯堂。只見他用社保卡刷了1元錢,點了四菜一湯,便坐下來開使吃。64歲的張之鳴告訴記者,作為一名三無老人(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無贍養人和扶養人),2018年他的生活因社會救助政策的優化變得更有保障。

原來,因前幾年突發中風,張叔的腰椎和腿腳出現問題,走路需要拄拐,但為了省點錢,張叔選擇每隔幾天就去較遠的更便宜的市場買菜,一去就要花3-4小時,一買就是好幾天的量,炒菜的時候常常發現因為存放時間過長,菜根都爛了。“就在去年年尾,我們街道開設了長者飯堂,解決了我的午餐問題,減輕我不少負擔。”一直為三餐問題發愁的張叔説。

而更好的消息在後頭,通過市級、區級、街道等資助,在2017年需要5-6元才能享受的“長者午餐”,2018年起張叔只需支付1元就可以享用。“能有這樣的福利當然很開心了,一天能省好幾元,一個月算下來數量也是可觀的,在街上看見想買的東西也不會過于囊中羞澀了。”張叔透露,省下來的錢他喜歡買買歷史書和電腦零件。“我自己組裝了一部電腦,這個時代變化太快了,我也要充值一下自己。”

頭戴貝雷帽的張之鳴很新潮

除了長者就餐補貼增加,2018年《廣州市民政局廣州市財政局關于提高最低生活保障及相關社會救助標準的通知》實施,廣州再次提高了社會救助標注,城鎮“三無人員”供養標準從1630元提高到1721元。據悉,這已經是廣州實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以來第15次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標準。“從我退休開始,我拿到的補助逐年增長,從一開始的每個月700多元到現在1700多元,感覺到國家對我們沉甸甸的愛。”

更令張叔感到欣慰的是,他定點治療的白雲山醫院近期為他研究出了治療方案,治療成功將有可能丟掉拐杖。“上次住院的時候有專家讓我走幾步看看,前兩天醫院給我打電話説已經研究出了治療方案,讓我盡快辦理住院,如果順利的話,也許我就可以丟掉拐杖,行走自如了!”張叔表示,住院並不會讓他感到孤獨,“街道社工時不時都會來問候我,幫助我更加輕松面對治療,而且治療費用也無需我承擔。”

“對于我來説,2018年是有保障的一年,雖然我是一名三無老人,但我還有黨、政府、街道、社工的關心與關愛,這我感到很安心。”

50後的其他關鍵詞:養老、接軌新科技、帶孫、老漂、保健。

(文/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從00後到50後,總有一個2018年關鍵詞“啱”你口味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李煥坤 孫婷婷 崔文燦  2018-12-27

策劃/紀映雲

統籌/甘韻儀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李煥坤、孫婷婷、崔文燦

這一年,于國家而言,是波瀾壯闊,是萬象更新;于無數個體而言,或歲月靜好,或跌宕起伏。不管如何,我們正凝視著2018不舍晝夜地流逝。

一到年末,例牌又有作勢欲留名青史的“年度漢字”之類出爐。金羊君力有不逮,天生缺乏從紛紜萬象中披沙揀金的慧眼,我們只關心身邊的你,還有關乎你的那個獨有的關鍵詞。我們從讀者群中按不同年代隨機選出幾位,説説他們這一年的事,提煉他們的專屬詞匯。如此而已。不過,幾個平平無奇但有血有肉的小故事,或者比宏觀敘事的“大盤點”來得更有溫度、更有情味?興許,你也正經歷著與他們一樣的喜樂與愁苦、困惑與掙扎?那就一起看看吧,在他人的故事裏思量自己的2018,然後鼓足勁躍進2019。

充滿青春活力的平平

【00後】多元,但終會找到成長方向

頭發一攏耳後,細碎的劉海微微遮住額頭,清純甜美的高中生蔣韻平,利用中午不到一小時的休息時間,笑盈盈地出現在執信中學校門口,接受採訪。

今年上高二的平平,正值16歲碧玉年華。2018年于她而言,是在不斷突破中鍛煉自己的一年,“這一年結識了很多新朋友,也接觸了很多新事物,感覺自己又成長了許多。”

高二文理科分班,平平選擇更佔優勢的文科,在這裏,她遇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她們常常一起聊音樂,聊夢想,聊未來。在她身邊,有些同學選擇在高考的獨木橋繼續奮進,向理想的大學進擊;有些同學則希望能通過出國留學,打開視野;平平很早就想清楚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人,並摸索到最優的奮鬥路徑。“我希望以後能成為一名雙語主持人,我也一直在朝這樣的夢想前進。”

充滿青春活力的平平

平平確實在自己規劃的跑道中,穩步向前。2018年,平平擔任學校不少大型活動的主持人,超于同齡人的穩健臺風與臨場反應,受到老師同學們的好評;作為“美國校長訪華之旅”的接待團一員,她全程陪同美國校長考察,並流利交流,得到對方的讚賞。這一年,她還參加了學校的中德友城交流活動,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與國外小夥伴接觸,與他們同吃同住,感受廣府文化;她也遠赴德國法蘭克福,接受異域文化的熏陶,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除了這些,平平還有自己的小確幸,比如通過手機軟件自學尤克裏裏,現在已經可以自彈自唱;比如在學校的社團中擔任高幹,鍛煉決策能力……

在平平看來,這些機會在過去的學生生活中是十分少有的。她承認,隨著城市發展速度的加快,教育水平的提高,她們這些高中生有著比過去的學生們擁有了更多的鍛煉機會與選擇方向。“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感覺我們這代人更加多元化,對于未來,有些人迷茫,有些人堅定,但最終我們都會找到我們成長的方向,成為我們想成為的人。”

00後的其他關鍵詞:個性、開放、網生代、拒絕被標簽。

(文/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注重養生的90後姑娘小崔

【90後】養生,也是一門哲學

小崔從前一直覺得,養生不是她這個年齡段需要考慮的事,直到今年有一天,她站上體重秤,赫然發現自己的體重比去年多了接近10斤。她心慌了。

她對養生的覺醒並非因為單純長膘,畢竟,身高接近170cm的小崔,不會因為多出的10斤肉而顯得膀大腰圓、臀寬腿粗,即便長了10斤,依然在某些同事眼中勉強算是個瘦子。“真正令我感到恐慌的是,和學生時代相比,我的運動量沒有變化,食量沒有變化,卻依然長了10斤——這説明,人體新陳代謝變慢了。換言之,我開始老了。”

更要命的是,2018年後,她開始得了一些從前從沒長過的疾病,比如春夏之交起的蕁麻疹和秋天夜晚讓人難以入眠的咳嗽。一連問了數位中醫,在他們給小崔望聞問切後,給出的都是相似的結論:多運動,少想事。

一直以來,小崔都以良好的生活習慣而成為90後的一股清流:不賴床,不熬夜,無抽煙喝酒等不良嗜好,飲食定點定量,口味清淡,營養較為均衡;但是不喜歡運動,而且思慮比較重,容易在大腦裏假想各種還沒有發生的事,屬于一個隱形的“戲精”。

2018年,小崔25歲了。她決心認真學習養生,學習中醫知識。從理想角度來説,她有一個活到100歲的夢想;從現實角度來説,也到了生育最佳年齡,調養好身體,也是孕育一個健康寶寶的前提。

圖書館裏講養生保健的書林林總總,小崔總要花上一段時間來遴選出精華。她選擇學習《黃帝內經》,學習如何用五谷養生,如何在特定的時節、甚至是特定的時間點做特定的事。她甚至也開始嘗試一些從前不會去做的事,比如今年冬至前後,會用生姜和陳艾來灸神闕穴(肚臍),以達到溫腎補陽,延年益壽的目的。

她漸漸明白了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的原因,也明白了氣生百病,想養生先養心的道理。“學習養生,學習醫道,其實也是在學一種哲學。醫道,是中國文化最集中的體現。陰陽,五行,中庸,這些曾經于我玄之又玄的理論術語變得漸漸清晰和具象。它們不再是不可捉摸的道術,而是蘊藏在春夏秋冬、四季流轉的光景裏,我們每天都在接觸,只是不自知。”

她這樣解釋自己的養生心得:“學到的越多,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和自然宇宙的博大,就越敬重自然,敬重生命。有人説:世界上最高的學問都是研究人的學問。從這個意義來講,養生也是在探究自我、追尋真知的漫漫旅程。”

90後的其他關鍵詞:單身、被催婚、就業、初老、焦慮。

(文/金羊網記者 崔文燦)

2018年9月,爸媽結婚38周年,女兒蘇恬為他們留下了幸福紀念

【80後】團圓,愛讓2018很滿足

“爸爸今年6月份退休,我們一家人終于在廣州團圓了!”作為新廣州人,這場團聚足足讓蘇恬一家盼望了18年。 

追夢

2001年9月,20歲的蘇恬與父母分別,南下廣州求學。到了不久,她就想退學重考,這樣就可以回家跟父母團聚了。

父母不同意。接下來的半年,為了安撫蘇恬,一家人每天都在電話裏“團聚”。

2005年畢業後,蘇恬在廣州就業,但她並未想就此定居:“我打算給自己3年時間,然後辭職回家。”

“在廣州,可以選擇做我喜歡做的事。她開放,有活力。”3年,蘇恬愛上了廣州,想扎根。

一家人計劃著:在廣州買房,過幾年,蘇恬妹妹畢業後先到廣州,等爸爸退休,一家人在廣州團聚……

2009年春節,爸爸因咳嗽加重前往醫院就醫,診斷為肺癌。一周後,爸爸接受了手術治療,後面還有6期化療。

夢碎

“那一年,我回了六次家,當我見到爸爸頭發掉光,瘦得皮包骨頭,媽媽步履蹣跚時,我對自己説,我要辭職!我要回家!”蘇恬的想法遭到父母堅決反對。他們不希望蘇恬為了他們放棄自己喜愛的事業。

“當年老家的醫保每年封頂報銷3萬元,爸媽以不確定後期治療費用為由,勸我努力工作賺錢為爸爸治病。”蘇恬強忍著內心的煎熬回到了廣州,拼命工作。

團聚無期。幸運的是,父親的病情逐年好轉。

圓夢

2010年8月,蘇恬遇到了一個會因為她擔心父親病情復發傷心,而為她難過流淚的小夥子。2011年下半年,他們在廣州安了家。

2018年6月,蘇恬父親退休,來穗團圓。對于蘇恬來説,不用再隔著幾千公裏為父母牽腸挂肚,不用再為父母生病卻不能近身盡孝而煎熬,她的心也安了許多。“要感謝我老公,他很理解我,愛屋及烏。我父母也特別喜歡他們的這個女婿。”

對新廣州人來説,父母隨遷所帶來的醫療問題負擔沉重。醫保改革,大大減少了他們的後顧之憂。蘇恬介紹説,父母到廣州不久,就成功辦理了異地醫保報銷。“日後如果生病住院,醫保實時結算。不用先墊付,再拿一堆單子回老家報銷。”

“有父母的愛,老公的愛,孩子的愛,可以説我對2018很滿足了。”

2019年期盼:健康、幸福、突破、個稅

80後的其他關鍵詞:奮鬥、中年油膩、二胎、作業、秒變後媽、佛係。

(文/金羊網記者 孫婷婷)

許志鷗和他的小女兒在一起

【70後】歸“零”,人生下半場還長

2018年,許志鷗的關鍵詞是“零”。他把自己歸零了,開啟人生下半段。都説40歲的男人承擔著許多責任,任性的代價太大,可誰心裏不住著一個“不安分”:反正驚喜與驚嚇都見識過,後半生還長著呢。

年末,林樂路一家廣式茶樓裏,許志鷗心裏有點忐忑,兩個90後記者約採訪,選在茶樓會不會被嫌棄很土?他用承認尷尬去化解尷尬,這種方式無疑是有智慧的,整個採訪過程多了許多真性情。他掰著胖乎乎的手指,告訴我們他怎麼歸零:爬上食指後仰慕中指更高,直接邁過去很可能會摔死,必須先爬下來,歸零,再重新攀登中指這座“山峰”。

他生于1975年,來自江西井岡山山區,16歲到的廣州,説得一口流利的粵語。前面40年人生,他可以説是“奮鬥改變命運”的樣板、老家的驕傲!郵電管理局、電信局、移動、聯通,位至管理層,數不清地管理過多少號人。為什麼出來了?“錢少唄。”他笑笑説,其實是不想在體制內等看得見的未來。有點文“青”范兒。

70後是理性的一代。按照許志鷗人生的“80年規劃”,20年求學、20年上岸、20年下海、20年教書,人到不惑之年,“下海”也正當時嘛。

下海花了很大勇氣,在體制內太幸福了,他坦言,比2/3的人好,有些人奮鬥三輩子未必能趕上,他忍不住地要感謝廣州對他的“優待”。2016年12月27日作別體制內。這是一個是個人都發著創業夢的時代。2017年,他和朋友創業,成立公司,用情懷表達對工業文創的眷顧。2018年10月,他退出公司,開始“賦閒”,也算見證人生又一次上上下下。

創業時,他的微信簽名是曾國藩的“過往不忘,當下不雜,未來不迎”,那時思緒太多,腦子太忙,做著A事件情不自禁考慮到B事件。這是他給自己的勸勉,結果……沒有用。如今他的微信簽名是“吃飯。喝茶。砍柴。聊天。”出自一個佛教故事“禪宗公案”,大概就是吃飯時安心吃飯,不想著喝茶,他做到了。

他喜歡跟你談“為什麼活著”,可你始終摸不清他是“入世”還是“出世”了,可以説很遊刃有余。“努力認真地生活,獲得的所有體驗都是真實的,無論痛苦還是幸福、快樂還是難過,你看這張桌子、這塊地板都沒能感知。”

70後這一代人很有魅力。他們這一代人,踏實、勤奮、有責任感,大部分人不是為了喜歡而做事,而是為了責任,責任感很強。“有時候我們也非常‘軸’。但我們比80後、90後幸福,起碼面對房價是這樣……”

2019年,許志鷗希望自己的關鍵詞是“變”。

70後的其他關鍵詞:第二人生、裹挾、迷惘、壓不垮、穩扎穩打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60後】收獲,是一次次欣喜若狂

去年,工作37年的蔡海燕退休了。廣州科學城林語山莊的家裏,庭院清幽,春天種菜,夏天喝茶,秋天摘果子,冬天還能喂喂魚,彈琴、寫詩、書法隨意進行……退休的生活好不愜意才是,然而她實在“好動”——

退休第一年,四月爬川藏雪山,用鏡頭追逐純凈光影;六七月到爬印尼火山,戴著防毒面具,徒步2小時,跟拍當地運輸硫磺的挑山工;九十月,開著9米長的房車,橫跨加拿大與美國,朋友説她是“海外最喜派的華人攝影家”……所有的“第一次”讓人欣喜若狂。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家裏她最為喜歡的物件,藏在一個幹燥箱裏。打開箱子,全都是她的寶貝攝影器材。因為這,退休後她得到了更多熱愛。她説她2018年的關鍵詞是“收獲”。

好不容易迎來退休後第一個春節,她又突發奇想,和丈夫一起從廣州自駕到四川,走過高速,“下來吧,我們要做飯了……”帶著“廚房”旅行讓他們隨時隨地享受生活,19天之後終于達到四川南部縣的朋友家中。

今年以來,她從未停止對城市“示愛”:當一名“爬樓族”,登高遠眺,尋找最佳機位,記錄城市風光。打開一張廣州舊中軸線上木棉花開的照片,蔡海燕甚是得意,一般的攝影發燒友佔據不了拍攝這張照片的制高點。這是站在哪棟高樓拍的?她爽朗一笑,“那是不能説的哦!”她説,爬樓有很多規矩,就拿機位來説,分為“平民機位”、“權力機位”、“私密獨家機位”,而她拍攝這張照片的機位屬于後者。

蔡海燕很享受手持相機記錄風景與時光

“爬樓”不僅要鬥智鬥勇,有時候還得有朋友相助。其實一張照片拍出來,行內人查地圖還是可以知道拍攝點的,只是,能不能爬上去,就各憑本事了。

蔡海燕玩攝影十分專業,一款攝影計劃神器“巧攝”軟件被用到極致。通過這款軟件,何時在何地能拍到小蠻腰頂著月亮的照片,都可以計算出來。這哪裏只是攝影,明明是攝影+地理學+物理學!而如何將手機都能拍的“糖水片”變成作品,後期制作真正考驗人的審美與個性表達。

不僅專業,還專注。今年廣州國際燈光節彩排當晚,廣州下雨了。燈光閃爍的雨夜,蔡海燕背著器材,從晚上7時一直拍到第二天早上5時,這套燈光作品驚艷了許多同行。所謂癡迷,大概就是這樣子了。為了攝影,她還必須保證自己耳聰目明身體棒棒。

蔡海燕拍攝的魅力廣州

退休後,蔡海燕也由衷感嘆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今年國慶,她和爸爸媽媽一起住了8天,全程拍攝了父母的日常,讓平凡的生活開出花來。“生于60年代的人,是最幸福的一代,是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既得利益者。當我們出生的時候,文革快結束了,當我們十七八歲的時候,能好好上學,有好的收入,有好的工作機會。”

好時代,帶給蔡海燕活潑樂觀天性。甚至太“調皮”了,朋友送給她一幅字《靜修》,用來勉勵她靜修,她哈哈一笑:“靜修就是靜雞雞修圖。”有趣的靈魂,什麼時候都不過時,而退休,正好有更多時間施展,豈不快哉樂哉?

60後的其他關鍵詞:頓悟、退休、資源重組、克服困難、自我。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頭戴貝雷帽的張之鳴很新潮

【50後】保障,“三無”也很安心

頭戴貝雷帽、身著條紋毛衣、內搭整潔襯衫,25日中午時分,張之鳴如一位上海紳士般踱步進荔灣區嶺南街長者飯堂。只見他用社保卡刷了1元錢,點了四菜一湯,便坐下來開使吃。64歲的張之鳴告訴記者,作為一名三無老人(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無贍養人和扶養人),2018年他的生活因社會救助政策的優化變得更有保障。

原來,因前幾年突發中風,張叔的腰椎和腿腳出現問題,走路需要拄拐,但為了省點錢,張叔選擇每隔幾天就去較遠的更便宜的市場買菜,一去就要花3-4小時,一買就是好幾天的量,炒菜的時候常常發現因為存放時間過長,菜根都爛了。“就在去年年尾,我們街道開設了長者飯堂,解決了我的午餐問題,減輕我不少負擔。”一直為三餐問題發愁的張叔説。

而更好的消息在後頭,通過市級、區級、街道等資助,在2017年需要5-6元才能享受的“長者午餐”,2018年起張叔只需支付1元就可以享用。“能有這樣的福利當然很開心了,一天能省好幾元,一個月算下來數量也是可觀的,在街上看見想買的東西也不會過于囊中羞澀了。”張叔透露,省下來的錢他喜歡買買歷史書和電腦零件。“我自己組裝了一部電腦,這個時代變化太快了,我也要充值一下自己。”

頭戴貝雷帽的張之鳴很新潮

除了長者就餐補貼增加,2018年《廣州市民政局廣州市財政局關于提高最低生活保障及相關社會救助標準的通知》實施,廣州再次提高了社會救助標注,城鎮“三無人員”供養標準從1630元提高到1721元。據悉,這已經是廣州實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以來第15次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標準。“從我退休開始,我拿到的補助逐年增長,從一開始的每個月700多元到現在1700多元,感覺到國家對我們沉甸甸的愛。”

更令張叔感到欣慰的是,他定點治療的白雲山醫院近期為他研究出了治療方案,治療成功將有可能丟掉拐杖。“上次住院的時候有專家讓我走幾步看看,前兩天醫院給我打電話説已經研究出了治療方案,讓我盡快辦理住院,如果順利的話,也許我就可以丟掉拐杖,行走自如了!”張叔表示,住院並不會讓他感到孤獨,“街道社工時不時都會來問候我,幫助我更加輕松面對治療,而且治療費用也無需我承擔。”

“對于我來説,2018年是有保障的一年,雖然我是一名三無老人,但我還有黨、政府、街道、社工的關心與關愛,這我感到很安心。”

50後的其他關鍵詞:養老、接軌新科技、帶孫、老漂、保健。

(文/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