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45年,72歲老人“臨終”前醒悟找回家人

來源:金羊網 作者:溫建敏 發表時間:2018-12-26 23:11

“怕死在自己車上”出租車拒載,志願者背起垂危老人去醫院

志願者與鄭茂富老人的家人合影。

金羊網訊 記者溫建敏 實習生 韓羽柔、劉婷婷報道:12月26日晚上十點,廣州火車站一輛列車緩緩啟動,72歲的鄭茂富望著窗外這座接納他流浪數十年的城市。

他即將回到闊別45年的老家:山東滕州。

45年前,因為家庭瑣事他一氣之下出走,拋下妻子和幾歲大的三個兒女,沒想到卻再也回不去了。從一開始的負氣,到後來“沒臉回去”,再後來成了“執念”,任何人一問他具體的家鄉就“翻臉”。如果不是最近一場讓他認為到生命終點的一場大病,如果不是碰上毅然背起他送往醫院的志願者,讓他封閉多年的心扉打開,他依然是流浪在廣州火車站周邊的怪老頭“老山東”。

在志願者的幫助下,他的病情得到了及時的救助,他的兒子侄子專程趕來接他,更好的消息是:獨自帶大兩兒一女的妻子始終未再嫁,一直等著他的回來。


志願者探望老人。

“老山東”,你的家人在哪裏?

“誰認識這位老人?他在廣州流浪很久了,身體狀況很不好,目前已被送往醫院進行救治,至今沒有聯係到家人。”12月22日,山東棗莊日報所屬的新媒體“棗莊頭條”、“騰州圈”等平臺發布了一條特殊尋親新聞。

棗莊日報新媒體編輯部是接到了廣州一名志願者打來的求助電話,經核實後才發布的。據志願者介紹,老人自稱叫鄭茂富,家住棗莊所屬的滕州市大塢鎮大劉莊西村,今年已經七十多歲。記者聯係到了滕州市大塢鎮派出所,據派出所工作人員介紹,現在已經確定大劉莊西村有一位名叫鄭茂富的老人,但沒有聯係到其親屬。

在志願者發來的視頻裏,可以看到正在吸氧的老人看起狀況很不好,意識很清醒,稱自己是1972年出走的(家人核實稱是1973年),但堅持説自己才離開家裏兩年,現在是1974年。

這段尋親新聞隨後在當地的微信朋友圈等平臺轉發。

12月23日,在上海一建築工地打工的鄭明突然接到家人消息,“老爺子找到了!”

45歲的鄭明,正是鄭茂富的小兒子。“上一次見到父親,還是我很小的時候,具體幾歲,我自己也不記得了,只是知道,父親和母親爭吵以後父親就再也沒有回家,這一走,就45年。”

鄭茂富老人。

不願接受救助的怪老頭

早在2016年,志願者們就認識了鄭茂富老人,當時,鄭茂富老人還在廣州火車站一帶拾荒,晚上也住在火車站附近的地鐵口,直到最近,老人到了越秀區一德路附近拾荒。

“之前我們給這些露宿者買了折疊凳,讓鄭茂富老人代為保管,每次我們去他都拿出凳子給我們坐,”志願者陳仲文説,“但是問到老人是山東哪裏的,老人就不願意回答,多問幾句老人還會發火,大家都叫他‘老山東’”。 

陳仲文稱,近兩個星期,廣州突然降溫了,老人在街頭淋了雨挨了凍,本來老人身體素質就差,生病還不吃藥,就抵抗不住了。

“我們志願者以及政府救助站的工作人員經常勸老人去救助站,但是老人就是不肯”,陳仲文説,老人平時脾氣較犟,而且性格內向,平時話少,從來不主動跟別人説話。“但是由于我們志願者和尚大哥與他平日裏接觸較多,而且認識較早,他還比較聽我們的話。”

志願者背起流浪老人上醫院。

的士不願拉的“垂死老人”,志願者一把背起

志願者口中的尚大哥叫尚丙輝,12月20日晚,也就是在尚丙輝和一批志願者的勸説下,鄭茂富老人答應去醫院接受治療。

“當晚看到老人情況很差,像是快要‘走’了的樣子,害怕老人出事情,于是立即在路邊攔的士送老人去醫院”,尚丙輝稱,“但是的士司機看到老人的樣子,擔心引起麻煩而拒載,攔了好幾輛都沒成功。”

“當時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顧不上老人身上又臟又臭的氣味,背起就往醫院跑,但是老人在我背上一直往下滑,而且喘氣聲音非常大,擔心老人出現什麼問題,我又趕緊撥打了120救護車。”53歲的尚丙輝回憶那天晚上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到了醫院,志願者為老人交了治療費和住院押金。

經過檢查,醫生説老人可能長期饑一頓飽一頓,身體狀況較差,診斷為“肺炎加上胸腔積水”。

老人的家人為廣州志願者送錦旗。

“如果不是以為自己臨終了,他還不願説出家裏地址”

尚丙輝自認為自己是鄭茂富老人比較信得過的人,連續兩年給老人送衣服送食物,但老人仍然一直拒絕告訴志願者他家鄉的情況。

尚丙輝長期接觸這樣的流浪人員,“他們不願回家,大部分人一開始是負氣,到後來是覺得沒臉回去,其實很多人是很想家的,怎麼會不想家呢?”

“這次生病住院,也許是因為病得很重,老人覺得生命快到終點了,也許是我們志願者把他背去醫院感動了他,他終于向我講出了自己家裏的地址。”尚丙輝説。

志願者們立即開始聯係老人家人,經過多方努力,都聯係不上,尚丙輝突然想到可以借助媒體的力量,于是22號開始,志願者們在老人家鄉媒體發布老人危在旦夕的消息,期望可以聯係到老人的家人。

幸運的是,老人的家人23號就在媒體上看到了老人的信息,“我們看著媒體上老人的樣子和我們印象中的樣子有點像,名字地址也對得上,而且我們這個莊只有幾個姓鄭的,我們就確定了這個老人就是我們走失的家人,于是立馬聯係了媒體,並且給老人的小兒子打了電話”。鄭茂富老人的鄰居説。

小兒子45年來第一次為父親喂粥

45年,家人仍在等著他回來

12月25日下午,鄭明從上海坐高鐵趕到廣州。見面之時,他父親在病房裏輸液,意識恢復清醒,病情也趨于穩定。

同日下午,鄭明在老家的堂哥鄭強、鄰居家的大哥也趕來廣州,“一方面,老爺子身體狀況不好,我一個人攙他回家也有點不方便,另一方面,老爺子走的時候我太小了,還不記事。”鄭明説。

據了解,老人共有三位子女,大女兒今年50歲,早已出嫁,現在有兩個女兒,大兒子48歲,在淄博從事建築相關的工作,育有一兒一女。老人負氣出走時小兒子鄭明才出生,今年也已經45歲,目前在上海從事建築行業的工作。鄭明説,母親比父親小兩歲,今年70了,自老人走後沒有再嫁,獨自撫養大了三個兒女。

12月26日上午10時,鄭明為父親辦理了出院手續,並買了晚上十點多的火車票回家,第二天早上9點多就能到家。

“他老伴知道他回去,家人對他態度很好,已經安排兩個侄子到火車站接車,回去以後馬上住院治療。”鄭茂富的侄子鄭強説。

臨走時,一家人對前來幫助廣州志願者表達深深的謝意。老人這次住院的4900元治療費全部由尚丙輝等志願者團隊支付,還專門為老人購買了一輛手推輪椅和嶄新的冬衣。

“如果不是廣州的志願者,我這一輩子可能都見不到父親了。”鄭明説。

(根據當事人意願,鄭明為化名)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流浪45年,72歲老人“臨終”前醒悟找回家人
金羊網  作者:溫建敏  2018-12-26

“怕死在自己車上”出租車拒載,志願者背起垂危老人去醫院

志願者與鄭茂富老人的家人合影。

金羊網訊 記者溫建敏 實習生 韓羽柔、劉婷婷報道:12月26日晚上十點,廣州火車站一輛列車緩緩啟動,72歲的鄭茂富望著窗外這座接納他流浪數十年的城市。

他即將回到闊別45年的老家:山東滕州。

45年前,因為家庭瑣事他一氣之下出走,拋下妻子和幾歲大的三個兒女,沒想到卻再也回不去了。從一開始的負氣,到後來“沒臉回去”,再後來成了“執念”,任何人一問他具體的家鄉就“翻臉”。如果不是最近一場讓他認為到生命終點的一場大病,如果不是碰上毅然背起他送往醫院的志願者,讓他封閉多年的心扉打開,他依然是流浪在廣州火車站周邊的怪老頭“老山東”。

在志願者的幫助下,他的病情得到了及時的救助,他的兒子侄子專程趕來接他,更好的消息是:獨自帶大兩兒一女的妻子始終未再嫁,一直等著他的回來。


志願者探望老人。

“老山東”,你的家人在哪裏?

“誰認識這位老人?他在廣州流浪很久了,身體狀況很不好,目前已被送往醫院進行救治,至今沒有聯係到家人。”12月22日,山東棗莊日報所屬的新媒體“棗莊頭條”、“騰州圈”等平臺發布了一條特殊尋親新聞。

棗莊日報新媒體編輯部是接到了廣州一名志願者打來的求助電話,經核實後才發布的。據志願者介紹,老人自稱叫鄭茂富,家住棗莊所屬的滕州市大塢鎮大劉莊西村,今年已經七十多歲。記者聯係到了滕州市大塢鎮派出所,據派出所工作人員介紹,現在已經確定大劉莊西村有一位名叫鄭茂富的老人,但沒有聯係到其親屬。

在志願者發來的視頻裏,可以看到正在吸氧的老人看起狀況很不好,意識很清醒,稱自己是1972年出走的(家人核實稱是1973年),但堅持説自己才離開家裏兩年,現在是1974年。

這段尋親新聞隨後在當地的微信朋友圈等平臺轉發。

12月23日,在上海一建築工地打工的鄭明突然接到家人消息,“老爺子找到了!”

45歲的鄭明,正是鄭茂富的小兒子。“上一次見到父親,還是我很小的時候,具體幾歲,我自己也不記得了,只是知道,父親和母親爭吵以後父親就再也沒有回家,這一走,就45年。”

鄭茂富老人。

不願接受救助的怪老頭

早在2016年,志願者們就認識了鄭茂富老人,當時,鄭茂富老人還在廣州火車站一帶拾荒,晚上也住在火車站附近的地鐵口,直到最近,老人到了越秀區一德路附近拾荒。

“之前我們給這些露宿者買了折疊凳,讓鄭茂富老人代為保管,每次我們去他都拿出凳子給我們坐,”志願者陳仲文説,“但是問到老人是山東哪裏的,老人就不願意回答,多問幾句老人還會發火,大家都叫他‘老山東’”。 

陳仲文稱,近兩個星期,廣州突然降溫了,老人在街頭淋了雨挨了凍,本來老人身體素質就差,生病還不吃藥,就抵抗不住了。

“我們志願者以及政府救助站的工作人員經常勸老人去救助站,但是老人就是不肯”,陳仲文説,老人平時脾氣較犟,而且性格內向,平時話少,從來不主動跟別人説話。“但是由于我們志願者和尚大哥與他平日裏接觸較多,而且認識較早,他還比較聽我們的話。”

志願者背起流浪老人上醫院。

的士不願拉的“垂死老人”,志願者一把背起

志願者口中的尚大哥叫尚丙輝,12月20日晚,也就是在尚丙輝和一批志願者的勸説下,鄭茂富老人答應去醫院接受治療。

“當晚看到老人情況很差,像是快要‘走’了的樣子,害怕老人出事情,于是立即在路邊攔的士送老人去醫院”,尚丙輝稱,“但是的士司機看到老人的樣子,擔心引起麻煩而拒載,攔了好幾輛都沒成功。”

“當時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顧不上老人身上又臟又臭的氣味,背起就往醫院跑,但是老人在我背上一直往下滑,而且喘氣聲音非常大,擔心老人出現什麼問題,我又趕緊撥打了120救護車。”53歲的尚丙輝回憶那天晚上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到了醫院,志願者為老人交了治療費和住院押金。

經過檢查,醫生説老人可能長期饑一頓飽一頓,身體狀況較差,診斷為“肺炎加上胸腔積水”。

老人的家人為廣州志願者送錦旗。

“如果不是以為自己臨終了,他還不願説出家裏地址”

尚丙輝自認為自己是鄭茂富老人比較信得過的人,連續兩年給老人送衣服送食物,但老人仍然一直拒絕告訴志願者他家鄉的情況。

尚丙輝長期接觸這樣的流浪人員,“他們不願回家,大部分人一開始是負氣,到後來是覺得沒臉回去,其實很多人是很想家的,怎麼會不想家呢?”

“這次生病住院,也許是因為病得很重,老人覺得生命快到終點了,也許是我們志願者把他背去醫院感動了他,他終于向我講出了自己家裏的地址。”尚丙輝説。

志願者們立即開始聯係老人家人,經過多方努力,都聯係不上,尚丙輝突然想到可以借助媒體的力量,于是22號開始,志願者們在老人家鄉媒體發布老人危在旦夕的消息,期望可以聯係到老人的家人。

幸運的是,老人的家人23號就在媒體上看到了老人的信息,“我們看著媒體上老人的樣子和我們印象中的樣子有點像,名字地址也對得上,而且我們這個莊只有幾個姓鄭的,我們就確定了這個老人就是我們走失的家人,于是立馬聯係了媒體,並且給老人的小兒子打了電話”。鄭茂富老人的鄰居説。

小兒子45年來第一次為父親喂粥

45年,家人仍在等著他回來

12月25日下午,鄭明從上海坐高鐵趕到廣州。見面之時,他父親在病房裏輸液,意識恢復清醒,病情也趨于穩定。

同日下午,鄭明在老家的堂哥鄭強、鄰居家的大哥也趕來廣州,“一方面,老爺子身體狀況不好,我一個人攙他回家也有點不方便,另一方面,老爺子走的時候我太小了,還不記事。”鄭明説。

據了解,老人共有三位子女,大女兒今年50歲,早已出嫁,現在有兩個女兒,大兒子48歲,在淄博從事建築相關的工作,育有一兒一女。老人負氣出走時小兒子鄭明才出生,今年也已經45歲,目前在上海從事建築行業的工作。鄭明説,母親比父親小兩歲,今年70了,自老人走後沒有再嫁,獨自撫養大了三個兒女。

12月26日上午10時,鄭明為父親辦理了出院手續,並買了晚上十點多的火車票回家,第二天早上9點多就能到家。

“他老伴知道他回去,家人對他態度很好,已經安排兩個侄子到火車站接車,回去以後馬上住院治療。”鄭茂富的侄子鄭強説。

臨走時,一家人對前來幫助廣州志願者表達深深的謝意。老人這次住院的4900元治療費全部由尚丙輝等志願者團隊支付,還專門為老人購買了一輛手推輪椅和嶄新的冬衣。

“如果不是廣州的志願者,我這一輩子可能都見不到父親了。”鄭明説。

(根據當事人意願,鄭明為化名)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