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牌指標給親友使用上牌 出車禍撞傷他人同樣擔責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發表時間:2018-12-16 08:37

把自己的車牌指標給親戚好友使用,會不會有風險?廣州市花都區一名女子正是這樣做了,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阿平(以下均為化名)無機動車駕駛證,2017年9月23日,他駕駛粵D牌小轎車搭載侄子阿柱沿廣州花都區金獅大道行駛,到了團結路左轉彎時與李某的私家車相撞,之後再與騎自行車的張某碰撞,造成張某受傷、車輛不同程度損壞的交通事故。交警認定阿平承擔事故全部責任,李某、張某不承擔事故責任。

阿柱和小梅是兄妹關係,阿平、阿柱、小梅三人確認粵D牌小轎車由阿平、阿柱共同出資購買。因阿平、阿柱沒有機動車號牌的指標,故將肇事車輛登記在有機動車號牌指標的小梅名下。

該小轎車在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險。在車禍中受傷的張某把阿平、小梅、保險公司作為被告,把阿柱作為第三人告上法庭,請求賠償。

本案中的焦點問題在于:司機無證駕駛,保險公司要不要賠?用自己的車牌指標給他人上牌,出車禍後車牌指標所有者要不要承擔責任?

經審理,由于肇事司機阿平無證駕駛,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規定,對于受害人的損失,保險公司僅在交強險醫療費用和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承擔墊付責任,由于無證駕駛屬于法律法規禁止性的情形,為此可免除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的賠償責任。

地點: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

結果:花都法院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向張某墊付114266.36元,保險公司免除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的賠償責任;由阿平向張某賠償348312.25元,小梅承擔40%補充清償責任,阿柱承擔40%補充清償責任。一審判決後,小梅提起上訴,廣州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依據:判斷車輛指標所有者小梅是否承擔責任,關鍵要看她對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過錯。對于車輛是如何交給阿平進行駕駛的、車輛平時由誰支配管理、車輛由誰購買等,三人陳述存在諸多矛盾之處。若小梅作為車主將車輛交給阿平使用,她當然應對阿平無證駕駛並發生事故承擔責任。如果是借用車牌指標,小梅放任無駕駛資格的阿平用其名義買車並駕駛車輛發生事故,她對該案事故的發生仍然具有過錯。

(何生廷 寧宇 梁安儀)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車牌指標給親友使用上牌 出車禍撞傷他人同樣擔責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2018-12-16

把自己的車牌指標給親戚好友使用,會不會有風險?廣州市花都區一名女子正是這樣做了,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阿平(以下均為化名)無機動車駕駛證,2017年9月23日,他駕駛粵D牌小轎車搭載侄子阿柱沿廣州花都區金獅大道行駛,到了團結路左轉彎時與李某的私家車相撞,之後再與騎自行車的張某碰撞,造成張某受傷、車輛不同程度損壞的交通事故。交警認定阿平承擔事故全部責任,李某、張某不承擔事故責任。

阿柱和小梅是兄妹關係,阿平、阿柱、小梅三人確認粵D牌小轎車由阿平、阿柱共同出資購買。因阿平、阿柱沒有機動車號牌的指標,故將肇事車輛登記在有機動車號牌指標的小梅名下。

該小轎車在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險。在車禍中受傷的張某把阿平、小梅、保險公司作為被告,把阿柱作為第三人告上法庭,請求賠償。

本案中的焦點問題在于:司機無證駕駛,保險公司要不要賠?用自己的車牌指標給他人上牌,出車禍後車牌指標所有者要不要承擔責任?

經審理,由于肇事司機阿平無證駕駛,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規定,對于受害人的損失,保險公司僅在交強險醫療費用和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承擔墊付責任,由于無證駕駛屬于法律法規禁止性的情形,為此可免除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的賠償責任。

地點: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

結果:花都法院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向張某墊付114266.36元,保險公司免除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的賠償責任;由阿平向張某賠償348312.25元,小梅承擔40%補充清償責任,阿柱承擔40%補充清償責任。一審判決後,小梅提起上訴,廣州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依據:判斷車輛指標所有者小梅是否承擔責任,關鍵要看她對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過錯。對于車輛是如何交給阿平進行駕駛的、車輛平時由誰支配管理、車輛由誰購買等,三人陳述存在諸多矛盾之處。若小梅作為車主將車輛交給阿平使用,她當然應對阿平無證駕駛並發生事故承擔責任。如果是借用車牌指標,小梅放任無駕駛資格的阿平用其名義買車並駕駛車輛發生事故,她對該案事故的發生仍然具有過錯。

(何生廷 寧宇 梁安儀)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