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人民陪審員的那些事兒:多數候選人隨機抽選産生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朱清海 李應華 發表時間:2018-12-10 06:09

■圖/廖木興

■關注人民陪審員

在很多影視劇中,坐在法庭審判席上的除了身穿制服的法官,還有一些身穿便裝的人,他們就是陪審員,常被稱為“不穿法袍的法官”。不過,陪審員在許多廣州市民的心目中還是帶著神秘色彩。陪審員是由什麼人擔任的?他們的工作內容是做什麼?近日,廣州市選任新一批人民陪審員,新快報記者走訪了其中部分陪審員,聽他們講在法庭上的真實故事。他們當中,有的人此前從事的是與法律無關的工作,有的人平時與別人聊天最不喜歡聽到“打官司”“上法院”之類的話。

■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李應華 通訊員 陳堅文 周 博

●故事1

能調解就調解 講究“以和為貴”

在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前,何女士曾是“羊城少年法庭之友”的一員。和陪審員一樣,這也是一份以人民法院審判工作為中心的工作。“主要做基層調查,走街串巷,上門走訪社區問題青少年家庭,把情況反饋給經辦法官,提出個人建議,幫助未成年人成長避免不好的影響。”何女士説。

從2010年開始,何女士加入了海珠區的陪審員隊伍。在她家裏,還保留著當時由海珠區人大常委會頒發的“任命書”。2015年,她連任陪審員至今。作為一名資深陪審員,她主要參與海珠區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的案件審理工作。

何女士告訴新快報記者,在法庭上會出現“許多想象不到的奇奇怪怪的事”。在她參審的民事案件中,涉及離婚、繼承的案子較多,也是雙方當事人爭議最大、對抗情緒比較激烈的案件類型。她問過一名被告為什麼離婚,得到的回答是“曾經愛得入心,現在恨得入骨”。往往,法官和陪審員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把當事雙方的怨氣降到最低。

有時候,她也會被抽中參與一些刑事案件的審理,有一個詐騙案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説,該案持續審了數日,“被告很狡猾,不過法官非常耐心,最終讓嫌疑人心服口服”。法官一方面指出被告人辯解理由的漏洞,另一方面也對被告人開展教育説理工作,讓被告人認識自身行為的錯誤。這一幕讓她很受啟發,“法官有嚴厲的一面,同時也有一顆仁慈的心”。

“都是一個爹媽生的,能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作為本案的陪審員,阿姨給你們提個建議,供你們雙方參考……”何女士説,在一些繼承糾紛的調解現場,她會以此提出建議,“以和為貴,能調則調”。每調解成功一個案子,都感覺“挺有成就感”。回到家,她會高興地和家人分享,“晚上睡覺都睡得舒服”。她告訴新快報記者,她很樂意在法庭外傾聽大家的心事,“最不願意聽人説‘打官司’‘上法院’之類的話” 。

●故事2

前同事成被告,陪審員主動回避

“以前,我在企業做過與法律相關的工作,所以對這份工作(陪審員)很感興趣。”2015年,已經退休的孫先生聽朋友説海珠區要招一批陪審員,就毛遂自薦報名了。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對于陪審員做什麼,其實我也不太懂”,到現在為止,他三年參加庭審超過了150次,對于陪審員職權及工作的感悟也由淺入深,“與原來的認識有很大區別”。

在筆記中,他詳細記錄了2016年參加陪審員業務培訓班的過程和學習內容。其中,他記下了人民陪審員制度的一些相關內容:“擴大司法民主”“司法公正有重大意義”,筆記中還記錄了這一制度的“主要特點”,如“來源廣泛性”“選任工作的權威性”“參加審理的隨機性”等。他説,每一批新入職的陪審員,上崗前都會集中進行嚴格、規范又有針對性的培訓。

“審判長坐中間,陪審員坐在審判長的左右。”孫先生説,一般是由一名法官和兩名陪審員組成審判人員,不過有時也會出現兩名法官和一名陪審員的情況。“開庭時,法官都會徵求被告人的意見,對審判人員有沒有意見,是否要求回避”。有一次,他發現被告是他以前的同事,就主動提出了回避。在法院工作人員的協調下,他和另一位陪審員互換了案子。

孫先生談到收獲時説,身為一名人民陪審員,“感覺離開工作單位退休了,就倣佛離開了社會”,他想繼續關注、進一步了解社會並參與其中,“怎樣能做到與社會同步,陪審員是一個重要的窗口和平臺,對我來説,最關鍵的就是這一點”。

方先生也是退休後,于2014年成為海珠區的一名人民陪審員,“經常看電視和報紙上的新聞,看到招聘陪審員的消息,那時就試著報名了。”此前,他在企業從事技術工作,也做過管理工作,但工作內容與法律一直沒什麼關係。

當上陪審員後,他改變了對法官和陪審員的看法。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在法庭上他坐在法官身邊,才發現法官不像大家想的那般輕松。以前“以為法官高高在上”,現在才知道“法官的工作量相當大,不是想怎麼判就怎麼判,一切按照法律的規定處理”。

作為海珠區人民法院刑庭的一名陪審員,他回憶曾參審的一宗案件:面對該案的20多名被告人,法官不僅一一認出,而且對每個人的案情都了如指掌。“責任心很強,專業水平很高。”他説,這個案件連續審了8天,是他參審時間最長的一個案子。

在庭上參審期間,方先生常會根據“法外的社會常識”作出判斷,然後提供給法官作為參考。他回憶説,在一起刑事案件中,曾有一名被告人被指控犯“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但其只承認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堅稱自己沒有制造,“但是被告又沒法提供自己購買假冒注冊商標標識的證據”。在合議的時候,方先生發表了個人意見:“制造(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必須有鋼模”,然而,從被告人小工廠搜集到的物證裏沒發現鋼模和生産設備。他認為,“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很可能是他自己買回來的”。最後,合議庭結合案件證據情況採納了他的意見,被告人被以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定罪量刑。

●故事3

印象最深的是被告戴手銬上法庭

2014年,秋明經單位推薦成為番禺區的一名人民陪審員,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因為讀書時學的是法律專業,雖然目前從事的工作與法律無關,看到選任通告時還是對這項工作産生了興趣,便填寫了相關的報名信息,提交資料供審核。

在秋明正式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前,區法院統一對包括他在內的“未來人民陪審員”進行過幾次培訓,內容包括庭上禮儀、要遵守的紀律等。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後,他會收到手機短信通知,裏邊列出案件類型、開庭的時間和地點,他只需要回復短信,説明希望參與哪一件案件審理,法院就會登記下來。

秋明介紹,在開庭前,人民陪審員可以閱讀案件的相關資料,並且與法官討論,學習在庭上如何提問以及如何理解案件,不過在庭上,人民陪審員是不可以和法官討論的。

秋明當上人民陪審員已經4年了,他印象最深的還是參加刑事案的審理。“被告人都是戴著手銬腳鐐,被法警押進來的。“他告訴新快報記者,這也是對人民陪審員一次普法的過程。

他建議,法院在培訓時可以加入一些涉及實際操作方面的介紹,避免人民陪審員“陪而不審”,“不是所有人都具備法律方面的專業知識。”秋明解釋,如果在庭上提問不當,或者在尚未可以提問的時候就提問,會讓當事人和律師覺得不專業。

1  2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揭秘人民陪審員的那些事兒:多數候選人隨機抽選産生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朱清海 李應華  2018-12-10

■圖/廖木興

■關注人民陪審員

在很多影視劇中,坐在法庭審判席上的除了身穿制服的法官,還有一些身穿便裝的人,他們就是陪審員,常被稱為“不穿法袍的法官”。不過,陪審員在許多廣州市民的心目中還是帶著神秘色彩。陪審員是由什麼人擔任的?他們的工作內容是做什麼?近日,廣州市選任新一批人民陪審員,新快報記者走訪了其中部分陪審員,聽他們講在法庭上的真實故事。他們當中,有的人此前從事的是與法律無關的工作,有的人平時與別人聊天最不喜歡聽到“打官司”“上法院”之類的話。

■新快報記者 朱清海 李應華 通訊員 陳堅文 周 博

●故事1

能調解就調解 講究“以和為貴”

在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前,何女士曾是“羊城少年法庭之友”的一員。和陪審員一樣,這也是一份以人民法院審判工作為中心的工作。“主要做基層調查,走街串巷,上門走訪社區問題青少年家庭,把情況反饋給經辦法官,提出個人建議,幫助未成年人成長避免不好的影響。”何女士説。

從2010年開始,何女士加入了海珠區的陪審員隊伍。在她家裏,還保留著當時由海珠區人大常委會頒發的“任命書”。2015年,她連任陪審員至今。作為一名資深陪審員,她主要參與海珠區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的案件審理工作。

何女士告訴新快報記者,在法庭上會出現“許多想象不到的奇奇怪怪的事”。在她參審的民事案件中,涉及離婚、繼承的案子較多,也是雙方當事人爭議最大、對抗情緒比較激烈的案件類型。她問過一名被告為什麼離婚,得到的回答是“曾經愛得入心,現在恨得入骨”。往往,法官和陪審員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把當事雙方的怨氣降到最低。

有時候,她也會被抽中參與一些刑事案件的審理,有一個詐騙案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説,該案持續審了數日,“被告很狡猾,不過法官非常耐心,最終讓嫌疑人心服口服”。法官一方面指出被告人辯解理由的漏洞,另一方面也對被告人開展教育説理工作,讓被告人認識自身行為的錯誤。這一幕讓她很受啟發,“法官有嚴厲的一面,同時也有一顆仁慈的心”。

“都是一個爹媽生的,能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作為本案的陪審員,阿姨給你們提個建議,供你們雙方參考……”何女士説,在一些繼承糾紛的調解現場,她會以此提出建議,“以和為貴,能調則調”。每調解成功一個案子,都感覺“挺有成就感”。回到家,她會高興地和家人分享,“晚上睡覺都睡得舒服”。她告訴新快報記者,她很樂意在法庭外傾聽大家的心事,“最不願意聽人説‘打官司’‘上法院’之類的話” 。

●故事2

前同事成被告,陪審員主動回避

“以前,我在企業做過與法律相關的工作,所以對這份工作(陪審員)很感興趣。”2015年,已經退休的孫先生聽朋友説海珠區要招一批陪審員,就毛遂自薦報名了。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對于陪審員做什麼,其實我也不太懂”,到現在為止,他三年參加庭審超過了150次,對于陪審員職權及工作的感悟也由淺入深,“與原來的認識有很大區別”。

在筆記中,他詳細記錄了2016年參加陪審員業務培訓班的過程和學習內容。其中,他記下了人民陪審員制度的一些相關內容:“擴大司法民主”“司法公正有重大意義”,筆記中還記錄了這一制度的“主要特點”,如“來源廣泛性”“選任工作的權威性”“參加審理的隨機性”等。他説,每一批新入職的陪審員,上崗前都會集中進行嚴格、規范又有針對性的培訓。

“審判長坐中間,陪審員坐在審判長的左右。”孫先生説,一般是由一名法官和兩名陪審員組成審判人員,不過有時也會出現兩名法官和一名陪審員的情況。“開庭時,法官都會徵求被告人的意見,對審判人員有沒有意見,是否要求回避”。有一次,他發現被告是他以前的同事,就主動提出了回避。在法院工作人員的協調下,他和另一位陪審員互換了案子。

孫先生談到收獲時説,身為一名人民陪審員,“感覺離開工作單位退休了,就倣佛離開了社會”,他想繼續關注、進一步了解社會並參與其中,“怎樣能做到與社會同步,陪審員是一個重要的窗口和平臺,對我來説,最關鍵的就是這一點”。

方先生也是退休後,于2014年成為海珠區的一名人民陪審員,“經常看電視和報紙上的新聞,看到招聘陪審員的消息,那時就試著報名了。”此前,他在企業從事技術工作,也做過管理工作,但工作內容與法律一直沒什麼關係。

當上陪審員後,他改變了對法官和陪審員的看法。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在法庭上他坐在法官身邊,才發現法官不像大家想的那般輕松。以前“以為法官高高在上”,現在才知道“法官的工作量相當大,不是想怎麼判就怎麼判,一切按照法律的規定處理”。

作為海珠區人民法院刑庭的一名陪審員,他回憶曾參審的一宗案件:面對該案的20多名被告人,法官不僅一一認出,而且對每個人的案情都了如指掌。“責任心很強,專業水平很高。”他説,這個案件連續審了8天,是他參審時間最長的一個案子。

在庭上參審期間,方先生常會根據“法外的社會常識”作出判斷,然後提供給法官作為參考。他回憶説,在一起刑事案件中,曾有一名被告人被指控犯“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但其只承認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堅稱自己沒有制造,“但是被告又沒法提供自己購買假冒注冊商標標識的證據”。在合議的時候,方先生發表了個人意見:“制造(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必須有鋼模”,然而,從被告人小工廠搜集到的物證裏沒發現鋼模和生産設備。他認為,“假冒注冊商標標識很可能是他自己買回來的”。最後,合議庭結合案件證據情況採納了他的意見,被告人被以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定罪量刑。

●故事3

印象最深的是被告戴手銬上法庭

2014年,秋明經單位推薦成為番禺區的一名人民陪審員,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因為讀書時學的是法律專業,雖然目前從事的工作與法律無關,看到選任通告時還是對這項工作産生了興趣,便填寫了相關的報名信息,提交資料供審核。

在秋明正式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前,區法院統一對包括他在內的“未來人民陪審員”進行過幾次培訓,內容包括庭上禮儀、要遵守的紀律等。成為人民陪審員之後,他會收到手機短信通知,裏邊列出案件類型、開庭的時間和地點,他只需要回復短信,説明希望參與哪一件案件審理,法院就會登記下來。

秋明介紹,在開庭前,人民陪審員可以閱讀案件的相關資料,並且與法官討論,學習在庭上如何提問以及如何理解案件,不過在庭上,人民陪審員是不可以和法官討論的。

秋明當上人民陪審員已經4年了,他印象最深的還是參加刑事案的審理。“被告人都是戴著手銬腳鐐,被法警押進來的。“他告訴新快報記者,這也是對人民陪審員一次普法的過程。

他建議,法院在培訓時可以加入一些涉及實際操作方面的介紹,避免人民陪審員“陪而不審”,“不是所有人都具備法律方面的專業知識。”秋明解釋,如果在庭上提問不當,或者在尚未可以提問的時候就提問,會讓當事人和律師覺得不專業。

1  2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