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瞎!“王者榮耀”90後主播擅自跳槽被判支付違約金4900萬!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8-11-22 17:25

金羊網 記者董柳報道:天價“轉會費”常發生在娛樂影星、體育大腕身上。然而,遊戲主播行業也上演了類似的高價“轉會”成本。

日前,知名網遊主播“嗨氏”(原名江海濤)擅自跳槽後,被前東家告了。記者今天(11月22日)了解到,經廣州市番禺區法院一審、廣州市中院二審,江海濤本月中旬終審被判要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

主播簽約後終成“王者榮耀第一人”

江海濤網名“嗨氏”,是名“90後”網遊主播。2017年1月,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為甲方、以下簡稱“虎牙公司”)、江海濤(作為乙方)與另一家作為丙方的公司簽訂了《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協議約定:江海濤利用虎牙公司提供的直播分享技術服務和平臺,進行直播分享、互動活動、接受用戶贈送的禮物等,虎牙公司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用;江海濤將虎牙直播平臺作為網絡直播及解説的獨家、唯一合作平臺,丙方同意代虎牙公司向江海濤發放合作費用。

合同還約定了排他條款:江海濤承諾在合作期內,不得在與虎牙公司存在或可能存在競爭關係的現有及未來的網絡直播平臺及移動端應用程序(包括但不限于鬥魚直播等平臺)以任何形式進行或參與直播,包括任職、兼職、挂職或免費直播。合同違約責任還約定,為維護江海濤良好形象、提高其知名度,虎牙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因此,若江海濤未經虎牙公司同意擅自終止本協議或其在虎牙公司以外的其他網絡平臺進行直播及解説,則構成重大違約,虎牙公司有權收回江海濤已獲得的所有收益,並要求賠償2400萬元人民幣或其在虎牙平臺已獲取的所有收益的5倍(以較高者為準)作為違約金,並賠償由此給虎牙公司造成的全部損失。

合同約定合作期從2017年2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協議期滿後,江海濤與其他第三方合作的,應在與第三方正式簽署合同的15天前,將與第三方的合作條件書面告知虎牙公司,虎牙公司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續約權。

相關證據表明,江海濤自加入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其粉絲量和影響力大為攀升,“從小主播逐步發展成為王者榮耀品類遊戲人氣排名第一的網絡主播”,被稱為“王者榮耀第一人”,在網絡遊戲直播當中擁有極高知名度,其新浪微博關注度達到500萬人。

合同期滿沒告訴老東家便“跳槽”被訴

法院查明,自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為提升江海濤直播人氣,花費大量成本,將虎牙直播平臺最優質的推廣資源優先提供給江海濤,為其安排承接各種外部商演活動,包括與王俊凱、張一山等知名演藝人員合作,參加浙江衛視大型綜藝節目《高能少年團》,並在國內多家知名視頻平臺播出節目,參演《薛定諤的貓》網絡劇等。

然而,根據虎牙公司提供的江海濤新浪微博截圖及公證書顯示,自2017年8月27日起,江海濤未經虎牙公司同意,開始在與虎牙公司具有直接競爭關係的鬥魚直播平臺進行直播,首播開播前人氣值就已超過190萬。

虎牙公司表示,上述行為造成虎牙公司經營的虎牙直播平臺大量活躍用戶流失。虎牙公司還提供了第三方公司制作的評估報告,用以證明江海濤違約給虎牙直播平臺造成的用戶流失的商業價值損失約為人民幣1.1783億元。虎牙公司還提供了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擬證實自江海濤在鬥魚直播平臺開播以來,虎牙直播平臺的日活躍用戶量顯著下降。

虎牙公司據此向廣州市番禺區法院起訴江海濤,請求法院判令江海濤支付違約金人民幣4900萬元並承擔本案律師費70萬元。

“獲取違約金並非虎牙公司訴訟目的,若江海濤同意回虎牙公司旗下平臺直播,虎牙公司願意減輕、免除其違約金。虎牙公司也同意在江海濤回平臺直播的前提下,在任何階段願意與其調解。”虎牙公司表示。

法院認定侵犯優先續約權構成違約要賠

一審法院認為,江海濤利用虎牙直播平臺的知名度及客戶資源,以及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的帶寬、技術、推廣資源,成為國內遊戲行業最具知名度的遊戲主播之一後,本應繼續嚴格履行合同,與虎牙直播平臺共同成長,但是卻在未通知虎牙公司的情況下,故意違反約定,故意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到與虎牙公司有直接競爭關係的鬥魚直播平臺長期進行直播活動,已經構成根本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法院查明,自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經付款回單證實的收益為581萬余元,江海濤在答辯狀時認可的總收入為518萬余元,已産生自認效果,後來其雖然又否認,但未提供證據證明。此外,雙方按照《高能少年團》合作之補充協議書,虎牙公司為該活動推廣共投入不低于人民幣600萬元,雙方確認將該投入視為江海濤合作取得的收益。即使按江海濤提供的數據計算,江海濤合作收益共1118萬余元,因此,合同約定的違約金較高者應為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獲取的收益的5倍即5593萬余元。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江海濤在與虎牙公司的合同期滿後去新平臺直播,雖會帶來虎牙公司用戶流失,但是,由于江海濤未有違約行為,在此情況下,其損失應由虎牙公司負擔,但此行為性質與違約不同,不能作對比。同時,虎牙公司根據約定有優先續約權,若江海濤在正常合同期滿後,提前告知虎牙公司不再續約,虎牙公司可事先合理安排,推廣資源傾斜,來最大限度避免用戶流失,與合同期內江海濤突然違約截然不同。江海濤的違約,同樣侵犯了虎牙公司的優先續約權,帶來虎牙公司可期待利益損失。”一審判決書稱。

法院指出,虎牙公司要求江海濤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經核算應為5593萬余元,虎牙公司損失經評估為1.1783億余元,虎牙公司僅主張4900萬元,是對自己權利的自由處分,且已證明約定的合理性,理據充分,法院予以支持。

對于江海濤主張違約金過高的問題,一審法院指出,江海濤違約,惡意明顯,拒不執行法院生效裁定,拒不到庭接受詢問,虎牙公司投入巨大,因江海濤違約造成的用戶流失損失巨大,江海濤也因違約獲得巨額收益,應由江海濤承擔不利後果,若調低違約金,于理不合,于法不容,一審判決江海濤在判決生效日起三日內向虎牙公司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駁回虎牙公司其他訴求。

江海濤上訴後,廣州中院于本月中旬二審判決駁回其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結果。 

編輯:空明
數字報
亮瞎!“王者榮耀”90後主播擅自跳槽被判支付違約金4900萬!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8-11-22

金羊網 記者董柳報道:天價“轉會費”常發生在娛樂影星、體育大腕身上。然而,遊戲主播行業也上演了類似的高價“轉會”成本。

日前,知名網遊主播“嗨氏”(原名江海濤)擅自跳槽後,被前東家告了。記者今天(11月22日)了解到,經廣州市番禺區法院一審、廣州市中院二審,江海濤本月中旬終審被判要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

主播簽約後終成“王者榮耀第一人”

江海濤網名“嗨氏”,是名“90後”網遊主播。2017年1月,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為甲方、以下簡稱“虎牙公司”)、江海濤(作為乙方)與另一家作為丙方的公司簽訂了《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協議約定:江海濤利用虎牙公司提供的直播分享技術服務和平臺,進行直播分享、互動活動、接受用戶贈送的禮物等,虎牙公司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用;江海濤將虎牙直播平臺作為網絡直播及解説的獨家、唯一合作平臺,丙方同意代虎牙公司向江海濤發放合作費用。

合同還約定了排他條款:江海濤承諾在合作期內,不得在與虎牙公司存在或可能存在競爭關係的現有及未來的網絡直播平臺及移動端應用程序(包括但不限于鬥魚直播等平臺)以任何形式進行或參與直播,包括任職、兼職、挂職或免費直播。合同違約責任還約定,為維護江海濤良好形象、提高其知名度,虎牙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因此,若江海濤未經虎牙公司同意擅自終止本協議或其在虎牙公司以外的其他網絡平臺進行直播及解説,則構成重大違約,虎牙公司有權收回江海濤已獲得的所有收益,並要求賠償2400萬元人民幣或其在虎牙平臺已獲取的所有收益的5倍(以較高者為準)作為違約金,並賠償由此給虎牙公司造成的全部損失。

合同約定合作期從2017年2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協議期滿後,江海濤與其他第三方合作的,應在與第三方正式簽署合同的15天前,將與第三方的合作條件書面告知虎牙公司,虎牙公司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續約權。

相關證據表明,江海濤自加入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其粉絲量和影響力大為攀升,“從小主播逐步發展成為王者榮耀品類遊戲人氣排名第一的網絡主播”,被稱為“王者榮耀第一人”,在網絡遊戲直播當中擁有極高知名度,其新浪微博關注度達到500萬人。

合同期滿沒告訴老東家便“跳槽”被訴

法院查明,自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為提升江海濤直播人氣,花費大量成本,將虎牙直播平臺最優質的推廣資源優先提供給江海濤,為其安排承接各種外部商演活動,包括與王俊凱、張一山等知名演藝人員合作,參加浙江衛視大型綜藝節目《高能少年團》,並在國內多家知名視頻平臺播出節目,參演《薛定諤的貓》網絡劇等。

然而,根據虎牙公司提供的江海濤新浪微博截圖及公證書顯示,自2017年8月27日起,江海濤未經虎牙公司同意,開始在與虎牙公司具有直接競爭關係的鬥魚直播平臺進行直播,首播開播前人氣值就已超過190萬。

虎牙公司表示,上述行為造成虎牙公司經營的虎牙直播平臺大量活躍用戶流失。虎牙公司還提供了第三方公司制作的評估報告,用以證明江海濤違約給虎牙直播平臺造成的用戶流失的商業價值損失約為人民幣1.1783億元。虎牙公司還提供了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擬證實自江海濤在鬥魚直播平臺開播以來,虎牙直播平臺的日活躍用戶量顯著下降。

虎牙公司據此向廣州市番禺區法院起訴江海濤,請求法院判令江海濤支付違約金人民幣4900萬元並承擔本案律師費70萬元。

“獲取違約金並非虎牙公司訴訟目的,若江海濤同意回虎牙公司旗下平臺直播,虎牙公司願意減輕、免除其違約金。虎牙公司也同意在江海濤回平臺直播的前提下,在任何階段願意與其調解。”虎牙公司表示。

法院認定侵犯優先續約權構成違約要賠

一審法院認為,江海濤利用虎牙直播平臺的知名度及客戶資源,以及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的帶寬、技術、推廣資源,成為國內遊戲行業最具知名度的遊戲主播之一後,本應繼續嚴格履行合同,與虎牙直播平臺共同成長,但是卻在未通知虎牙公司的情況下,故意違反約定,故意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到與虎牙公司有直接競爭關係的鬥魚直播平臺長期進行直播活動,已經構成根本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法院查明,自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經付款回單證實的收益為581萬余元,江海濤在答辯狀時認可的總收入為518萬余元,已産生自認效果,後來其雖然又否認,但未提供證據證明。此外,雙方按照《高能少年團》合作之補充協議書,虎牙公司為該活動推廣共投入不低于人民幣600萬元,雙方確認將該投入視為江海濤合作取得的收益。即使按江海濤提供的數據計算,江海濤合作收益共1118萬余元,因此,合同約定的違約金較高者應為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獲取的收益的5倍即5593萬余元。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江海濤在與虎牙公司的合同期滿後去新平臺直播,雖會帶來虎牙公司用戶流失,但是,由于江海濤未有違約行為,在此情況下,其損失應由虎牙公司負擔,但此行為性質與違約不同,不能作對比。同時,虎牙公司根據約定有優先續約權,若江海濤在正常合同期滿後,提前告知虎牙公司不再續約,虎牙公司可事先合理安排,推廣資源傾斜,來最大限度避免用戶流失,與合同期內江海濤突然違約截然不同。江海濤的違約,同樣侵犯了虎牙公司的優先續約權,帶來虎牙公司可期待利益損失。”一審判決書稱。

法院指出,虎牙公司要求江海濤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經核算應為5593萬余元,虎牙公司損失經評估為1.1783億余元,虎牙公司僅主張4900萬元,是對自己權利的自由處分,且已證明約定的合理性,理據充分,法院予以支持。

對于江海濤主張違約金過高的問題,一審法院指出,江海濤違約,惡意明顯,拒不執行法院生效裁定,拒不到庭接受詢問,虎牙公司投入巨大,因江海濤違約造成的用戶流失損失巨大,江海濤也因違約獲得巨額收益,應由江海濤承擔不利後果,若調低違約金,于理不合,于法不容,一審判決江海濤在判決生效日起三日內向虎牙公司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駁回虎牙公司其他訴求。

江海濤上訴後,廣州中院于本月中旬二審判決駁回其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結果。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