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總工程師蘇權科: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玨 發表時間:2018-11-09 07:37
蘇權科

文/金羊網記者 黃玨   圖/金羊網記者 林桂炎

10月24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改革開放展覽館參觀了“大潮起珠江——廣東改革開放40週年展覽”,蘇權科作為廣東省改革開放相關方面的代表,再次見到了習近平總書記,他表示,大橋人將按照總書記的囑託,繼續做好大橋的運營維護工作,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

對話

有信心再創佳績

羊城晚報: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考驗著國家實力,這過程中您最自豪的事是什麼?

蘇權科:最自豪的是通過港珠澳大橋貫徹了大型化、工廠化、標準化、裝配化理念,把粗放型的橋梁建設變成工業化生産體系,這得益於國家裝備能力以及海上大型設備的吊裝能力提高,如我們可以把橋梁塊件、隧道沉管在工廠裏像製造汽車一樣,造得精緻漂亮。用智慧化的機器加工鋼筋,液壓模板直接合併,從預製、運輸、安裝都是成套的技術。以前是施工決定設計,有什麼樣的施工能力,就設計一個適配的方案。港珠澳大橋建設時,我們提出“需求引導設計”,比如我們期望塊件在海上接縫少一點,製造廠就馬上進行研究生産。包括新材料的研發,企業爭著做。需求引導設計的底氣,來源於中國裝備製造能力的大大提高。

羊城晚報:港珠澳大橋已經建成通車了,未來工作重點是什麼?

蘇權科:跨海長橋修好不容易,運營中的管理和維護也不容易,我們做了很多嘗試性的工作,下一步工作是運營維護,希望幾年後港珠澳大橋變成一座“智慧橋”,真正建成三地協同創新、整合發展的紐帶。以後我們將用大數據和人工智慧融入大橋的安全運營,圍繞損傷維修、科學養護等問題開展新的創新研究,我們有信心再創佳績。

中國橋梁的新名片

作為大橋的參建者之一,蘇權科先後在珠海、深圳兩次受到總書記的接見,並親切談話。“總書記跟我們説港珠澳大橋建設遇到很多困難,也取得了很多世界領先的技術,在我國橋梁建設領域做出了很多創新性貢獻,是我們國家拼搏奮鬥的典型和精神所在。”聽到總書記如數家珍般談到大橋,蘇權科説“非常感動”,“我覺得是建橋人的榮幸,感覺這些年的奉獻都很值得。”

“在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中,的確遇到過千辛萬苦,夜不能寐,或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但是全體建設者帶著勇於擔當,堅持不懈的精神,完成了使命,也得到了肯定。”蘇權科説,總書記在東人工島時,曾説港珠澳大橋是一座圓夢橋、同心橋、自信橋、復興橋,“這總結直達建設者們的心尖上了”。

蘇權科説,我國已經有高鐵、核電等名片,“我們一直在努力,將港珠澳大橋打造成中國橋梁的新名片。”

“珠聯璧合”的三地協作

對於總書記説的圓夢橋、同心橋、自信橋、復興橋,蘇權科深有同感,他説港珠澳大橋充分發揮了三地的優勢,怎麼建好這座橋,一開始有過碰撞,“但三地有著共同的目標,同心協商決策最終得以建成。”55公里的港珠澳大橋在伶仃洋上蜿蜒起伏,三座通航孔橋七座鋼塔,再加上海底隧道、拱北隧道等,串聯起來就像一個珠鏈一樣,“我們把它取了個名字叫‘珠聯璧合’,”蘇權科覺得,大橋上獨特的景觀文化理念,是三地協作經驗的展現。

經過9年的建設,港珠澳大橋創造了600多項專利,從前期到現在形成了63項技術標準。蘇權科感嘆,以前國內的相關技術空白,又面臨國外的技術封鎖,想請外國人來建設造價太高,“我們就自己來建設,一個一個問題解決,諸如耐久性測試等,做得比國外標準還細。”蘇權科介紹,早期前往外國“取經”,還換來“異樣的眼光”,現在不少國家接踵前來交流學習,“港珠澳大橋的不少經驗,都可‘造搬’到其他類似工程,這是我們橋梁人的自信。”

大橋通車後,運營維護也是個挑戰。“大橋進入新的階段,我們也要謹記書記的囑託,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蘇權科説,港珠澳大橋的運營也將是“世界級的”,未來將會把大數據和人工智慧與大橋的安全運營融合,在運營方面大橋也將成為科技創新的典型,可能也會遇到很多難題,但都有信心解決,港珠澳大橋將真正成為三地協同創新、整合發展的紐帶。

編輯:寶厷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總工程師蘇權科: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

金羊網  作者:黃玨  2018-11-09
蘇權科

文/金羊網記者 黃玨   圖/金羊網記者 林桂炎

10月24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改革開放展覽館參觀了“大潮起珠江——廣東改革開放40週年展覽”,蘇權科作為廣東省改革開放相關方面的代表,再次見到了習近平總書記,他表示,大橋人將按照總書記的囑託,繼續做好大橋的運營維護工作,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

對話

有信心再創佳績

羊城晚報: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考驗著國家實力,這過程中您最自豪的事是什麼?

蘇權科:最自豪的是通過港珠澳大橋貫徹了大型化、工廠化、標準化、裝配化理念,把粗放型的橋梁建設變成工業化生産體系,這得益於國家裝備能力以及海上大型設備的吊裝能力提高,如我們可以把橋梁塊件、隧道沉管在工廠裏像製造汽車一樣,造得精緻漂亮。用智慧化的機器加工鋼筋,液壓模板直接合併,從預製、運輸、安裝都是成套的技術。以前是施工決定設計,有什麼樣的施工能力,就設計一個適配的方案。港珠澳大橋建設時,我們提出“需求引導設計”,比如我們期望塊件在海上接縫少一點,製造廠就馬上進行研究生産。包括新材料的研發,企業爭著做。需求引導設計的底氣,來源於中國裝備製造能力的大大提高。

羊城晚報:港珠澳大橋已經建成通車了,未來工作重點是什麼?

蘇權科:跨海長橋修好不容易,運營中的管理和維護也不容易,我們做了很多嘗試性的工作,下一步工作是運營維護,希望幾年後港珠澳大橋變成一座“智慧橋”,真正建成三地協同創新、整合發展的紐帶。以後我們將用大數據和人工智慧融入大橋的安全運營,圍繞損傷維修、科學養護等問題開展新的創新研究,我們有信心再創佳績。

中國橋梁的新名片

作為大橋的參建者之一,蘇權科先後在珠海、深圳兩次受到總書記的接見,並親切談話。“總書記跟我們説港珠澳大橋建設遇到很多困難,也取得了很多世界領先的技術,在我國橋梁建設領域做出了很多創新性貢獻,是我們國家拼搏奮鬥的典型和精神所在。”聽到總書記如數家珍般談到大橋,蘇權科説“非常感動”,“我覺得是建橋人的榮幸,感覺這些年的奉獻都很值得。”

“在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中,的確遇到過千辛萬苦,夜不能寐,或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但是全體建設者帶著勇於擔當,堅持不懈的精神,完成了使命,也得到了肯定。”蘇權科説,總書記在東人工島時,曾説港珠澳大橋是一座圓夢橋、同心橋、自信橋、復興橋,“這總結直達建設者們的心尖上了”。

蘇權科説,我國已經有高鐵、核電等名片,“我們一直在努力,將港珠澳大橋打造成中國橋梁的新名片。”

“珠聯璧合”的三地協作

對於總書記説的圓夢橋、同心橋、自信橋、復興橋,蘇權科深有同感,他説港珠澳大橋充分發揮了三地的優勢,怎麼建好這座橋,一開始有過碰撞,“但三地有著共同的目標,同心協商決策最終得以建成。”55公里的港珠澳大橋在伶仃洋上蜿蜒起伏,三座通航孔橋七座鋼塔,再加上海底隧道、拱北隧道等,串聯起來就像一個珠鏈一樣,“我們把它取了個名字叫‘珠聯璧合’,”蘇權科覺得,大橋上獨特的景觀文化理念,是三地協作經驗的展現。

經過9年的建設,港珠澳大橋創造了600多項專利,從前期到現在形成了63項技術標準。蘇權科感嘆,以前國內的相關技術空白,又面臨國外的技術封鎖,想請外國人來建設造價太高,“我們就自己來建設,一個一個問題解決,諸如耐久性測試等,做得比國外標準還細。”蘇權科介紹,早期前往外國“取經”,還換來“異樣的眼光”,現在不少國家接踵前來交流學習,“港珠澳大橋的不少經驗,都可‘造搬’到其他類似工程,這是我們橋梁人的自信。”

大橋通車後,運營維護也是個挑戰。“大橋進入新的階段,我們也要謹記書記的囑託,打起行裝,歸零再出發,”蘇權科説,港珠澳大橋的運營也將是“世界級的”,未來將會把大數據和人工智慧與大橋的安全運營融合,在運營方面大橋也將成為科技創新的典型,可能也會遇到很多難題,但都有信心解決,港珠澳大橋將真正成為三地協同創新、整合發展的紐帶。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