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在荔枝灣附近竟然藏著個博物館民宿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何裕華 胡曉倩 發表時間:2018-11-07 23:01

統籌/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文/金羊網記者何裕華 胡曉倩

圖/受訪者提供

説起荔枝灣,不少人想到的是那裏怡人的風景和古色古香的建築,但你知道嗎,荔枝灣周邊還有不少“寶藏”,若你細心尋覓,往往有意外的驚喜。

蓮子、當歸、石斛、夏枯草……上百種廣東人熟知的煲湯材料竟可以作為房間內的櫥窗裝飾?荔枝灣附近寶源路的小巷子裏就藏著這麼一家民宿,每個房間都像是一個小型博物館,有舊時的電影票,“大哥大”,舊版教科書,連環畫,連房門都用舊時日曆紙上醒目的數字當作門牌號。

這家民宿開業于2016年11月,集舊物收藏與展示、高科技生活産品的應用、新型設計施工方法于一身。創始人阿雲和阿偉坦言,正是新荔枝灣人文商圈的逐步成熟,吸引了他們的創意在此落地生根。

開民宿是設計師的夢想,也關乎西關情節

阿雲和阿偉是一對小夫妻,兩人以前同是設計師,用民宿實現自己的設計創意是兩人一直以來的夢想。

“我一直都很喜歡舊街巷,西關可以説是僅存的有廣州特色的地方,你想要文藝可以去東山,可是要體驗地道、市井一定要來西關。”對西關情有獨鍾的阿雲説,“很多遊客一來廣州就是去長隆、廣州塔這些旅遊景點,作為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女,我好希望廣州有一些文化方面的東西可以拿出來講。我希望我的客人在這周邊逛過後,會感嘆’想不到廣州還有這樣的地方啊!’”

提起西關,很多遊客第一反應是上下九,阿雲卻更推薦她的房客去逛逛恩寧路、永慶坊和寶源路。“恩寧路是有名的打銅一條街,安靜舒服的小巷,回蕩著敲銅的清脆回音,感覺整個世界都是清凈的。而寶源路上很多建築很特別,彩繪玻璃窗、蔥郁的大樹也能讓你心情很好。”

而記者親歷的難忘住宿體驗,是一齣門口拐進寶華路、上下九路,就有品類繁多、價廉物美的西關小食,一步一店,真是再長十個胃都不嫌多。

藏品來自真實歷史材料

民宿一共有4層、13個房間,每間房都有自己的名字,名字的靈感就來源於那間房所收集擺放的舊物件。

“歲月如念”放的是舊時書信和BB機、大哥大等通信設備,以前一條村只有一個電話,要給其他地方的人打電話就要去村頭排隊,傳達的資訊也就格外珍貴。這間房還裝裱有一本教你寫信的書,以前寫信套路比較多,開頭、結尾怎麼寫,我是由誰引薦的,因何寫信等等,阿雲覺得非常有意思,便把書線拆解後一張張塑封起來。住在這間房裏,你很可能偶遇一封70年代的情書。

“光陰過隙”房也叫“學霸房”,是這家店的最“網紅”的房間。裏面擺放著民國時期的小學語文課本、素未謀面的舊時學生寫過的作業、大文豪們也曾苦惱的數學題。這個房間本來吊頂很高,有一個很大的天窗,阿雲特地保留了下來,沒有安裝窗簾,“因為學霸是很早起床的,天光就會起來學習。”因為透光睡不成懶覺反而很多人訂,看來當一回民國學霸很受歡迎。

“詩歌電臺”裏放了上千張舊時的卡帶封面,無論你是張國榮還是周傑倫的粉絲,在這裡都能找到屬於自己年代的回憶。這個房間也是民宿景觀最好的一個房間,整面墻一樣大的玻璃窗,坐在木製吧臺前泡一壺茶,看著樓下街道不疾不徐的人群,如果是四五月來,還能遇見風吹紫荊花落的浪漫。

“靈魂食糧”裏面放的是上百種廣東人喜愛的煲湯材料,這個房間曾接待過一對從迪拜來度蜜月的新婚夫婦,據説他們對研究廣東人的飲食習慣特別感興趣,阿雲説他們對著這些瓶瓶罐罐拍了很久。

這些收藏都是阿雲和阿偉通過各種渠道淘來的,有荔灣小巷裏的古董店淘來的真實歷史材料如花色地磚,有天光墟淘來的五六十年前餐廳寫成書法一樣的功能表和菜牌,而他們還繼續在淘舊物,“如果見到好有意義的東西就會買回來,為以後開更多的店做準備。”此外,店裏每週六還會舉辦逛“天光墟”的活動,讓大家親身體驗“淘寶”的樂趣。

“我們要做的不是復古,是復興”

儘管民宿的門廳地上鋪的是民國時期的舊花磚,擺放著80年代電視機、黑膠唱片、海鷗相機,但大門卻是玻璃遮罩門配現代的密碼鎖,還有專門運送行李箱的小型貨梯。

對於這種新舊碰撞的裝修模式,阿雲解釋道,“我們要做的不是復古,是復興。所以,裝修並不是完全重建以前的場景,而是擺放舊物,床、傢具和很多設施都是現代的,這代表我們記得過去,但不會沉湎,而是要以發展的角度玩創新。”

為了住客擁有更好的體驗感,一樓前臺有自助服務台,貼心準備了棉簽,抽紙紙巾,充電線等,逛了一天鞋子磨腳了在這裡還可以找到創可貼;拖鞋懸挂在二樓過道墻壁,毛巾和洗衣機放在三樓供自取;四樓還有個小餐桌供客人喝水交流。

而房間內,床頭有控制所有燈的開關,兩種高度不同的枕頭,浴室有迷你洗衣機,三種不同模式的淋浴花灑,鏡子有觸屏感應燈……

2016年廣州的民宿業還不是很紅火,阿雲説,店裏的前幾批客人都是設計師,後來就是一些文藝青年來拍照,然後去朋友圈和其他平臺上推薦。“也經常有外國人來住,有來自荷蘭的在上海交大研究中西方文化的博士,也有來做生意的越南人。他們對粵語和廣東文化都很有興趣,而我就是連接他們和荔灣、廣州的橋梁,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成為這樣的橋梁。”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沒想到,在荔枝灣附近竟然藏著個博物館民宿

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何裕華 胡曉倩  2018-11-07

統籌/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文/金羊網記者何裕華 胡曉倩

圖/受訪者提供

説起荔枝灣,不少人想到的是那裏怡人的風景和古色古香的建築,但你知道嗎,荔枝灣周邊還有不少“寶藏”,若你細心尋覓,往往有意外的驚喜。

蓮子、當歸、石斛、夏枯草……上百種廣東人熟知的煲湯材料竟可以作為房間內的櫥窗裝飾?荔枝灣附近寶源路的小巷子裏就藏著這麼一家民宿,每個房間都像是一個小型博物館,有舊時的電影票,“大哥大”,舊版教科書,連環畫,連房門都用舊時日曆紙上醒目的數字當作門牌號。

這家民宿開業于2016年11月,集舊物收藏與展示、高科技生活産品的應用、新型設計施工方法于一身。創始人阿雲和阿偉坦言,正是新荔枝灣人文商圈的逐步成熟,吸引了他們的創意在此落地生根。

開民宿是設計師的夢想,也關乎西關情節

阿雲和阿偉是一對小夫妻,兩人以前同是設計師,用民宿實現自己的設計創意是兩人一直以來的夢想。

“我一直都很喜歡舊街巷,西關可以説是僅存的有廣州特色的地方,你想要文藝可以去東山,可是要體驗地道、市井一定要來西關。”對西關情有獨鍾的阿雲説,“很多遊客一來廣州就是去長隆、廣州塔這些旅遊景點,作為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女,我好希望廣州有一些文化方面的東西可以拿出來講。我希望我的客人在這周邊逛過後,會感嘆’想不到廣州還有這樣的地方啊!’”

提起西關,很多遊客第一反應是上下九,阿雲卻更推薦她的房客去逛逛恩寧路、永慶坊和寶源路。“恩寧路是有名的打銅一條街,安靜舒服的小巷,回蕩著敲銅的清脆回音,感覺整個世界都是清凈的。而寶源路上很多建築很特別,彩繪玻璃窗、蔥郁的大樹也能讓你心情很好。”

而記者親歷的難忘住宿體驗,是一齣門口拐進寶華路、上下九路,就有品類繁多、價廉物美的西關小食,一步一店,真是再長十個胃都不嫌多。

藏品來自真實歷史材料

民宿一共有4層、13個房間,每間房都有自己的名字,名字的靈感就來源於那間房所收集擺放的舊物件。

“歲月如念”放的是舊時書信和BB機、大哥大等通信設備,以前一條村只有一個電話,要給其他地方的人打電話就要去村頭排隊,傳達的資訊也就格外珍貴。這間房還裝裱有一本教你寫信的書,以前寫信套路比較多,開頭、結尾怎麼寫,我是由誰引薦的,因何寫信等等,阿雲覺得非常有意思,便把書線拆解後一張張塑封起來。住在這間房裏,你很可能偶遇一封70年代的情書。

“光陰過隙”房也叫“學霸房”,是這家店的最“網紅”的房間。裏面擺放著民國時期的小學語文課本、素未謀面的舊時學生寫過的作業、大文豪們也曾苦惱的數學題。這個房間本來吊頂很高,有一個很大的天窗,阿雲特地保留了下來,沒有安裝窗簾,“因為學霸是很早起床的,天光就會起來學習。”因為透光睡不成懶覺反而很多人訂,看來當一回民國學霸很受歡迎。

“詩歌電臺”裏放了上千張舊時的卡帶封面,無論你是張國榮還是周傑倫的粉絲,在這裡都能找到屬於自己年代的回憶。這個房間也是民宿景觀最好的一個房間,整面墻一樣大的玻璃窗,坐在木製吧臺前泡一壺茶,看著樓下街道不疾不徐的人群,如果是四五月來,還能遇見風吹紫荊花落的浪漫。

“靈魂食糧”裏面放的是上百種廣東人喜愛的煲湯材料,這個房間曾接待過一對從迪拜來度蜜月的新婚夫婦,據説他們對研究廣東人的飲食習慣特別感興趣,阿雲説他們對著這些瓶瓶罐罐拍了很久。

這些收藏都是阿雲和阿偉通過各種渠道淘來的,有荔灣小巷裏的古董店淘來的真實歷史材料如花色地磚,有天光墟淘來的五六十年前餐廳寫成書法一樣的功能表和菜牌,而他們還繼續在淘舊物,“如果見到好有意義的東西就會買回來,為以後開更多的店做準備。”此外,店裏每週六還會舉辦逛“天光墟”的活動,讓大家親身體驗“淘寶”的樂趣。

“我們要做的不是復古,是復興”

儘管民宿的門廳地上鋪的是民國時期的舊花磚,擺放著80年代電視機、黑膠唱片、海鷗相機,但大門卻是玻璃遮罩門配現代的密碼鎖,還有專門運送行李箱的小型貨梯。

對於這種新舊碰撞的裝修模式,阿雲解釋道,“我們要做的不是復古,是復興。所以,裝修並不是完全重建以前的場景,而是擺放舊物,床、傢具和很多設施都是現代的,這代表我們記得過去,但不會沉湎,而是要以發展的角度玩創新。”

為了住客擁有更好的體驗感,一樓前臺有自助服務台,貼心準備了棉簽,抽紙紙巾,充電線等,逛了一天鞋子磨腳了在這裡還可以找到創可貼;拖鞋懸挂在二樓過道墻壁,毛巾和洗衣機放在三樓供自取;四樓還有個小餐桌供客人喝水交流。

而房間內,床頭有控制所有燈的開關,兩種高度不同的枕頭,浴室有迷你洗衣機,三種不同模式的淋浴花灑,鏡子有觸屏感應燈……

2016年廣州的民宿業還不是很紅火,阿雲説,店裏的前幾批客人都是設計師,後來就是一些文藝青年來拍照,然後去朋友圈和其他平臺上推薦。“也經常有外國人來住,有來自荷蘭的在上海交大研究中西方文化的博士,也有來做生意的越南人。他們對粵語和廣東文化都很有興趣,而我就是連接他們和荔灣、廣州的橋梁,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成為這樣的橋梁。”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