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巡展到廣州

來源:金羊網 作者:許悅 發表時間:2018-11-07 00:09

金羊網訊 記者許悅報道:6日和7日兩天,拍賣行佳士得帶著2018香港秋季拍賣的重要拍品巡展到廣州,藏家及藝術愛好者可以近距離品鑒“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等本季秋拍的頂級重器拍品。此次佳士得秋拍最重要的蘇軾千古名作《木石圖》出於對原作的保護,廣州站只是展出了高倣複製品。原作不僅有蘇軾的筆墨,還有“宋四家”之一米芾的題跋,估價高達4億港元。

蘇軾珍稀墨寶《木石圖》 佳士得供圖

《木石圖》估價4億港元

佳士得2018香港秋季拍賣將於11月23日至28日在香港會展中心舉槌,廣州站的巡展6日和7日兩天在麗思卡爾頓酒店展出,面向藏家及藝術愛好者開放,這也是佳士得內地巡展首增廣州站,為羊城及周邊地區藏家呈獻為期兩天的藝術盛宴。 

北宋時期大文學家、中國文壇泰斗蘇軾的珍稀墨寶《木石圖》,此作將領銜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季拍賣。此前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魏蔚就表示,這幅《木石圖》就是傳説中流失海外的蘇軾原作,也是大家常在教科書中見到的《木石圖》。

蘇軾的詩詞我們吟唱至今,他的書畫傳世卻非常少,能夠在拍賣市場出現的更是鳳毛麟角。《木石圖》為水墨紙本,描繪一株枯木,莊嚴屹立於形狀怪異的石頭旁,只有寥寥幾筆,全畫大都用淡墨幹筆畫出。

李凱在《中國繪畫全集第二卷》中就提到此畫:完全是率意信筆,雖屬草草墨戲,但頗饒筆墨韻味,而與職業畫家對樹石質實的刻畫方法迥然相異。畫上無款識,據拖尾劉良佐、米芾詩題,知為蘇軾所作,劉、米與蘇軾是同時人,此作是傳世數本題為蘇軾畫作中唯一可信為真跡的作品。畫上鈐有元楊遵、明初沐璘等鑒藏印。

據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專家謝飛介紹,蘇軾傳世至今的畫作可謂鳳毛麟角,除了現藏于中國美術館的《瀟湘竹石圖》,便是流落海外的《枯木怪石圖》,也就是即將上拍的《木石圖》。北洋時期,《枯木怪石圖》與《瀟湘竹石圖》皆為“風雨樓”所藏。曾做過吳佩孚秘書長的白堅夫當時買下了這兩幅畫作,但此後這兩幅畫的命運走向了兩個不同方向。

上世紀六十年代,白堅夫將《瀟湘竹石圖》賣給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的鄧拓。該畫後被捐贈中國美術館,收藏至今,被稱為“蘇軾國內孤本”。

而《木石圖》則被認為自抗戰時便流入日本,此後一直難覓蹤跡。有説法認為,這幅《木石圖》當時被以超過萬金的價格買下,入藏于日本阿部房次郎爽籟館。同時期,3千金可以在上海買下一棟小洋樓。若以此算來,該畫流落日本已有七八十年。

出於對原作的保護,該作品原件將於正式拍賣前于香港會展中心展出。

汝窯天青釉茶盞 佳士得供圖

近距離品鑒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

在廣州預展上,藏家及藝術愛好者還可以近距離品鑒包括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清乾隆磁胎洋彩錦上添花禦題詩描金山水人物圖瓶、清康熙青花十二月令花神杯一套(十二件)等本季秋拍的頂級重器拍品,以及包括八大山人、金農、齊白石、傅抱石、趙無極、吳冠中、張曉剛、徐冰等穿越古今的各位藝術傢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此外還有瑰麗珠寶與翡翠首飾品類的部分上拍精品。

其中,汝窯天青釉茶盞就是佳士得此次秋拍的另外一件重要拍品。2015年,據北京故宮學者韓倩、呂成龍統計,全世界各地博物館及私人收藏的傳世汝窯瓷器90件,多為盤、洗品類,而其中僅有兩件清宮舊藏汝窯盌,並皆刻有乾隆皇帝禦題詩,而盞則未有一件。

這件汝窯天青釉茶盞器形小巧,胎體輕薄,盞口微微向內斂收,使得盞壁呈現出優雅的弧度。據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專家何懿行介紹:這件汝窯天青釉茶盞同樣徵集自日本,原為日本學者佐藤弓葛的舊藏,1950年代初購于久留米古美術草場。

汝窯瓷器於人類文明的意義,就在於900年前的宋代已經近乎達到現代陶瓷的工藝標準。現代陶瓷胎薄體輕、成型規範、釉面純凈、器底滿釉的面貌,即是宋代汝窯瓷器一向為人稱讚的鑒別標準。而宋代汝窯瓷器優雅的器形線條,至今仍為現代陶瓷工藝所追求的典範,但卻難以企及。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珍稀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巡展到廣州

金羊網  作者:許悅  2018-11-07

金羊網訊 記者許悅報道:6日和7日兩天,拍賣行佳士得帶著2018香港秋季拍賣的重要拍品巡展到廣州,藏家及藝術愛好者可以近距離品鑒“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等本季秋拍的頂級重器拍品。此次佳士得秋拍最重要的蘇軾千古名作《木石圖》出於對原作的保護,廣州站只是展出了高倣複製品。原作不僅有蘇軾的筆墨,還有“宋四家”之一米芾的題跋,估價高達4億港元。

蘇軾珍稀墨寶《木石圖》 佳士得供圖

《木石圖》估價4億港元

佳士得2018香港秋季拍賣將於11月23日至28日在香港會展中心舉槌,廣州站的巡展6日和7日兩天在麗思卡爾頓酒店展出,面向藏家及藝術愛好者開放,這也是佳士得內地巡展首增廣州站,為羊城及周邊地區藏家呈獻為期兩天的藝術盛宴。 

北宋時期大文學家、中國文壇泰斗蘇軾的珍稀墨寶《木石圖》,此作將領銜佳士得香港2018年秋季拍賣。此前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魏蔚就表示,這幅《木石圖》就是傳説中流失海外的蘇軾原作,也是大家常在教科書中見到的《木石圖》。

蘇軾的詩詞我們吟唱至今,他的書畫傳世卻非常少,能夠在拍賣市場出現的更是鳳毛麟角。《木石圖》為水墨紙本,描繪一株枯木,莊嚴屹立於形狀怪異的石頭旁,只有寥寥幾筆,全畫大都用淡墨幹筆畫出。

李凱在《中國繪畫全集第二卷》中就提到此畫:完全是率意信筆,雖屬草草墨戲,但頗饒筆墨韻味,而與職業畫家對樹石質實的刻畫方法迥然相異。畫上無款識,據拖尾劉良佐、米芾詩題,知為蘇軾所作,劉、米與蘇軾是同時人,此作是傳世數本題為蘇軾畫作中唯一可信為真跡的作品。畫上鈐有元楊遵、明初沐璘等鑒藏印。

據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專家謝飛介紹,蘇軾傳世至今的畫作可謂鳳毛麟角,除了現藏于中國美術館的《瀟湘竹石圖》,便是流落海外的《枯木怪石圖》,也就是即將上拍的《木石圖》。北洋時期,《枯木怪石圖》與《瀟湘竹石圖》皆為“風雨樓”所藏。曾做過吳佩孚秘書長的白堅夫當時買下了這兩幅畫作,但此後這兩幅畫的命運走向了兩個不同方向。

上世紀六十年代,白堅夫將《瀟湘竹石圖》賣給時任《人民日報》社社長的鄧拓。該畫後被捐贈中國美術館,收藏至今,被稱為“蘇軾國內孤本”。

而《木石圖》則被認為自抗戰時便流入日本,此後一直難覓蹤跡。有説法認為,這幅《木石圖》當時被以超過萬金的價格買下,入藏于日本阿部房次郎爽籟館。同時期,3千金可以在上海買下一棟小洋樓。若以此算來,該畫流落日本已有七八十年。

出於對原作的保護,該作品原件將於正式拍賣前于香港會展中心展出。

汝窯天青釉茶盞 佳士得供圖

近距離品鑒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

在廣州預展上,藏家及藝術愛好者還可以近距離品鑒包括北宋汝窯天青釉茶盞、清乾隆磁胎洋彩錦上添花禦題詩描金山水人物圖瓶、清康熙青花十二月令花神杯一套(十二件)等本季秋拍的頂級重器拍品,以及包括八大山人、金農、齊白石、傅抱石、趙無極、吳冠中、張曉剛、徐冰等穿越古今的各位藝術傢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此外還有瑰麗珠寶與翡翠首飾品類的部分上拍精品。

其中,汝窯天青釉茶盞就是佳士得此次秋拍的另外一件重要拍品。2015年,據北京故宮學者韓倩、呂成龍統計,全世界各地博物館及私人收藏的傳世汝窯瓷器90件,多為盤、洗品類,而其中僅有兩件清宮舊藏汝窯盌,並皆刻有乾隆皇帝禦題詩,而盞則未有一件。

這件汝窯天青釉茶盞器形小巧,胎體輕薄,盞口微微向內斂收,使得盞壁呈現出優雅的弧度。據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專家何懿行介紹:這件汝窯天青釉茶盞同樣徵集自日本,原為日本學者佐藤弓葛的舊藏,1950年代初購于久留米古美術草場。

汝窯瓷器於人類文明的意義,就在於900年前的宋代已經近乎達到現代陶瓷的工藝標準。現代陶瓷胎薄體輕、成型規範、釉面純凈、器底滿釉的面貌,即是宋代汝窯瓷器一向為人稱讚的鑒別標準。而宋代汝窯瓷器優雅的器形線條,至今仍為現代陶瓷工藝所追求的典範,但卻難以企及。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