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公裏誕生4個國內首次 揭秘港珠澳大橋中的“大學智慧”

來源:金羊網 作者:王倩 發表時間:2018-10-25 18:36

金羊網訊 記者王倩 實習生 王怡然 通訊員 盧慶雷報道:舉世矚目的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勝利通車,大橋從設計到建設前後經歷了14年,而地處粵港澳大灣區的廣東高校通過多種途徑參與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為大橋的落成貢獻了智慧和力量。

7.1公裏誕生4個國內首次

華南理工大學多個團隊承擔了港珠澳大橋在前期研究、橋面鋪裝、施工監控等方面的任務。其中,王榮輝教授帶領副教授谷利雄、馬牛靜等人以及博士生陳黎、陳釗庭、董春光等人組成的施工監控技術團隊負責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橋梁工程CB04合同段內裏程樁號為 K22+083~K29+237,全長7.154公裏的施工監控工作。

據王榮輝教授介紹,5年以來,團隊的科研人員住在基地、工作在海上。橋梁工程外海施工環境惡劣,技術要求極高,需要不斷攻克一個個技術難題,他所帶領的團隊在這7.1公裏的施工監控工作中實現了多項技術突破:1.國內首次採用混合工法、懸臂吊機重量超非對稱的三塔斜拉橋施工控制技術;2.世界首次3100噸巨型鋼索塔整體空中轉體施工的理論計算分析與現場測控;3.國內首次數萬噸·米級別不平衡力矩作用下的塔梁固結體係設計與工後安全拆除技術;4.深水區非通航孔橋特大節段鋼箱梁高精度制造線型與成橋線型、支座預偏及焊縫寬度控制等施工全過程控制技術。

觀測模型技術助力大橋抗臺風

港珠澳大橋面向南海,水域寬闊,大橋工程受外海波浪影響顯著。目前,依據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發布的消息稱,港珠澳大橋設計可抗16級臺風,由朱良生教授帶領的海洋與海岸動力學團隊所負責的“港珠澳大橋橋位現場波浪觀測”、“波浪整體數學模型試驗和研究”對大橋的建設工作起到關鍵作用。

“前期周年觀測工作早在2007年就已開始,鑒于水文氣象具有多年變化的規律,特別是臺風影響隔年差別較大,現場波浪觀測在前期已開展一年工作的基礎上繼續進行。”朱良生強調,團隊已觀測到了包括達到“50年一遇”波高的“鸚鵡”、“黑格比”在內7個臺風,前段時間港珠澳大橋成功抵禦“山竹”過境也與團隊的觀測分析不無關係。

據朱良生介紹,拿到這些觀測數據非常困難,部分需要依靠千噸以上的海事船的投放設備得到數據。根據橋位地理位置、地形、地貌特徵、環境及有關規范和行業標準,基于現場波浪觀測和分析計算,從而實現潮汐潮流長期預報、臺風等極端個例的工程分析等目的。同時,通過對1949年以來的臺風進行波浪模擬、統計,計算出“100年一遇”、“300年一遇”的臺風波浪,從而為大橋建設提供設計參數和優化意見。

此外,以張肖寧教授領銜的學術團隊承擔了港珠澳大橋16公裏連續鋼箱梁和大跨徑鋼箱梁結構橋梁的橋面瀝青鋪裝技術研究與施工質量控制任務;趙成璧副教授主持完成了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初步設計階段隧道的沉管管段浮運、係泊、沉放的模型試驗研究;港珠澳大橋的珠海人工島通道,採用了華南理工大學道路工程係虞將苗副教授團隊研發的高韌薄層瀝青罩面技術,實現了品質上的進一步提升;還有張原教授級高工等多位科研人員參與其中,為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貢獻“華工智慧”。

廣州大學擔綱抗震隔震設計助力“超級創新”

在港珠澳大橋實現的多項“超級創新”中,由中國工程院周福霖院士領銜的廣州大學工程抗震研究中心港珠澳大橋技術團隊擔綱了港珠澳大橋全部橋梁部分的抗震、隔震與減震設計。

“這個工程(港珠澳大橋抗震隔震減震工程)意味著我們國家的橋梁隔震減震已經達到世界前沿水平”,周福霖院士表示,廣州大學工程抗震研究中心港珠澳大橋技術團隊歷時10年,從確定方案、分析計算、全橋模型整體試驗、單橋模型試驗、隔震減震裝置試驗到整體的技術總結、課題驗收,承擔了港珠澳大橋全部橋梁部分的抗震、隔震與減震設計,形成了一整套海上橋梁抗震減震技術體係。經採用世界最先進、最新技術,港珠澳大橋的抗震安全性大幅提高,從抗7度躍升至抗9度;同時造價有所降低,大橋橋墩下面的樁基數量減少了約20%。

華師校友韋東慶:“2993天只做一件事” 

這一舉世矚目大工程的建設團隊中,更多的是畢業于廣東各個高校的校友,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黨委副書記、行政總監韋東慶就是華南師范大學1988屆的校友。

韋東慶長期從事廣東省改革和發展的政策研究工作,先後直接參與了企業股份制改革、國有資産管理體制改革、政府機構改革、政府審批制度改革等多項在全國率先的重大改革,參與了廣東省“十五”、“十二五”規劃的研究制定以及珠三角産業規劃、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等課題的研究工作。

據韋東慶回憶,港珠澳大橋在2009年12月15日動工,但是當時動工的部分只是珠海口岸,主體工程動工在2011年元旦。港珠澳管理局于2010年成立,由廣東省人民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三方共同組建,作為項目法人單位負責港珠澳大橋的前期建設統領工作,將來還代表三方政府管理運營港珠澳大橋。

管理局一成立,韋東慶就全身心投入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從2010年8月13日上任那天算起,到今天剛好是2993天。從四十多歲到五十多歲,我最寶貴的年華在為港珠澳大橋工作。”韋東慶感慨道。在這2993天裏,韋東慶就幹了這一件事情——和團隊一起將港珠澳大橋打造成了一個世界矚目的精品工程、超級工程。

今年對韋東慶來説是特別的一年。本科讀化學,1985年到華師攻讀科學哲學碩士學位,1988年畢業,到今年剛好是畢業三十年,又恰逢改革開放四十周年。韋東慶畢業後從事改革工作,又到地方任職,“沒想到八年前又重新回到了所學的理工科。在華師學習的科技哲學方面的專業知識在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中用上了,港珠澳大橋即將通車,我很高興向母校報告。”

“我今年55歲了,我有個夢想,就是為大家做港珠澳大橋的科普工作。”他稱之為“回歸教育”,韋東慶説,從師范院校畢業,他懷有教育情結,而且當年在地方任職時,也主抓過教育工作。近期,他受邀擔任了香港STEM教育聯盟委員會的成員,將于11月3日作為主講嘉賓出席聯盟成立儀式。其實,他的科普工作早已經悄然開始。

今年七月,華師參與協辦“粵臺學子中華情”創新創業交流活動,來自廣東和臺灣高校的數百名師生在南粵大地開展了為期8天的活動,其中一站就是去珠海參觀尚未正式通車的港珠澳大橋。當時恰好是韋東慶主持介紹大橋的建設概況,給兩岸的師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編輯:Giabun
數字報

7.1公裏誕生4個國內首次 揭秘港珠澳大橋中的“大學智慧”

金羊網  作者:王倩  2018-10-25

金羊網訊 記者王倩 實習生 王怡然 通訊員 盧慶雷報道:舉世矚目的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勝利通車,大橋從設計到建設前後經歷了14年,而地處粵港澳大灣區的廣東高校通過多種途徑參與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為大橋的落成貢獻了智慧和力量。

7.1公裏誕生4個國內首次

華南理工大學多個團隊承擔了港珠澳大橋在前期研究、橋面鋪裝、施工監控等方面的任務。其中,王榮輝教授帶領副教授谷利雄、馬牛靜等人以及博士生陳黎、陳釗庭、董春光等人組成的施工監控技術團隊負責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橋梁工程CB04合同段內裏程樁號為 K22+083~K29+237,全長7.154公裏的施工監控工作。

據王榮輝教授介紹,5年以來,團隊的科研人員住在基地、工作在海上。橋梁工程外海施工環境惡劣,技術要求極高,需要不斷攻克一個個技術難題,他所帶領的團隊在這7.1公裏的施工監控工作中實現了多項技術突破:1.國內首次採用混合工法、懸臂吊機重量超非對稱的三塔斜拉橋施工控制技術;2.世界首次3100噸巨型鋼索塔整體空中轉體施工的理論計算分析與現場測控;3.國內首次數萬噸·米級別不平衡力矩作用下的塔梁固結體係設計與工後安全拆除技術;4.深水區非通航孔橋特大節段鋼箱梁高精度制造線型與成橋線型、支座預偏及焊縫寬度控制等施工全過程控制技術。

觀測模型技術助力大橋抗臺風

港珠澳大橋面向南海,水域寬闊,大橋工程受外海波浪影響顯著。目前,依據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發布的消息稱,港珠澳大橋設計可抗16級臺風,由朱良生教授帶領的海洋與海岸動力學團隊所負責的“港珠澳大橋橋位現場波浪觀測”、“波浪整體數學模型試驗和研究”對大橋的建設工作起到關鍵作用。

“前期周年觀測工作早在2007年就已開始,鑒于水文氣象具有多年變化的規律,特別是臺風影響隔年差別較大,現場波浪觀測在前期已開展一年工作的基礎上繼續進行。”朱良生強調,團隊已觀測到了包括達到“50年一遇”波高的“鸚鵡”、“黑格比”在內7個臺風,前段時間港珠澳大橋成功抵禦“山竹”過境也與團隊的觀測分析不無關係。

據朱良生介紹,拿到這些觀測數據非常困難,部分需要依靠千噸以上的海事船的投放設備得到數據。根據橋位地理位置、地形、地貌特徵、環境及有關規范和行業標準,基于現場波浪觀測和分析計算,從而實現潮汐潮流長期預報、臺風等極端個例的工程分析等目的。同時,通過對1949年以來的臺風進行波浪模擬、統計,計算出“100年一遇”、“300年一遇”的臺風波浪,從而為大橋建設提供設計參數和優化意見。

此外,以張肖寧教授領銜的學術團隊承擔了港珠澳大橋16公裏連續鋼箱梁和大跨徑鋼箱梁結構橋梁的橋面瀝青鋪裝技術研究與施工質量控制任務;趙成璧副教授主持完成了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初步設計階段隧道的沉管管段浮運、係泊、沉放的模型試驗研究;港珠澳大橋的珠海人工島通道,採用了華南理工大學道路工程係虞將苗副教授團隊研發的高韌薄層瀝青罩面技術,實現了品質上的進一步提升;還有張原教授級高工等多位科研人員參與其中,為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貢獻“華工智慧”。

廣州大學擔綱抗震隔震設計助力“超級創新”

在港珠澳大橋實現的多項“超級創新”中,由中國工程院周福霖院士領銜的廣州大學工程抗震研究中心港珠澳大橋技術團隊擔綱了港珠澳大橋全部橋梁部分的抗震、隔震與減震設計。

“這個工程(港珠澳大橋抗震隔震減震工程)意味著我們國家的橋梁隔震減震已經達到世界前沿水平”,周福霖院士表示,廣州大學工程抗震研究中心港珠澳大橋技術團隊歷時10年,從確定方案、分析計算、全橋模型整體試驗、單橋模型試驗、隔震減震裝置試驗到整體的技術總結、課題驗收,承擔了港珠澳大橋全部橋梁部分的抗震、隔震與減震設計,形成了一整套海上橋梁抗震減震技術體係。經採用世界最先進、最新技術,港珠澳大橋的抗震安全性大幅提高,從抗7度躍升至抗9度;同時造價有所降低,大橋橋墩下面的樁基數量減少了約20%。

華師校友韋東慶:“2993天只做一件事” 

這一舉世矚目大工程的建設團隊中,更多的是畢業于廣東各個高校的校友,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黨委副書記、行政總監韋東慶就是華南師范大學1988屆的校友。

韋東慶長期從事廣東省改革和發展的政策研究工作,先後直接參與了企業股份制改革、國有資産管理體制改革、政府機構改革、政府審批制度改革等多項在全國率先的重大改革,參與了廣東省“十五”、“十二五”規劃的研究制定以及珠三角産業規劃、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等課題的研究工作。

據韋東慶回憶,港珠澳大橋在2009年12月15日動工,但是當時動工的部分只是珠海口岸,主體工程動工在2011年元旦。港珠澳管理局于2010年成立,由廣東省人民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三方共同組建,作為項目法人單位負責港珠澳大橋的前期建設統領工作,將來還代表三方政府管理運營港珠澳大橋。

管理局一成立,韋東慶就全身心投入了港珠澳大橋的建設,“從2010年8月13日上任那天算起,到今天剛好是2993天。從四十多歲到五十多歲,我最寶貴的年華在為港珠澳大橋工作。”韋東慶感慨道。在這2993天裏,韋東慶就幹了這一件事情——和團隊一起將港珠澳大橋打造成了一個世界矚目的精品工程、超級工程。

今年對韋東慶來説是特別的一年。本科讀化學,1985年到華師攻讀科學哲學碩士學位,1988年畢業,到今年剛好是畢業三十年,又恰逢改革開放四十周年。韋東慶畢業後從事改革工作,又到地方任職,“沒想到八年前又重新回到了所學的理工科。在華師學習的科技哲學方面的專業知識在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中用上了,港珠澳大橋即將通車,我很高興向母校報告。”

“我今年55歲了,我有個夢想,就是為大家做港珠澳大橋的科普工作。”他稱之為“回歸教育”,韋東慶説,從師范院校畢業,他懷有教育情結,而且當年在地方任職時,也主抓過教育工作。近期,他受邀擔任了香港STEM教育聯盟委員會的成員,將于11月3日作為主講嘉賓出席聯盟成立儀式。其實,他的科普工作早已經悄然開始。

今年七月,華師參與協辦“粵臺學子中華情”創新創業交流活動,來自廣東和臺灣高校的數百名師生在南粵大地開展了為期8天的活動,其中一站就是去珠海參觀尚未正式通車的港珠澳大橋。當時恰好是韋東慶主持介紹大橋的建設概況,給兩岸的師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