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對面的那個人,或許正在毀掉你的愛情

來源:羊城派 作者:鄭紫薇 發表時間:2018-10-18 15:26

  隔著手機螢幕你或許永遠都無法看清對面的人到底是何模樣,他的談吐變成了摘抄的句子,一句一句建起愛情的高墻也可以一瞬間被原句摧毀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她一直以為自己愛上他了。

  大約是三個月前的事吧。

  那是因為她收到他的一個短信。

  他們剛認識,是朋友的朋友,一起喝茶的時候遇到,講究眼緣的她,時常被朋友罵“靚仔主義者”,意思是看見英俊小生就動心,她才不理別人説什麼。人生那麼短,為什麼要聽這個那個的話?誰會對你的快樂與悲傷負責?除了自己。所以她堅持“我行我素”的風格。

  眼睛不挑好看男人看,難道要長年累月面對醜男人嗎?她理直氣壯地過自己要過的生活。

  見面的開始,他們其實沒有講幾句話,因為坐得比較遠。不過,看著順眼的緣故,她叫他加微信。一般她都讓別人加她微信,這樣她才有掌控權。

  如果是不喜歡的朋友,回去根本不加,或擱置,或列入不想往來戶,直接刪掉對方。

  但她在現場馬上加了他,在微信上發給他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之後,他開始給她寫微信。

現代社會裏,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微信裏。

  走在街上,或逛商場,或等車或待船,每個人都埋頭對著手機,沒有人抬頭看看周邊的人和風景。人人的視覺焦點專注地,只對著手機。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僅在手機裏發生。

  有幾次她在老小説裏讀到一見鍾情的故事,就是男的或女的,可能不經意,就在路上擦身而過時停下腳步,互相看見對方,也有通過朋友介紹,兩人才剛相見,即刻産生觸電的感覺,然後立馬愛上他/她了。

  這樣的故事非常浪漫。

  但這樣的年代卻已經過去。

  當今的人活在一個沒有機會一見鍾情的時代裏。

  誰都不會看見誰。除非在手機裏,在微信裏。

他們一邊微信交流,一邊約會。喝茶吃飯看電影,就是一般的男女交往的模式。

  她比較欣賞的是他喜歡閱讀。

  約會地點時常是附在書店的咖啡廳。

  混合著書香和咖啡香的空間,是為愛閱讀和愛咖啡的人設計的,讓人逃離繁瑣的日常,尋找安靜的思維,探索靈魂的深處,且得以紓解生活的壓力。

  他們發現原來彼此都愛喝不加糖的原味咖啡,有時叫了微甜的乳酪蛋糕,配送黑咖啡,然後一人一本書過一個下午。

  要找一個合眼緣又興趣相投的人,聽起來不難,但現實生活中卻真的不容易。

  這家書店的咖啡廳特別之處,是在咖啡廳設了個二手書角落,喝咖啡的人可以自由選讀,讀過後可以放回原位,倘若真的非常喜歡,可用二手書的價錢購買回去。

  今天她手裏拿著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翻著介紹的文字:一個富有的少爺愛上一個窮家表妹,已經訂婚的少爺,原想享齊人之福,但表妹卻離開他另嫁。少爺才發現他深愛的人是表妹。故事從這裡才開始轉折。少爺倒回去苦苦追求表妹,表妹冷淡對待。少爺收集表妹的日常生活許多用過的物品,每件東西的背後都有故事。

  等到表妹永遠離開後,少爺把她的舊居買下來,設立一間博物館,把這些超過千件的大小紀念品陳列出來,自己住在博物館頂樓,睹物思人。一個人存在另一個人的思念裏,便永遠都還活著。表妹明明已經死去,但卻住在少爺的博物館裏,也在少爺的心裏,要一直到少爺死去以後,才是真正的死去。

  這個以色慾開始,以思念和建立一座博物館結束的小説,故事好看或不好看,對她並不重要,只是一看到介紹,她有想要購買的衝動,然而,她卻看見似曾相識的句子:“我的胃裏有午飯,脖頸上有陽光,腦子裏有愛情,靈魂裏有慌亂,心裏則有一股刺痛。”

  她的心裏頓時劃過一陣刺痛。

  三個月前,她愛上他,就是因為他在給她的微信裏,寫著:“我的胃裏有午飯,脖頸上有陽光,腦子裏有愛情,靈魂裏有慌亂,心裏則有一股刺痛。”

  她不太明白他説什麼,但句子裏充滿了文學才華。她是帶著仰慕的心愛上他的。

  ——原來不是他寫的。

  靜靜地,她抬頭看著正在閱讀的他。為什麼他發給她的微信,沒有在後邊加上“摘錄自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

  低頭閱讀的他,毫不曉得,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已經毀掉了她對他的愛情。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9月10日A13版,文字|朵拉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螢幕對面的那個人,或許正在毀掉你的愛情

羊城派  作者:鄭紫薇  2018-10-18

  隔著手機螢幕你或許永遠都無法看清對面的人到底是何模樣,他的談吐變成了摘抄的句子,一句一句建起愛情的高墻也可以一瞬間被原句摧毀

  主播/羊城派記者 鄭紫薇

她一直以為自己愛上他了。

  大約是三個月前的事吧。

  那是因為她收到他的一個短信。

  他們剛認識,是朋友的朋友,一起喝茶的時候遇到,講究眼緣的她,時常被朋友罵“靚仔主義者”,意思是看見英俊小生就動心,她才不理別人説什麼。人生那麼短,為什麼要聽這個那個的話?誰會對你的快樂與悲傷負責?除了自己。所以她堅持“我行我素”的風格。

  眼睛不挑好看男人看,難道要長年累月面對醜男人嗎?她理直氣壯地過自己要過的生活。

  見面的開始,他們其實沒有講幾句話,因為坐得比較遠。不過,看著順眼的緣故,她叫他加微信。一般她都讓別人加她微信,這樣她才有掌控權。

  如果是不喜歡的朋友,回去根本不加,或擱置,或列入不想往來戶,直接刪掉對方。

  但她在現場馬上加了他,在微信上發給他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之後,他開始給她寫微信。

現代社會裏,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微信裏。

  走在街上,或逛商場,或等車或待船,每個人都埋頭對著手機,沒有人抬頭看看周邊的人和風景。人人的視覺焦點專注地,只對著手機。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僅在手機裏發生。

  有幾次她在老小説裏讀到一見鍾情的故事,就是男的或女的,可能不經意,就在路上擦身而過時停下腳步,互相看見對方,也有通過朋友介紹,兩人才剛相見,即刻産生觸電的感覺,然後立馬愛上他/她了。

  這樣的故事非常浪漫。

  但這樣的年代卻已經過去。

  當今的人活在一個沒有機會一見鍾情的時代裏。

  誰都不會看見誰。除非在手機裏,在微信裏。

他們一邊微信交流,一邊約會。喝茶吃飯看電影,就是一般的男女交往的模式。

  她比較欣賞的是他喜歡閱讀。

  約會地點時常是附在書店的咖啡廳。

  混合著書香和咖啡香的空間,是為愛閱讀和愛咖啡的人設計的,讓人逃離繁瑣的日常,尋找安靜的思維,探索靈魂的深處,且得以紓解生活的壓力。

  他們發現原來彼此都愛喝不加糖的原味咖啡,有時叫了微甜的乳酪蛋糕,配送黑咖啡,然後一人一本書過一個下午。

  要找一個合眼緣又興趣相投的人,聽起來不難,但現實生活中卻真的不容易。

  這家書店的咖啡廳特別之處,是在咖啡廳設了個二手書角落,喝咖啡的人可以自由選讀,讀過後可以放回原位,倘若真的非常喜歡,可用二手書的價錢購買回去。

  今天她手裏拿著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翻著介紹的文字:一個富有的少爺愛上一個窮家表妹,已經訂婚的少爺,原想享齊人之福,但表妹卻離開他另嫁。少爺才發現他深愛的人是表妹。故事從這裡才開始轉折。少爺倒回去苦苦追求表妹,表妹冷淡對待。少爺收集表妹的日常生活許多用過的物品,每件東西的背後都有故事。

  等到表妹永遠離開後,少爺把她的舊居買下來,設立一間博物館,把這些超過千件的大小紀念品陳列出來,自己住在博物館頂樓,睹物思人。一個人存在另一個人的思念裏,便永遠都還活著。表妹明明已經死去,但卻住在少爺的博物館裏,也在少爺的心裏,要一直到少爺死去以後,才是真正的死去。

  這個以色慾開始,以思念和建立一座博物館結束的小説,故事好看或不好看,對她並不重要,只是一看到介紹,她有想要購買的衝動,然而,她卻看見似曾相識的句子:“我的胃裏有午飯,脖頸上有陽光,腦子裏有愛情,靈魂裏有慌亂,心裏則有一股刺痛。”

  她的心裏頓時劃過一陣刺痛。

  三個月前,她愛上他,就是因為他在給她的微信裏,寫著:“我的胃裏有午飯,脖頸上有陽光,腦子裏有愛情,靈魂裏有慌亂,心裏則有一股刺痛。”

  她不太明白他説什麼,但句子裏充滿了文學才華。她是帶著仰慕的心愛上他的。

  ——原來不是他寫的。

  靜靜地,她抬頭看著正在閱讀的他。為什麼他發給她的微信,沒有在後邊加上“摘錄自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

  低頭閱讀的他,毫不曉得,奧爾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已經毀掉了她對他的愛情。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9月10日A13版,文字|朵拉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